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烂仔情圣(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接连一个星期,龙霄都泡在迪吧里,和里面的陪酒女混得熟了,这些女孩儿个个愿意和他呆在一起,特别是紫晶,只要是见到他进来,宁愿自己不去陪客人喝酒,都要溜过来腻在他身旁,很有心做他女朋友的样子,但龙霄完全是个标准的花心大萝卜,吃着碗里的,又瞧着锅里的,一边和她卿卿我我,一边又和其他的女孩子勾勾搭搭,搂搂抱抱,“老公、老婆”的乱叫一通,常常的将紫晶气得半死。

    其实龙霄在和这些女孩子聊天嘻戏时,一直在有意无意的打听着迪吧里的贩毒情况,这里果然不是只有摇头丸那么简单,一般是由阿梅出面联系场内的业务,再到另外两个常来玩的男人手中拿货,而这三人在给下家货时,曾再三叮嘱过,绝不允许在迪吧内使用,否则将立即断货。

    尽管这三人都不是迪吧的员工,表面上瞧与那张老板毫无关系,但龙霄却有越来越强的预感,这一切绝对和他脱不了干系。

    而柳琬那一伙人自从那晚露面之后,就再也没到迪吧里来玩,龙霄问过阿梅先生,这些人都是迪吧的常客,要不了多久就会来疯狂一次,但他却怀疑起自己先前的判断起来,那伙人似乎和这场子里的贩毒网并无联系,那柳琬又在调查什么呢?

    到了第八天晚上,龙霄已经将迪吧里能打听到的事弄了个明明白白,决定开始行动了,而这第一步,就是要让阿梅先生自己将身份显露出来。

    这一晚,龙霄将阿梅先生与玉儿、小青、及另两名吸毒女飘飘、娟子都叫了过来喝酒,紫晶依旧想来陪他,谁知瞧到了玉儿和小青正紧紧的挨在龙霄一起坐着,脸色顿时一变,便转过身子陪别的客人去了。

    龙霄今晚有意将这些人灌醉,便装着很兴奋的样子,不停的劝大家喝着酒,没多久,六个人已是两打啤酒下肚,除了龙霄,全都有些飘飘然了。

    正在这时,龙霄见到一群人走了进来,却是柳琬等人。

    那大姐显然是也发现了龙霄,见到他左拥右抱的样子,脸上不由一笑,朝着他点了点头,而柳琬瞧到这般情景,粉面不禁一寒,实在想不到龙霄原来竟是这样的垃圾,那日初遇时的好感霎时间已烟消云散。

    龙霄也向那大姐打了个招呼,却不忙过去,只与玉儿等几个女孩子嘻戏打闹,而玉儿等人便不时的在他身上挨来擦去,投怀送抱。

    阿梅先生瞧在眼里,心中醋意大作,坐过来拉着龙霄道:“帅哥,不行啦,你那天答应别人的事还没做哩,要推到什么时候?”

    龙霄哈哈大笑道:“好好,现在就给你。”说着就嘟了嘟嘴,做了个KS他的动作。

    阿梅先生见他这么轻易就将自己打发了,不由得撒着娇摇着身子道:“啊,你好坏,你好坏,这么骗人家。”

    龙霄正色道:“阿梅,你这就不懂的,这种隔着身体的KS才是KS中的极品,是最高深最神圣的,我奉献给了你,真的还舍不得啊。”

    他这话一出,几个女孩子都哄笑了起来,旁边的小青拉着他的手道:“朱大哥,你把最极品的KS给了阿梅,那我呢?”

    龙霄笑道:“你么,自然只能给最低级最庸俗的了。”伸出手去,捏着小青尖削的下巴,在她红润的嘴上狠狠亲了一下。

    几个女孩子又笑了起来,小青顺势躺进了他的怀里,而阿梅先生则气得直跺脚。

    那大姐带着柳琬等人就坐在不远处,并没有去跳舞,而是一直在观察着龙霄,此时瞧着他放浪形骸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向一名留着寸头的男子说了两句。

    那寸头便站起身走了过来,拍了拍龙霄的肩道:“兄弟,咱们大姐请你过去一趟。”

    龙霄就笑吟吟的,摇摇摆摆的走去,那大姐向自己旁边一指道:“帅哥,你好风流快活啊,不嫌姐姐人老珠黄的话,就坐下来陪我聊聊天。”

    龙霄道:“大姐说什么话,俗话说‘女人三十一朵花’,我瞧你还没有三十,还是含苞未放的花骨朵儿哩。”说罢,已坐在了那大姐的身旁。

    那大姐笑了笑,满是欣赏的望着他道:“小兄弟,想不到你人长得帅,嘴巴也很甜,真是前程无量啊。”

    龙霄摇摇头道:“不是我嘴巴甜,而是大姐你真的很年轻漂亮,我只是实话实说,并没有半点夸张。”

    那大姐听到他这么一说,笑得更是开心了。而那天与他拼过酒的青春痘却满怀恨意的望着他,鼻孔里哼了一声,自言自语似的道:“花言巧语的小白脸儿。”

    那大姐杏眼圆瞪,厉声道:“七弟,你越来越不象话了,再这样,小心我对你不客气。”那青春痘露出畏怕之色,低下头去。

    那大姐回头向龙霄道了歉,想起那日这人对九妹似乎很有意思,便笑着道:“九妹,你坐到朱哥身边来,替我敬朱哥两杯,怎么样?”

    那柳琬不便违拗她的意思,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了过来,中间却隔了龙霄一段距离,在桌上拿起两杯酒,一杯自己端在手中,一杯递给他道:“朱大哥,来,小妹敬你。”

    龙霄见她口中说着敬字,但还是那么一付冷若冰霜的样子,神韵间竟与初遇司马琴时有些相似,顿时想起自己与司马琴之间的那种难心明状的感情来,心中不由得一叹,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笑嘻嘻的道:“美女相敬,酒不醉人人自醉,今天晚上我恐怕要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说着仰首一饮而尽。

    柳琬面无表情的与碰了两杯,便起身道:“大姐,我想去跳舞,你们先喝着。”青春痘也立刻站了起来道:“九妹,我陪你。”说话间两人便去了。

    那大姐见两人离去,便笑着道:“这个九妹才到我这里不久,不懂事得很,小兄弟,你可要多担待担待。”

    龙霄笑着摇头示意毫不在意,跟着又与这大姐在内的其余七人喝酒,他隐约的感觉到这些人必然是一个犯罪团伙,只是不知道具体干的那一行。

    喝了一阵,龙霄心系阿梅先生等人,便要告辞,那大姐也不怎么挽留,问了龙霄的手机号码,跟着用自己的手机拔通道:“小兄弟,如果是无聊了,或是没钱了,就打这个电话给我,大姐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龙霄点点头,将来电存入手机里,不再多说,就向自己的那一桌走去,阿梅先生与几名女孩子仍在喝着酒,面目上都带了些醉意。

    龙霄看了看表,见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便道:“这酒是越喝越饿,你们也该下班了,走,我请你们到外面吃霄夜去。”

    他既然发出了邀请,这些人那有不去的,全都各自去拿自己的皮包,跟着龙霄走了出去。

    “嘉南商业广场”不远处就有一条美食夜市,龙霄他们选了一家店铺吃这里最有名的“烧烤狗排”,又喝了些啤酒,等结帐走出店门时,大家的脚下都开始歪斜起来。

    龙霄见状,又故意装着醉意道:“喂,要不要到我家玩去,我姨父、姨妈这几天不在家,屋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怪寂寞的,你们可得陪陪我。”

    阿梅先生听他这么说,心中立时一跳,忙道:“去,去,今天我太高兴了,咱们玩个通霄。”玉儿等几个女孩子都喜欢龙霄,自然也不会推辞。

    龙霄在旁边一家还在营业的小超市里又买了些罐装啤酒与小食品,打了两个出租车,便向他居住的小区走去。

    一进了屋,大家见到龙霄一个人住着这样大的房子,全都兴奋得尖叫起来,象是在自己家似的,随意的蹿来蹿去。龙霄也不去管,任她们闹着。

    等有些累了,大家就围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龙霄将啤酒全部打开,从厨房里拿出啤酒杯来,又要喝酒。

    阿梅先生早就心存邪念,提议道:“这样干巴巴喝酒一点儿也不好玩,不如咱们来做游戏,谁输了谁就喝一杯酒,然后再脱一件衣服。”

    四个女孩子都玩过这样的游戏,又在亢奋之中,面对龙霄这样的帅哥,心中也没有不愿意的,全都表态答应。

    这么一来,龙霄倒还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种场面他还没遇到过,转念一想,暗道:“管他的,难道她们还能把我吃了,脱就脱,谁怕谁啊。”

    游戏的规则很简单,大家各伸出手指,瞧共加起来有多少,由坐庄的那个人开始数起,轮到是谁,谁就喝酒脱衣。

    第一轮,龙霄坐庄,他喊了声:“开始。”大家便伸出手来,共是十三根手指,捱着人头数来,却是飘飘。

    飘飘是个性格爽朗,身材丰满的女孩子,见自己输了,也不抵赖,举起一杯酒便仰首喝下,跟着双手交叉,将身上的一件桃领短衫脱了下来,顿时露出了一身雪白的肌肤,胸前戴着蓝色的乳罩,但她的乳房挺大,从中很显露了两团出来,中间一道深深的乳沟,十分的性感。

    龙霄初次玩这种颓废色情的游戏,不由得也有些心跳,见飘飘又要喊开始,转眼却见到那阿梅先生一付兴致勃勃的样子,胃部立时大为难受,举手道:“慢着。”

    几个女孩子向他望来,玉儿道:“朱大哥,你怎么呢,不会是害羞了吧。”

    她说着这话,立刻换来几个女孩子的荡笑声。

    龙霄却苦着脸向阿梅先生一指道:“不行,不行,阿梅的玉体太美妙了,他要是脱了,我真怕看了要几天兴奋得睡不着觉,这样太伤身体了,我严重提议,阿梅只喝酒,不脱衣。”

    几个女孩子也觉让阿梅先生脱衣真的很恶心,便齐声赞同了,而阿梅先生只对龙霄的身体感兴趣,至于自己脱与不脱,倒也无关紧要,当下表示同意。

    游戏继续开始,没多久,龙霄便只剩下了一条底裤,而四个女孩子中以飘飘输得最惨,连内裤都脱没了,现出了一条芳草萋萋的峡谷来,而胸前的乳房,却如两个沉甸甸的木瓜,瞧她年纪应该不超过二十岁,实想不到有这样超常的发育,龙霄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小时候顽皮将妈妈的丰乳霜错擦在了自己的胸前。

    另外三名女孩子这时都只剩下了内裤,她们的肤色深浅都不一样,乳房都在明亮的灯光下坦露着,形状各不相同,玉儿的是微椭的桃形,小青是尖椎的梨形,而娟子的则如一支倒盖的圆碗,唯一相同的地方便是乳房全都涨鼓鼓的向上挺着,乳尖的色泽都还不深。

    见到龙霄瞧来,四个女孩子并没做任何的遮掩,反而故意挺着胸膛让他细观,要知道,这就是女孩子青春中可以炫耀的本钱啊。

    阿梅先生对这些完全不屑一顾,一双眼却发着亮光死死的盯在了龙霄的结实健美的身上,一付春心荡漾,欲火熊熊的模样。

    又进行了几次游戏,龙霄的运气却极好,一次没输,而几个女孩子的内裤都先后脱了下来,露出了耻骨间卷曲着的深浅与数量都不一样的毛发。

    玉儿见状,撒娇道:“不来啦,不来啦,咱们姐妹可没什么脱的了。”说着向旁边的小青使了个眼色,两人忽然扑到龙霄身上,用赤裸的躯体将他压住,跟着伸手去脱他的内裤,而飘飘与娟子见状,也嘻笑着过来帮忙。

    龙霄的脸上被四只柔软的充满弹性的乳房挤压着,只觉好生舒服,此时此刻也不用装什么清高了,便任由她们去闹。

    就这样,龙霄被四名女孩子按倒在沙发上,由玉儿与小青服侍他的上半身,而玲玲与娟子则对他的下体照顾得无微不至,爽得龙霄只觉全身的毛孔都在不断的放开。

    那阿梅先生那里还坐得住,见龙霄被四个女孩子围着,无暇顾及自己,便偷偷的挪动了身体,到了龙霄旁边,伸手便向他的结实的胸肌摸去。

    谁知龙霄早就在注意着他,见他来摸,猛地缩回左腿,跟着便是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腹。阿梅先生“哎哟”一声痛呼,重重的摔在了木地板上,半天爬不起来,逗得四名女孩子格格的乱笑。

    龙霄此时也是性致勃勃,笑着道:“走,咱们到屋里去,不许他瞧。”说着便站起身来,带着四名女孩子进了自己的房间,“呯”的一声,将门紧紧关上。

    这真是龙霄从未经历过的艳遇,四个在亢奋中的年轻女孩,此时已忘了所有的羞耻,而龙霄本人虽算得上是条侠义热血的汉子,但一生中对性的诱惑却很少拒绝过,他不停的用手摸着四对形状相异的乳房,感受着不一样的触觉,身体里也是血脉贲张,兴奋无比。

    到了后来,四个女孩子便要龙霄睡在床上,由一名女孩子跨坐在他的身上运动,而其他三人便在旁边极尽挑逗之能事,每隔一会儿,就换一名女孩子上去,而每个女孩子呻吟套弄的方式都不一样,玉儿是前后摇动,小青有如骑马,飘飘会画圈似的旋转,而娟子则要含蓄一点,深深的坐着,只是偶尔才动一下。

    龙霄纵然再会忍耐,到了两轮之后,等到飘飘刚一坐上来,胸前的两个雪白的大木瓜在他眼前晃了几晃,他就再也克制不住了,一把抱着她,用力的向上推耸了一阵,弄得飘飘嘴中啊啊乱叫,整个身子支撑不住,趴在了他的身上,龙霄这才一泄如注。

    四个女孩并未满足,见龙霄的兄弟一时间垂头丧气,打不起精神,便用身体很有耐心的去辅导它重振旗鼓,树立起生活的信心,没过多久,龙霄的兄弟果然深受感动,一点一点的开始又站了起来,威风凛凛,不输于刚才。

    龙霄这一次不想让她们控制,要四个女孩子并排躺在大床之上,自己逐一压上去探幽寻胜,这再战之下,他的持续力明显要强于先前,由玉儿起到娟子结束,在每个女孩子的娇躯之上都大展了一番身手,一时弄得整个屋子叫声不断,春色无边。

    再一次的结束是在清秀的小青身上,五个人经过了这第二次的世界大战,都是大汗淋漓,疲倦不堪。

    就在这时,玉儿忽然张嘴连连打起呵气来,神情间似乎十分难受。小青见了,偷眼瞧龙霄正微微闭着眼养神,轻声道:“怎么,来啦?”

    玉儿“嗯”了一声,抬脚便站在了木地板上,那边飘飘也起来了,道:“闹了这么久,我也要犯了,走,找阿梅去。”小青和娟子对望一眼,跟着亦立在了床下。小青道:“吴大哥,你先睡一会,我们姐妹出去有点事,等下再来陪你。”

    龙霄叫四名吸毒的女孩子到家里来,便是要等着她们毒瘾发作,这时见她们终于忍受不住了,要去找阿梅要货,便装着十分想睡的样子,并不说话。

    等到四个女孩子掩门出去了,龙霄从床上一跃而起,耳朵贴在了门缝边,暗运内功,倾听着客厅里的动静。

    只听得玉儿道:“阿梅,今天的针你还没给我啊,快拿来,我受不了啦。”又听见小青道:“是啊,阿梅,你每次都带这么一点,真是太费劲了,不如一次多卖给咱们些,也免得你麻烦。”

    那阿梅先生道:“唉,没办法啊,我的头儿不许我带这么多在身上,说目标太大,而且真要是被警察抓到了,罪也没那么大。”

    接下来几个人没有再说话,似乎正在交易中,好一阵才听到阿梅先生道:“那姓朱的在干什么?”

    只听玉儿道:“在干什么,当然是被干睡着了,不过这姓朱的挺会折腾,应付咱们四姐妹的功夫还不错,我倒是很喜欢他的,而且这里环境不错,今后还可以常来玩儿。”

    又闻到阿梅先生用幽幽埋怨的语气道:“你们几个倒是爽了,却把我凉到一边,刚才听到你们在屋子里的浪叫,真要把我气死了。”

    娟子格格一笑道:“可惜姓朱的帅哥不喜欢男人,阿梅,我劝你还是去做做变性手术,今后可能还有机会。”她说着这话,跟着又传来其他三人的笑声。

    那阿梅先生尖声尖气的道:“你们别兴灾乐祸的瞧我的笑话,改天我就去联系医院,看你们这些烂货还能和我抢男人。”

    再下来就没什么声音了,想是四名女孩子都在开始吸毒了。

    龙霄见时机已到,便猛的拉门走了出去,笑着高声道:“好啊,你们一个人都不留下来陪我,太过份了吧。”

    说话之间已快步到了客厅,顿时见到了这样的情景,四个女孩子仍然赤裸着身子坐在沙发上,玉儿正用一根针管在向自己的左手腕注射,而小青、飘飘、娟子全都半跪在茶几旁,对着一包白色的粉末向鼻孔里使劲的吸着。那阿梅先生却斜坐在沙发上瞧着。

    见到龙霄忽然出现,客厅里的五个人都愣住了,目光全向他望来。

    龙霄立刻装出了一付毫不奇怪的样子,笑着道:“好啊,原来你们在弄这个东东,怪不得偷偷溜出来了。”说着很随便的坐在了飘飘旁边,不时用手抚摸着她光滑的脊梁。

    五人见他并不在意吸毒,顿时放下心来,几个女孩子冲着他笑了笑,就忙自己的去了,而阿梅先生却凝视着他道:“上次你不是想找刺激的东西么,我和你不熟,当然不敢给你,现在要不要?”

    龙霄哈哈一笑,指着几个女孩子道:“我无聊时吃几颗摇头丸还行,至于这玩意儿么,暂时没什么兴趣,不过我有个朋友,也在做这方面的生意,只是常常缺货,我倒可以替你联系联系。”

    阿梅先生今晚见识了龙霄的花花浪荡子的模样,倒也不怀疑他,忙道:“你那位朋友在那里,不如介绍来认识认识,我这里货多得很,随他要多少。”

    龙霄这时却又装着非常谨慎的样子,朝四名女孩子嘟了嘟嘴,道:“是么,那好,咱们到里屋去谈谈。”说着便起身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见阿梅先生跟了进来,龙霄叫他在床上坐下,道:“你们现在还有多少货?”

    阿梅先生见他一本正经的象变了个人似的,不由道:“你那个朋友要多少,他有现钱么?这样吧,你还是约个时间叫你这位朋友出来,咱们见见面再说。”

    龙霄微微一笑道:“不用了,我这位朋友已经来了。”

    阿梅先生一愣道:“在那里?”

    龙霄向自己一指道:“这里。”

    阿梅先生顿时站了起来,重新再打量他道:“是你,你想要货?”

    龙霄很沉稳的点点头道:“很奇怪吧,告诉你,我的老大就是猫头鹰,咱们那里的货这段时间被公安盯着紧,无法进来,早就知道你们这儿的货不少,老大叫我来和你们先谈谈,看一看能不能合作。”

    这猫头鹰,却是邻省的一位非常神秘的大毒枭,在道上的名声极大,龙霄经常听到史光治等人提起。

    阿梅先生疑惑的望着龙霄道:“那猫头鹰怎么不亲自来。”

    龙霄哑然失笑道:“我们老大是什么人,连你们的负责人都没联系上,怎会亲自前来,你也太天真了吧。”

    阿梅先生想想也是,便道:“你说你是猫头鹰的人,我凭什么来相信你。”

    龙霄道:“就凭这个。”说着从衣柜里拿出一个密码箱来,调动几个数字,那箱便打了开来,顿时现出满满一箱钱来,少说也有五六十万左右。

    阿梅先生眼睛一亮,忍不住向那钱摸去,龙霄这箱钱除了上面一屋,其余的全是白纸,那里会让他摸到,猛的将箱子合上道:“这些钱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咱们老大可是很有诚意和你们合作,有兴趣的话就找你们负责人来谈。”

    阿梅先生望着龙霄,一言不发的在床边思索了半天,真要是谈成了这笔大业务,那佣金可是笔不小的数目啊,足足抵得上自己在迪吧里一包一包的卖上好几年,甚至是十几年,而且这个朱军又坏又色,怎么瞧也不象警方的人,刚才见过他身上有无数的伤疤,那一定是与人比斗时留下的,这一点无法作假,说他是猫头鹰的手下,倒也吻合。

    想到这里,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咬牙道:“好,我给你叫咱们的负责人过来,你说,什么时候见面?”

    龙霄道:“这事老大吩咐过,越快越好,我观察接触你已经费了不少时间,如今不能耽搁了,你看现在把他叫过来,行不行?”

    阿梅先生道:“我也不知道行不行,这样罢,你等等,我打个电话。”说着就去客厅拿手机打电话去了。

    没过多久,他就走了进来,道:“算你运气好,咱们的头儿已经答应了,等一会就到这边来。”

    龙霄点点头,走了出去,拍了拍手,对已过完毒瘾,正躺在沙发上享受的四名女孩子道:“各位美女,真对不起,我和阿梅忽然有点事要办,只有请你们先回去了,下次再来玩好啦。”

    玉儿等听他这么一说,都闹了起来,但最后还是被龙霄的软言好语说通了,纷纷穿好衣裳,向门外走去。

    过了一会儿,阿梅先生也到外面接自己的头儿去了,屋里只留下了龙霄一人。

    屋里安静无比,龙霄默默的坐在沙发上等待着,鱼儿已经上勾,一切只有随机应变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