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美男计(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这时那大姐却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一脸的笑容道:“朱军,怎么样,那木洁说些什么?”

    龙霄把大慨的情况给她说了一遍。

    那大姐又笑道:“你这家伙,戏演得真是好,连我都快要怀疑这是不是假的啦,真是,别说那木洁,换着我也一定会上你的当,行啊,今后咱们好好的合作,大姐绝不会亏待你的。”

    龙霄摇着头道:“那木洁并不简单,现在说她就上当了还为时过早,她要我帮她杀了自己的丈夫后才去拿钱,这件事可不好办,我绝不会杀人的。”

    那大姐站着想了一会儿,便微微一笑道:“这个倒也不难办,如果我没猜错,这木洁也是个非常谨慎的人,她让你到她家的时候,绝不会让她的丈夫见到你而有了戒心,因此会想法让他没有反抗力,多半会在他的饮食里放安眠药一类的东西,到时候你去,就装着胆子小不敢下手,我研究过木洁这个人的性格,她安排好的事情就肯定不会放弃,想来要把你骂一顿然后自己动手,这样就没你什么事啦,你到时候只需要拿出钥匙及让她告诉你密码,到保险柜拿钱的事我自然会叫人办。”

    龙霄也觉得她说的话有理,但自己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瞧着木洁杀死自己的丈夫,心想还是回去与柳琬思量一下,看她有什么办法,便道:“现在只有随机应变啦,大姐,咱们还是先回家吧。”

    大姐却媚笑起来,牵着他的手,轻轻的靠在他的胸前道:“回去这么早又想去欺负九妹么,你这人啊,可真不知怜香惜玉,我想九妹的身子一定让你伤得不轻,这两天你应该让她好好的休息才是,别让她怕了你,日后可就没那么好玩了,喂,上次你不是说过要谢我这个大媒人吗,现在该是你对自己的承诺负责的时候了,不如咱们先在这里跳跳舞,然后再找个宾馆去聊聊天。”

    龙霄确实对她没什么兴趣,便故意期期艾艾的道:“这……这个恐怕不好吧,要是九妹见到咱们回去晚了,发起脾气来,可就糟糕啦。”

    大姐听他这么一说,气得直咬牙,道:“哈哈,朱军,还看不出来你的耳朵还挺软啊,这么怕女人,今后你还怎么风流快活啊。”

    龙霄叹了口气道:“大姐,你也知道九妹的性子,现在好不容易答应跟我了,但心里一定还有些想法,我可要老老实实的陪她几天,等到哄得她真是高兴了,心甘情愿的对我死心塌地了,到时候我再风流快活,就不怕她啦。”

    大姐虽然欲火中烧,但见龙霄现在一心只放在柳琬身上,也无法再说什么,只好紧紧贴在他身上道:“你这人啊,花花肠子真多,你是不是要每一个女人都死在你手中啊。”

    这大姐也颇有几分姿色,不虚伪的说,其实龙霄也觉得她这样贴着自己,胸乳间软绵绵鼓实实的顶着十分舒服,不能说毫无男人正常的反应,但想到这女人有时候露出的那种狠毒的眼神,顿时就没了什么性趣,但也不能马上把她推开,便很柔情的在她耳边道:“大姐,你放心,我不会忘记你的,等这事完了,咱们不给九妹说,偷偷的溜出去现一段时间,这样就天天在一起了。”

    大姐闻言大喜,离开龙霄的身子,凝视着他,展颜一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到时不准又反悔啊。”

    龙霄点头道:“自然不会反悔,只要咱们都方便,就是呆上一个月都没问题。”他说着这话,心中却是暗忖:“大姐啊大姐,到时候你进了监狱,可没那么方便啦,实在不能怪我没信用。”

    两人说罢话,便起身回去了,到了家,却见柳琬正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等着。那老七则坐在她旁边,流露着一脸的悲愤与失落。

    原来刚才柳琬一回到家,其他的人都出去玩去了,只有那老七在屋里等着她,一坐下,他就凑了过来,不停的说着宽慰的言语,还不时挟着对朱军的坏话,柳琬为了免得他再无休止的纠缠下去,便装出一付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样子,不仅不附和他,反而扬着头将其教训了一顿,要他从今后不许再提朱军一个不字。虽然她失了身,那老七对她其实并没死心,然而现在见到这样的态度,完全是对那个朱军铁了心的模样,自然是心中痛如刀绞。

    瞧到两人回来,柳琬立刻站了起来,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却露出紧张的神情。

    龙霄知道这件事的成功与否关系到她的任务能不能早日完成,便笑着向她点了点头,示意已经搞定。

    柳琬顿时松了口气,这是一段恶梦般的日子,现在终于要结束了。

    那大姐也瞧到了老七的神态,生怕他将这种情绪带到了行动去,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便说了声:“老七,你到我房间里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就进屋去了,那老七则垂头丧气的跟在她的后面。

    柳琬与龙霄知道客厅不是说话的地方,便各自去浴室洗漱好,回到屋中关上了门。

    龙霄不等她来发问,便将今晚与木洁的对话原原本本的向她说了。

    听到那木洁居然想要杀自己的丈夫,柳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连忙拿出手机来拔通了一个号码。

    龙霄知道她是在给自己的上司汇报工作,便斜靠着床侧耳听着,却听到她说了木洁的情况后,又道:“毕队长,我这边的工作得到了一名热心市民朱军的帮助,到时候能不能给他一点精神上的表彰?”那边的人在说着话,柳琬便连说了几个是字,最后只闻她轻轻的道:“队长,谢谢你的关心,我在这里一切都好,没有什么事,你就放心吧,等事情有了进展,我再给你电话。”说着便挂了机。

    龙霄见她通完话,这才忍不住说道:“喂,你太过份了吧,什么精神上的表彰,这可是百万巨款的大案哩,你们局里至少得表示表示诚意吧。”言罢做了个数钞票的动作。

    柳琬见状,将大眼睛一瞪大,压低声音道:“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我们刑警队的毕队长说了,到时候就给你发个锦旗,你就拿回家去挂着吧,到时候对你泡妞什么的也有用。”

    龙霄无言以对,只好哀声叹气了一阵,大呼倒霉吃亏。

    不知怎的,柳琬对这个人的痛恨己消减了许多,没好气的道:“你鬼叫什么,还不睡觉。”

    龙霄忙道:“报告长官,今天晚上我睡那里?”

    柳琬冷冷的道:“随便你,你爱睡那里就睡那里,但还是那句话,不许来招惹我,否则要你好瞧。”一边说着,一边已侧身倒在了床上。

    龙霄听她口气,知道她仍然不反对自己上床而睡,而他自然也不会傻得去睡冷冰冰的地面,连忙做了个很标准的向长官敬礼的动作,轻脚轻手的上了床,却离柳琬远远的,不去碰触她的身子。

    一连四天,那木洁都没有与他联系,他倒打了三个电话出去,一个是向谢如云问询父母的情况。另一个是打给史光治的,告诉他那张老板就是杀害黑龙一家的幕后真凶,至于几天后怎样与这些人接触,他没有多说,并非不相信史光治,而是他在没有与那张老板再次通话前,也无法作出任何的行动计划。

    最后一个电话则是打给的周云娜,查问大酒楼装修的进度,这几天周云娜一直给他打手机都无法接通,现在接到他的电话,真是如同听到救星的声音一般,不停的求他快回去,说工作压力太大,自己实在无法再坚持了。龙霄内心中一直觉得这周云娜是个能干的女孩子,便不住的鼓励着她,要她按自己的意思放手去干,要是出了什么事,一切由他负责,说了好半天,周云娜才不再提工作的事,只是告诉他说这些天有许多人在打听他的下落。龙霄知道一定是张老板派来的人,便要她什么都不要多说,全部推说不知道就行。

    柳琬见那木洁没有动静,心中不由焦急起来,不停的向龙霄埋怨,说他一定是将戏演砸了,让对方瞧出了什么不对的地方。

    龙霄与那大姐分析了一下,都觉露馅的可能性非常的小,那木洁迟迟不来联系,多半是还没找到下手的时机。

    到了第五天下午三点钟左右,龙霄正在客厅里与大姐等人闲聊,手机忽然响了,一瞧来电,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他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拿起来接听,果然是那木洁的声音,告诉他一切已经安排好了,就在今夜动手,要他晚上十一点钟务必准时到那“情花舞厅”楼下,自已会来接他。

    挂断电话,龙霄便将木洁通知自己的事向大家说了,屋里霎时一片欢腾,其中以那大姐与柳琬最是高兴。

    接下来大姐便开始调派人手,女人全部在家,不参与行动,龙霄拿到钥匙与密码之后,就直接交给老二,然后回到这里。老二几人早就将木洁她们单位的环境摸得一清二楚,后面的事自然会轻易的完成。

    制定了行动计划后,所有人都不许外出,手机也要全部交出,龙霄见到柳琬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放在了桌上,想到她无法通知警方,不由颇是担心。

    好不容易等到柳琬进屋,龙霄见大家没有注意,便跟了进去,低声道:“喂,没有了手机,咱们该怎么办?”

    柳琬却是一付胸有成竹的样子道:“别急,这些人跑不了,木洁那里我们早就布了控二十四小时监视,只要她一和你接触,我们的人就会知道,到时候自然有天罗地网等着他们。”

    龙霄这才放下心来,笑着道:“恭喜你,就要顺利完成任务了,将来升官发财可不要忘了我啊。”

    谁知柳琬听了这话,却是一脸的黯然,默默的坐在了床边低着头不说话。

    龙霄这才想起自己与柳琬的那笔孽债,她任务是完成了,但与“顺利”两个字却无缘,自觉失言,便“嘿嘿”干笑了两声。

    柳琬听到龙霄的干笑,就知道他猜到了自己的心事,是啊,珍贵的处子贞操就在糊里糊涂的情况下给这个人夺去了,最可怕的是她竟然发现自己愈来愈不恨这个人,甚至每天晚上和他睡在一间床上,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她反复的告诉自己要非常厌恶这个玩世不恭的花花浪子,但两人呆的时间一长,她却有了一种习惯,便是他吊尔郎当的样子,有时候瞧来也挺潇洒的,过去见到许多女人被坏男人骗色骗财的案例,她就非常轻蔑,觉得这些女人都是一些没有大脑缺乏思维的傻瓜,现在思及起来,自己的这种想法也很幼稚,坏男人的身上的确有一种让女人心动东西,让人的印象非常深刻,没有办法不去想他。

    柳琬忍不住抬起头来望着龙霄,这样英俊帅气的男人要是永远这样无所事事的在社会上混下去,真是太可惜了,而且还不知有多少的女孩子要受到他的伤害,自己或许有帮助他走上正途的必要。

    思及至处,她不由指了指身旁,轻轻道:“朱军,你过来坐下,我有话给你说。”

    龙霄从来没有见到她对自己这样和颜悦色的样子,当下真是受宠若惊,乖乖的走过去坐了下来。

    柳琬柔声道:“朱军,我问你,平时你花天酒地的钱是从那里来的?”

    龙霄道:“我姨父姨妈在做生意,我没钱了就向他们要。”

    柳琬点点头道:“好,我再问你,这件事之后,你有什么打算没有?”

    龙霄听她忽然问到这个问题,也觉得奇怪,但仍然以平常的口气道:“打算,什么打算,我觉得自己过得挺好的,就这样过呗。”

    柳琬尽力让自己不去生气,道:“你以为整天的喝酒泡妞就叫过得挺好么?

    龙霄道:“当然,至少我觉得开心。”

    柳琬摇着头道:“你错了,这样的生活只能叫自甘堕落,除了你自己,没有人会瞧得起你,只会用长辈的钱,更会人有在背后叫你垃圾、寄生虫,你觉得这样好么。”

    龙霄道:“好是不怎么好,但我没读过什么书,又无一技之长,又能做些什么。”

    柳琬道:“什么不能做,去学驾驶,可以去开出租车,去学烹饪,可以当厨师,你体格强壮,能说会道还可以当保安,推销员什么的,可以做的事多啦。”

    龙霄故意不以为然的道:“那有多累啊,又赚不了多少钱。”

    柳琬实在不愿再瞧着这个大好青年沉沦下去,日后很有可能便会成为犯罪分子拉拢的对象,做出违害社会的事来,蓦地思起在那情侣餐厅里他望着自己的眼神很是痴迷,心想只有用感情先激励起他向上的斗志了,一咬银牙,说道:“朱军,你是真心喜欢我吗?”

    龙霄连忙道:“喜欢,当然喜欢,我对所有女人的喜欢加起来都抵不上你一个人。”

    柳琬点点头,脸上忽的一红,道:“朱军,无论怎么说,你都是我的第一个男人,虽然现在我无法喜欢你,但也不愿意再瞧到你那么的令人讨厌,咱们来个约定吧。”

    龙霄道:“什么约定?”

    柳琬早就有了主意,道:“咱们就定个三年之约,在三年内,你要是凭自己的真本事赚够了一百万或者在某个行业有了成就,我就会考虑和你在一起,你愿不愿意和我定这个约。”

    龙霄知道柳琬的用意,此时真的被她的善良感动了,但却无法说出自己的身份,一个浪荡的花花公子或许和女警察还可以接触,然而一个黑社会老大则是和她水火不相容的天敌。

    柳琬见龙霄久久不说话,便望着他微笑着道:“怎么,对自己没有信心,担心三年赚不到一百万或者做不出什么成就?”

    龙霄决定给这个美丽善良的女警安慰,便完全装着一付浪子回头的样子,很有自信的道:“好,这个约我和你定了,绝不会让你失望。”

    柳琬见到他这样的神态与语气,心中也非常高兴,道:“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不过为了让你安心,我答应你这三年内也绝不会嫁人,不过你也不能干涉我交男朋友的自由,咱们就以普通朋友的身份交往,你可以经常给我打电话,但不许来找我,咱们各做各的事,等到我觉得你达到要求了,自然会来主动找你的。”

    两人正说着,却听到大姐在外面叫喊,相互对视了一眼,便走了出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渐渐的己到了与木洁约好的时间,大姐叫龙霄一人先去,那二哥则带着其他几个男人紧随其后,只要龙霄一得手,就前去接应,开始下一步的行动。

    龙霄出了小区,便叫了一个出租车到了那“情花舞厅”楼下,等了二十分钟左右,就见到另一辆出租车驶来,木洁宽大肥胖的脸从里面探出头来,对着他高声喊道:“朱军,朱军,快上来。”龙霄连忙打开车门跨了上去。

    出租车向北而行,只行驶了十多分钟,木洁便喊了停。

    两人下得车来,木洁却带着他继续前行,龙霄知道她是怕那出租车司机成为警方的线索,想到柳琬说有人二十四小时监视着他,前后左右都瞧了瞧,却没有见到人,倒是远远的见着了那老二等人的身影。

    在一排排楼宇间穿行了一会儿,便见到了一幢老式住宅楼,昏暗的路灯下,周围都静悄悄的,楼上的住户也很少有人亮着灯,木洁回过头来对他道:“提防别人碰见,我先上去,你过两三分钟再上来,五楼,楼梯上去右转第一间便是,我掩着门,等一下你直接推开进来。”

    龙霄点点头,眼瞧着她消失在楼房之中,心中却在想着等一下她叫自己杀人,要如何应对。

    过了几分钟之后,他就走了上去,按木洁的吩咐到了五楼,推开第一间门,果然是虚掩着的。

    进了屋,却见房间甚是宽敞,只是里面的装修与家具都十分的老旧,而木洁正站在客厅中间,靠墙的沙发上躺着一个干瘦的,年纪在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前边的茶几上还放着一杯喝了大半的茶水,想是果然如大姐的猜测,木洁在他的茶水里做了手脚。

    瞧到龙霄进来,那大姐连忙去将门关上,过来指着那个男人对他道:“朱军,这就是我丈夫,别耽搁时间,你快杀了他,然后我再给你说怎样去办公室拿钱,事成之后咱们连夜逃走,去什么地方我都想好了,挺安全的,隔一段时间再想法做两个假身份证,隐名埋姓的好好过日子。”

    龙霄答应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一柄早就准备好的刀来,正在想着应对之法,却见到躺在沙发上的那中年男人手指微微一动,眼睛也好象露出一条缝来。

    见到此人的这个反应,他心念一动,顿时恍然大悟,这个男人没有中木洁的计昏迷,又肯乖乖的躺在这里,唯一的解释便是柳琬通知了那毕队长后,那毕队长一定已提醒木洁的丈夫,而且在这木洁出去的这段时间,他们绝不会没有准备,此时抓捕木洁,已没有任何问题,毕竟下面的表演没有她的戏了。

    他想通这一节,确定自己没有估计错,忍不住扬声道:“各位,屋里面空气太闷,是不是该出来换换气啦。”

    木洁听他说这话,不由莫名其妙的道:“朱军,你是不是糊涂了,快动手啊。”

    便在这时,屋里传来一个刚劲的声音道:“他没有糊涂,糊涂的是你,木洁,你被捕了。”

    说话之间,里屋忽然冲出几名身着警服的男子,片刻之间便将龙霄与木洁团团围住。

    这时一名身材高大,铁柱般的中年警察走到龙霄的面前,仔细打量了他两眼,然后拍了拍他的肩,然后伸出手来道:“小伙子,你就是朱军吧,柳琬同志早就给我说过你了,要感谢你为咱们做了这么多的事啊。”

    龙霄望着这名中年警察,只觉此人的眼光极是有神,瞧人的时候一双眼睛就象利刀一样,心中不由一凛,眼光却丝毫没有闪烁,也伸出手与他握住,道:“你就是柳琬口中的毕队长吧,真是幸会幸会啊。”

    那毕队长判断人的经验颇为丰富,刚才就很吃惊他居然察觉自己一些人埋伏在屋里,此时一见之下,感觉对方双眸间虽然并不凌厉,但有一种说不出的非常强大的力量在很自然的回击着自己的眼神,手掌间也极为有力,绝不象柳琬汇报的是名什么都不懂的花花大少,内心里大为戒惕,暗自思索回到警局后要好好的查查此人的底细。

    木洁自从警察一出现,明白是这个叫朱军的男人搞了鬼,整个身子便瘫软在地,一名警察拿出手铐,将她的双手铐住。

    木洁的丈夫自从得到警方的通知,知道自己的老婆居然想要找人杀他,心中便憋了口气,见她被捕,从沙发上跃将起来,张嘴就要高声大骂。

    几乎在同时,龙霄与那毕队长一齐望着他沉声呼道:“别说话,住嘴。”

    那男人见到两人的眼神,心中顿时一跳,站在了原地。

    那毕队长对龙霄虽然起了疑心,但此时也顾不了许多,从木洁身上取出了一串钥匙交给他道:“小伙子,你现在立刻去交给外面接应你的人,密码就随便说一个八位数好了,只要他们一去,自然会被咱们的人在现场抓住,柳琬那边我也已准备好抓捕行动了。等一下请你跟我们回去一趟,协助我们的审讯工作。”

    龙霄知道是自己功成身退的时候到了,笑着点了点头,也不罗嗦,拿着钥匙便下楼去交给了正焦急的等待着自己的那一伙人。

    望着这些人在夜幕中消失的背影,他清晰的听到了楼梯里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想是那毕队长已押着木洁下来,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龙霄快步向前飞奔而去。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