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落魄校园行(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一走出三食堂外,就向方家慧问道:“方老师,刚才胡峰说什么评职称分住房没你的份,是怎么回事。”

    方家慧脸色一黯,没有回答,却对龙霄淡淡的道:“这些都没什么,整个学校的教师队伍中就数我最年轻,这些事轮不到我也很正常。”

    龙霄凝视着她道:“不对,方老师,你的业务技能在学校里绝对是第一流的,许多年纪大的老师都不如你,你说,是不是那个欧校长在故意打压你。”

    方家慧轻轻摇了摇头道:“龙霄,你好好做自己的事,争取能干出一番事业来,老师的事,你没办法管,我也用不着你管,知不知道。”

    龙霄没有说话,心中却有着自己的主意。

    两人说着话,已离三食堂很远了,在一个三叉路口,方家慧停下了脚步,道:“龙霄,我下午还有课,现在要到办公室里去准备一下资料,就不能再陪你了,有什么事一定要记得打电话给我啊,记住没有。”说着就从皮包里掏出了纸和笔来,匆匆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递给他。

    龙霄目送着方家慧修长婀娜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举步就向她相反的一条道路走去,现在该是他向花香芸致谢的时候了,这个女孩子虽然和他处处抬杠争嘴,也曾经让自己非常讨厌,但现在细想起来,其实不过是些少男少女的任性与逞强,反倒觉得还挺有意思,至于过去的那份讨厌,早就抛在九霄云外去了。

    到了大二,花香芸她们的女生宿舍也搬了,具体位置龙霄也不是很清楚,在问了一名路过的女生后,他就向西而行,到了一排新修的宿舍楼前,站在了3号楼下,看了半天,也没有见到自己过去班上的女同学,瞧着迎面来了一名矮矮瘦瘦的女孩子,拿着饭盒似乎想要进楼,连忙招呼道:“这位同学,请问中文系大二(二)班的花香芸你认不认识。”

    那女孩子打量了他一眼道:“花香芸,可是咱们的三大校花之一啊,我当然认识了,就住在四楼,你是谁,找她有什么事吗?”

    龙霄听了这话,也不禁一楞,实不知道这花香芸什么时候升级变成校花了,但细想起她的容貌来,的确也挺漂亮,倒不会辱没“校花”这个雅名。

    他不便说自己被开除的事,就对那女孩子道:“我是高中时最好的同学,现在路过这里,顺便来瞧瞧她。”

    那女孩“哦”的点点头道:“好吧,我帮你去叫一叫,不过现在是午餐时间,也不知她回来没有。”

    龙霄一脸笑容道:“谢谢,谢谢,那就麻烦你去看她在不在。”

    那女孩很快就上楼去了,龙霄便在下面踱着步等待着,大约过了十分钟,便听到背后有个清脆得有如黄莺般的声音在大叫道:“龙霄,你这个死人,这些时间死到那儿去了。”

    龙霄一听,便知道是花大小姐到了,笑着回过身来,果然瞧到了花香芸,只见她还是那一头齐颈的短发,眉毛细弯,眼睛圆大,鼻尖微翘,樱唇红润,皮肤细腻雪白,桔黄印花T恤,天蓝色牛仔裤,娇憨之中,显得非常的活泼明艳,最重要的是,比起一年前来,她眉宇间少了几分稚气,而多了几分少女应有的娇媚,这样的女孩子,自己要是说她不漂亮,只怕校园里立马便会站出无数的男生与之沐血拼命。

    见到花香芸,龙霄心中却涌动着一种自己都很奇怪,但又说不出来的亲热与随便,忍不住道:“喂,花香芸,你嘴里还是积点德吧,什么死到那儿去了,和死人这样说话,只怕你也好不到那里去。”

    花香芸“嘻嘻”一笑,双颊旁现出两个深深的梨涡,真是娇俏无比,说着:“好啊,龙霄,嘴巴上的功夫还没有搁下啊。”

    龙霄哈哈一笑道:“有你这样的人存在,我怎么敢把这门绝学放下,而且每天都有花两个钟头骂骂钢管什么的,瞧能不能将它们骂弯。”

    花香芸又笑了起来,她也见到龙霄穷困落魄的模样,但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穿名牌坐名车的公子哥她瞧得太多了,只觉这个人过去虽然有时候会惹得自己跺脚生气,然而又特别想和他在一起,这一年来可没少想过他,如今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真是喜出望外的事,至于他是富是穷,却是满不在乎。

    想到一件事,花香芸忙道:“喂,龙霄,吃饭没有,要不要我请你吃一顿。”

    龙霄道:“不了,刚才我碰到了方老师,她已经请我在食堂里吃了,你这顿,就先存起来吧,等过些天,涨点利息,就算你两顿好了。”

    花香芸一皱鼻子道:“呸,你想得美啊,我这是限时消费,过期不补。”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花香芸见到来来往往的女生渐渐多了,怕龙霄碰见过去班上的同学会感到不好意思,便道:“走,龙霄,咱们到湖边坐坐,慢慢聊。”

    龙霄答应了一声,和她并肩向湖边走去,一路上他才知道花香芸在学校里有多出名了,男生一见到她,眼睛便不听使唤的瞥来,满是倾慕之意,而最后,都无一例乱的要瞟一下龙霄的样子,眼神中大是嫉妒,要知道这花香芸可是学校出了名的骄傲公主,平时对男生指手划脚的全无好脸色,这样肩并肩,神态亲热的和一名男孩子走在一起,还是第一次见到。

    走到湖边一张无人的条椅边,两人便坐了下来,湖风习习,花香芸拂了拂脸上的发丝,道:“龙霄,这一年你到底走那儿去啦?”

    龙霄便将对方家慧说的话,给她重复了一遍。

    花香芸听到他的遭遇,心中莫名的一酸,侧过头来,满眼怜惜的凝视着他道:“你这人啊,这一年来真不知撞了那一尊倒霉鬼,先是开除,后来是你……你这个样子,真是不走运。”她本来想说你妈病了,但这么一说自己到过他家的事不就暴露了,那岂不是让人害羞。

    龙霄却料到了她省略的部份,忍不住道:“花香芸,谢谢你。”

    花香芸心中一动,仍然一付茫然的神色道:“谢谢我,奇怪,你谢谢我什么?”

    龙霄道:“你就不用瞒我了,方老师都将所有的事告诉我啦,谢谢你对我妈的病这么关心,还有你寄那些钱,今后我一定会加倍还你的。”

    花香芸没料到他居然都知道了,脸上不由得一红,轻声道:“这没什么,那只是有一天我特别无聊,想找人骂骂出气,后来就想起你来了,才到方老师那里要了你的地址,可到你家后,却没有人,问你的邻居,才知道你留了一封信就失踪了,你妈还在医院里,病情挺重的,我再一瞧你家那个样子,经济上肯定有些困难,一时出于人道主义,便想到寄点钱来,反正我妈每个月给我的零花钱我都还能剩一点儿,过年过节的还有一些红包,我拿来也没什么用。”

    龙霄听她说得轻描淡写,心中却是感激不已,说道:“花香芸,真的很谢谢你,你的这份心意,我会记得一辈子。”

    花香芸心中一阵慌乱,道:“呸呸,什么我这份心意,你会记一辈子,喂,龙霄,你可别搭错线,会错意了啊,我刚才说了,这只是出于人道主义,不是对你……对你……那个什么的”

    龙霄见她尴尬,忙道:“那是,那是,堂堂一代校花,岂会对我……对我那个什么的。”

    花香芸脸上又是一红道:“这又是谁对你胡说八道的,什么校花校草,我一点儿都不希罕。”

    龙霄道:“这哪里是别人说的,从认识你的第一天起,我就觉得你一天比一天漂亮,具备当校花的潜质,今天再瞧到你,那真是出落得美若天仙,艳冠宇内,比遍天下无敌手,别说是校花,那是省花、国花、球花也当得。”

    花香芸从小到大,赞她漂亮的太多了,根本就懒得去理这些话,但今日听到龙霄说自己漂亮,心中却真是比吃了蜜还甜,嘴中又“呸”了一声道:“什么球花,难听死了,好啊龙霄,瞧不出你现在还学会了拍马屁了啊,老实交待,是不是常常在外面哄女孩子开心。”

    龙霄忙道:“冤枉,冤枉,此想法发自肺腑,绝对和马屁无关,你瞧瞧我这形象,好象也不是泡得到妞的人吧。”

    花香芸果然又望了他一眼,点点头道:“不错,不错,你就好象是从泡菜坛子里钻出来的,整个人又酸又皱,形象上实在让人无法恭维,想来也没有什么女孩子会看上你。”

    她说了这话,忽然想到有些伤龙霄的自尊,忙道:“喂,我说的话是开玩笑的,别放在心上啊。”

    龙霄见她如此细心的照顾到自己的情绪,心中大是温暖,哈哈笑着道:“事实如此,别说是你,我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有什么值得放在心上的。”

    花香芸以为龙霄这个样子是因为在外面打工很忙,环境又不好才造成的,微一思索,便道:“喂,龙霄,我在省城的熟人不少,不如给你介绍一个工作吧,虽然也敢说有多高的薪金,但想来比你现在的工作要体面些。”

    龙霄知道她的家庭似乎挺有背景,做这事倒也不难,摇着头道:“不好,不好,刚才方老师说过,要我坚持走自己的路,坦然的接受生活的磨难,我想完全凭自己的能力做出一番事业来,现在这份工作条件虽然不怎样,但能给我很好的锻炼,我还不准备放弃,反正现在我妈的病也好了,薪金多少,也没多大关系。”

    花香芸倒也欣赏他这种自信与自强,便不再说了,只道:“好吧,这个随便你,不可你真要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就给我说,我会给你想办法的。”

    两人在湖边说着话,时间在不知不觉过去,花香芸无意中瞧了瞧表,脸色一变道:“糟糕,我下午还要上方老师的课,现在时间到啦。”

    龙霄忙道:“那你快去,别迟到了。”

    花香芸好不容易才见到龙霄,实在有些依依不舍,并不急于站起身,对龙霄道:“喂,把你工作的地址给我说,没课的时候我来找你,还有你的电话,也留一个给我。”

    龙霄此时已确信花香芸对自己有所好感,但他没办法接受,在他心中,君仪依然是自己将来的妻子,他有信心迟早会找到她,花香芸是个纯洁善良的好女孩子,他不能与她开始,否则那将是对她的一场泥足深陷的灾难,他不能害她。

    当下道:“哎,我工作那个小公司,一点也不好找,我又经常出差,不在本省,这样吧,我把电话留给你,有什么事你打给我好了。”说着就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她。

    花香芸没有带笔,口里念了三遍,便点头表示记住了,这才站起身来道:“龙霄,我就先上课去了,改天我给你打电话,咱们到商场里去给你挑几件象样点儿的衣服,你不是搞推销的么,这个样子去见客人,自然做不出什么业绩,等我好好的包装你一下,要不了多久,你们老板就要升你的官儿。”

    龙霄不便说什么,只好也点了点头,花香芸见他答应,便冲着他嫣然一笑,伸出洁白的纤手,做了个拜拜的动作,就朝着课堂方向走去,一边走着,不时还向他回眸。

    见到花香芸走远,龙霄在湖边平静的坐了一个多小时,这才向校园外走去,刚走出大门,就听到手机铃声响起来了,掏出来接通,就听到谢如云兴奋而又急促的声音道:“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王总出事了,他和一些手下全死在南郊的一个地方,报纸上都登了,我刚才买菜的时候见到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霄,今晚我想请你父母去吃海鲜,你方不方便。”

    龙霄早就料到四十一人同时丧命,这个骇人的消息谁都压不住,肯定要惊动媒体,然而没想到这么快就登出来了。

    校门外就有报摊,龙霄走过去翻动了一下,却没有见到有关这方面的报道。

    那报摊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见他翻来翻去的,便问道:“小伙子,你找什么报纸。”

    龙霄道:“不是听说南郊出现命案吗,是在哪张报纸上登着的。”

    那中年妇女道:“嘿,你要找的是南方晚报,刚才一出来的时候就卖光了,这么大的案子,死了这么多的人,咱们省这么多年来可还没听说过,关注的人自然非常多。”

    龙霄听说卖完了,便一路寻去,连走了两家,情况都是一样,他不死心,继续寻找,终于在一个位置稍偏的报摊买到了这份南方晚报,一打开报纸,豁然就是王总翻在小山沟里的那辆变形越野吉普的巨幅照片,标题是“黄泥岗发生惊天血案,疑是黑社会泄恨火拼。”

    细瞧里面的内容,却写的是今天早上有人在南郊的黄泥岗发现了一辆翻下山沟的越野车,便报了案,但等警方赶去调查,车子的驾驶员已受挤压而死,当顺着车痕追查,竟意外的在不远处的桔林内外找到了四十具手持枪械的男尸,估计是属于黑社会的某个团伙,后经警方现场勘查,这些人除一人身中数枪,其余的都死于刀伤,全部是一刀致命,而且警方的现场尸检可以确定,这些人都不可思议的死在同一把刀上,也就是说凶手很有可能只有一个人,并且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现在此案已紧急汇报了省公安厅与国家公安部,并呼吁全省人民近段时间要多加防范可疑之人,并随时向警方提供有用的线索,凡是被确定有价值的,将给予提供者重奖。

    而在后面的一个报道,写的则是越野车驾驶员的身份已有赶到现场的记者认出,就是本省有名的娱乐界名人,“皇家夜总会”的老总王学勤,现在怀疑他与这案件有直接关系,只是不能确定他是那一方的人。

    龙霄看完这些,便将报纸扔了,对他来说,这些并没有什么用,警方也只会有这些线索。不过那些毒品的事,似乎还没什么动静,但他估计警方现在面对忽然出现的这么一大批毒品,必然学是一头雾水,很难理出头绪来。

    坐了个出租车回到谢如云那里,父母上街去了还没回来,谢如云脸上流露着无比的轻松之色,一见到龙霄便笑着扑了过来,是啊,闷在家里那里都不敢去的滋味真是叫人难受,现在总算自由了。

    谢如云拉着龙霄坐在沙发上道:“霄,你知不知道,刚瞧到报纸的时候,我根本不敢相信,你想想,王总那么厉害的人,怎么会说死就死了,或许是一个和他长得接近的人也有可能,后来我越想越不放心,就打了个电话给我过去认识的一个客人,他是警方的高级官员,这个人偷偷给我证实,死的人的确是王总,还说他是因为在高速行驶中被人用利器刺破了后胎才出现失控掉下山沟的。”

    龙霄笑着点点头道:“那这个人还真厉害,你应该当面感谢他才是。”

    谢如云作了一个小女人的动作,吐了吐舌头道:“这我可不敢,我听警方的人说,这个作案的是个了不得的人,很有可能是全国甚至世界上有史以来都难得一见的杀手,他们都没听说过这样的案例,背地里给他取了个绰号叫做‘死神’,你想想,这个人连警察都怕他,我要是见到了,那还不浑身的哆嗦,说不定他一张嘴,我就要骇得晕倒,还是不见的好。”

    龙霄哈哈一笑,出手向她胸前抚去道:“我有时候也能叫你哆嗦,你怕不怕我啊。”

    谢如云娇嗔着打了一下他的手道:“调皮鬼,就爱胡说。”

    两人在沙发上嘻笑着,大约半个小时后,龙大海夫妇便敲门进了屋,龙霄将谢如云要请两人吃海鲜的事说了。龙大海与蒋家玉觉得自己一家住了这么久,几乎都是谢如云在买菜做饭,给她生活费又坚持不收,现在更要破费请他们吃海鲜,自己两人虽然没有去过那种地方,但也知道很是昂贵,便极力拒绝,龙霄去劝了两句,立刻被龙大海一顿好骂,说他根本不懂事,弄得龙霄只好不再发言,但谢如云却是微笑着温言细语的不停相邀,终于才将两人说动。

    谢如云对这些高档场所很是熟悉,带着龙霄一家坐着出租车很快的就到了一家灯火辉煌的海鲜大酒楼,龙大海夫妇到了这种地方,不由得很有些不自在,谢如云便耐心的教他们如何拭手,如何品尝食物。

    龙霄无意中见到,旁边的桌上许多的中年男子不时在向谢如云偷窥着,知道她略带风尘的那股子妩媚与沧桑是最能引起这种年纪的男人垂涎的,心中顿时想起方家慧的事来,一个忽如其来的念头渐渐在心中形成。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