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复仇血(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怕楼下有警方的人设伏跟踪,在一排排楼房间东拐西曲,虽然并没有施展那“仙鹤九变”的绝世轻功,但脚步也快得惊人,在确定安全后,这才坐上出租车回到谢如云的住处。

    按响门铃,谢如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便一头扑到了龙霄的怀中,紧紧的抱着他的腰,她担心这个男人,真是好担心,失去了他,会让自己的生命重新走入灰涩的没有希望的沙漠。

    龙霄明白她的心思,不停的抚摸着她柔软的后背,嘴唇亲吻着她如丝般长发覆盖的头部,让谢如云感受到他真真实实的存在。

    过了一会儿,谢如云抬起头来,踮起了脚,启唇就向他吻去,舌尖的探入非常的深,龙霄体会到她对自己越来越浓的依赖与爱恋,心中一阵阵感动,也很激情的与她回吻着。

    正在这时,却听到母亲的声音道:“如云,是不是霄儿回来呢?”跟着便听以一阵脚步声。

    两人连忙分开身子,走到客厅,却见父母都从房间走了出来。龙霄想起母亲对谢如云的称呼十分亲热,忍不住望了她一眼,这些日子,这个美丽而成熟的女人一定在父母身上花了不少的心思。

    与父母说了一会儿话,龙霄就催促他们进屋睡觉去了,谢如云则依旧抱来枕被放在客厅的沙发上。

    龙霄瞧着她忙碌的身影,薄薄的睡衣下一个娇躯凹凸有致,忽然想起那一日与柳琬的孽欲,身子不禁开始发热,坐在沙发上,猛的一把就将她拉到自己的怀中,一只手急速的钻入谢如云的睡衣,不住的在她丰满的乳房搓揉着。

    谢如云微微娇喘,只觉乳尖已被他撩拔得硬挺发涨,玉首微微仰着,却含住了他的耳垂,极温柔的舔了一下,轻轻的道:“霄,你父母在,咱们不能在这里啊。”

    龙霄岂会不知这个道理,拦腰将她抱在怀中,站起来,轻脚轻手的进到她的卧室,将她放在床上,然后关上了门。

    一阵激情如火的亲吻与抚摸之后,龙霄轻车路熟的进入了谢如云的身体,而谢如云对龙霄此时已是百依百顺毫无顾虑,用自己所有的性经验在带动,引导着他,不同的体位,不同的感觉,让龙霄在腾云驾雾中变得亢奋而又迷醉,深深的领会到少妇与少女之间迥然不同的区别。

    云消雨散,两人说了一阵情话之后,龙霄仍然只得回到客厅的沙发上去睡,这些天他甚是疲劳,刚才又经过一场大战,头一沾上枕头便呼呼入梦。

    这一觉直睡到第二天中午,谢如云已做好香喷喷的饭菜等着他了,而父母也少了才来时的那种拘束,与谢如云言笑有加,便如家人一样。龙霄察颜观色,发现母亲的话语之中还是离不开雪儿,却把谢如云这个冒充的表姐当做亲家母般的对待,不由为她大感委屈,但谢如云似乎已习惯了这个角色,不时的夸奖雪儿两句,脸上毫无不满的神情。

    吃过饭,谢如云与母亲洗碗去了,龙大海则叫着龙霄坐在沙发上,问道:“霄儿,你老实给我说,你的事到底解决没有,永远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啊,那些人要是永远抓不到,难道咱们一家就要永远躲下去吗,要是那样,那我宁愿回去等这些人找上门来,我就不相信他们就这样胆大妄为。”

    龙霄忙道:“爸,你先着急,我到警方那里打听过了,这些人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过几天就要开始收网抓人了。”

    龙大海点点头道:“这还差不多,霄儿,陈老板对咱们一家有大恩,这没错,现在他们一家被坏人杀害了,你要去帮他照顾留下的生意,这也没错,但陈老板毕竟是黑社会里的人,他的生意难保不和黑道上有关系,我和你妈都不希望你在里面呆得太久,这事完结之后,你还是尽快找到雪儿姑娘回县城吧,咱们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在一起。”

    龙霄不便说些什么,只好答应了。龙大海和儿子一向不会聊什么闲话,坐了一会儿,就打开了电视看新闻。

    几条经济新闻之后,一个画面忽然闪现出来,一大群警察正围在一大堆毒品前清点,却是前段时间国内破获的一起贩毒大案。龙霄瞧着画面粗略的估计了一下,这案件所涉的毒品数量远远没有自己手中掌握的这批货多。

    这时画面又是一转,现出许多各式长短枪支来,播音员的旁白介绍,这全是从贩毒分子手中缴获的,其数量之多,已足够装备一个普通的警察局。

    龙霄瞧到这里,心中顿时一跳,他一直没有下定决心,过两天与那张老板的会面,是自己一人前往,还是让史光治他们召集手下的兄弟全部出动,但电视里的场面不得不让他再次陷入思考之中,那张老板虽然没有露面,他整个组织的实力情況自己完全也无法了解,但如此骇人的贩毒买卖,背后绝对是一张巨网,张老板手中的枪,也未必会输给这案件里的人,自己如果是安排手下的兄弟前去,一但冲突起来,伤亡绝对不会少,到时又于心何忍。

    思索了好一阵,龙霄终于打定了主意,无论会有多困难,这件事就让自己一个人去面对,他自信有能力解决这一切,何必让手下兄弟去冒这个险,更何况他已决心要除掉张老板与那几名杀害黑龙一家的凶徒,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一念至此,龙霄首先想到的是选择在什么地方下手,那里必须是一个人烟罕至,而且便于躲避枪弹的地方。

    思索之间,他忽然灵光一闪,脑中现出了当日与文伟决战的黄泥岗的地势来,那一大片茂密的桔林,不正是可以用来遮掩身形的天然屏障么,而且那里向外逃跑的路并不多,以自己的轻功,绝不会让任何人从手中逃脱。

    这个想法顿时令他振奋不已,心中悬着的一个难题终于解决了,便躺在沙发上,轻轻的哼起歌来。

    谢如云正好洗了碗出来,见到他神色如此轻松,真是这段时间少有,好不容易等到龙大海与蒋家玉离开客厅进了房,忍不住问道:“霄,有什么事让你这样开心,说出来让我也高兴高兴。”

    龙霄嘻皮笑脸的低声道:“你昨天晚上把我服侍得那么舒服,让我大悟人生的真谛,现在自然是开心啦。”

    谢如云听他这么一说,想起昨晚自己颇是放纵,脸上不禁一红,握着拳头在他胸前捶了一下,嗔道:“呸,你这个小色狼,不许胡说八道,小心我不理你啦。”

    龙霄哈哈一笑,飞快的在她雪白的脸颊上一吻,道:“是是,小生这厢给小姐你赔礼了。”谢如云一笑而罢。

    两天时间眨眼便过,到了与那张老板约定的第十天中午,趁父母与谢如云在客厅闲聊同,龙霄就悄悄走进谢如云的房间,躺在她的床上打开手机,换了一张电话卡,这才拔通了张老板的电话。

    刚听到手机里的铃声响了一下,便传来那张老板急促的声音道:“龙总,你总算打电话来了,这两天你一直关着机,我还怕你不和我联系了呢。”

    龙霄笑了笑道:“张老板,我请你办的事怎么样了,都还顺利吧?”

    那张老板大声道:“没问题,没问题,龙总,你要的人我都给你抓来了,一个不差,这样吧,你说个地方,咱们一手交人一手交货。”

    龙霄道:“好吧,省城南郊有个地方叫黄泥岗,今天晚上十点钟,你带着这几个人到那儿去,我自然会将货还给你。”

    那张老板连忙道:“好,一言为定,咱们就晚上见了,到时还谈谈如何合作的事吧。”

    龙霄一笑道:“行啊,张老板,小弟正要向你讨教发财之道哩。”

    在两人各怀心机的笑声中,龙霄挂断了电话,心中开始思索起晚间的行动步骤来。

    吃过晚饭,在家里呆到七点钟左右,龙霄便给父母与谢如云说了一声要去办点事,便走出门去。

    他知道若是掌拳之力毙敌,一但警方尸检,必然会惊世骇俗,便先到附近一个夜市的地摊上买了一把开过刃的猎刀,然后用一个提包装了,这才坐上出租车向南而行,

    离进黄泥岗的土路还有三公里,龙霄就下了车,今日一战,他绝不会留下活口,这样的大案,只怕要震动全国,他必须小心谨慎,不遗下任何可以提供警方查询的线索。

    一路步行,到黄泥岗的桔林时己经是九点二十分,淡月如钩,桔林里一片幽暗,只听到微风吹动树叶的沙沙之声。

    龙霄站在离桔林只有五六米的一个山坡上,要是等一下有什么变故,他就可以在瞬间蹿身而入。

    静静的等待了半个小时左右,却见前面灯光闪烁,却是有三辆越野吉普驶了过来。

    那些人也瞧见了龙霄,就在山坡下停了车,没一会儿,就听到车门之声大作,一群人涌了上来,将他团团围住。

    龙霄见到这些人手中果然都拿着黑洞洞的手枪,心中暗自防备着,却高声道:“张老板,咱们终于该见面了,请现身吧,让我一睹你的风采。”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道:“龙总,其实咱们应该算是老朋友了,真没想到啊,当年一个乳臭未干的学生,现在竟成了集团公司的老总,黑道上的大哥,世事真是让人难料啊,兄弟你的本事也是让我好生佩服啊。”

    龙霄听到这话,心中不由一震,却见前方围着自己的人闪出了道,现出了一个留着平头,体态微胖的中年男人来。

    龙霄只瞧了一眼,便认出了他是谁,这个人的出现,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他不是别人,正是那曾经与自己见过一面,广结黑白两道人缘,据说手可通天的厉害人物,谢如云过去的老板,周思廉等人的帮凶――“皇家夜总会”的王总。

    随着此人的出现,龙霄的思路一切都清晰了,不用说,他就是那个一直隐匿在幕后的张老板,怪不得他有胆子做这么大的买卖,怪不得他有能力让黑龙的生意处处受到政府的干扰,这是省城里的一个巨大的,并不断扩散着的毒瘤,今晚,他会将这一切都很干脆的切割掉。

    那王总望着龙霄,脸上满是狠毒之色,阴恻恻的笑道:“龙总,你的货呢?”

    龙霄没有回答他,却道:“王总,我要的人呢?”

    那王总沉着脸转过身去对着山坡下一挥手,那越野车中便又下来五人,各自拖着一个人形口袋走到龙霄跟前。

    王总叫了一声:“打开。”那五人弯腰将束在袋口的绳索解开,便从里面滚出了五个蓬头蓬脑的男人来,嘴巴被胶布封着,手脚全被绑了起来。

    龙霄一眼就认出了其中的三个人,就是那日在“皇家夜总会”想要谢如云陪他,还和自己有过冲突的那个董哥和他的两个手下,而其余两个人想来当时也在“皇家夜总会”内,只是没有和自己的照面。

    王总道:“龙总,我可是千艰万苦才把这几个人找到,你要是不相信,可以随便问他们当日的情况。”

    龙霄望着这五人,知道这王总并没有胡乱找几人来充数,右臂一伸,已撕开了那封着董哥嘴的胶布。

    那董哥的嘴一但可以说话,便开口骂道:“姓王的,我干你祖宗十八代,你这是过河撤桥,卸磨杀驴啊,你***没有江湖道义,小心会有报应。”

    王总冷着脸没有与他说话,却对龙霄道:“龙总,为了表示我的诚意,这几个人就先交给你了,随便你怎么处置。”

    龙霄此时已打开手中的提包,缓缓的拿出了那柄猎刀来,对这五人道:“不错,没有江湖道义,小心会有报应,你们杀了黑龙,却对他老婆与孩子做出那样的事,难道叫有江湖道义吗,难道不怕有报应吗。”

    他的话越说越急促,提着刀走了过去,对着董哥的档下就是一刀,只听得他一声惨叫,整个下阴竟被龙霄割了下来,在地下不住的乱滚,鲜血便如流水般的喷溅而出。

    龙霄眼中透着恨意,移动脚步,手臂挥动,其余的四人都遭到了董哥一样的下场,痛得在山坡上惨嚎滚动。

    等到几人叫得都差不多了,龙霄又是一连几刀挥出,又将这五人的喉咙割破,“唔唔”的叫着挣扎了会儿,便再也没动静了,地上多了五具尸体。

    那王总一直在默默瞧着龙霄的举动,见到他出刀精妙,已是心惊,再瞧到他连杀五人,神色十分镇定,当真是眼睛都没眨一下,饶他也是心狠手辣之辈,见到这般的情况,也是骇惧不已。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