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失贞的警花(中)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想到这里,终于下定了决心,点了点头。

    见到龙霄答应,那大姐顿时松了口气,举起茶杯来,喜笑颜开的道:“好啊,有你出马,这个木洁就跑不掉啦,来,咱们以茶代酒,先预祝你马到成功。”

    龙霄微笑着与她碰杯道:“咱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那大姐道:“别慌,这事我会安排,不过我答应你的事也一定会做到,这样罢,今天你就到我那里去和大家熟悉熟悉,今后还要合作哩,九妹也在,你们正好亲近亲近。”

    龙霄没想到她这么急的就要求自己前去,脸上不由迟疑了一阵,那大姐道:“怎么,小兄弟,你还有事么?”

    龙霄忙道:“也没什么,就是在想给不给昨天那两个大屁股妹妹说一声。”

    大姐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道:“你啊,真是风流成性,我就不相信九妹比不上你那两个大屁股妹妹。”

    事到如今,龙霄也别无它选了,就点头应允,但借口上厕所,便给谢如云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有事,要在外面呆几天,让她不要担心,并照顾好父母。谢如云还是不放心,千叮万嘱一番才挂断。

    与大姐从茶楼出来,就随她打了个出租车向前而去,穿街过巷间也没有离开南城,二十分钟后就在另一个小区停下了。

    进了一幢电梯楼,大姐按了一下16层的显示钮,两人就升了去。

    到了一间房门前,大姐拿出钥匙打开了门,龙霄跟着一进去,便见到非常大的一个房间,柳琬与其他两名女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而五个男人却围在一个桌子上打扑克,输赢之间,嘴里不时发着粗俗的语言。

    猛然瞧到龙霄,柳琬的神色变得极为诧异,一直在盯着他,实没想到这人怎么会到了这里。

    在她心里,就怕龙霄认出来,那么不仅将前功尽弃,性命也难以保全,不过从前两次相遇来看,没有发现对方认出自己的迹象,要知道她自认为这次的演技很是到位,无论是发型化妆,还是神态举止,前后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不是熟悉自己的人,很难将这两个人接合起来。而且当日与这人也只是匆匆一见,自己认得他,那是职业的习惯,这人应该没那么好的观察记忆。只不过当时见他相貌堂堂挺热心的,真没想到也是个混迹社会的痞子,或许还有些天良没有被泯灭吧。

    正想着,大姐己经拍着手道:“大家都停一下,这位朱军,你们是早就认识了,现在我正式宣布他会加入到我们这次的行动中来,大家欢迎。”

    除了那青春痘男人眼中在喷着不知名的妒火,其他的人都鼓起掌来,龙霄便很坤士的含笑向大家点了点头。

    大姐道:“这屋子虽然是咱们临时租的,不过还算宽敞,有五间屋,三间床两间地铺,我一间,九妹一间,他们就各自搭铺,现在你来了,九妹那一间就留给你住,她搬到我房里来。”

    她这么一说,柳琬见能找机会与她更深接触,方便自己搜索证据,倒也没有异议,但那青春痘自从见到龙霄对柳琬似乎有意,就将他列为了最强的竞争对手,现在却见大姐引狼入室,自己的地位将朝夕不保,愤然之下,忍不住道:“凭什么姓朱的一来,九妹就要让屋,给他住单间,大姐,我觉得你这样安排有些偏心。”

    那大姐江湖上打滚了经年,岂有不知这他的小心眼,冷冷道:“七弟,你的心我很理解,不过现在要做大事,大家要精诚团结,所有的想法都要丢在一边,木洁那里,你也去试过了,但人家连一支舞也不陪你跳,真是没用,我怎么安排,你不要管。”

    青春痘不由嚷道:“我们没有用,难道姓朱的就有用了,说不定到时候那胖婆娘连正眼也不瞧他哩。”

    龙霄听他这么一说,忙笑道:“对对对,我刚才给大姐也是这样说的,象七哥你这样专业的泡妞高手去都没成功,我真要上了,成功的希望也渺茫得很,渺茫得很。”

    那大姐哼了一声道:“小兄弟,你不要理他,我看男人的眼光不会有错,如果你都不行,这次行动我就马上取消,今后金盆洗手,再也不走这条路了。”

    说话间柳琬就去房间收拾东西了,大姐向龙霄递了递眼神,道:“小兄弟,麻烦你去帮一帮九妹。”

    龙霄知道她在给自己制造机会,但答应了一声,跟着柳琬进了她的房间。

    谁知他刚要去帮柳琬收拾,就听到她尖叫道:“滚开,我的东西不许你碰。”龙霄也乐得清闲,便收手站立着笑道:“是是,咱们这些臭男人的手要是摸了你的东西,那么未免显得不那么干净了,九妹妹你冰清玉洁,政治觉悟也高,不能让我这臭手玷污啦。”

    柳琬听他提到“政治觉悟”,心中一阵狂跳,道:“呸,谁是你的九妹妹,你……你说什么政治觉悟,是什么意思?”

    龙霄嘻皮笑脸的道:“毛主席说‘男同志不要随便进女同志的房间,更不要随便摸女同志的物品。’你一定是参照这两条执行的吧。”

    柳琬顿时又有些狐疑他认出自己来了,嘴中却道:“满嘴的胡说八道,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龙霄乱说一通,其实是见她冷傲无礼,有点戏弄她的意思,又道:“就是,就是,我也是这样想的,还真不想呆在这儿,不过整个屋子好象就偏偏这儿最凉快,你叫我怎么办。”

    柳琬见自己说不过他,便沉着粉脸埋头收拾,不去理他。当正要去抱枕头与被子时,却听见龙霄大声象唱戏文般的道:“九妹妹,且慢,且慢啊。”

    柳琬此时真的觉得这个人实在是讨人厌,回过头来没好气的道:“你又有什么事?”

    龙霄指了指她手中的枕头、被子道:“喂,你下手用不着这么毒,这么斩尽杀绝吧,连这东西都要拿走,你叫我晚上怎么睡。”

    柳琬冷冷的道:“这些东西大姐会叫人重新给你买的,你鬼叫什么。”

    龙霄道:“糟糕,糟糕,完了,完了。”

    柳琬闻他语气甚是严重,忍不住问道:“什么糟糕完了的?”

    龙霄道:“这枕头与被子上都有你那个什么……体香体臭的,总之是你的味道,我晚上睡觉时无聊,不免要做做梦什么的,有了这个味道,就可以幻想……幻想和你那个什么的,就要好玩得多啦。”

    柳琬一听,顿时就将脸涨得飞红,杏眼怒瞪,恶狠狠的望着他道:“无耻,下流,龌龊,淫贱,超级色狼。”

    龙霄一脸委屈,做了个很夸张的动作道:“迈考,上帝,九妹妹,你在想什么东东,虽然说我准备幻想和你斗斗嘴,练练嗓什么的,你也不用那么多难听的形容词来砸我吧,啊,你是不是想到那个……那个方面去了,哇操,你的思想还不是一般的复杂哩,女孩子家,这样好象很不好吧,我说嘛,那些黄色网站、A片什么是对青少年的健康成长非常有害,还好,自从我上次打电话严重投诉后,引起了国家的高度重视,黄色网站已经屏蔽不少,翻录A片的基地也正在打击之中,象你这样中了毒害的女孩子一定会少许多啦。”

    柳琬让他“噼噼啪啪”这么一说,气得嘴都乌了,半天说不出话来,生怕再上他的当,紧紧的闭着嘴,在屋子里穿梭来去,很快就把东西收拾完了。

    龙霄见到她生气的样子,暗地里偷笑,这柳琬确实漂亮,但他并没有心想真正的泡她,只是觉得逗起来很好玩,这段时间的压力不算小,实在需要缓解缓解。

    正站在柳琬收拾出来的屋里,那大姐便走了进来,轻声道:“是不是惹九妹生气了,小兄弟,我瞧你平时挺会说话的啊,怎么到九妹这里就弄得她气乎乎的一个劲骂你。”

    龙霄苦笑道:“是你这个九妹太没幽默感,可不能怪我。”

    大姐叹了口气道:“也许吧,我这个九妹什么都好,就是有些东西还放不开,对男人还不够热情,就我们这行来说,可是个大忌啊。”

    龙霄现在很好奇她用什么手段来让柳琬三天之内贴心贴肠的跟着自己,忍不住道:“喂,大姐,你不要忘记了答应我的事。”

    那大姐笑着点了点头,跟着眼睛放出火来,身子紧紧贴在龙霄身上,红唇如焰,一脸媚态的凑到他胸前,不时摸着他的下巴道:“小兄弟,你的心思又何必只放在九妹身上,其实四妹、六妹还有我,都不会拒绝你的,你就不多考虑考虑,我瞧你也不是那么痴情专一的人,是不是嫌大姐不够漂亮啊。”

    龙霄已完全可以感觉到她在用丰满柔软的乳房向自己身上挤压磨擦,连忙压低着声音道:“别急,九妹那里先搞定了再说。”

    那大姐不知他用的是缓兵之计,笑着在他额头上一点道:“小馋猫,总想吃新鲜的。”

    她说了这话,身子向后退了一步,又道:“今天我再给你们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这次你一定要逗她开心啊,我相信你的本事。”

    说着她就和龙霄走到大厅上,见柳琬己收拾好重新坐在沙发上了,便道:“九妹,等一下你陪朱军出去玩一天,别老呆在屋子里。”

    她话音刚落,柳琬脸色就是一变道:“大姐,我不喜欢这个人,更不会陪他去玩儿。”

    那老七虽然在打着牌,却一直在注意这边的动向,闻言也高声道:“不行,不行,姓朱的想出去,就让他出去好了,为什么要九妹陪他?”

    大姐脸色沉了下来,对柳琬道:“九妹,这里你的年纪最小,又是我狱中的一个好姐妹介绍来的,平时里我没说你什么,但现在必须告诉你的是,干我们这一行的,说难听点就和那些小姐差不多,对男人不能说自己喜不喜欢,而是要想法去搏得他们的欢心与信任,下一次的行动,我就想派你去了,但以你现在的状态,又拿什么来完成任务,告诉你,这是命令,由不得你不去,而且作为对你的锻练,只能让朱军开心,绝不许惹他生气,要是朱军回来说你有什么任性的地方,我不会对你客气的。”

    柳琬此时恨不得立马将这大姐与朱军抓住,好好的收拾一顿,但眼看要不了多久就要完成卧底任务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只好满杯委屈的低下头来,算是默许。

    这时那老七却又道:“不行,不行,九妹陪这小子出去也还罢了,还不许惹他生气,要是这小子故意捉弄九妹怎么办,我瞧他就有那个企图。”

    龙霄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对他道:“这个……不行不行兄,我知道你不行,但也不用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更何况有这么的女人,不过你放心,我会好好对待你这个九妹的,绝不会捉弄她。”

    那大姐见老七似乎还要说话,顿时目露凶光,向老七旁边的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子一递眼色,那男子便恶狠狠的站起来,一耳光向老七搧去,嘴里骂道:“妈的,老七,你越来越没规矩了,大姐说话,有你多嘴的么。”

    那老七捱了这一巴掌,不敢再说,只好捂着脸,不时斜着眼角怒视龙霄。

    龙霄很讨厌这个人,有意要气气他,便对柳琬道:“九妹妹,咱们就准备出去了,快去画画妆,还有换件好瞧的衣服,将自己打扮得漂亮一点,否则等一下出去,别人说我一朵鲜花插在那个什么上,挺难听的。”

    柳琬此时已气得快要没力了,但大姐在侧,又不得不遵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匆匆的走到屋里面去了。

    龙霄此时完全是一付小人得志的样子,在屋里悠闲的踱着步,对着那老七又是哼歌又是吹口哨,害得那老七怒火烧昏了头,连连出错了几张牌,输了不少的钱。

    过了一阵,柳琬已经出来,只见她上身穿着黄色无袖装,露着肩臂处大片雪白的肌肤,胸部高高鼓起,下身配着米白色的迷你短裙,显着修长的腿部曲线,而脸上的妆画得很浓,却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妖艳之色,龙霄知道她是有意这样穿着打扮,好让熟人不容易认出,但仍忍不住暗赞她的确漂亮。

    瞧着满屋的人都望着柳琬,眼神中既有嫉妒也有迷醉,龙霄手一伸,示意柳琬挽着自己,然后雄纠纠,气昂昂的打开门出去了。

    刚一进电梯按了下楼的钮,柳琬立刻便要松开自己挽着龙霄的左手,谁知龙霄对此早有准备,手臂轻轻一夹,任她怎么用劲也拔不出自己的纤手来。

    柳琬的脸顿时又气得红了起来,右臂陡伸,就要去抓龙霄夹着自己的右手腕骨。

    龙霄见到她这一招的来势,应该是在警校学的那种简单的擒拿功夫,暗暗好笑,不闪不避,任由她抓住右腕。

    柳琬一招得手,心中大喜,就要向上一扭,让这个讨厌鬼吃痛放开自己的左手,谁知她这一用力之下,对方的手腕竟如一根极粗的铁棍似的纹丝不动。她心惊之下,将吃奶的劲都用了出来,这一次龙霄的手腕倒是动了动,口中也不住的大叫:“哎哟,好痛,好痛,痛死我了。”但自己的左手仍然象被陷入岩石之中,完然动弹不得。

    柳琬一咬牙,伸出左脚就去踩龙霄的右脚背,龙霄见到她那触目惊心的高跟鞋,那里肯让她得脚,微微一移,柳琬便踏了个空,她起脚再踩,龙霄又是一移,让她总只差一点碰到自己的脚。

    柳琬没想到这姓朱的竟还有点儿力气与反应,实在没招了,心中一横,将头一偏,张嘴就向龙霄的右臂咬去,由于距离太近,这一下龙霄倒没防着,想要运气至臂,但又怕臂部瞬间变得坚硬赛铁,只恐这柳琬日后就唯有靠假牙生活了,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自己实在于心不忍,然而基于少年好胜的心性,又不想在对方牙齿的威逼下服输,便强忍着疼痛坚持,为了表现自己满不在乎,竟然还哼起了歌来,以示意舒服无比。

    双方正在僵持着,电梯到了九楼,颤巍巍的走进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年夫妇来,见到电梯里的情势,那老头儿顿时冲着龙霄笑了笑,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意思是女人若是不讲理,总会用这一招,自己年轻时也是深受其苦。

    龙霄见状,连忙伸出手,拉着他如树皮般的手握了握,感谢他对自己的同情与理解。

    而那老太太瞧着了两人的姿态,却伸出手握着拳对柳琬做了个支持继续的动作,意思是对臭男人就应该狠狠收拾,绝不放过。

    柳琬嘴上咬着龙霄,一只眼睛却能转动着见到前面,看到这一对老年夫妇的动作神态,便知道他们误会了自己与这个朱军是小两口在闹别扭,心中气得直欲喷出血浆来,便松开了嘴,背靠墙壁而站,冷着脸不再理他。

    两人拉拉扯扯走出了小区,柳琬见龙霄在招出租车,也不知他将自己往那里带,生怕身份暴露,不得不开口道:“喂,你别往闹市走,我这人特别喜欢清静,去远一点儿的地方才行。”

    其实龙霄的想法和她完全一样,也不愿意张老板的人发现自己,但嘴中却道:“你喜欢清静,奇怪了,在迪吧见你跳舞的时候,头摇得脖骨都要断啦,没感觉你有这种爱好啊。”

    柳琬道:“跳舞是跳舞,出去玩是出去玩,这两者不一样,喂,说句话,答不答应。”

    龙霄道:“哎呀,我本来是想让你陪我到市区里的一家商场瞧一件衣服,你不知道,那衣服好好看啊,我穿在身上,真是帅死了酷毙了,上次型号差了一码,现在应该到货啦。”

    柳琬闻见,不由翻了翻白眼骂了句:“恶心。”内心中却是一阵焦急,实不知如何是好。

    龙霄眼睛一眨,拉长了声音道:“不过么……”

    柳琬一听,事情还有转机,忙道:“不过什么?”

    龙霄道:“不过今天不去也行,但我需要一点儿安慰与补偿。”

    柳琬也不傻,听他这话便知又有什么不合理要求,但顺利完成任务要紧,只好作出部分牺牲了,道:“好,你说,要什么安慰与补偿,哪,不要太过份啊。”

    龙霄道:“咱们这么出去,你一直喂喂的太难听啦,还有要有个尊称吧。”

    柳琬一口道:“好,我就叫你朱哥。”

    龙霄连忙摇着头道:“不行,不行,你嘴里叫我朱哥,心里说不定就要换成猪八戒的猪,猪哥猪哥的骂我一通,我可是小学读毕了业的,这个帐我会算。”

    柳琬不料此人这般贼精,居然识破了自己的打算,鼻子里一哼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吧,你想我怎么称呼。”

    龙霄立即道:“错,我是真小人,你是伪君子,算起来我还比你高尚那么一丁点儿,既然你叫我说,我就不客气了,这样吧,你就叫我老公好了。”

    柳琬听他居然如此厚颜无耻,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顿时就圆瞪起来,龙霄忙道:“好啊,不叫老公也行,亲爱的、打令,随便你叫一个,喂,别说我欺负你啊,足足给了三条路让你选择,我真是太伟大,太民主了。”

    柳琬左手仍然在他臂膀里夹着,右手的拳头握着紧紧,好想好想在他自我陶醉的脸上揍上一拳,幸亏她受过专业训练,最后终于冷静下来,想到亲爱的、打令这两个名词太过肉麻,忍着气,压低着声音道:“好,我就叫你老公,满意了吧。”

    龙霄一付委屈状,摇着头道:“不满意,叫老公哪有你叫得这么苦大仇深的,象我挖了你家祖坟一样,不好,不好,让我无法进入角色。”

    柳琬只觉越来越和他说不清了,心一横,干脆就顺着他的意思,忽然脸上做了个很卡通的动作,尖着嗓,拉长声音道:“老公。”

    龙霄见差不多了,便点了点头道:“虽然有点象唐老鸭他妈,不过也算有进步了,好,老公疼你,就照你的意思办。”

    说着就招了一辆出租车与柳琬钻了上去,刚一坐好,他就道:“师傅,随便带我们去一个清静点风景好点的地方。”

    那司机在反光镜中见到龙霄与柳琬的穿着打扮甚是前卫,倒没想到两人还有这般的闲情雅志,略思索了一下便道:“就去北山公园吧,那里还不错。”

    龙霄没去过北山公园,不过也无所谓,道:“好,就去那里。”

    那司机答应一声,已启动了车子。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