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美男计(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迷迷糊糊的睡到第二天早上,睁开眼坐起身来,却见到柳琬仍然靠在床头呆呆的发愣,两眼红肿,脸色苍白,双颊仍有湿痕,想是一夜未睡。

    他心中暗叹了一声,轻声道:“你没事吧。”

    柳琬抬头见他脸上颇有宽慰之色,语气也甚是轻柔,芳心竟莫名一动,居然有了些软软酸酸的滋味,连忙将这种心情压抑住,没好气的道:“要你管,既然睡醒了,就快滚下床去。”

    龙霄这时也不想和她斗嘴,立刻跳下了床。却瞧着柳琬也起来了,将身下的那床铺揭开,在屋里翻找了一阵,才找到一把剪刀与一个打火机,只见她先将床铺上那滩自己的处子血渍剪了下来,跟着走到窗外点燃,霎时间便烧得灰飞烟灭。

    龙霄见到柳琬的如此举动,忽然想起君仪也曾这样做过,所不同的是一个小心翼翼的保留下来而另一个却是将之化为灰烬。

    每次想到君仪,都会触痛他心中那块最薄弱的土壤,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龙霄暂时将之封闭,对柳琬道:“九妹妹,等会儿出去的时候,你可要给点面子给我,咱们在大姐面前要演演戏才行。”

    柳琬望着那堆布灰呆呆发愣,冷着脸一直没说话,龙霄也不知她听清楚没有,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却走了出去。

    到了客厅,大姐已坐在沙发上,其他的人却不见了。

    瞧到龙霄出来,大姐指了指自己旁边的沙发,示意他坐下。

    龙霄估计她该有什么安排了,便春风得意,神清气爽的走了过去。

    那大姐等他坐好,便道:“怎么样,昨天晚上没事吧,九妹妹听不听话?和你闹没有?”

    龙霄笑嘻嘻的道:“没有,想我朱军是何许人也,还摆不平一名女孩子么。”

    那大姐也是一笑道:“这点我倒对你有信心,不过九妹刚刚破身,你没让她继续受苦吧?”

    龙霄知道说自己没有再去碰柳琬,她不会相信,便道:“这个嘛,嘿嘿,下手很轻,下手很轻。”

    大姐飞了一个媚眼过去道:“以九妹的姿色气质,她的第一次,可是万金难买,真是便宜你小子了,可要记着姐姐我的好处啊。”

    龙霄怕她再说出什么撩拔自己的话,忙道:“好好,大姐好,大姐妙,大姐真是呱呱叫,我都记着哩,你不是要我做事吗,我一定给你圆圆满满的完成。”

    大姐娇嗔的“呸”了他一声,然后脸色一整道:“我正要给你说这事,我们暗地调查到那个木洁前几天和丈夫大闹了一场,晚上频繁的在一个高级会员舞厅进出,每天都玩到很晚才回,现在是咱们下手的时候了……”

    正说到这里,柳琬却从屋里走出,见到大姐与龙霄坐在沙发上说着什么事,眼中一闪,便径直而来。

    龙霄瞧到柳琬过来,生怕她态度僵硬,自己刚才那些话就不免露陷了,谁知柳琬却不愠不火的在他身边坐下,既不十分亲热,但又显示出了两人的关系已进了一步。

    龙霄明白她是想来听自己与大姐说些什么,伸臂就将她抱在怀里,脸上一付温柔状道:“九妹妹,你怎么不睡啦,还去睡一会吧,昨晚辛苦你了,要注意休息啊。”

    那大姐见到龙霄对柳琬这样的神态,心中真是妒火中烧,恨得银牙暗咬,脸上却装出无比欣喜的样子道:“好啊,终于将你们这一对欢喜冤家撮合在一起了,也解决了我一件心事。”

    柳琬被龙霄紧紧抱着,心想这小子又在借机占自己便宜,但又无法发作,只好将头低垂着,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滑进龙霄的腰间,狠狠的掐着他不放。

    龙霄吃痛,对这个哑巴亏真是有口难言,只好继续道:“大姐,你刚才说现在是咱们下手的时候了,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吗?”柳琬闻听这话,果然松开了手,专心的倾听着。

    那大姐瞧了柳琬一眼,觉得也没必要瞒她,便道:“如今咱们要想的便是怎样让你很自然的接近她,不会引起对方的任何疑心,朱军,你平时能说会道的,鬼主意一定不少,不如说说看。”

    龙霄听她叫自己出主意,不由一阵沉吟,无意中侧头见到柳琬一张冷艳的粉脸,顿时计上心头,一拍手道:“有了,这样应该不会有问题。”

    那大姐立时道:“你说,是什么好主意,我瞧可不可行。”

    龙霄便将自己的想法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遍。

    那大姐一听,真是大喜过望,道:“朱军,你真是了不起的泡妞高手,当初我选中你,还真是没错。”

    柳琬也听到了,不由白了龙霄一眼道:“诡计多端的花心大萝卜。”

    龙霄哈哈大笑着,便开始与大姐商量起具体的细节来。

    ****************************

    夜幕下的省城,绚丽而多姿,数不清的霓虹灯,在高楼大厦之间,如一串串的七彩珠在黑夜里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在城市的西区,有家“情花舞厅”,在一幢大厦的三楼,装修高雅,环境极佳,但与一般舞厅不同的是,这里来的人每月都要缴相当金额的会员费,因此进出的人并不太多,而且大都是年纪在三四十岁以上心灵寂寞的中年男女,极少见到年轻人青春的身影。

    但今晚却有些例外,一对打扮入时的情侣挽着手走了进来,男的英俊潇洒,气宇轩昂,女的娇艳如花,亭亭玉立,立刻引起了舞厅里所有客人的注目。

    这一对情侣进了舞厅,并没有马上到舞池里去,而是坐在一个灯光朦胧的角落叫了两杯茶,默默的观望着。

    半个小时之后,进来一名身躯肥胖的中年妇女,她先在舞厅晃着大屁股转了一圈,但没人与她打招呼,跟着便坐在了离那对青年男女大约二十来米的沙发上,叫的却是一瓶红酒,不停的倒在杯里饮着。

    这对青年男女自然便是龙霄与柳琬,两人见那肥胖的女人与照片上木洁的容貌一模一样,便知道是目标到了,龙霄当时瞧到照片已觉得恶心,现在见到真人,更是感到对方这付尊容实在太打击自己弱小的心灵,一时间竟鼓不起勇气去执行计划。

    柳琬见到木洁的样子,其实也为龙霄感到委屈,但这点委屈比起自己的牺牲来说又何其渺小,当下断然对龙霄道:“行了,目标已经来啦,咱们该出场了。”说着第一次主动拉着龙霄的手,向舞池里走去。

    原来这就是龙霄的主意,他听那大姐说手下的几名弟兄主动去与那木洁勾搭,都遭到了拒绝,便推测这木洁是属于那种进攻型的女人,于是便定出了一招扮可怜的计划,具体的内容就是,自己与柳琬假装一对恋人在舞池里跳舞,但没一会儿柳琬就借龙霄跳舞太笨为由,与他争吵决裂,然后他再走到木洁旁边装失意,瞧瞧她的反应见机行事。

    到了舞池,龙霄除了会扭点迪高动作外,本来就不会跳什么舞,转动起来,自然是笨手笨脚,一连几次,都踏到了柳琬。

    他身壮体重,毫不留情的踩到柳琬的脚上,顿时让她“哎哟哎哟”的发出了数声尖叫,惹得舞厅里的人都向这边瞧来,那木洁也是其中之一。

    柳琬脚背痛得厉害,怀疑已经青肿,咬着牙,气呼呼的在他肩上狠命一掐,压低声音道:“姓朱的,你这是假戏真做啊,说,是不是故意想整我,才来使劲踏我的。”

    龙霄口中呼唤了两声包青天,道:“九妹妹,我绝对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会这种舞啊。”

    柳琬将杏眼一瞪道:“呸,你这样的花花公子、泡妞高手居然不会跳舞,那真是哈哈,哈哈。”

    龙霄见她不相信,一时有苦难言,只好一言不发,继续搭着她的肩跳舞,这次注意了脚下,但一双脚有意离得老远,屁股高高的向外翘着,姿态甚是笨拙。

    柳琬却仍然认定他在装傻,鼻孔里哼了一声道:“好,管你是真会跳舞还是假会跳舞,现在就要不关我的事啦,帅哥,是施展你一代情圣的魅力与才华的时候到了,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龙霄瞧她的样子马上就要发作,忙哀求般的道:“先等一等,那个女人长得实在太让我心跳了,我还要准备准备。”

    柳琬那里还肯再等,带着他跳到离那木洁还有十来米的地方,故意让他碰了一下脚,便猛的在他身上一推,狠狠的大声骂道:“你是猪啊,这么笨,猪教三次,还知道哼哼两句哩,我教你都六遍了,你还是记不住,这样我怎么带你出去参加姐妹们的聚会,别人会怎么说我,算了,不教你了,我另外带人去。”

    龙霄见演出已经开幕,只好接了下去,装着一付老实头的样子,手脚无措的道:“小薇,不要,不要带别人去啊,我学,我好好学还不好吗,你再教我一次,就一次,我一定学会的。”

    柳琬则全然一付不耐烦的模样,纤手向上一挥,尖声道:“算了吧,就你这笨样儿,一辈子都学不会,前些天见你人高马大的长得也还勉强过得去,就骗你当了我几天的男朋友,现在我腻啦,讨厌你啦,咱们就在这里说拜拜吧,今后不许你来找我。”

    龙霄拼命的摇着头,很痴情的道:“不要,不要,小薇,你不要离开我,你知道我只喜欢你一个人,你就是我的生命,我的全部。”

    柳琬轻蔑的哈哈一笑道:“姓朱的,也许我是你的生命,你的全部,但你却不是我的生命,我的全部,告诉你,作为一个男人,笨也并不可怕,更可怕的是没有钱,可悲的是,你既是笨猪又是穷鬼,我要钻戒,我要跑车,我要别墅,这些你能给我吗,能不能,你说。”

    龙霄顿时悲伤的大声道:“小薇,想不到你是这么一个追求虚荣的女人,过去你说那些喜欢我的话,难道都是假的,都是骗我的。”

    柳琬很干脆的回答道:“是,都是假的,都是骗你的。”

    龙霄本来该仰天长叹,然后泪如雨下,但这眼泪却无论怎样也挤不出来,只好做了个抹泪的动作,道:“好,小薇,算我看错你了,你走,你走,追求你的钻戒、跑车、别墅去,做你的阔太太去,永远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柳琬的台词已经结束,便很优雅的做了个拜拜的姿式,转身离开。

    龙霄见这个舞台已经完全交给了自己,便也转过身来,单手捂着嘴,一付强忍着不让自己掉泪的样子,匆匆的走到了那木洁对面五六米的一个沙发上,让她不费力的都能瞧到自己。

    偷眼望去,那木洁的目光正盯着自己,机不可失,他先是闭目长吁,而后用手支额,连续的做了四五个悲伤而又不失潇洒的“破屎”后,眼前一晃,一只长成人形的女人状肥猪已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正是那木洁。

    龙霄没有抬头,只呆呆的瞧着木洁裙子下臃肿的有如蹄膀的小腿,想到自己一时好心,竟沦落到如此地步,顿时真的悲从心来,欲哭无声。

    木洁在他对面的一个沙发上坐下,手里却提着那瓶红酒,用很做作娇柔的声音道:“小兄弟,怎么,被女人蹬了,刚才的事我全部瞧见了,那个小妖精嫌贫爱富,真是太过份,小兄弟,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用不着放在心上,来,姐姐请你喝一杯。”

    此时龙霄不得不万分委屈的抬起头来,忽然想起《喜剧之王》里面张柏芝扮演的妓女面对丑陋的客人时曾用过精神胜利法,便试着向这木洁的脸上望去,却见脸庞太过富态圆润,眼睛太过小巧玲珑,鼻尖太过浓缩平直,嘴唇太过丰厚性感,实在难以找到可取之处,胃部一阵难受,将心一横,以一种生死无惧的大无畏精神盯着她,一口答应道:“好。”

    他不敢去喝木洁用过的那个杯子,伸手就将那酒就拿在手里,仰天“咕噜咕噜”的灌进腹中。

    龙霄没有算错,这木洁丑是丑,审美的观点却挺高,对于普通的男人还没有放在心上,今天见到龙霄,一眼就看上了他,正是自己心中想要寻觅的那种一慰寂寞的男人。瞧到他与那女孩子成双成对的甚是般配,心中正自黯然遗憾,没想到天降良缘,这对年轻的情侣竟争嘴分开,留下这帅哥独自一人悲伤发闷,自己正好上去劝解,她暗暗的发着誓,这样顺眼有型的男人她还是第一次遇到,或许今后永远都没有这个机会了,自己一生,因为象貌奇丑,常常遭人嘲笑,好不容易找个丈夫,却又经常争吵打架,实在没有尝到爱情的滋味,这个男人,她绝不会放过,绝不会,那怕是一夕之欢,也虽死无憾了。

    见到龙霄一口气将大半瓶红酒喝完,知道这个帅哥准是想一醉解千愁,连忙又叫了一瓶酒来。

    龙霄抓过来又猛灌了半瓶进腹,估计是时候了,便装着醉醺醺的模样对木洁道:“大……姐,你真是好心人,谢谢你……你的酒,喝……喝了它……真是开……开心,让人什么……么烦恼都没……没有了。”

    见到木洁望着自己一付垂涎欲滴的样子,他立刻进入主题,道:“大姐,你……你说,钱……钱,是不是那么……那么重要。”

    木洁忙道:“当然不是,钱财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那里比得上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龙霄要将木洁引入圈套,自然不会让说到这种话题,立刻大声道:“错,大错……特错,过去我和你……你一样的……纯洁,以为……以为这个世界上只……只有爱情……才是……才是最重要的,但现在……现在才知道……那是屁话,只有……傻瓜才会这样……这样想。”说着在木洁与自己身上指了指,“嘿嘿”的笑了两声道:“我和你都是大傻瓜。”

    见到木洁还是没什么反应,龙霄又道:“我告……告诉你大姐,她敢瞧……瞧不起我……没钱,我明天……明天就去找个富婆去,然后用大把……大把的钞票……扔死她……扔死她。”

    那木洁听到他这么一说,心中呯然一动,却仍然没有说话,只是在默默想着什么。

    龙霄见她这个样子,便站起了身来,他在估计木洁的两种反应,一是无动于衷,那么他就会走出去,明天再找机会与她相遇,二是出声挽留,那么他就会试探出她的想法,寻找机会达成目标。

    在他歪歪斜斜的走出五六步之后,就听到身后木洁的声音道:“站住。”

    龙霄心中顿时一阵喜悦,这个女人终于要上勾了,便回过身来道:“大姐,有……什么……什么事么?”

    只见那木洁肥胖的脸上现出了一种毅然的神情,她指了指对面的沙发道:“小兄弟,你先坐下。”

    龙霄便举步走过去坐下道:“到……到底有什么事?”

    木洁望着他酒醉的样子道:“你想要发财,我倒有办法,不过现在不能说,要等到你清醒之后。”

    龙霄完全没想到她竟会如此直接的说出来,便道:“真的,你……你没骗我。”

    那木洁很认真的点点头道:“小兄弟,我绝不会骗你,只是这事可能有些困难与风险,做之前,你必须要好好的考虑才能答应,所以你最好先在沙发上睡一下,等会我叫你。”

    龙霄见她说得如此郑重,已隐隐感觉到这个肥胖的女人有超越她外表的心计,便很老实的点了点头道:“你……你千万……千万别骗我,那我……我先睡一会儿。”说着就半躺在沙发上睡了起来。

    他酒喝太急,也略有点头晕,当下半真半假的睡着,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这才重新坐起来,却见那木洁抱着手靠在沙发上,显着一付强硬凶狠的气势,但一见到自己醒来,脸色就和缓起来,很关心的道:“小兄弟,酒醒了,要不要喝杯冰水。”也不由龙霄回答,就叫了一杯冰水过来。

    龙霄喝着冰水,望着她道:“大姐,你不是说有发财的路子吗,现在可以说给我听了吧。”

    那木洁听龙霄的话语,已是完全清醒,又望了望四周,这才俯下身子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龙霄道:“朱军,朱无璋的朱,军队的军。”

    木洁点点头,却道:“你有身份证没有,给我瞧瞧。”

    龙霄一时没有领会她的意图,但史光治给他做的那个假身份证一直带在身上,便从皮夹子里拿了出来。

    那木洁接到手中,借着昏暗的灯光瞧了又瞧,好一阵才放下,却不还给龙霄,道:“朱军,你要想发财,就要有过人的胆量才行。”

    龙霄冷笑一声道:“胆量,你到我们那一片打听打听,我朱军打架怕过谁来。”

    木洁打量他的骨格身架,对这一点倒也相信,便道:“好,朱军,你刚才说要去找富婆,我不是富婆,但可以给你想要的东西,既然你有这个心,我就成全你,不过事成之后,你不许离开我,我知道那样会委屈你,但你放心,我不会管你与其他女孩子交往的。”

    龙霄望着她,故意犹豫了一阵才猛的点头道:“行,不过要瞧这个财发得有多大。”

    木洁缓缓的道:“一百万,够不够。”

    这一下龙霄真的吃了一惊,道:“有这么多?”

    木洁点头道:“实话告诉你,我是一个国营大企业的出纳,我们单位平时现金的流动量比较大,每天放在保险柜里的钱大约有四五十万左右,而我还可以从银行里另外取五十万放在里面。”

    龙霄努力的瞪着眼睛道:“大姐,你不是要我去偷你们单位的保险柜吧。”

    木洁又点着头道:“不错,就是这个意思,怎么,你不敢?”

    龙霄本来只想设法偷到保险柜的钥匙,再诱她说出密码,真没想到她会主动的邀约自己去打这个主意,听说这话,忙道:“敢,怎么不敢,这么多的钱,我刀山火海都敢去闯一闯。”

    木洁很沉静的一笑,又道:“不过在拿这些钱之前,你还要帮我做一件事。”

    龙霄很干脆的道:“没问题,你说。”

    木洁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道:“我老公你去杀了他。”

    龙霄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失声道:“什么,你要我杀了你老公?”

    木洁很肯定的点了点头,脸上流露出无比的怨毒道:“我老公整天就知道打我骂我,我恨死他了,早就想要杀了他,只是没人帮我,现在正好一齐动手,朱军,你敢不敢?”

    龙霄听这个肥胖丑陋的女人竟如此恶毒,连自己的老公也想杀,不由一阵愤怒恶心,但口中却道:“好,杀就杀,不过要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下手?”

    木洁阴阴的一笑道:“你留个电话给我,我回去安排一下,具体的事再通知你。”

    龙霄道:“大姐,我还不知道你的姓名与工作单位哩,凭什么相信你。”

    木洁不慌不忙的道:“我的姓名与工作单位现在是不会告诉你的,信不信随便你,留不留电话也随便你,不过我想你会有兴趣赌这一把的。”

    龙霄咬着牙道:“好,我将电话号码留给你,你是多少号码,我打给你。”

    木洁道:“不用,你还是写给我好了。”说着就吩咐舞厅里的一名服务人员拿来了纸笔。

    龙霄见这女人如此谨慎,也不再多说,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递给她道:“我的身份证该还来了吧。”

    那木洁却是一笑,将他的身份证放入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道:“为了显示你的诚意,这个还是放在我这里好了,事成之后,我会还给你的。”

    说着看了看手上的表,对龙霄道:“朱军,时间不早,我该回去了,你放心,就在这两天,我会将一切安排好,到时打电话给你,你的手机不要关机。”

    木洁说了这话,向龙霄深深的凝视了一眼,便举步进出了舞厅。

    龙霄望着她在人群中渐渐消失的背影,心中在推测着这个女人的心机,若是说她只是因为喜欢上自己就做了这样的事,那么实在太过勉强,这个女人与丈夫不合,应该早就有除掉他的打算,今天正好利用那些钱让自己当这个凶手,而她拿去自己的身份证,就是防止他过河撤桥,拿了钱便远走高飞,有了那张身份证,这木洁一定是认为可以要胁自己与她永远在一起,要知道真要是如她安排的既杀了人,又盗窃了巨款,那只有枪毙的份儿,自己要是负了她,这个恶毒的女人绝对会拼个鱼死网破,同归于尽,将自己供了出来。

    想到这里,龙霄对木洁已是大有戒心,这是个有头脑的精明女人,自己可要小心谨慎,别让她瞧出了破绽才是。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