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复仇血(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见到龙霄杀人的刀法与气势,那王总已隐隐感到此人在这一年中必然有一段不寻常的经历,背着龙霄向手下递了个小心的眼神,让他们将枪口全部对准了龙霄,然后凝视着他道:“龙总,你要我办的事可都已经妥贴了,但不知我要的货如今又在那里。”

    龙霄想把这些人诱入桔林之中,便向后一指道:“都放在林子里,咱们进去拿吧。”

    王总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道:“龙总,你就别跟当哥哥的开玩笑了,这里面我早就派人搜过了,什么也没有,恐怕你是记错了吧。”

    说着双手互拍,击了几掌,霎时之间,从桔林里又钻出二十几个拿着手枪的人来。

    那王总鼻里哼了一声道:“你给我了电话,我就派人来了,将这林子至少搜查了五次以上,绝没有什么可以藏货的地方,龙总,我最奇怪的是你约我在这个地方交易,本来按道理来说,应该提前做些安排才是,你手下的虽然是一群乌合之众,顶不上什么用,但至少也得派个百把人充充场面吧,但你什么都没做,只是一个人孤身前来,虽说是英雄虎胆,令人好生佩服,但是不是太托大了,你是不是以为那批货在手里,吃定我不敢对你动手。”

    龙霄双眸环视,已点清王总这边连他在内共有四十一人,心中杀机骤生,也没有什么隐瞒的了,便也笑道:“王总做事倒是滴水不漏啊,你的货的确没有在这里,不过杀害黑龙一家的凶手,也还有一个人活着,我心里一直掂记着,便总是头昏脑涨,想不起那些货我到底放在那儿了。”

    那王总断然道:“不可能,当时动手的只有这五个人,绝对没有第六个了。”

    龙霄一笑道:“射人的弓虽然断了,但射人的手还在啊。”

    王总也是聪明之人,如何不知道他的意思,眼睛微睐,闪出一道利芒,沉声道:“龙总,莫非你是想找我算帐,这么说你并不是为了给手下的弟兄一个交待,而是真的想为黑龙报仇了。”

    龙霄道:“受人点滴之恩,自当涌泉而报,何况黑龙对我有大恩,现在他死不瞑目,我只有尽一尽人事,替他拿回一点儿公道,以安慰他的在天之灵。”

    王总望着他,实在想不通这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就一人一刀,凭什么来说这样的狠话,忽然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黑龙?”

    龙霄道:“当然是他挡住了你的财路了。”

    王总摇摇头道:“并不全是,我杀他,是因为他太愚蠢太自私,根本就不配当黑道上的大哥。”

    龙霄道:“哦,这一点我倒想听听你的高见。”

    王总继续道:“凡是道上的兄弟,谁不想发财,但黑龙却按照自己的喜好一意孤行,下令他们这样不准做那样不能做,就只沾点赌场、夜总会之类的小生意,弄得手下的弟兄们半饥不饿的,这样的人,就不配当大哥,我除掉他,也是为所有道上的兄弟出气与打通财路啊。”

    龙霄听到他这样的黑社会理论,心中暗怒,却没有说话,思索着怎样开始动手。

    那王总见他默然无语,以为是觉得自己说得有理,口气一缓道:“龙总,我绝没有染指道上这大哥之位的意思,只是想兄弟们的日子过得好一些,你年纪轻,想法应与黑龙不一样,人不为已,天诛地灭,黑龙过去或许是对你有些小恩小惠,但你杀了这五个人,也算是报了恩啦,又何必固执已见,非要与我作对,龙总,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就凭你那点实力,我还没有放在眼里,你要想在省城里呼风唤雨,做出大事业来,就只能与我合作。”

    他这一番话软硬兼施,心想只要这小子脑子还没有糊涂,还有点自知之明,就瞧瞧今天的这种局面,也只有乖乖听话的份了。

    果然听到龙霄道:“不错,你说的话好象很有道理……”王总心中正是一松,又闻见他道:“不过,可惜的是,我比黑龙的年纪虽然小上那么一截,但想法却差不多顽固不化,对你的好意,只能说声抱歉。”

    王总一阵恼怒,已失去了耐性,沉声道:“这么说你是不准备和我合作,也不想交出那批货,对不对。”

    龙霄点点头道:“正是,我有这个打算。”

    王总摇头冷笑了起来,道:“可惜啊可惜,龙总,说实话,我王某人向来瞧不起什么人,但对你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我倒是非常欣赏,虽说是人才难得,但我也只好挥泪斩马谡了。”

    龙霄含笑道:“怎么,你想杀我,不想知道那批货的下落了吗?”

    王总忽然仰天大笑道:“龙总,你也太高估自己了,如果我的调查没有错的话,那些货是你与史光治运出去的,跟着他和你一起失了踪,这也就是说货的下落除了你之外,还有史光治知道,今天我做掉你之后,他不会不害怕,我再给以巨金利诱,史光治这个人绝对不会象你这样傻,我有十成的把握他会主动找上门来,那批货,仍然会回到我的手中。”

    龙霄知道他分析得有理,此人确然已有心要杀死自己,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自己正该先抓住这王总才是。

    谁知王总极是狡猾,刚才见到龙霄的刀法已是暗惕,早就防着他要向自己下手,话一说完,忽然就往后猛退道:“开枪,杀了他。”

    龙霄见他四周的手下全部瞄准了这边,指搭板机,瞬间就要击发,此时要去抓那王总已太过冒险,蓦然间俯倒在地,便听到“呯呯”一阵清脆的枪响,那些子弹全部落了个空。

    龙霄双臂在地面一撑,身子已紧贴着地向那桔林疾射而出,见有三名男子挡在前面路上,手中的猎刀横挥而出,血光飞溅间,只叫数声惨叫,那几人的下肢已被他齐着大腿处削断,倒在地上挣扎滚动,血喷如泉,眼见不得存活。他一招得手,身形不停,已隐入桔林之中。

    场上所有的人都见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全部目瞪口呆,不知道对手是人是鬼。

    那王总也瞧到了这种情形,心中的震骇真是非同小可,但仍然不相信这么多拿着枪的手下还对付不了龙霄一个人,大声道:“快追上去杀了他,不过这个人有些古怪,大家五个人一组,不要分开,有什么事就大声的呼喊,其他的人必须马上赶去。”

    众人听到老板这么说,不敢不从,很快就按他的吩咐分成七组人,剩下还有三人,便留在山坡外保护王总。

    随着那王总的一声令下,七组人布成了扇形,全部钻进了桔林追杀龙霄。

    龙霄一进桔林,身子便飘忽而起,站在一丛茂密的不容易令人发觉的树冠顶端,居高临下的望着下面的情况。

    没一会儿,便见到身下过来五人,分前后而行,不停东张西望的仔细搜索着,手中的枪一直举着,半点不敢松懈。

    龙霄施展那“仙鹤九变”的绝顶轻功,静悄悄的在树冠上跟着这几人,在走出五十来米之后,终于等到这几人渐渐的靠在了一起,机不可失,他身子一纵,握着刀,头下脚上的一掠而下,当先一刀便插入一人的头顶,那人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便倒在了地上,龙霄此时身形未落,刀势并没停歇,拨出刀来,展臂横削,月光之下,只见雪影一闪,又将旁边两人的颈脉割破。

    他悄无声息的连杀三人,真是快捷如魅,等落在地上,剩下的那两个人还背对着他,没有反应过来,龙霄又是两刀疾刺,前后相差只在眨眼之间,己准确无误的穿透了两人的心脏,软软的倒地而亡。

    龙霄消灭了这一组人,毫不逗留,身子又在桔林里掠动,纵是在黑夜之中,他也是眼聪目明,远远的就能发觉敌人的行踪,一等到机会,便现身挥刀刺劈,皆是快疾无伦的一刀致命,绝不给这些人发声的机会。

    不出一个小时,桔林里已有六处尸体,阎王座下便新添了三十位死得糊里糊涂的子民。

    龙霄继续寻找最后一组人,终于在桔林的西北角发现了他们的踪迹,但这五人的位置却走得很散,始终没有聚拢,要想在同一时间下手,已是很难。

    正在这时,空寂的桔林里不时传来了此起彼伏的手机铃声。

    原来是那王总此时还没有听到桔林里有枪声响起,心中暗自着急,便拔通这些人的手机,想询问里面的具体情况。

    龙霄见前面有一名高个男人也接到了电话,只听他道:“老板,现在还没有发现了那人的影子,也没听到另外几组有什么动静,他是不是已经溜了。”

    也不知电话那边的王总说了些什么,那高个男人连连点头道:“是,是,他们的手机玲声我也听见了,一直没有接,是有可能出事了,我这就过去瞧瞧,老板,你就先走吧。”

    那高个男人挂断了电话,对另外四人道:“事情有些不对,老板已决定先撤了,大家千万要小心,现在咱们去找找其他的兄弟,看发生了什么事。”说着已带头走在了前面。

    龙霄听到王总想溜,心中顿时焦急起来,此刻他要出去追的话,王总已上了汽车开走了,而且这一走,自己今后就很难再找到他了,那真是后患无穷。

    想到这里,他心思如闪,已悄悄的接近了这些人的身后,离一个矮胖的男子已不过数米。

    这几人正在向林中走去,口中不时的叫着一些同伙的名字,却没人回应。龙霄心知时机已至,一掠而前,先捂着那矮胖男子的嘴,微一用力便将他的颈骨扭断,跟着身子纵起,如一只飞鸟般的落在前面一人的身侧,瞧也不去瞧他,反手一刀,就割破了他的喉咙。

    就在这时,走在前边的一名男子回过头来,正瞧见到龙霄收刀,自己的同伙倒在地上,不由骇得全身一震,大声的叫了起来道:“有人。”转身就要瞄准开枪。

    龙霄那里还会给他这个机会,手中的猎刀一掷而出,只听得“嗖”的一声厉响,那刀已插入他胸间,将他的整个身子带得向后飞出数米,牢牢的钉在了一株桔树之上。

    其他两人也听到了身后的喊声,纷纷回身要开枪射击,龙霄早就算准了这一点,在掷刀之时,双手已极快的折下了两截桔枝,几乎是毫无停顿的向两人扔去。

    这桔枝在他强浑霸道的“天残地绝魔功”摧逼之下,又何异于强弩里射出的劲矢,一枝正钉在那高个儿男人的握枪的手腕,让他的枪脱手落在地面。而另一枝则从一人的颈喉间穿透了出去,劲力犹自不歇,直插在了一株桔树上。

    龙霄双手的力道并不相同,就是要留下那高个儿男人有用,见他象见鬼般的捂着受伤流血的手,睁着惊恐的眼睛望着自己,便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高个男人见到龙霄的身手,已骇得心胆俱丧,见他行至,便如木偶人一样,完全没有了反抗与逃跑的意识。

    龙霄到了他面前道:“将枪拣起来。”

    那高个男人呆呆的望着他,唇齿间不住的打着战道:“是是,拣起来,拣起来。”

    龙霄见他有些傻了,猛的一喝道:“我叫你把枪拣起来,听到没有。”

    那高个儿男人吃了他一吓,身子一震一抖,这才回过神来,跪在地上道:“大哥,你别杀我,我求求你别杀我,我不会去拣枪的,绝对不会。”

    龙霄见他如此孬种,道:“少罗嗦,我叫你拣就拣,对着地上将子弹打光,快。”

    那高个儿男人不知他的用意,连忙弯下腰来,用颤抖的左手向那枪伸去,龙霄的右手却按在这人的头上,防他忽然向自己开枪。

    只听得“呯呯”七声枪响,这高个儿男子已将枪膛里的子弹全数打光。

    龙霄又道:“给你们老板打电话,就说已经打中我了,马上就拖着我的尸体出去,问他走没有。”

    那高个儿男人现在只求保命要紧,将头点得飞快,掏出手机来就要打电话。

    龙霄见到他颤巍巍的样子,生怕他打草惊蛇,厉声道:“镇定点,要是露了馅,我现在就杀了你。”

    那高个儿男子听了,连忙长长的吸了两口气,这才拔通了电话,用急促的语气道:“老板,老板,我打中他了,打死那个人啦,立刻就出林子里来,你在那里?”

    那边电话里说了些什么,那高个儿男人连答了几声是,这才挂断电话,抬起头来道:“大哥,老板刚启动车,现在已经停下来了,正等着我带着你出去哩。”

    龙霄闻言大喜,心中一块大石落在地上,从那钉在桔树的人身上拨出猎刀来,向那高个儿男人一指道:“快走。”

    那高个儿男人便乖乖的和他走了出去,快要接近桔林外缘之时,龙霄就要他拖着自己前行。

    刚出桔林,就听到那王总在山坡下喊道:“周二,你真的打死他啦,其他的人呢?”

    那高个儿男人道:“都……都死了,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龙霄微睁着眼睛躺在地上,见那王总久久没有说话,便知道他已动了疑心,果然没一会儿,便见他身边的三人匆匆的奔跑上来,在十米之外,就纷纷举起枪来。

    龙霄知道这必是王总的主意,想试探自己到底是真死还是假死,见他们即将扣动板机,伸掌向他一推,身子已侧地滚出。

    几乎在同时,那三人的枪已经“呯呯”击响,但子弹都射入了那高个儿男人的躯体。

    龙霄在侧滚之时,手中的刀也掷了出去,穿透了当先一人的心脏,那人立刻仰翻在地。

    其余二人见状,不停着向他射击着,但龙霄的身形何等迅捷,真是倏来倏去,忽东忽西,直到枪膛中的子弹打光,连他的衣裳也没碰到。

    见到如此情形,那两人也以为撞见了鬼,骇得头皮发麻,将手中的枪一扔,回头就往山坡下跑,但龙霄岂会放过他们,身子一掠,已拾起了落在地上的猎刀,毫无顾忌的施开身形,片刻工夫便追上那两人,两刀挥出,地上便多了两具尸体。

    就在这时,只听到山坡下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原来是那王总见势不对,连忙钻上汽车想要逃走。

    龙霄奋力狂追而下,但王总已用最快的方式启动了汽车,猛踩着油门,急驰而出。

    于是这一车一人就在山路间风驰电掣般的追逐起来,王总驾驶的那越野吉普性能极好,更是善于在坎坷不平的土路上行驶,任是龙霄施尽了脚力,也只能追个首尾相接,始终拉开有二三十米的距离。

    片刻之间龙霄已追出三公里有余,离主公路已不足两公里的路程了,龙霄一急之下,大吼一声,丹田中的内力霎时之间已提至极限,跟着将手中的猎刀奋力掷出,那刀发出尖厉的呼啸之声,已直没入那越野吉普的后胎之中,发出一声巨响,已将它刺爆。

    那越野吉普的速度也极在太快,一但后胎出了事,就完全无法把握方向,东歪西拐了向前冲了十来米之后,便如龙霄过去在电影里见到的一些刺激精彩的场面一般,从公路上飞了出去,而下面是个十多米高的小山沟,那车便在空中转了几个圈,轰然落在山沟之下,又翻了几个滚,已是完全变了形状。

    龙霄纵身一跃而下,瞧越野吉普四轮朝上的仰翻着,前窗的玻璃已全部震碎了,却见那王总浑身是伤的被挤压驾驶座内,口中不停的溢着鲜血,他此时还没有完全昏迷,口中还在用微弱的声音道:“救……命,救……命……”

    龙霄蹲下身子,望着他道:“王总,这就是黑龙一家给你的报应,你找再多的钱,结交再多的人物,现在都没法救你了。”

    那王总在努力的睁着眼睛,断断续续的道:“龙……龙霄,我求……求你,救……救我,我把……我所有……所有的钱都给你。”

    龙霄实在懒得听他说这些话,怕他万一被人救活,手一伸,已贴在了他的胸前,反正此人的内脏已震,自己这一掌,别人也瞧不出了。

    这王总见到龙霄的举动,已明白他是绝不会放过自己的,不由惨笑起来,道:“龙……霄,你以为……杀了……杀了我……你就会……没事了,你错……错了,老……老头子……不会……不会……放过你的,我好……好悔……没有叫冠军来……来帮我……否则……你早就……早就没命……命了。”

    龙霄一听这话,才知道自己所料不错,这张毒网果然比他想象的还要大,还有更多的背景,更多的人物,忍不住道:“快说,谁是老头子?冠军又是什么人?”

    那王总再也没说话,只闭着了眼睛,胸口急剧的起伏着。

    龙霄知道已问不出什么,现在也管不了的许多,按着他胸前的手,劲力一吐,就见这王总喉咙里格格的发出了一阵响动,便再无声息,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

    龙霄此时站起身,将插在后胎里的那柄已弄得弯曲的猎刀拿在手中,心中却甚是沉重,所有参与杀害黑龙一家的凶手他都一一亲手解决了,事情似乎还没有结束,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场超乎意想的狂风暴雨向自己扑来,而对手,只怕远要比这王总强大得太多太多。

    想到这些事情,龙霄就觉得自己的头有两个大,干脆就把它抛了开去,下一步,该是送柳琬大礼的时候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