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失贞的警花(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北山公园是在城郊,离省城约有十多公里路,那司机载着这两个冤大头在城里东拐西转,竟用了一个多钟头才到达目的地,一看计价器,已是二百多元。

    下了车已是中午,两人随便在公园门口吃了顿快餐,买好门票,走了进去。

    一进门,却见这北山公园是依山而建,树荫浓密,亭榭隐现,绿油油的草地如同鹅毛绒似的,山风微拂,送来一阵阵清新的泥土气息,顿时让人心旷神怡。

    这时龙霄已松开了柳琬的手,只见她站在草地上,紧紧的闭着眼眸,伸开了双臂,胸口起伏着,在呼吸这88必发娱乐国际里难得的新鲜气息。

    龙霄默默的瞧着柳琬,见她虽然一脸的艳妆,但仍然遮掩不住其本质中那种天然的清纯,这是一朵稚嫩的还在成熟中的警花,现在却在承担着一项极具危险的任务,自己真该好好的保护她不受到任何伤害。

    柳琬是本地人,但从学校分到单位没多久,这北山公园也有好多年没来了,而且这些日子故意的改变自己,心中真的是好压抑好疲倦,面对这满山的香草高树,心情不由大是舒缓,也不去理会龙霄,自顾自的在小道上走着,没一会儿,觉得高跟鞋实在太碍事,便脱下来提在手里,脚下就更加轻快了。

    龙霄见她很是开心,也不去打扰,只是在她身后不紧不慢的跟着,心中却在暗忖:“我要想帮柳琬破获这个案件,还是应该和她先勾通一下好些,瞧瞧有什么地方能够配合。”

    想到这里,见已不知不觉的到了山腰,便道:“喂,老婆,我走得有点累了,咱们还是歇歇罢。”

    柳琬此时已达到目的,立刻对先前答应的事反悔起来道:“呸,谁是你老婆,姓猪的,随便乱叫,小心烂舌头。”

    龙霄心中有事,见她抵赖,也不想计较了,说道:“好好,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我没意见,不过我真的走不动了。”

    柳琬本来以为他又要与自己不依不饶的乱说一通,却听他语气和缓,似乎忽然变了性子,又想到大姐的吩咐,真要将他惹生气了,回去后告上自己一个恶状,要是被大姐叫人搧上几耳光甚至痛扁一顿什么的,日后即使能将这些人抓住,但这番耻辱却再也找不回来了,当下也不想弄得太僵,便骂了一句:“你倒是没叫错姓,真是和猪一样,爬了这点路就累了。”一边说着,一边寻了处草坪里坐了下来,可以俯视山下的景致。

    见到龙霄紧紧捱在自己身边坐下,柳琬连忙将娇躯移了移,也不想和他说话,双手托着香腮,望着山下的路。

    龙霄眼睛一转,道:“九妹妹,咱们认识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姓名哩,不如给我说说,我瞧好不好听。”

    柳琬没好气的道:“没有,我没其它的姓名,我就叫九妹。”

    龙霄道:“不对不对,小时候我妈妈教过我百家姓,有姓赵的,有姓黄的,有姓陈的,对了,还有姓柳的,可没有一个姓九的啊。”

    柳琬听到他提到“柳”字,心中顿时一跳,脸上却装着若无其事的道:“要你管,神精病。”

    龙霄哈哈一笑道:“是,是,这事我可管不着,不过我始终认为,象你这样漂亮苗条的女孩子最好是姓柳,这姓才最配你,九妹妹,你觉得啦。”

    柳琬闻言,神色一变,猛地回过头来瞪着龙霄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龙霄也不想和她罗嗦,仰身便躺在草地上伸了伸懒腰,然后缓缓道:“记得前些日子有一天,我在某个广场认识了一个漂亮的女警察,长得也和你差不多,不过她的名字真好听,叫做柳琬,我记得很清楚。”

    柳琬骇然大惊,顿时从草地上蓦地站了起来,高声道:“姓朱的,你果然认出我来啦,好啊,你想怎么样?”

    龙霄躺在草地上姿式不变,很潇洒的指了指身旁道:“九妹妹,你不要慌,我要是对你有恶意,第一次见面就揭穿你了,又何必等到现在,坐下来,咱们好好谈谈。”

    柳琬听他的话说是有理,脸上又恢复了常态,又坐了下来,只不过一直盯着龙霄,想瞧他要玩什么花样。

    龙霄又道:“九妹妹,其实……”柳琬厉声道:“住嘴,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了,出口还敢这么流里流气。”

    龙霄仍是满不在乎的道:“不喊你九妹妹又喊什么,难道叫柳琬同志么,但我又怕叫顺了口,一时改不过来,回去后无意中叫上那么一两句,岂不是大大的糟糕之极。”

    柳琬难以反驳,便揭过不提,道:“好,其它的我不跟你计较,说罢,你打算怎么办?”

    龙霄笑嘻嘻的道:“怎么办?这还用问,我是国家的良好公民,自然是有义务协助警方扑灭罪行了。”

    柳琬冷冷一笑道:“是吗,你有那么好心,也许第一次认识你的时候我会相信,但现在,就凭你这付吊尔郎当的样儿,还想要我相信吗,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龙霄想帮她,一是基于自己的好奇,二是觉得她非常有孝心,倒真的没有其它的念头,这时见柳琬语气充满了对自己的不信任,心中一气,便道:“好吧,实话告诉你,自从我第一次见到你,真没想到警察里居然有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当时就挺喜欢的,可是后来匆匆分别,心里却一直好牵挂,省城里的派出所公安局什么的我可没少跑,可还是没找到你,谁知后来竟无意中在‘尖叫迪吧’遇见了,猜到你在执行特殊的任务,心中就很是为你捏了一把汗,天天晚上都担心得睡不着觉,谁知大姐竟找上门,叫我参加这次的行动,我就想可能会帮到你,就答应她啦。”

    柳琬听到龙霄这一席话,想起在迪吧里瞧到他与那些陪酒小姐勾肩搭背的样子,平时与自己说话也是色迷迷的,整个一名只知道泡妞喝酒的公子哥儿,顿时就相信了八九分,脸上作出了冷面罗刹的表情,指着龙霄的鼻子道:“告诉你,姓朱的,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别想打我的主意,否则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龙霄见自己说实话她不相信,却对自己后面胡说的话认起真来,一时差点晕倒,只好苦笑道:“是,是,我这人有色心没色胆,绝不敢对你有什么坏念头。”

    柳琬傲然道:“这还差不多,算你小子聪明。”

    龙霄道:“好吧,九妹妹,你说要我怎么配合你,不过等事成后可要发给我一面锦旗,上面就写‘罪恶克星’四个字。”

    柳琬道:“呸,你算什么‘罪恶克星’顶多也就给你写上一个‘良好市民’。”

    她说了这话,跟着又道:“朱军,你就照着大姐的意思去做,等他们开始动手,咱们自然会调派人手将这一伙人全部人脏俱获,一网打尽。”

    龙霄实在不想牺牲色相,便道:“你们能不能现在就动手,我可以做人证,指证这些人想要盗窃巨款。”

    柳琬瞥了他一眼道:“说你是猪,结果你比猪还要笨,要是这样可以,我就不用辛辛苦苦的来当卧底了,告诉你,这些人做了不少的大案,但都没有确凿的证据能够起诉他们,弄得局里很没面子,这次咱们队长派我来就反复叮嘱过,不到最后的时刻,绝不能打草惊蛇,一定要将这些犯罪份子定案。”

    龙霄不由道:“喂,九妹妹,你到底是那个部门的,不介意说给我听吧。”

    柳琬心想也没有必要瞒他,道:“我是市局刑警大队的。”

    龙霄点点头道:“了不起,了不起,想不到你做的是刑警,第一眼瞧到你娇生生的样子,还以为是那一个派出所的片警哩,但不知你破过几个大案了?”

    柳琬其实才分到市局不久,本来是做的文员工作,只是因为此案的特殊需要,这才被借调进刑警队的,听龙霄问自己破过几个大案,一时无言以对,便恶狠狠的道:“这些事谁要你管,多嘴多舌。”

    龙霄知道她不好意思回答,暗地好笑,想起一事,又道:“九妹妹,听说你挺喜欢现在省城黑道上那个新老大龙霄的,是不是?”

    柳琬明白这一定是大姐给他说的,便冷冷一笑着道:“笑话,我会喜欢一个黑社会老大,告诉你,那是我怕老七他们整天来缠着我,故意说出来的,那个龙霄,我见都没见过,能喜欢他什么,这种人,今后要是有证据显示他犯了罪,说不定我还要参与抓他的行动哩。”

    龙霄道:“嗨,其实喜欢这个龙霄也没什么害羞的,省城里道上的女孩子谁不把他视为自己的白马王子。”

    柳琬气道:“谁害羞了,谁害羞了,真是滑稽好笑,黑社会的老大会是白马王子,真是对这个词语的玷污,喂,这么说,你是见过他啦。”

    龙霄点点头道:“我有个堂兄认识这个人,有一次我和他逛街正好碰到了龙霄,他指给我瞧过。”

    柳琬虽然对龙霄并没什么意思,但喜欢他的话说多了,心中自然有了些好奇,忍不住道:“他长得怎么样,是不是很丑?”

    龙霄白了她一眼道:“什么啊,你可不要侮辱我心中的偶像,这个龙霄啊,长得可是英俊潇洒帅气逼人风度翩翩气呑山河,真是要进世界排名前十的美男子,我要是女人啊,绝对会追着喊着哭着缠着的要去嫁难他。”

    柳琬知道这个朱军向来是臭美加三级,没想到这一提到那龙霄竟是没口子的夸赞,一付崇拜与敬仰的样子,心中对龙霄的好奇心与神秘感便更重了,虽说是黑白并不两立,但实在想去瞧瞧他的庐山真面目。口中却道:“呸,什么风度翩翩气呑山河的,你又在胡说八道,这个龙霄一定是个奇丑无比,动作粗俗的家伙。”

    龙霄哈哈大笑,不再多说,嘴里叼了一棵草根,便高声唱起歌来,唱的却是:“九妹,九妹,漂亮的妹妹,九妹,九妹,粉红的花蕊……”

    柳琬恨了他一眼,见这人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状,对自己的眼神完全毫无反应,便咬着嘴唇不再去理他。

    就这样,两人在公园里走走歇歇,竟呆了一个下午,眼瞧天色将晚,就出去打了个出租车回转。

    在离所住的小区还有百来米的地方两人就下了车,准备寻个地方吃饭,在路过一家情侣餐厅时,龙霄见到柳琬不时向里面瞥着那些成双成对的情侣,眼睛里流露出了羡慕的神情,心中不由一叹,她虽然是一名警察,但更是一位正值怀春年龄的青春女子,有着与常人一样的追求与渴望。

    当下心念一动道:“喂,九妹妹,要不要进去感受一下。”

    柳琬夸张的仰天笑道:“哈,哈,和你,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龙霄一叹道:“咱们这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谁说到情侣餐厅吃饭就一定会是情侣了,你不敢去,莫非是心里有鬼,怕一不小心喜欢上我啦。”

    柳琬听他前半句话还说得意外的文雅,后面的话却越来越难听,不由道:“喜欢你个大头鬼,也不拿面镜子照照你那付德行。”

    她说了这话,也很好奇这样的情侣餐厅会卖什么东西,想起龙霄的话,暗道:“是啊,谁说到情侣餐厅吃饭就一定是情侣,反正这次任务完成之后就和这小子不会见面,又有谁知道我和他到这里吃过饭,不如去试试。”

    龙霄被柳琬一骂,正在举步另寻饭馆,却听到她在身后道:“喂,姓猪的,咱们就在这里吃,不过你要离我远一点。”

    听到柳琬又要到里面用餐,龙霄只得转身回来,想起不知那位仁兄的名言,不禁自言自语道:“唉,女人,真是难以理解的动物。”

    谁知柳琬耳尖,隐隐约约听到这话,一下子就冲龙霄面前大声道:“什么,你说女人什么?”

    龙霄忙道:“没说什么,我说的是,女人,真是懂得吃的艺术。”

    柳琬知道他没说真话,恨恨的望了他一眼道:“你去不去,不去就算了。”说着就要向前走。

    龙霄实在不想为这么一顿饭走来走去的麻烦了,忙道:“好好好,姑奶奶,你就不要再发小姐脾气了,我去,我去,还不行么。”

    柳琬瞧他一付皱眉苦脸的可怜像,心中也暗暗觉得好笑,脸上却冷冷的不理他,径直走了进去,龙霄只好在后面随着。

    到了里面一张小木桌上坐好,便有一名服务小姐拿了菜单过来,柳琬接过翻开一瞧,菜名全是什么“生死相依、郎情妾意、情深似海、夫唱妇随”等等让人面红耳烫的名字,一时间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点,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套餐上写着“天上人间”几个字,觉得略微好听点,便指了指道:“小姐,我就来这个。”然后向龙霄一嘟嘴道:“你看他要什么?”

    那名服务小姐微笑道欠身道:“对不起,我们这里的套餐准备的都是双份,足够二位所用,用不着再点了。”

    龙霄便挥挥手道:“好,那你快去端上来。”

    那服务小姐叫了声“请稍候”就匆匆的去了,过了一会儿,就用托盘端了而来。

    等那服务小姐将套餐放在桌上,柳琬顿时傻了眼,原来这是一个大的食盘,做成个葫芦形,却没有分开,而随餐赠送还有一大杯橙汁,吸管则是那种一管双向的。

    柳琬向四周一望,见所有的顾客桌上都是这样的盘子,一双双的男男女女都一边用食一边窃窃私语,还不时将勺子伸到对面一方去舀菜,情态极是亲密,心中这才知道自己年轻好奇,误听奸人所言,什么“谁说到情侣餐厅吃饭就是情侣”,现在一瞧,这里来的人分明百分百的是情侣。

    其实龙霄也没有料到会是这般,他与君仪曾在县城里的这种情侣餐厅用过餐,除了气氛环境浪漫一点儿,和其它的餐厅并没有两样。

    见到柳琬尴尬气愤的神情,龙霄只好干笑两声,抵头去瞧那菜,自己这边是红烧鸽子肉,而柳琬那一边是辣子鸡脯,中间用一些绿油油的青莱连着,怪不得叫做天上人间。

    柳琬见到龙霄贼头贼眼的在餐盘间瞟来瞟去,生怕他捞过界,连忙用勺子把中间的青菜各分了一半,瞪着龙霄道:“咱们各吃各的,你的勺子不许伸到我这边来。”

    龙霄也不想和她太过亲密,便点了点头,又指了指那杯橙汁道:“这个应该没什么吧,反正上面是分了吸管的。”

    柳琬心想这个色狼心眼多得很,要是他故意在杯里吸来吸去,自己岂不是要中他的口水镖,那真是无比恶心。当下断然道:“不行,你不许喝这一杯,想喝重新要去。“

    龙霄只好放弃,想要快点结束这顿饭,举勺就待进食,忽听柳琬大喝一声:“慢点。”

    龙霄还以为她发现了苍蝇一类的什么东西,动作立刻停顿下来,却听她道:“我不喜欢吃辣的,这个给你吃。”跟着不由分说的就将食盘调了个头。

    龙霄其实很想吃那红烧鸽子肉,此时也无可奈何,只好埋头猛吃,咬那辣子鸡脯出气。

    两人各自进食,并无言语,过了一阵,餐厅里灯光调得黯淡柔和下来,跟着又响起了一阵悠扬的钢琴声,龙霄素来没什么音乐细胞,仍是不停的用着餐,而柳琬却停了下来,偏过头去瞧弹钢琴的人。

    进食之间,龙霄无意中瞥到柳琬的脸部的一侧,在这朦胧的灯光下,竟颇象君仪,心中一震,想到那日自己与君仪在‘恋恋情侣吧’的情景,心中不由一酸,放下了勺子,痴痴的望着柳琬的脸。其实柳琬的容貌与君仪相比,一个娇艳一个清柔,倒不尽相同,但这天下间美女的轮廓很多相似之处,龙霄借景思人,心中真是情海起伏,难以自禁。

    柳琬听了一会儿钢琴,回过头来,却见到龙霄那付梁山伯一般的痴迷眼神,只觉这色狼的眼睛里居然柔情如水,显得十分的专一痴情,与平常那种吊尔郎当,满不在乎的样子实有天壤之别,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心中顿时“呯呯”乱跳,双颊飞霞,却圆瞪着大眼睛喝道:“瞧什么瞧,你发花痴啊。”

    龙霄这才意识到自己走神失态,不敢与她顶嘴,连忙低下了头,继续用餐。

    柳琬这次没有再发火,她的芳心还在为刚才龙霄的那一个眼神震憾着,她根本无法想象这个人会发出这样有深度,这样令女人迷醉心跳的眼神,静下心来,柳琬默默的望着低头进食的龙霄,这个男人,单论起长相来说,确实可以用英俊不凡来形容,是属于很讨女孩子喜欢的那种类型。但可惜的是他偏偏是个不务正业的花心大罗卜,以自己的身份与对男人的条件,又怎么会瞧上这种人呢。

    两人各有心事,都没有说话,没多久就吃完了饭,起身离去。

    到了那屋外,柳琬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却见空荡荡的,大姐他们全都没在家。

    柳琬给大姐打了个手机,才知道这一行人又找地方疯狂去了,要很晚才回来。

    挂断电话,柳琬觉得一身汗臭,就去洗澡,留下龙霄一个人在客厅里看电视。

    龙霄见她关上了门,打开电视,然后拿出手机,先是给谢如云打了个电话,问父母在她那里的情况。谢如云则告诉他这一切都会安排得很好,只要龙霄在外面千万小心。两人说了一阵,龙霄就草草结束了通话,接着跟正在沿海城市的刘光荣打了个电话,问询他们在那边找寻君仪的情况,刘光荣却告之,他们已到了君仪这个远房亲戚处,但对方已经搬家了,两人正在四处打听这人新的地址。

    挂断了电话,龙霄顿时陷入了一片失落之中,刚刚泛起的一点希望,眼看着就要破灭了,君仪啊君仪,你到底在何方,有没有受苦,有没有被人欺负。想到这些痛苦的问题,龙霄心中就是悲楚欲哭,头靠在沙发上,闭眸冥思。

    过了一阵,柳琬洗了澡出来,生怕龙霄心起邪念,却穿着厚厚的白色睡衣,走到客厅时,见到龙霄闭着眼靠在沙发上,一脸的伤感,英俊的面孔显得成熟而又忧郁,这样的男人,对女孩子实在有种致命的吸引力。

    柳琬一时竟瞧得呆了,实在怀疑这朱军是不是有两个人,两个性格气质完全不同的人。

    好一阵她才回过神来,想到万一被朱军见到自己这样的神情,岂不令人羞死,便走过去道:“喂,姓朱的,吃了安眠药在这里挺尸啊,怎么一动不动。”

    龙霄从思绪中回转,睁开眼来,已没了心情和她斗嘴,以为柳琬过来看电视,见摇控器在自己身边,就拿起来递给了她,还微微一笑。

    柳琬瞧到他这样的态度,手中接过摇控器,心中更是嘀咕,一边换着台,一边偷瞥龙霄,却见他半躺在自己旁边的沙发上,眼睛虽然瞧着电视,但仍然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她瞥着瞥着,忽然想起此人在广场上照顾奶奶并通知她的事,可以瞧出他有热心向善的一面,本质应该不算坏,何况如果真如他所说,是因为喜欢自己,想帮自己破案才加入了这犯罪团伙,刚听的时候虽然觉得有些恶心,但现在细思起来,也有其勇敢可爱之处。想到这里,柳琬忽然觉得,这小子要是不说那些气人的话,其实也没那么讨厌。

    看着无聊的肥皂剧,两人各想各的心事,时间不知不觉的到了十一点钟左右,龙霄刚洗澡进屋准备睡觉,听到一阵开门声,客厅里传来那大姐的声音道:“怎么样,你们两人还玩得开心吧。”

    龙霄生怕她为难柳琬,连忙走了出来,见只有大姐一个人手里提着一包东西回来,大声道:“开心开心,非常开心,大姐,你怎么不玩啦,其他的人呢?”

    那大姐笑盈盈的望着他递了个眼色,道:“对了,就该这样,你们两人开心就好,别老是一个钉子一个眼的闹别扭。”跟着道:“本来是和他们在一起喝酒的,但我暂时要去别的地方办点事,就先回来了。”

    龙霄一时没领会她这个眼神的含意,还以为她是在说给自己制造了机会,能不能将九妹搞定就全靠他的本事了,便笑着点了点头。

    那大姐见他点头,便提着那包东西走到沙发前的茶几上放下,一边打开,一边道:“九妹,这是你最喜欢吃的‘飘香烤鸡’,我正好路过那里,顺便就给你带上来了,来,咱们大家都来吃。”

    柳琬在那情侣餐厅本来就没有吃饱,现在见大姐买了自己最喜欢吃的烤鸡,口中不由馋涎大作,跳起来说了声:“谢谢大姐,我去厨房拿碗筷。”

    刚拿来碗筷,那大姐的手机却响了起来,只见她按通电话说了两声便关上,对柳琬道:“哎呀,你二哥他们真是的,自己闹就得了,非要我也去,说今天特别开心,想多玩一会儿,这样吧,你们两个先吃着,尽量吃完,这东西,一放冰箱就变味了,我去一趟就回来。”

    说罢又对着龙霄一笑,这才出门而去。

    龙霄对食物没什么胃口,转身就要回屋,谁知柳琬现在觉得他没那么讨厌了,而那‘飘香烤鸡’又买得挺多,自己一个人吃不完,便道:“喂,先别回屋,你也吃一点儿,这么多东西,你想撑死我啊。来来,你尝尝,味道保证不错。”

    龙霄见柳琬对自己的态度似乎有些好转的迹象,也不想违拗她意思,便点点头坐了过去。

    柳琬说得不错,那“飘香烤鸡”的味道确实很好,龙霄本来没有食欲,但吃了一块之后,只觉满嘴留香,忍不住就大吃大嚼起来。

    柳琬瞧到他的样子,得意的笑了笑道:“喂,我没推荐错罢,不过以你这样的吃法,要不到五分钟,就要将这些烤鸡消灭光,总得给我留一些吧。”她话音刚落,樱桃小嘴之下三寸便多了一支油亮亮的鸡腿,原来是龙霄挟来递给她的。

    柳琬不防他身手如此之快,先是一惊,跟着用筷子在他手上敲了一下道:“要死啊你,想毁我容吗,你的筷子这么脏,我才不要哩。”一边说着一边挟着一块鸡脯放在嘴中。

    就这样,一只黄肥的烤鸡竟被龙霄与柳琬不知不觉的你一挟我一筷的歼灭个干净。吃完最后一块,两人的肚子都被撑着浑圆,也懒得收拾茶几上的狼籍,各找了一个沙发躺了下来休息。

    大约十分钟之后,龙霄只觉浑身发起热来,头脑也有些昏沉,心想:“不好,莫非是吃多了不消化,还是这烤鸡里的调料放得太重,怎地这么热,还是去洗个澡,用凉水解一解热才是。”

    他这样想着,正要动身,却见柳琬满脸通红的站了起来,匆匆跑进了浴室,才知道她也自己一般。

    龙霄的身子越来越热,皮肤也滚烫无比,只觉血液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到处钻,心里极是难受,当下起身正坐在沙发上,想要运功调理,却是毫无效果。

    煎熬之中,好不容易等到柳琬出来,小跑进了屋中,他便也进了浴室,打开了凉水龙头,站在地上沐浴,但无论如何的去冲,那发热的感觉却越来越重,这时他立刻想到:“糟糕,一定是大姐买回来的这只烤鸡不干净,我和柳琬好象是食物中毒了。”

    想到这里,好生担心柳琬,便飞快的擦干身子穿上衣服,打开门,几步就冲到柳琬的屋前,一扭门却是锁着的。

    龙霄听到屋里隐隐的传来柳琬呻吟的声音,似乎病情已十分严重,心中一急之下,一掌劈去,那门“咔嚓”一声,顿时大开。

    他冲了进去,却见到了一付香艳的画面,柳琬此时躺在床上,身上的衣裳已经除去了,只留下了一个紫色的胸罩与一条蓝色的绣花内裤,整个身子雪白里带着潮红,显得十分的匀称美丽。

    此时柳琬对外界已没有什么知觉,紧闭着眼睛,一个身子在不断的扭曲摆动着,鼻子里喘着粗气,嘴里不时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之声。

    龙霄在进来之前,只是浑身发热难受,但见到柳琬几近赤裸的娇躯,所有的热气便在瞬间向下腹冲去,身体的某一处有了极强烈的反应。

    龙霄的脑中飞快的掠过那大姐对自己使的那一个眼神,又想起了平时看到的一些书籍,心中立刻便有些明白了:“春药,是春药,怪不得大姐说三天之内会让柳琬对自己服服帖帖,原来她打的是这个主意。”

    应该说龙霄此时还是有理智的,他所修习的“天残地绝魔功”也的确起了些压抑药性的作用,而柳琬也并没有象某些小说记叙的那样向自己疯狂的扑来,要死要活的与之交合。但现在最棘手的问题是,龙霄并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难题,他首先想到书上记载的这种情况似乎有用凉水泼脸的,但刚才两人全身都冲了不少时间,那里有什么用。他还想到了叫救护车,但现在两人这样的情况,又如何向医生起齿啊。

    然而就在龙霄还能保持一点灵光之时,柳琬已热得受不了,双手迷迷糊糊的将身上仅有的胸罩与内裤脱了下来。

    漂亮娇艳的面容,白里浸红的皮肤,尖挺饱满的乳房,红润小巧的蒂蕾,还有那神秘的微见水润的裂缝,这一切都在霎那间呈现在龙霄敏锐的眼前,便如一记力量巨大的重锤,将他很努力才集聚起来的灵智击得灰飞烟灭,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候,如果龙霄是个坚强的无产阶级战士,他就应该冲进厨房里将自己的那话儿用菜刀割下来,或者用头撞墙让自己血流如注的昏死过去,这样就不会有犯错误的机会。

    但龙霄毫无这个念头,也没象疯狗一样向柳琬扑去蹂躏一番,他只是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握住了柳琬极富弹性的发着热气的乳房不住的抚摸着,但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他便开始控制不住,极快脱去了自己的衣裤,将身子覆盖在了柳琬的娇躯之上。

    由于柳琬是处在朦胧迷茫之中,龙霄在进入的时候非常的艰难,寻觅了好久才攻入了目标,所幸他仍保有一丝本性,并没有出现那种拼命的毫无怜惜的抽动,而柳琬此时的性欲也是亢奋着的,尽管是初次与男子交合,但道路润滑,并不如君仪与朱芷贞那般难行,到了后来,腰肢微摆,竟还本能的向上迎合起来,嘴里发出了一种解脱般的畅快呻吟。

    山崩海啸之中,龙霄结束了身体动作,默默抱着柳琬,身子趴在她的娇体之上,说也奇怪,这样一发泄,他腹下所有的热气已逐渐消失了,头脑也慢慢清醒,望着柳琬一张娇艳欲滴的脸,感受身下这具柔软光滑的身子,龙霄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时间,便如触了电似的从柳琬身上弹了起来。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