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落魄校园行(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从那小山沟上来,龙霄立刻以最快的身形离开,他没有沿着这条土路直接走到公路上去,而是横向的在路旁的田野沟堑中一阵弹跃,大约飞驰了二公里,便到了一个满是杂草的荒芜山坡,运尽内力,将猎刀猛的向下一掷,只听到“哧”的一声沉响,那刀已深深的没入了泥土里,想是警方无论如何搜索,也不会找到这柄夺去了数十条人命的凶刀了。

    下坡走上公路,龙霄不去搭乘任何的交通公具,而是顺着公路步行进入城区。

    站在南城区的大道上,看看表,已是凌晨二点钟,他掏出了那张与王总通过话的电话卡来,换在手机上,然后拔通了柳琬的号码。

    在响了好一阵后,才听到柳琬朦朦胧胧的声音:“喂,那位。”

    龙霄心中顿时一松,还好她还没有换号,便故意粗着嗓子,用很急促的语气道:“二嫂吗,二哥的电话我打不通,你赶快想法子告诉他,咱们藏在东山路73号里的那些货要马上转移,那儿离警察太近,又有这么多的数量,放久了迟早会出事,记住,这件事千万不能耽搁啊,我现在外地,不能回来,只有让二哥办了。”

    龙霄说完,便挂断电话,跟着将那张卡取了出来,扔进旁边一个垃圾箱里,这就是他的目的,装着是犯罪分子打错了电话,柳琬或许并不会十分深信,但以她的职业习惯,无论如何都会去查一查,到时候只要一打开那卷帘门,这批震惊全国的毒品就可以在世人面前暴光。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这一张电话卡曾经与王总通过话,警方不会不去追查,到时候自然会将毒品联系到王总身上去,然后再顺藤摸瓜,最好是能将王总幕后的那个什么老头子揪出来,那他就可以放心了。

    做罢这事,龙霄真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随手招了个出租车,回到谢如云的住所。

    回去之后,龙霄仍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睡了,他并没有给谢如云透露什么王总的事已经解决了之类的话,这样惊天的大案,他相信要不了两天就会传遍省城里的每个角落,谢如云不会不知道,到时她自然可以放心大胆的恢复正常的生活了。

    第二天起床,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是个绝好的天气,龙霄知道此时省城的公安系统必然已经绷紧了神经,四十一具尸体,将近一吨左右的毒品,任其一样,都是全国罕见的巨案,在同一时间出现,整个省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将成为中外媒体注目的焦点。

    为了确定柳琬已经查到了那批毒品,龙霄便又拔通了她的电话,刚一听到柳琬的声音,他便用吊尔郎当的语气道:“喂,九妹妹,有没有想我啊?”

    只听柳琬在电话里失声叫了声:“朱军,是你,这两天你走那里去了?我们到处找你都找不到。”

    龙霄“嘿嘿”笑着道:“那天晚上我办完事,想着再和你们警察打交道真是太麻烦,便悄悄的溜了,现在打电话就是通知你一声。”

    这时柳琬忽然压低了声音来道:“朱军,你能不能到刑警队来一趟,我们队长想和你谈谈。”

    龙霄知道那毕队长定是对自己起了什么疑心,便道:“不行啊,我现在已经在外地,你不是要我多学学东西么,我就想到处转转,先见见世面再说,九妹妹,这一切我都是为了你啊,你每个月做梦的时候总要分一晚给我吧。”

    电话里柳琬“呸”了他一句,又道:“既然你出去了,那我就给队长说说,应该没什么,不过你在外面不要总是懒懒散散,无所事事的样子,你要是真心改正自己的坏毛病,就要踏踏实实,认认真真的去做事做人,知道不知道。”

    龙霄被她一顿好训,心中暗自发笑,又道:“大姐他们全部都落网了吧,我良好市民的锦旗可要准备好啊,今后我还要拿它传子传孙哩。”

    那边柳琬的周围似乎有很多的人在说话,她的声音也越来越低,道:“这个没问题,朱军,我现在忙得很,有空再给你打电话,你自己在外面保重,少泡点妞,多做点事。”

    龙霄有意无意的道:“怎么,又出什么大案了,要不要我回来帮你忙啊?”

    却闻柳琬极轻的道:“我现在手里的案子可不是你能帮的,是我昨晚无意中察觉的,但结果太叫人吃惊了,哎,总之和你说不清楚,不和你说了。”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龙霄听柳琬语气便知道她已经找到了那批毒品,自然更是放心,心情欢愉之下,见到柳琬与母亲正在厨房忙碌着弄午餐,便特意钻进去露了一手,炒了个青椒肉丝。过去父母摆摊很晚才回来,龙霄倒是做了些煮饭炒菜的事,但自到省城读书后,就再也没有碰过,这番再显风采,不免笨手笨脚的甚是生疏,端到桌上,自己尝着也觉得丢脸,只有谢如云很给他面子,一挟接着一挟的吃了不少。

    吃过饭休息了一阵,龙霄决定回大酒楼去瞧瞧装修的情况,给史光治打了个电话,他还正等着龙霄制定如何对付那张老板的计划,龙霄知道这事瞒不过他,便将张老板便是王总的事给他讲了,又说自己已经请了一位身手了得的朋友昨晚将王总干掉,毒品也交给了警方,告诉他可以露面了。

    结束通话,龙霄便走出了屋,他没有告诉父母事情已经解决,他们可以回家。其实在他心中一直在想着那王总临死前的话,听他的语气,这张毒网的最终控制权是在一个绰号叫“老头子”的手中,而那个所谓的“冠军”应该是个厉害无比的杀手,这些人对他来说还是陌生而又构成潜在威胁的,虽说现在毒品已经在警方手上,自己将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任何场所,这些人要对自己动手已非常容易,父母那里并没有多大的危险,但事怕万一,要是这个老头子是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心痛自己这么大的损失,要施出对付黑龙一家的手段来,那么岂不令人一想起来就害怕。反正现在他们和谢如云相处得挺和睦,对省城的生活也习惯了,就让他们先住一段时间,自己瞧瞧情况再说。

    一路思索着,龙霄已到了大酒楼,才到门外,眼前便是一亮,原来过去那块“客来香大酒楼”的招牌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面别具匠心,古香古色的横匾,“盛明大酒楼”这五个草体字写得鸾舞凤泊,一气呵成。在这横匾的一旁,伸出了一个巨大的红色布幌,上面织着一个极大的“酒”字,迎风招展,很有几分古典的模样。

    龙霄暗赞了一声,便走进了里面大厅,却见无数的装修工人正在忙碌着,酒楼里的总体布局并没有变,只是在显眼的地方,增设了一些古代的饰物与图案,设计得十分巧妙。

    刚走了二十来步,就见到在一根大柱之后,周云娜与一名戴着眼睛,似乎是设计师的中年男人正在指着一张图纸争论着什么。

    龙霄站在一边默默倾听,才知道两人是在为大厅前面的一堵仿古屏风各抒己见,那设计师要求做成十二扇,每一扇都雕上当月盛开的鲜花,而周云娜却认为他这个设计太复杂,不仅成本过高,反而会让人有臃繁的感觉,不如只做四扇,每扇都略做宽大一些,雕上四季山水,这样简洁雅观,又能让人赏心悦目。

    龙霄本来一向认为周云娜是那种审美观很强,但性格娇怯害羞的女孩子,但今天见到她,却发现了其活辣干练的另一面,心中也不禁大为欣赏。

    周云娜正在与那设计师说着,无意间抬起头来,见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龙霄,顿时“啊”的一声叫了起来,象发现救星似的急急的奔跑过来道:“龙总,龙总,你可终于回来了,我真是快要支持不住啦,现在可好,这些事就由你来安排了,你不知道,我在这里,又怕装修效果不好,让你不满意,又怕钱花多了,公司的人在背后说我这样那样的,这段时间可没睡过一个好觉。”

    龙霄怎会浪费这个人才,故意沉着脸道:“小周,你是怎么搞的,明明做得好好的,为什么就要交给我,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你决定了的事,就大胆的去做,一切有我负责。”

    周云娜见他脸色不好,顿时不敢再提此事,只好道:“龙总,你重金招聘酒楼经理的事果然在省城里引起了轰动,许多的人都来报了名,共有五百多人,符合条件的也有三百多,其中有的还是省城各大饭店酒楼的现任经理,我都带他们到酒楼各处瞧过了,具体的策划方案规定是后天交来。”

    龙霄想到要她同时做两件事,工作量确实挺大,再瞧她脸色,这些天果然是憔悴苍白了不少,心中也颇是抱歉,但现在自己手上没什么能人,只好让她先顶着了,不过日后一定要好好重赏才是。

    想到这里,他问道:“小周,照你估计的进度,咱们这‘盛明大酒楼’什么时候能开张?”

    周云娜微一思索道:“咱们酒楼可不小,要是全部翻新装修,没有三个月时间是完不成的,但现在我的计划是通过巧妙的设计来局部装修,多付些工钱,让工人们连夜赶工,再过二十天,应该能够完成,再做做准备什么的,还有一个月吧,酒楼就能重新开张。”

    龙霄点点头,又道:“老黄那边啦,我要的特色大厨找到没有?”

    周云娜道:“开完会的第二天,老黄就离开了咱们省,前两天我和他联系了一下,他说找倒是找了几个人,但都不是最好的,他打听到北方有个厨师能做宫庭菜,而且手艺非常高,便赶了过去,谁知人是找到了,但人家却不愿意来,说背景离乡的挺麻烦。”

    龙霄忙道:“小周,你立即通知老黄,就说是我说的,只要对方确实有真材实料,要不计一切代价请到他,薪金与住房都没问题,如果他还有什么特殊要求,咱们都可以想法替他解决。”

    周云娜答应着便上楼到办公室打电话去了,龙霄也跟着上了楼,见楼上也己在装修之中,虽都还在雏形,但自己也颇为满意。

    他没有进总经理室,而是步入了财务部,财务部的人见到他,都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向他问好。

    龙霄笑着和大家找了个招呼,便对李会计道:“把小周开出来的费用报销单给我签字。”

    那李会计连忙从旁边的一个柜子里拿出一大叠单据来放在桌上,拿来了笔,自己将座位让了出来,在旁边瞧着。

    龙霄拿起笔来,根本不去看这些单据的内容,一张接着一张的便签了起来。那李会计见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提醒道:“龙总,这些单据你是不是仔细瞧瞧,算下来可是将近百万了啊。”

    龙霄一是也不懂装修的价格,又何必傻愣愣的装模作样的瞧半天,最终还是要落笔,二是更相信自己对周云娜的判断与认识。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大笔疾挥,片刻间就将数十份单据签完了字,看得那李会计暗自摇头不已。

    回到总经理办公室,周云娜刚打完电话,见他进来,便道:“老黄那里我已经打通了,他说自己已经和那人交上朋友,正在进一步的邀请之中,他有信心办好这事。”

    龙霄心中一喜,大声道:“好,其实老黄那里才是咱们酒楼最关键的命脉,没有好的厨师,创意再好,装修再好,管理再好,一切都是白搭。”

    没一会儿,周云娜便向他说了一声,下楼忙自己的去了,龙霄坐在老板椅上,一时不知要做什么,忽然之间,一直沉积在心中的想法顿时浮现出来,应该是时候了,是时候去会会周思廉他们了,一年前的屈辱与伤害,他要如何尽兴的酣畅淋漓的报复,如今主动权已掌握在自己手上,对这些人来说,他已是绝对的强者,可以随时毁灭他们的性命。

    龙霄一时也没有想到惩罚这几人的最佳方案,暂时也不去思考,不如到学校里见到这些人再说,瞧瞧他们是不是还那么的嚣张跋扈。

    这样的想法让龙霄一刻都不愿在办公室呆了,他很快的便下了楼,没有坐自己的那辆奔驰专车,而是招了辆出租车到了北城的一个旧货市场,在里面转了一会儿后,就到了服装区,他走到一个堆积着各式旧衣的小门面边,对那看摊的一个老头儿道:“老板,拿一套衣裤给我。”

    省城里的旧衣服向来都是收来成批卖给农村地区,那老头儿打量他穿得甚是时尚,那里象买旧衣裤的人,还以为是在开玩笑,坐在一边爱理不理。

    龙霄便又说了一遍,那老头儿才站起身来道:“小伙子,我这里可没有适合你的衣服,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龙霄笑嘻嘻的道:“没错,没错,老板,不瞒你说,我是一个演员,刚接了一个戏,导演要我演一个到处流浪,没什么钱的打工仔,我可没这方面的经验,就决定先体验体验生活,找两件旧衣服来试试自己扮得象不象。”

    那老头儿听说他是个演员,顿时肃然起敬,神情也热情起来,瞧了一眼他的身材,便在衣服堆里找了起来,没一会儿就找出一件白色衬衫与一条灰色长裤。

    龙霄见这两样衣裤成色倒是半新不旧,翻开里面来瞧,也还算干净,但无一例乱都是皱巴巴的样子,正和自己的要求,便找了个地方换在身上,然后将头发拔乱,问那老头儿道:“老板,你看我象不象。”

    那老头儿很负责的在他周围前后左右的转了一圈,这才点头道:“嗯,象,象了,不过你脸上还应该装着没神采一点儿,那就更象了,对了,我屋里有镜子,你自己来瞧。”

    龙霄但走了进去,来到那老头儿指的镜子旁,一见之下,自己也是好笑,镜子里的人,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混得很失意,不修边幅,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打工仔。

    他此时也觉得满意,将自己换下来的衣裤中的东西掏出来放在身上,然后递给那老头儿道:“老板,咱们就互相交换,行不行?”

    那老头儿做服装生意多年,岂有不识得货的,见他这衣服就是再换自己五套也不止,心想:“这个人装穷鬼也还罢了,怎么一不小心脑袋也似乎不灵光了,真不知他要拍什么样的戏,只怕没什么看头。”

    他这么想着,却做出了一付吃亏的模样,道:“小伙子,算你运气,我这衣服裤子质量可不错,本来是留给自己穿的,现在既然你想要,就换给你吧,不过话说好了,不许反悔,到时又问我换回来。”

    龙霄哈哈一笑,便走出了市场,依旧叫了个出租车,半个小时后就到了“天京大学”,望着那块巨大的刻着校名的黑色大理石,望着不时进进出出,神采飞扬的男女学生,这一切熟悉的场景,让龙霄却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忽然觉得和这些年轻而又在纯洁期的学子相比,这一年来的经历让自己在心理上凭空的比他们大出了足足十来岁以上。

    刚走上数十级花岗石台阶,便不时有人注视着龙霄这个落魄倒霉的家伙,毕竟这小子虽在低谷之中,但容貌与身材还尚可一观,这其中以女学生占了绝大多数,都不由暗中为他感到可惜。

    龙霄也不去理会旁人的眼光,见门口有校卫站着,自己这付尊容肯定是要被拦下来,便在外面蹲了一会儿,好不容易瞧到校卫进了值班室,连忙一溜烟的钻了进去。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