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情诱(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回到家里,大家在客厅看了一阵子电视,龙大海夫妇就进屋睡觉去了,这天晚上龙霄没有睡沙发,却嘻皮笑脸的悄悄的溜进了谢如云的房中。

    谢如云是个聪明的女人,见他进来欲言又止的样子与往日有异,便知道有事,拍了拍床头,让他后靠半躺着,然后自己小鸟依人般的钻在了他怀里,纤手伸进睡衣里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腹肌,柔声道:“霄,我跟着你也有一段时间,你说说,我就什么没顺你意的事么?”

    龙霄想了想道:“没有,你对我挺好,什么都照着我的意思去做。”

    谢如云道:“那好,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一定有什么事想让我办,但又犹豫着说不出口,是不是。”

    龙霄见被她瞧出来了,便也不隐瞒,点点头道:“不错,是有一件事,不过这事好象有些难,最重要的是我要吃亏,实在不知该不该做。”

    谢如云听说他要自己办事却要吃亏,心中更奇,在他身上一推,嗔道:“喂,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老实给我交待。”

    龙霄道:“你知道我被人陷害的事吧。”

    谢如云道:“废话,我还被王总强迫着做了假口供,到现在心中还对你愧欠着哩。“

    龙霄摇摇头道:“其实这事我当时还真的很气,但后来成熟一点了,仔细站在你们的角度想,王总这种人怎么做不出来,在他的威逼之下,你们只能做出这样的事,这是人之常情,并没有什么大错。”

    谢如云忙道:“还有就是当时咱们关系并不深,要是现在,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做任何一件对不住你的事,你相不相信。”

    龙霄听她这话,象是在表态又象是在发誓,语气十分的坚决,便低头在她脸颊上一吻道:“相信,相信,这话我一万个相信。”

    跟着他又继续道:“当时在我最失意最需要安慰的时候,有一个人给我的帮助很大,就是我的班导师方家慧,她为我顶撞校长,顶撞周思廉他妈,后来还到看守所里来鼓励我,宽解我,这样的老师,这样的恩德,我一生都不会忘。”

    谢如云此时已全心全意的将感情放在了龙霄身上,觉得谁要是对他好,就是和对待自己一样,道:“这个方老师真好,霄,是不是她出什么事了,你想帮她。”

    龙霄点了点头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象方老师这样的人,在学校很受欺负,特别是我们学校那个欧校长,处处对她排挤,免了她的班导师之职不说,现在还故意不给她评职称分住房,实在叫人愤怒。”

    谢如云抬起头来望着他道:“霄,你今天是不是回学校里去啦。”

    龙霄“嗯”了一声道:“是的,我的确回去了一趟。”

    谢如云心中一惊,忙道:“你见着周思廉他们了么,有没有怎么样?”

    龙霄知道她一直担心自己再惹这些高官子弟,会遭到新一轮的危险,微微一笑道:“见是见到了,还被他们嘲笑了一阵,但我没有理他们。”

    谢如云顿时放下心来,又一想好象也不对,以龙霄的性格,绝对不会这样温顺,何况还被对方嘲笑,这其中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已经有了一个更好的报复计划。一思至此,她心中又害怕起来,对自己来说,现在只想和这个比自己年轻八九岁的男人过一种平静的生活,即使无法有名义上的那一纸婚书,但只要两人能在一起就别无它求。然而再一想,被人陷害的毕竟是龙霄,他一定有着积压了许久的屈辱与愤怒,自己又怎能劝他不去报仇。

    谢如云此时已不想再想下去了,随他便吧,只要他高兴,只要他需要,自己就会为他去做一切事情,当下幽幽的叹了口气道:“霄,你还是继续说罢,要怎么帮方老师。”

    龙霄此时又不好意思说了,张着嘴道:“这个……这个,那个欧校长可恶之极,我想……我想……”

    其实谢如云沉沦风尘多年,又上过大学,也是个厉害无比的女人,否则那王总也不会让她去当特殊间的妈咪,只是喜欢上了龙霄,平时里才和一般的女人无异,这时听龙霄起了个头,但猜到了他后面的话,微笑着道:“所以你想用我去设法引这个欧校长上当,然后控制住他,方老师的事自然会迎刃而解,是不是。”

    龙霄忍不住又在她细腻的粉脸上“叭嗒”了一口,道:“如云,你真聪明,我的想法就是这样,你先去与他接触,然后再将他引进我们公司的赌船里,让他大赌狂赌,我就会让他大输狂输,最好是输得连内裤都脱了,到时候你就说船上有认识的朋友,可以借钱让他翻本,我就会吩咐手下拿钱给他,要多少拿多少,拿多少输多少,到了最后,我就变成这个欧校长最大的债主,自然是让他向东他不敢向西,要他放屁他不敢拉稀啦。”

    谢如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打了他一下道:“你啊,还真够捉弄人的,不过这方法挺不错,只是这个姓欧的是堂堂名牌大学的校长,应该是道德之风范,也不知他会不会上我的当。”

    龙霄哈哈一笑道:“别的校长我不敢保证,这个欧校长我是百分之一万的保证他要上当,不过我最担心是他对你动手动脚,我的亏就吃得大了。”

    谢如云听他担心此事,又笑了起来道:“小气鬼,我成了你的东西了么,别人摸一下你就要吃亏,不过你放心,对付这种男人,我自然有法子让他碰都碰不到我一下就要乖乖听话,绝对不会让你生气的。”

    龙霄也相信她有这个本事,这个欧校长一担被自己控制,不仅方家慧的事能轻松解决,就是今后自己有了空闲,还打算去学校读一读书,清扫清扫那三堆垃圾,也是毫不费力的事情,一时不由心情大悦,一翻身便压在了谢如云的身上,色迷迷的道:“我偏要碰一碰你,又不乖乖的听你话,瞧你怎么办。”

    谢如云在他身下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脖颈,用又腻又柔的语气道:“我能想怎么办,还不是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啦。”

    龙霄听着她的话,心中顿时一荡,是啊,这个多少男人都要得到的女人,现在对自己是百依百顺,将身子任他为所欲为,纵横驰骋,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多么满足虚荣心与占有欲的事情啊。

    他一边想着,一边已解开了谢如云的睡衣,连缕花内裤一起除了下来,仔细的欣赏着这具洁白光滑而又成熟丰满的身子,觉得她最让自己心动的便是整个躯体都很纤细,但双乳却是浑圆如球,双臀高翘有若葫芦,正是让男人最难压抑欲望的那种体形,忍不住便抚摸了上去。

    这一次应该是龙霄对谢如云最有耐心也是最温柔的前奏,他用手与嘴抚吻着她身上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微的角落,谢如云不停的战栗着,扭曲着,嘴鼻间不停的发着舒服的喘息。

    到了最后,却是谢如云先激昂起来,她用一种无声的姿式在邀请与渴望着龙霄进入。龙霄在深入她身躯的那一霎那,已完全感受到了谢如云的下体的湿润与烫热,这种器官与器官间的触觉瞬间也把他燃烧得亢奋无比,动作开始猛烈用力,谢如云的娇喘声更急了,却弓着身子向他迎合着,这就是成熟女人的魅力所在,她们摆脱了少女对性的那种青涩与害怕,在喜欢的男人前面可以任欲望很自然的流淌,既满足了男人,也欢愉了自己。

    第二天一早,龙霄就给史光治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一趟,有事相商,史光治在电话那边答应着。

    匆匆吃过早餐,龙霄便坐了个出租车到了大酒楼,他一直没有叫公司那辆专车来接自己,就是不想让人知道谢如云的住所。

    到了办公室没多久,史光治就到了,两人关上了门,坐在客坐沙发上密谈。

    史光治早就忍不住,道:“老大,报纸上说的那些事都是真的么,你那个朋友一个人一把刀就把四十来个拿着手枪的家伙干掉了,这***也太悬了吧,简直比那些电影里的人还厉害,他是谁,我真想拜见拜见,对了,你又是怎么认识他的。”

    龙霄知道他是万万不会想到自己身上来,便只有胡说一气,道:“嘿,这事说来也有些稀奇,前一年我在外省到处流浪,有天在街上碰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着走着就忽然昏倒,我一时好心,就将他送到了医院,医生一看,结果是急性阑尾炎,连忙做了手术,还说如果不是我送得急时,他烂穿了孔,便有性命危险,那个男人听到医生的话,就把我当做了救命恩人,对我非常感激。而我见他是个外地人,无亲无故的挺可怜,就留在医院照顾了他一个星期,直等到他痊愈出院。后来这个人就强要与我结拜,说是要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当时我没在意,便同意了,还真的喝了血酒。等结拜后,这个人才告诉我说,他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杀手,手上有许多的命案,还留了一个电话给我,说今后谁要是欺负了我,或者我碰上有难办的事,就打电话给他。后来我和他分开,一直就没放在心上,前几天和那个王总打了电话后,却忽然想到了他,心想多一个人就多一个帮手,他是不说自己很厉害吗,也许是真的也说不定,便试着打了个电话给他,竟然还真的打通了,他一听我有麻烦,就要马上赶过来,还说他做事不想人太多,叫我这事就不要另外派人了,他一个人就可以搞定。我想这事太大,本来不放心的,可是他到了之后,便给我露了一手刀法,啧啧,那真是神了绝了,这时候我才决定不叫你们,便将与王总约定的时间与地点给他说了,真没想到他居然做得这么干净利落,让人实在无法想像。”

    史光治听他说了这么一大席话,倒也合情合理,眼睛却渐渐放起光来,用极兴奋的语气道:“老大,你这真是天大的奇遇了,好啊,你这个结拜兄弟如此了不得,咱们日后做起事来更没顾忌啦,管他是白是黑,惹着咱们,打个电话去就叫你的兄弟把他做了。”

    龙霄微微一笑道:“这倒也没那么方便,我这位义兄临走之时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现在已洗手不干了,要我自己好自为之,除非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否则不要惊动他。”

    史光治一听,便也不再说什么了,想起一事道:“对了,老大,那批毒品你准备怎么办?”

    龙霄道:“这可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我已经想办法交给警方了,对了,史大哥,那天在船上搬货的兄弟口风都紧吧。”

    史光治立即道:“没问题,这些人我全部打过招呼的,他们也知道其中的利害,没人敢乱说话。”

    龙霄点点头道:“这样最好,你在财务上领点钱发给这几个人,再去咛嘱一下,这事要是让警方查过来,整个公司都会遭到灭顶之灾。”

    见到史光治答应,龙霄又道:“另外你叫几名兄弟去盯住一个人,随时给我报告他的行踪。”

    史光治道:“是谁?”

    龙霄道:“就是‘天京大学’的欧克海校长,叫人到学校一打听就能见到他,只要这个人一出学校就立刻通知我。”

    史光治虽然不知他跟踪一个大学校长有什么用,但既然老大有所吩咐,自然不敢不从命,点着头道:“好,我等一下就出去安排,不会误你的事。”

    两人又谈了一阵子话,史光治便告辞出去了,龙霄也没闲着,走下楼到了大厅,以自己在大明朝各个酒楼里所见到的一些特点与周云娜交流了一些装修意见。

    到了下午,史光治派去跟踪欧克海的人便有消息传来,说他已经外出,但坐的是公车,不好继续追踪,龙霄便要他们去找到欧克海的住宅,轮流二十四小时监视,凡是见到他一个人出门,就马上打电话来。

    很快的一天时间过去,这些人一直没有消息,到了第二天傍晚,龙霄刚在谢如云那里吃了晚饭,手机铃声就响了,他拿起来一接通,却是手下来说那欧克海独自出门了,瞧打扮是到附近什么的地方锻炼身体。

    龙霄一听,心中微喜,知道是机会来了,问明了他们所在的位置,又指示这些人继续跟踪,自己会马上赶到。

    叫上谢如云,给父母随便说了个理由,两人坐着出租车向“天京大学”的方向驶去。

    到了后校门,两人就下了车,打了一个电话,没多久,便有四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走过来对着龙霄点头哈腰。

    龙霄问询欧克海现在何处,那几人禀报说他正在离这里几百米的一个中老年活动中心跳交际舞,大概要过些时候才会回转。

    龙霄当下就将自己的主意向谢如云与那四人说了一遍,要他们各自演得逼真一些,大家都连连点头。

    站在街边一个隐蔽的角落等着那欧克海,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天色已是黑尽,路灯显亮,街上的人流渐渐稀少起来,龙霄眼神敏锐,老远便见到欧克海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裳,挺着发福的身体在向这边走来,连忙推了推身旁站得脚软的谢如云,向他来的方向指了指道:“来了,就是穿白色运动服的那个。”

    谢如云对着他妩媚的一笑,轻轻在他耳旁道:“霄,瞧我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说着便迎着那欧克海走去,四名手下也按照龙霄的计划跟在她的身后。

    谢如云今晚特意穿了一件贴身的连衣裙,将自己躯体间那种凹凸的曲线显露得淋漓尽致,等走近那欧克海身边时,有意无意的瞥了他一眼,却见他也正有一种异样的眼神望着自己,谢如云阅人无数,只见到这欧克海的神色,便知道龙霄说得不错,这个人绝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与他背道而行了十来米后,谢如云放慢了脚步,那四名青年就追了上来,其中一人大声道:“小姐,你长得真漂亮,咱们交个朋友吧。”另一人也在叫着道:“是啊,小姐,我瞧你也挺寂寞的,不如陪我们玩玩再走。”

    谢如云就很自然的尖声叫了起来道:“滚开,滚开,流氓,谁要和你们这种人交朋友。”

    立刻有人装着嘻皮笑脸的口吻道:“哈哈,你明明知道我们兄弟是流氓,还敢瞧不起咱们,胆子也太大了,看来不给点厉害尝尝,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说着刷刷几声,这四人全从怀中掏出了明亮亮的匕首来,在谢如云面前不停的晃动。

    谢如云此时的身子已转了过来,连叫了两声:“救命,救命啊,快来抓流氓。”她喊了这几声,路上的行人都听见了,但瞧着这些人拿着利器,凶神恶煞的样子,唯恐殃及池鱼,纷纷闪避开来,然后在远处观望着,却无一人挺身而出。谢如云虽是在演戏,见此情形,心中仍是觉得一阵黯然,再观那欧克海,也站在前面向这边望着,脸上颇是惊慌,想一位堂堂名牌大学的校长,怎么也算是斯文头领,平素实难得遇到这样的情况。

    谢如云见他不过来,便拿起皮包一阵乱舞,然后向欧克海站的方向奔去。

    那欧克海刚才就瞧着这女人不仅漂亮,还十分的有味儿,见她被流氓调戏,不由暗呼可惜,但始终鼓不起勇气去英雄救美,不料这美人竟朝着自己这边跑来,后面还跟着四名让人害怕的小祖宗,当时就骇了一跳,忙不迭向后退去。

    谢如云见他退避,不由暗骂了一声:“胆小鬼。”脚步加快,却追上了他,伸手就将欧克海的右臂拉住道:“先生,救命,先生,救命啊。”

    欧克海被她拉住,一时动弹不得,而那四名追兵也眼瞧到了身前,顿时暗暗叫起苦来,心想今晚实在倒了大霉,平白被这女子缠上,说不定就要有血光之灾。

    这时四名青年己将欧克海与谢如云围住,一人厉声道:“死老东西,胆子不小啊,学人家英雄救美,敢坏老子们的好事,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想让我放放血。”

    欧克海此时是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只好硬着头皮用颤抖的声音道:“你们……你们这些人要干……什么,我可是前面‘天京大学’的校长,你们要是敢……敢乱来,政府……政府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四人本来就是骇他的,现在正好下台,便有一人对说话这人道:“大哥,‘天京大学’的校长,这官儿可不小,咱们惹了他肯定没好果子吃,还是算了吧。”

    先前说话的那人便收起刀来,对欧克海道:“你真是‘天京大学’的校长,别***是骗我的吧。”

    那欧克海一听自己这块招牌似乎还能镇住这些流氓,连忙如同向领导汇报工作般的不停的点头道:“是是,鄙人欧克海,的确是‘天京大学’的现任校长,如假包换,如假包换。”

    那人便上下打量了他两眼道:“瞧你文绉绉的样子倒有些象,好啊,今天咱们兄弟就给你面子啦,放过这女人。”说着又恶狠狠的向谢如云道:“算你运气好,碰到了贵人相助,告诉你,下次可别再穿得这么诱人,逗得咱们兄弟心痒。”说着一偏头道:“兄弟们,走啊,另外寻乐子去。”四人就走远了。

    谢如云等这些人一走,立刻放开欧克海的手臂,做出了感激不尽的样子,道:“先生,真想不到你还是‘天京大学’的校长,要不是你,我今天晚上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谢谢你见义勇为,站出来救我,真不知要如何感谢你才好。”说着眼圈一湿,就要流出泪来。

    欧克海没想到这么一个天大的功劳空投到头上,弄得眼前这个大美人儿对自己是感激涕零,不由大呼了两声孔夫子万岁,但脸上却不能显露出来,鼻子里哼了哼,一本正经的道:“见义勇为是咱们读书人份内之事,又何足挂齿,倒是小姐有没有受到那些流氓伤害。唉,世风日下,罪恶横行,行人如此广众,除了我这一介书生便再无人挺身而出,真是可悲啊,可叹啊。”

    谢如云听到他这假惺惺的伪君子言语,心中不禁一阵发呕,然而面目间则做出赞同之色道:“可不是吗,欧先生,真想不到象你这样有身份的人会如此勇敢,我应该好好的感谢你才是。”

    欧克海大义凛然的道:“施恩不图报,正是前辈风范,欧某人不才,也应当学得一二,这位小姐,你就不用放在心上了。”

    谢如云媚然一笑道:“你们这些读书人啊,说出来的话真是斯斯文文的好听,我真想多听一些,这样吧,欧先生,今天我还有事,你留个电话给我,改天我请你出来喝茶,算是略表对你的感谢,也顺便再听听你这些好听的话。”

    欧克海一听,那真是艳福飞降,爽彻心腑,嘴中道:“这个……这个,请我喝茶什么的就可以免了,不过对于语言的艺术,我还是有点心得,有机会切磋切磋也好,也好。”说着就将自己的办公室电话和手机都向谢如云仔仔细细的说了,谢如云一边从皮包中掏出纸笔记着,一边向躲在街对面黑暗处的龙霄做出了一个大功告成的手势。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