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毒网(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门铃响起,龙霄去开了门,只见阿梅先生带着三名男人进来,领先的一人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身材瘦削,但精神矍烁,一进门,眼睛便盯着龙霄死死的瞧着,象要逼他露出什么异样的神情来。而这男人的后面,却是两名高头大马,相貌凶恶的青年。

    龙霄则不卑不亢的对着那男子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将门关上,走到客厅,向沙发上一指道:“各位随便坐。”跟着便去倒了几杯水放在茶几上。

    等大家都坐好,阿梅先生便指着龙霄道:“杰哥,这就是我给你说的猫头鹰那边派来的人――朱军。”又指着那男子道:“这是杰哥,有什么事,你给他说就可以了。”

    龙霄伸出手来,与这杰哥握了握手,笑道:“杰哥,我可是望穿秋水才盼到你大驾光临啊。”

    那杰哥也笑了笑,坐在了沙发上,瞧着屋里一片狼藉的情况,道:“朱兄弟你这几天也没闲着啊,我听阿梅说,你倒是挺风流快活的。”

    龙霄哈哈一笑道:“咱们这些人,替老大办事,那是又劳累又危险,中间不弄点小插曲什么的还真不知道日子该怎么过。”

    那杰哥不再说什么,只是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望着他道:“兄弟,你既然叫我来了,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说吧,猫头鹰叫你来是什么意思,你们想要什么货?”

    龙霄摇头一笑道:“杰哥,不是小弟瞧不起你,而是来贵省之前,老大曾经再三叮嘱过我,要我这一次来务必见着你们的老大,才能商议具体的细节,而且他也会马上带着更多的钱过来,道上黑吃黑的事太多了,咱们这是先小人后君子,如果连你们老大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交易起来,实在不敢放心啊。”

    杰哥道:“想不到猫头鹰还挺谨慎啊,不过这不合道上的规矩,我们老大也不会轻易见外人的。”

    龙霄冷冷一笑道:“规矩,我倒不相信你们老大会因为什么狗屁规矩和钱过不去,摇头丸什么的太普遍,咱们不会要,现在缺货的只是海洛因,你知道我们这次来想要的数量么。”说着就比了五根手指。

    杰哥眼神一闪道:“五十公斤。”

    龙霄又摇着头道:“错,五百公斤,而且要保证我们每两月到一次货。”

    听到这个数量,杰哥等四人全都是心中一跳,这的确是一笔难得遇见的大买卖啊。

    龙霄察颜观色,见到这些人的神情已有所动,又道:“咱们这边钱是没问题,绝不会少一分,只不过我想知道的是,这个数量你们能拿得出来么?”

    杰哥也在观察着他,沉声道:“只要你们钱没问题,我们的货也没有问题,但你要见我们老大,这事我没法作主。要等我联系一下他再说。”

    他说到这里,并不去打电话,忽然道:“荣叔现在好不好?他怎么没来?”

    龙霄闻他蓦地问到这个非常陌生的问题,暗地里一叹,这就是他的硬伤,对整个贩毒网络并不熟悉,对方口中的这个“荣叔”要么是真有其人,而且还是猫头鹰手下的得力助手,要么是这个杰哥虚构出来套自己话的。

    这个问题的两个答案,将会有两个不同的结局,这个杰哥,真是狡猾无比,还是在用语言试探他。

    龙霄暗暗准备着,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居多,便道:“荣叔,荣叔是谁,我不认识。”

    杰哥一听,笑道:“是吗,你不认识荣叔,那也没关系,我给你打电话联系老大去。”他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双手下垂,右手慢慢的朝身后滑去。

    龙霄此时已敏锐的感觉到了情况不对,知道自己回答有误,在这瞬间,当机立断,并无丝毫犹豫,左臂陡伸,手如电闪,己扣住他的右腕,跟着用力一扭,杰哥的身子便背对了过来,他的腰下,霍然插着一支黑黝黝的五四手枪。

    杰哥不防此人如此机敏,身手又如此快捷,手枪还没有拔出来便被对方制住,口中不由高呼道:“这人是条子,快做掉他。”

    他那两名手下正坐在沙发上,见势不对,也跳了起来,各自从衣服中掏出亮晃晃的匕首向龙霄狠狠刺至。

    龙霄背对着这两人,也不回头去瞧,算准两人的位置,腿部一动,已将杰哥绊倒,踩在了脚下,在那匕首就要触及身体之际,双手齐挥,已劈到了那两人的脖侧,顿时将他们击晕过去。

    阿梅先生见龙霄在一眨眼的工夫就制住了三个人,一时之间真是骇得芳心无主,实没想到,这个自己垂涎已久的帅哥竟忽然变成了个要命的煞星,匆忙间从脚下脱下红色的高跟鞋,娇怯怯的向龙霄丢来,跟着举起八寸金莲就想往屋外跑。就在要开门之时,却闻龙霄在身后轻轻的吹了声口哨,回过头来,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已对准了他。

    阿梅先生两只修长的玉腿便如发鸡爪疯似的不停打着战,乖乖的一步一捱,畏畏缩缩的走了回来,一下子跪在龙霄脚下,一把鼻涕一把泪道:“我有罪,我悔过,请政府宽恕我,我一定好好交待问题,争取宽大处理。”

    那杰哥甚是强硬,被龙霄踩在脚下动弹不得,仍高声道:“你敢,不想要命了么。”阿梅又是一惊,立即闭住了嘴。

    龙霄冷冷一笑,忽的一脚踢在杰哥的肋下,杰哥顿时在地面滑出了数米,重重的撞在墙壁上,痛得在地上直打滚。

    龙霄暂时不去理他,站在了阿梅先生面前道:“阿梅,瞧在咱们这几天的情份不错,我问你几个问题,要是你的回答让我满意了,我可以不抓你去坐牢,怎么样?”

    阿梅先生听他居然答应放过自己,那直如是黑暗中见到了一丝曙光,忙道:“我说,我什么都说,绝不敢有半点隐瞒。”

    龙霄道:“好,我问你,你过去都是在杰哥手里拿货么,有没有接触其他的人?”

    阿梅先生立即点着头道:“是,是,没有,没有。”

    龙霄见他有些语无伦次,不由又好气又好笑,喝道:“妈的,什么是是,没有没有,给我说清楚点。”

    阿梅先生忙道:“我从一开始拿货,都是和杰哥联系的,没有再通过其他的什么人。”

    龙霄相信他说的是实话,又道:“你知不知道迪吧的张老板和这件事有关系。”

    阿梅先生摇着头道:“不知道,这个张老板我在迪吧一年多了,总共才见到三次,他不常来的。”

    问答之间,龙霄又提了几个问题,阿梅先生却只是摇头,他知道在此人的身上查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来,便挥手也将他击晕。

    杰哥见他向自己走来,知道他要问什么,厉声道:“姓吴的,你别做梦在我身上套出什么话来,要是你敢严刑逼供,我就会请律师告死你,让你这一辈子都别想再做警察。”

    龙霄抓起他的衣领,将他推在墙壁上,几个耳光狠狠的搧了过去,杰哥的脸上顿时红肿不堪,嘴角也溢出血来。

    龙霄见他目光间没那么凶狠了,这才缓缓道:“谁***告诉你我是警察了,你的招子给我放亮点儿,惹火了我,马上就可以干掉你。”

    那杰哥听他不是警察,心中蓦地一松,连忙道:“兄弟,那你是那一路的,有什么事,咱们好说好商量,要钱还是要货,都行,都行。”

    龙霄道:“我钱也不要,货也不要,只要你说出你们老大的名字,我就放过你。”

    听到这个问题,杰哥的嘴却紧紧闭住了,一付打死都不说的烈士状。

    龙霄见他不说,冷笑了一声,双手迭动,在他身上拍出了十数掌。

    杰哥正在莫名其妙,忽觉手上筯脉一缩,痛得“哎哟”一声叫了起来,只在顷刻之间,四肢的筯脉一起剧烈的开始抽动,人一下子便倒在了地上,可以清晰的瞧到他皮肤之上,青筯在不停的凸起收缩。

    这正是龙霄曾经用在血凤身上的“阎罗抽筋手”,虽不会伤人性命,却能让人痛不欲生,情愿一死,以血凤那种经过训练,身负奇功的人尚且不能抵受,又何况一个区区的毒贩头目。

    只听杰哥那里会想到这人竟会如此魔鬼般的手法,在痛苦中断断续续的道:“兄……兄弟,不是……不是我不说,但咱们……咱们老大在……在这省城……省城的势力实在……实在是太……太大了,我要是……要是给你说了……这条命……条命也保不住啊,你就……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放过我吧。”

    龙霄瞧他还是不说,便道:“好,那你就去保你的命罢。”也不去理他。

    只过了一会儿,那杰哥全身的肌肉就开始痉挛扭曲,人如发羊癲疯似的踡缩成一团,眼泪、鼻涕、口水,全都流了出来。

    这样的痛苦,终于压过了杰哥对死亡的恐惧,他拼尽有余力道:“我说……我说,你这是……这是什么,快给我解……解了。”

    龙霄道:“要想解除你身上的痛苦,倒是容易,不过你要将自己知道的一切说出来,若有半句不实,就只有在这里活活的痛死了。”

    他说罢便道:“我问你,你们老大到底是谁?”

    那杰哥挣扎着道:“就是……就是……如今整个省城黑道……黑道上的……的龙头老大……龙……龙霄。”

    他这话一出,龙霄便如出门时被一根铁棍意外的狠狠敲在了头顶上,心中的震骇惊异真是非同小可,实在想不到辛辛苦苦的查来查去,甚至还牺牲了色相,最后的结果竟落在自己头上来了。

    恼怒之下,他重重踢了杰哥一脚。厉声喝道:“放你***屁,你老大怎么就是…就是那个龙霄了,我和他熟得很,绝对不可能,你和他见过面吗?”

    杰哥这时痛得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低声道:“是……是真的,我虽然……虽然没有……没有和……和他见过面……但是……但是这是我大哥说……说的,过去是……黑龙,现在……姓龙的……替了……替了他的位子,就是……就是我们……我们的老……老大了。”

    龙霄一听,更是火冒三丈,道:“你这个大哥是谁?”

    杰哥道:“苏……苏华,龙霄的手下,光明……光明号的船长,咱们所有……所有的货……都是……都是他的游……游轮带过来的。”

    龙霄料他此时也没有胆子说谎,实在没想到黑龙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这个跟了他十几年的苏华竟在借着公司的游轮贩毒,而且还将黑龙与自己当做了挡箭牌,真要是被警方查到了,从理论上来讲,自己是百辩莫白,这个冤大头那是当定了。

    他这时忽然想道:“嘿,怪不得姓苏的‘光明号’游轮比另一艘‘顺远号’每月的利润都要高,原来他是怕自己被撤下来,再无法利用公司的游轮运输毒品,是以故意拿了一点钱来多交,我真傻,当初还以为他比别人要能干一些哩,黑龙也被他骗过去了。而且酒楼与夜总会都被别人捣乱,而赌船却能平安无事,实在是有让人怀疑的地方,为什么我会如此大意。”

    这时见到杰哥己痛得奄奄一息,在地上也不怎么动了,便蹲下身子,伸手在他身上疾拍,解开了这“阎王抽筋手”,跟着又问道:“那‘尖叫迪吧’的张老板呢,你们认不认识,为什么会选在那里交易?”

    杰哥渐渐缓过气来,对他的提问不敢隐瞒,道:“这是大哥交代的,说这个迪吧的老板和政府很熟,警方一般不过查到那里去,要我们将那里作为一个窗口,伺机寻找大的买主。”

    龙霄此时已再怀疑了,这个张老板,虽然没有出面,但绝对与这贩毒网脱不了干系,苏华既然负责运输,很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那么就不会是最终指挥决策者,那么这个角色就只有落在这张老板的头上,但他目前最关心便是黑龙一家人的惨祸,是不是他下的毒手。

    一念至此,他问道:“苏华每次出航,都会带货回来吗?”

    事到如今,杰哥已毫不抗逆,点头道:“是,基本上都会带,今天八点钟他的船就要靠岸了,前段时间咱们的货都卖得差不多了,听说这次的量很大。”

    龙霄思及刚才的事,又道:“那荣叔是什么人?”

    杰哥道:“荣叔过去是咱们省贩毒的老手,前段时间与咱们争客户打了起来,后来我给大哥说了,也不知他用了什么办法,将这荣叔逼出了咱们省,后来传来消息说,他己经投靠了邻省的一个大毒枭,就是猫头鹰,这事除了咱们,道上知道的人很少,所以我就问你,如果你真是猫头鹰的人,不会不知道。”

    龙霄暗叫了声晦气,心想和这些毒贩接触真是要步步小心,没准一个小小的问题就要让你露出破绽来。

    接下来,杰哥就再也说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龙霄便不再问,掏出手机来,就拔通了史光治的电话。

    听得史光治刚在那边朦朦胧胧的“喂”了一声,龙霄就道:“史大哥,我是龙霄,我问你,苏华的船是不是今天八点钟就会到岸。”

    史光治在沉默了一阵,似乎也在想,隔了一会儿才道:“是啊,应该是今天早上到,怎么,老大,你有什么事么?”

    龙霄沉声道:“史大哥,我这里刚刚查到,这个苏华在用咱们公司的‘光明号’运输毒品,马上就要到货了。”

    那边史光治的声音顿时一高,象是全没了睡意,大声道:“什么,老苏会贩毒,老大,这事你确定了没有?”

    龙霄道:“千真万确,不会有错,货现在就藏在他的船上。”

    又传来史光治怒气冲冲的声音道:“*****苏华,黑龙大哥这样对他,他还敢吃里扒外,老子废了他。”

    龙霄道:“苏华也只是一个走狗,现在咱们先把他抓起来,然后将货找到,再用这批货逼他真正的幕后老大现出身来,才能查到他们与黑龙大哥的死有没有关系。”

    史光治道:“好,老大,我都听你的,你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龙霄思索了一阵道:“这样,史大哥,你八点钟以前,务必带些弟兄赶到码头,记住,带一些警服穿上,凡是下船的人都要仔细检查一遍随身物品,瞧一瞧有毒品没有,船上的人都是游客,行李不会太多,这一点应该不难做到,同时要将‘光明号’的所有船员及苏华本人控制起来,一步不准离开,到时候我会来处理的。”

    他说了这话,又道:“你另外派几个人到我住的这里的,我抓了他们几个人,先关在一个地方再说。”

    听到史光治连声答应着,龙霄便挂断了手机,瞧瞧时间,已是凌晨五点多钟了,离‘光明号’靠岸的时间还有二个多小时。

    那杰哥踡坐在地上,听到他在电话里的对话,又是“咱们公司”,又是“黑龙大哥”的,禁不住问道:“兄弟,你到底是那一路的啊。”

    龙霄见也没有必要瞒着他了,便微微一笑,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么,就是你说的那个道上的龙头,在省城里很有势力,也是你苏华大哥的老大兼老总――龙霄。”

    他这话刚一出口,那杰哥的嘴就在也合不拢了,象瞧外星人似的盯着龙霄,半天才道:“你……你就是龙头老大,你就是龙霄,这……这不可能吧。”

    龙霄哈哈一笑道:“龙霄应该是什么样子,三头六臂么,有什么不可能的。”

    杰哥想到他刚才骇人的身手,和道上传闻中龙头老大的相貌年纪,心中再无怀疑,一下子跪倒在龙霄脚下,不停的搧着自己的耳光道:“老大,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是你亲自来啦,真是该死,真是该死,原来这贩毒的事都是姓苏的自己的主意,与黑龙大哥和你没什么关系,当初我跟姓苏的就是以为他是黑龙大哥的人,想不到是他骗了我。”

    龙霄瞧他将自己倒搧得挺重,便摆摆手道:“算了,这些事我都不跟你算帐,我问你,一般到货的时候,姓苏的会不会给你打电话。”

    杰哥点着头道:“会,他会问我外面的情况正不正常,手中有多少要货量,然后通知我按这个量什么时候到什么地点去拿货。”

    龙霄追问道:“那其他的货啦,你知不知道他又给了谁?”

    杰哥摇着头道:“不知道,姓苏的手下象我这样的还有些人,各自负责一片。”

    龙霄望着他沉吟道:“那你现在明白该怎么做吗。”

    杰哥连忙将头点个不停道:“明白,明白,等一会姓苏的给我打电话来,我就按平时和他讲的话说,绝不会露出马脚。”

    龙霄知道他有这本事,便指着那沙发道:“好,你就先去坐下,等到苏华打电话来,就告诉他一切正常。”

    那杰哥答应着站起身来,走过去规规矩矩的坐在了沙发上。而阿梅先生与另外两人仍昏晕着躺在地面,瞧来短时间内不会苏醒。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史光治派来的人就到了,共有五人,龙霄就要他们将车子直接开到楼下,以最快的速度把躺在地上的三人抬到车内,并吩咐他们要好好的看管。

    这时屋子里只剩下了龙霄与杰哥了,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到了接近七点钟的样子,天色也在渐渐发白,透过玻璃窗,只见得天空中现出了一片柔和的浅紫色与鱼肚白,绚丽的云彩之后,一轮红日已悄悄探出了头,将大地罩上了一层玫瑰色。

    正在这时,杰哥一直拿在手上的电话忽然间响了,他瞧了瞧来电,便对龙霄点了点头,示意就是苏华打来的,龙霄挥挥手,要他快接。

    杰哥倒也是真心臣服,接通电话,强自沉稳的与苏华对着话,语气中甚是平静,连龙霄也觉得甚是满意。

    挂断电话,杰哥对龙霄道:“老大,苏华的船马上就要入港了,八点钟准时靠岸,他明天下午会给我电话,通知在什么地方领货。”

    龙霄点点头,用手机已拔通了自己专车司机老赵的电话,说了小区的方位名称,要他马上到小区的大门处来接。

    那杰哥也用不着他打任何招呼了,真将自己当成了龙霄的手下,恭恭敬敬的跟着他到了小区的大门,大约等了二十分钟后,那老赵便开车到了,却不是前段时间坐的皇冠,而是黑龙平时常用的那辆豪华奔驰,一问才知,警方对黑龙一案的前期调查已经结束,暂封的别墅与车辆都解了禁,而史光治他们另寻了个司机依旧使用皇冠,而这辆奔驰自然就留给他了。

    见到龙霄这样的派头,杰哥一路上更是奉承献谀,恨不得立时让龙霄收下自己,而龙霄却沉着脸不去理他。

    到了码头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四十分了,远远的便见到“光明号”已停泊在了岸边,而游船下停着史光治他们的皇冠与十来辆长安与昌河车,此时已空无一人,想是已上去了。

    走上“光明号”的船梯,刚到甲板,便见到汤建忠正领着十来名穿着警察制服的人象模象样的站在楼梯口翻弄着走下船来的游客们的行李,这些游客的人数并不多,所携的东西就和龙霄预料的一样,非常的简单,十分容易搜查。

    游客中有许多的赌徒,如今瞧到警察忽然来查,自己又带着大量的现金,实在不好解释,心中都是七上八下的直打鼓,但见到这些警察瞧着钱都不来询问,不由才放下心来。

    见到了龙霄,汤建忠连忙迎了过来道:“老大,史光治他们已经带着人将苏华与船上所有的船员都集中在了船员俱乐部,现在正等着你哩。”

    龙霄点点头,吩咐了一声:“记住,这些游客一走完,你们马上将衣服换下来,慎防引起警方的注意。”说着便带着那杰哥向船上三楼的船员俱乐部走去。

    到了三楼,顺着船廊向最里面走去,便是那船员俱乐部,还没到门口,就听到苏华在里面高声的道:“姓史的,你这是干什么,别以为咱们走的道不同,我就怕了你,我姓苏的也跟了黑龙大哥十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这样做,对得起黑龙大哥吗,龙总啦,龙总在那里?我要见他。”

    龙霄让杰哥等在屋外,推门而进道:“在这里,是谁要见我。”他一进门,便见到了里面的情形,史光治带着三十多名持着利器的手下将苏华与四十来名船员围在大厅里,里面除了些豪华的桌子,其余什么也没有,想是所有的赌博设施已经在靠岸时收起来了。

    见到龙霄,那苏华则是一脸委屈的道:“龙总,你来得正好,史光治他无缘无故的带着人上船来捣乱,还把我们赶到这里来啦,你可要给我作主啊。”

    龙霄寒着脸并没有说话,对史光治道:“你叫人将这些船员安排到另一个地方去休息一下,但是不许他们在船上乱跑。”

    史光治明白他的意思,便叫了人带这些船员到餐厅里面去坐着,自己只带了五六人留在龙霄身旁。

    龙霄负手而立,见船员们都走了,这才转过身来对苏华道:“你真是不知道我们上船来干什么吗?”

    苏华一脸镇定的摇着头道:“龙总,我真的是不知道啊,我有什么做错的地方,你给我明说,下次我一定做好。”

    龙霄见他还在装傻,冷冷一笑道:“好,苏船长,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你瞧认不认得?”说着向外叫了一声,那杰哥就走了进来。

    苏华见到杰哥,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就沉稳了下来。

    龙霄指着杰哥道:“苏船长,这个人自称是你的手下,你不会不认识吧。”

    苏华很仔细的打量着杰哥,跟着露出了一脸的茫然之色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奇怪,他为什么冒充我的手下,我又不是史光治他们,可以替他扬名。”

    杰哥见苏华忽然变得不认识自己,那就是说要将什么都推得一干二净,龙头老大岂不是会以为自己在说谎,那等待他的定将是一场残酷的惩罚。

    他不禁急得跳了起来,指着苏华的鼻子道:“谁说你不认得我,明明是你找我来拿货的,我跟着你都有一年了,你……你别想抵赖。”

    苏华仍一脸无辜道:“这位朋友,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货,什么货,你说明白点儿。”

    那杰哥道:“就是摇头丸、K粉、海洛因,全是你要我卖的,大哥,算我求你了,你可不能不认帐啊。”

    苏华顿时脸色一变,大声道:“什么,你说的是毒品,真是可笑,我居然会叫你去卖毒品,这太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向龙霄道:“龙总,一定是我得罪了什么人,他们就派了这个人来陷害我,你不能听他的一面之辞啊。”

    龙霄一直在面带微笑的瞧他表演,这时眼光凛然一闪,向站在史光治身后的几名手下沉声道:“把这个姓苏的给我拉到桌上去,把他的手脚给我按住。”

    听到龙霄的吩咐,便有四个人快步走来,将苏华连扯带拉的推到了一张赌桌上,各自按住了他的手脚,让其动弹不得。

    苏华四肢不能动,但嘴里却仍在高声叫着冤枉。

    龙霄一言不发,走到桌边,从那四名手下的身上拨出了四柄砍刀来,一把一把的轻轻丢在了桌上,然后面无表情的对苏华道:“是谁叫你运毒的?那些货在那里?”

    苏华奋力挣扎着道:“龙总,我真的不知道啊,能说什么。”他话音刚落,只见雪光一闪,左手掌忽然一阵巨痛传来,竟是被龙霄一刀插入,刀尖没入桌身,鲜血随之而流。

    苏华奇痛难当,惨叫着道:“姓龙的,我跟了黑龙大哥十几年,你凭一个外人的话,就说我在贩毒,也太武断了,岂不是要让这些老兄弟们都寒心。”

    龙霄一言不发,忽然又手起刀落,将他的右手掌也钉在了赌桌之上,然后冷冷的道:“苏船长,很好,很有理由,你可以继续说。”

    那苏华痛得脸部扭曲,冷汗直冒,眼泪也忍不住流了出来,不由得低下了声音,开始哀求起来道:“龙总,龙总,我求求你放过我,我真的没干过这事啊。”

    龙霄此时已准备了两柄刀在手,走到了赌桌的另一边,听到他这话,毫不犹豫的双手齐落,已刺穿了他的两脚掌。

    苏华双膝向上弯曲,四肢全部被利刀钉着,不停的嘶叫着,手脚间的鲜血潸潸的顺着桌面流淌,其状甚惨。

    龙霄也不去管他,缓缓的走到了他的胸腹之处,右手一举,史光治便拿着一把刀递在了他的手中。

    苏华在巨痛之中瞥到龙霄满脸杀气,手中的刀移动之间已到了自己的心脏处,这一刀要是落下来,那已不是肌肤之痛那么简单了,想到这人心狠手辣,绝不是手软之辈,一时之间,真是骇得心胆俱裂,竭尽全力的喊道:“别刺,别刺,我说,我全说出来。”

    他这样的反应,早就在龙霄的意料之中,这苏华贩毒不过是为了一个钱字,一个爱钱的人,自然不会不珍惜自己的性命,只是此人阅历甚丰,十分狡猾,是个不见棺材不流泪的人,如果没有法子震住他,是很难让其说出实话的。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