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罪人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几乎在同一时候,柳琬的药性也在渐渐的消退中,神智恢复过来,她最先感觉到的便是下身的刺痛,心中骇然一惊,立即睁开眼来,却见到了做梦都没想到过的场面,自己全身赤裸裸的躺在床上,而那朱军身上也未着片缕,一脸惊慌的站在她的床前。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霎那之间,柳琬便如被一个来自九天之上的大炸雷击中了天灵盖,脑中完全的一片空白,甚至连惊骇与恐惧的感觉都没有了,就象自己在一刻已经死亡,灵魂飘出了躯壳,完全已不存在到这个世界了。

    龙霄见到柳琬空洞无神的样子,心中真是羞愧自责无比,低垂着头,象个做了错事等待惩罚的孩子,轻声道:“柳琬,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就是他轻轻的一句话,却把柳琬出壳的魂魄从幽冥之中唤了回来,她猛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只觉下体处裂痛而又潮湿,移动身子一瞧,自己最神圣的最宝贵的那一处地方正在流着许多红白液体,已将床铺浸湿。

    一阵恶心与羞耻,柳琬的眼泪立时汹涌而出,纵横了整个雪白的脸颊,她跟着抬起头来,用布满血丝的眼睛死盯着龙霄,这个色狼、流氓、恶魔,竟毁灭了自己,毁灭了自己的骄傲,毁灭了自己的尊严,毁灭了自己的整个人生。

    她忽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猛地跳起身来,向龙霄扑去,没有什么擒拿与招式,有的只是捶打、狠踢、抓挖,到了后来,竟一口咬在了龙霄右肩上,死死的不放,鲜血,顿时顺着她的牙齿流了下来。

    龙霄没有做任何反抗,见到柳琬的样子,他心中的惭愧与歉意已更强烈了,他清楚的知道贞节对于一个女孩子对于一名女警察意味着什么,比起柳琬这一场毁天灭地、颠覆生命的灾难来说,自己这点疼痛又算得了什么呢。

    柳琬仍然在咬着龙霄,准确点来说,她现在除了想咬下他的一块肉来以泄心头之恨,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杀了他,无论是理智与她所学的法律都在告诉她此人罪不至死,阉了他,自己连瞧都不敢向那里瞧一眼,又怎么能找准地方下手。

    也不知过了多久,柳琬的牙齿也累了酸了,但这朱军的皮肤与肌肉实在太强壮太坚硬,根本无法撕咬下一块肉来,她忽然意识到自己仍然还赤裸着身子,连忙松开了嘴,飞快的到床上将睡衣穿在了身上。

    龙霄觉得很有必要解释一下,便道:“柳琬,今天发生的事我确实有错,但咱们都上了当了,大姐带回来的那只烤鸡里有问题,你仔细想想,是不是。”

    柳琬木然的坐在床上,想着龙霄的话,她也是聪明人,自然知道他说的话没有错,这一定是那大姐的阴谋,自己与这朱军其实都是受害者,但这个现实令她太无法接受了,被一个游手好闲的社会痞子玷污了自己的身子,日后自己还有什么颜面生存下去。一思至此,柳琬的泪珠便止不住的潸潸而流,她忽然想起在接受这项任务时曾经发过时刻准备为国捐躯的誓言,没想到现在真的“为国捐躯”了,但这样的“捐躯”比真的死了还惨上一百倍,她越想越痛苦,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牙齿刺破了唇间柔嫩的肌肤,嘴角处已流出了一道血痕。

    龙霄见她默默的垂泪自伤,胸间也堵得极是难受,他宁愿柳琬来狠狠的撕咬自己,也不想瞧着她这样的自我折磨,他虽然没有再说话,但在心中,已念了一万遍对不起。

    柳琬哭泣着,却感到下体仍在湿漉漉的流浸着液体,她知道那是什么,不由得一阵阵的恶心欲呕,顿时便冲出了屋,进了浴室,她要彻彻底底的清洗自己,清洗那个男人留在自己身上的所有痕迹,清洗自己无尽的耻辱。

    龙霄这时也穿上了衣服,望着床铺上的那一滩殷殷的处子血迹,他现在真的很后悔当时答应了那大姐的要求参加到这个团伙来,他本来担心柳琬长期和这些人呆在一起非常危险,好心想要帮助她尽快破案,却没想到好心办坏事,最终来给她伤害的人恰恰是自己。

    正在这时,门传出响动,想是大姐她们回来了,龙霄瞬间已经思索到:“事已至此,现在能给柳琬少许补偿的便是帮助她将这些人绳之以法,自己必须继续扮演好花心大少的角色,绝不能前功尽弃,否则柳琬的一切付出与牺牲都白费了。

    整了整脸色,龙霄便吹着口哨装着一付春风得意的样子悠闲的踱着步出去了。

    到了大厅,便见到大姐一帮人全部回来了,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望着自己,特别是那老七,似乎已喝得差不多了,一见到他,便血红着眼,如同在瞧杀父仇人一样。

    此时柳琬也在浴室里面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愤怒之下,擦干身子披好睡衣,打开了门,冲到了那大姐的面前,尖声厉叫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那大姐终于露出了真面目,脸色一沉,大声叱喝道:“住嘴,黄毛丫头,翅膀都没有长齐,你就敢骂我,告诉你,你堂姐将你介绍到我这里来,不会不告诉你咱们是做的什么买卖,况且你加入的时候,我也给你说过,在咱们这里面,女人的工作就是要学会如何引诱男人,这些你都是知道的。平时里你心高气傲,整天都说要跟那个龙霄,对别的男人爱理不理,今天我只是给你上了第一课,让你懂得什么叫真正的男人,那是为你好,等你习惯了,觉得做这事就像打针一样,大把大把的钱拿到手啦,你只会感谢我。”

    龙霄实在担心柳琬的态度会引起大姐的警觉,连忙哈哈一笑,伸手就将柳琬抱住,跟着背着所有的人给她使了个眼色,然后用满不在乎的语气道:“好了,九妹妹,咱们都生米煮成熟饭了,正是该恩恩爱爱,和和美美才是,你就不要怪大姐了,何况大姐也是一片好心,把你给了我,以我的人才相貌来说,配你也是那个什么天生一对的,不算辱没你吧,好了好了,向大姐道个歉,进屋去休息。”

    柳琬见到了他的眼神,顿时也冷静了一些,但道歉的话却无论如何说不出口来,咬着牙,使劲推开龙霄,就要进屋。

    大姐见柳琬要走,叫了声:“站住。”走到她的身边,语气却和缓了不少,道:“九妹,你不要怪大姐狠心,这件事你迟早要经历,这样罢,这次行动得手后,我多分一点红给你,作为对你的补偿,但现在你要乖乖的听话,从今天开始,你就和朱军睡在一起好了,我搬到他那屋去睡。”

    龙霄一听,正在以为柳琬会断然拒绝,却没想到她低头想了一会儿,轻轻的点了点头,这才走进屋去。

    那大姐见她答应,这才放心,这朵野玫瑰的利刺一拔,将来不知会有多少的狂蜂浪蝶会围在她身边打转,到时候自己可就要大发特发了。

    她心里暗自欢喜,走到龙霄面前,指着他肩头上被柳琬咬伤的地方,笑了笑,道:“朱军,你要我办的事,我可是给你做得干干净净,现在就瞧你的了。”

    龙霄忙道:“是是,我今后一切都听从大姐的吩咐,大姐叫我向东,我绝不会向西,大姐叫我向西,我绝不会杀鸡。”

    大姐嘻嘻一笑,不由抛过来一个媚眼,轻轻打了他一下道:“小贫嘴。”

    龙霄微微一笑,就要进屋里去看柳琬,刚一回头,便见到那老七还在如雕塑般的死望着自己,仿佛一不留神就要扑过来让自己血溅当场一般。

    龙霄对这种眼神自然是毫不在乎,反而也去盯着他,眉毛一挑,眼睛一瞪,做了个“老子就上了你想泡的马子,你敢把老子怎么样”的表情。

    那老七心情本就糟糕失落至极,又很有些醉意,见到龙霄这个得意洋洋的挑衅,那里还忍耐得住,几乎是嘶喊了一声:“**你妈的朱军。”就要扑过来与他拼命,他身边的几个男人连忙拉住。

    那老七一边挣扎一边吼道:“**你妈,**你妈,姓朱的,你知不知道,九妹本来是大姐安排给我的,都是你搅进来坏了老子的好事,老子现在要你的命。”

    那大姐眉头一皱,喝道:“老七又在发酒疯了,给我把他拉到屋里去按在床上,要是他再乱来,就结结实实的绑起来。”

    几个男人答应着,连拉带架的将那老七弄进了房间。

    龙霄站在客厅,见大姐走进了柳琬的房里,似乎在安慰着她,不一会儿就抱着一堆东西走了出来,对龙霄道:“小兄弟,快进去吧,放心,九妹那里我已经说通了,不过她刚受了伤,今晚你可不要鲁莽。”

    龙霄答应了一声,便走了进去,将门关上,却见柳琬正和衣靠在床头,眼睛紧紧闭着,脸上泪痕未干,也不知在想什么。

    他不想惊动柳琬,见床上只有一张被子,枕头倒有两个,便轻脚轻手的走过去将那枕头拿了起来,隔着柳琬远远的靠墙放在地上,这才躺了下去,他身负奇功,寒暑不侵,有没有被子,倒是无所谓。

    柳琬虽然闭着眼,但一直在留意龙霄的举动,微微睁开眼,见他规规矩矩的靠着那边墙壁,心中顿时放下心来。

    在柳琬的内心深处,依然恨着这个夺去她贞洁的男人,但她也知道这并不是他的过错,刚才老七的吼叫她也清楚的听到了,其实大姐早就有心这么做,在这朱军没来之前,今天的事,她应该会叫老七来做,自己的贞洁一样的保不住,想到老七那一脸青春痘的样子,她就不寒而栗,比较起来,这朱军自然要英俊可爱得多,况且他并不是罪犯,而是想协助自己的破案市民,从某种角度瞧起来,这朱军的出现,反而是自己的幸运,只要他不说出去,这件事,就会永远成为自己一段伤心的秘密。

    想到这里,她对龙霄的恨不由消了许多,见他背对着自己躺在冰冷的地板上,那一定是怕惹自己生气,她心中在对他下着评语,这是个本质不算太坏,但又生性风流浪荡一事无成的男人。

    没有关灯,昏沉沉的睡了一会儿,柳琬再次醒来,却见那朱军仍然以同一姿式睡着,肩头上被咬伤的血迹清晰可见,她外表虽然冷傲,但性格却十分善良,想到这人也并非什么坏人,心中一软,随手拿起自己枕边的一个小布熊对着他扔了过去。

    龙霄即使是在睡梦之中,“天残地绝魔功”仍在流转,对四周的一切都有所感应,听到身侧处有风声传来,立刻就惊醒了,也不回头,手臂一伸,就将那小布熊接在手中。

    当下翻身起来,顿时瞧到柳琬满脸惊愕的表情,他望了望手中的物体,便知道是怎么会事,心如电闪,嘻嘻一笑道:“我靠,想不到我的武功居然不错,懂得那个什么听风接物的,还好没中你的暗器。”

    柳琬那里想得到自己面对的这个不务正业的花花公子是一名绝世高手,听到他这么说,便道:“呸,你这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是想伸懒腰遇巧了吧。”

    龙霄嘿嘿笑着,摸头道:“失败,又被猜中了,你还不是一般的厉害哩。”见到柳琬对自己的态度似乎好了许多,他又道:“怎么,九妹妹,有何吩咐。”

    柳琬见他又开始吊尔郎当的故态复萌,当时就不想再理他了,但不知怎的,终于忍下了气,沉着脸道:“姓猪的,你睡在地上是什么感觉?”

    龙霄在司马府冰冷潮湿的武库里也睡了半年,对这样的情况那会有什么感觉,况且现在才刚刚离夏,晚上也只是微凉而矣,但她既然来问,自然不会说实话,便抱了抱肩,做了个很冷的动作道:“我都差点成冰棍了,你瞧不到么。”

    柳琬恨恨的望了他一眼,却道:“你上来。”

    龙霄一听,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由道:“你……你说什么?”

    柳琬做出一脸凶狠狠的样子道:“我叫你上床来,没听到吗?”

    龙霄实在没想到她会说出这话,还在犹豫着。

    柳琬见到他这样的神情,略微的对他又有了点好感,觉得此人还算没色得无可救药,口气一缓道:“咱们一人睡一头,不过你不许碰着我,要是身上那一处碰着了,我就把它砍下来。”

    龙霄闻听柳琬说这话,明白她已没那么痛恨自己了,顿时放下心来,却又升起了一缕敬意,这个女孩子瞧起来虽娇蛮任性,但内心里却是善良通理的。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帮助她漂漂亮亮的捉住大姐这伙人,而且他还准备送她一份大礼,就是那批数量骇人的毒品,有了这些,想来足够让这个女警立功受奖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