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再遇警花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南城是属于省城的老住宅区,楼房林立,行人如流,人口的密度非常大,而其中最热闹的便是“嘉南商业广场”,八层高的新式大楼,数千家商铺汇集其中,每天吸引着数万甚至十万的消费者在里面游览采购。

    而在这“嘉南商业广场”的地下城,却全是各种酒廊、迪吧,游戏厅等娱乐场所,其中最有名的便是“尖叫迪吧”。

    龙霄此时便站在地下城“尖叫迪吧”的门外,他的打扮已和白天全然不同,头发立得象刺猬似的,穿着黑色的紧身弹力背心,胸口上挂着一个铜制的骷髅头,嘴上斜叼着一支香烟,走起路来摇摇摆摆,拽得象个二五八万似的,这一套行头与发型,可是他花了两三个小时才弄好的,走在街上,真是赚了无数另类少女倾慕的眼神。

    瞧了瞧才买的一块造型挺酷的西铁城手表,时间在十点钟,正好是迪吧生意的高峰期,龙霄就走了进去。

    刚走进大厅,便有激烈急促、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传来,放目望去,昏暗的灯光下,数百名打扮入时的年轻人在随着音乐扭曲着身子,周围是一张张圆型的啤酒桌,也有许多的男男女女在嘻嘻哈哈的饮酒作乐。

    龙霄刚在一张空着的桌子上坐下,有一名穿着超短裙,高高瘦瘦的女孩儿过来问他需要什么酒,龙霄点了三瓶啤酒,付了钱,那女孩儿很快就拿了啤酒与一个加冰的啤酒杯放在他面前。

    喝着啤酒,龙霄在观察着迪吧的环境,见一片的嘈杂与喧闹,人头攒动,腰臂乱舞,完全无法判断那里有毒品的交易。

    龙霄听着听着激荡的音乐,也有些坐不住了,举步就向人潮涌动的舞池走去。合津县城里也有那种小型的迪吧,消费也并不贵,他曾与班上的几名同学去过几次,因此跳起舞来虽然算不上很好,但也不会丢人现眼。

    在大舞池里,帅气彪悍而又超酷的龙霄很快就吸引了许多女孩子和女人们的眼球,不时的斜瞥着他,在他身边摇来荡去,不肯挪地儿。其中有个穿着深红色连衣裙,长发飘飘,胸乳高耸,浓妆艳抹,姿色不恶的高个儿女人在不远处不停的冲着他含笑眨眼,举止间颇是妩媚。

    龙霄此时已是个成熟的男人,在这样的环境里,对如此的诱惑也不会拒绝,便慢慢的摇了过去,那个高个儿女人也渐渐的靠近,与他面对面的对舞起来,到了后来,两人越贴越近,那女人的躯体几乎要粘在龙霄身上了。

    闻着这高个儿女人身子里散发出来的浓烈香味,龙霄觉得有些刺鼻,忍不住去瞧她的脸,他的眼睛曾在暗室里呆过,甚是敏锐,却见这个女人擦着厚厚的粉底,却掩饰不住皮肤的粗糙,五官间也似乎太有棱角,缺乏那种的女人的柔和,心中一动,想起曾在史光治他们那里听到的一些传闻来,说省城的娱乐场所里有许多的同性恋者会冒充女人勾引男人进行性交易,这个高个儿女人,准确点儿应该是高个儿男人,想来就应该是那种人了。

    一念至此,不禁有些起鸡皮疙瘩,瞧着他深红色的连衣裙上胸乳高耸,实在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龙霄大起好奇之心,便一边摇动着跳着舞一边向他的身上摸去,先是腰部,倒也细小,跟着有意无意的滑到了他的胸前,微微捏去,只觉是触手软柔,毫无正常女子乳房的弹性,微一思索,就知道是在乳罩里填充了棉花之类的东西。

    龙霄正暗暗觉得好笑,那红衣高个儿男子见到他的举动,还以为是猎物上钩了,凑在他的耳旁道:“帅哥,请我喝杯酒,好不好?”

    龙霄见他的举动,应该是这里的熟客了,正好借机套一套他的话,了解一些情况,将头点了点道:“好,咱们走。”

    到了龙霄坐过的那圆桌前,他向一名服务小姐又要了一个啤酒杯,给这人满满的倒上,装着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也举起杯来,很坤士的道:“小姐,初次相逢,非常投缘,来,我敬你一杯。”说着就先喝了,那红衣男子也作出一派娇媚的样子将酒喝干。

    龙霄等他喝完酒,便道:“请问小姐芳名啊。”

    那红衣男子微笑道:“你叫我阿梅小姐好啦,帅哥,你呢,叫什么名字?”

    龙霄听他的声音虽然尽量放得很柔,但仍然掩饰不住男人特有的声音,显得甚是阴阳怪气,皮肤不由又是一阵发麻,口中却道:“阿梅,这名字很好听啊,我么,姓朱,叫朱军。”他编这个名字,却是此时在他生命中关系最深的两个女孩子,朱芷贞与君仪的名字组合而成。

    那阿梅先生念了两遍他的名字,记在心上,道:“帅哥,你不常来玩啊,过去怎么没见到你。”

    龙霄点头道:“我是县城里的人,高中毕业后没事做,前一个月才到省城姨父家来,顺便瞧一瞧有什么好的工作没有。”

    阿梅先生打量了他两眼道:“哎呀,真瞧不出你会是县城里来的人,我看整个迪吧就属你最靓最酷了。”

    龙霄大笑着道:“难道只有省城里的人才能又靓又酷吗,你这说法真是太伤我幼小的心灵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给阿梅先生倒酒,却见他柳眉一皱,然后又做出娇媚的神情,摇着龙霄的手道:“我可不会喝酒,师哥,你能不能请我喝饮料啊,或者再来点小吃。”

    龙霄不假思索的道:“行啊,你要点什么,叫就是。”

    那阿梅先生对着他“嫣然一笑”,一招手叫来了名服务小姐,对她说了些什么,没一会儿,那服务小姐便用托盘端了一小罐饮料来,另外还有几碟果脯、牛肉干之类的小吃。那服务小姐将这些东西放在桌上,要求结帐,却要二百四十元。

    龙霄知道这阿梅先生必然是要和迪吧分成,心中想要与他接近,便毫不犹豫的掏出钱付了帐。

    那阿梅先生开始还怕龙霄不会认帐,却瞧他付得如此干脆,顿时笑得脸上的脂粉蔌蔌直掉,坐了过来,软绵绵的直向龙霄身上倒,道:“帅哥,看来你姑父家挺有钱啊。”

    龙霄一阵恶心,一边道:“还算过得去吧。”一边连忙含蓄的将他推开。

    两个人相互说了些虚伪的废话,那阿梅先生又挽着他的胳膊,用诱惑的语气道:“帅哥,这里太闷了,咱们要不要出去玩啊。”

    龙霄听着他那不男不女声音,更是作呕,差点就要一拳挥去,将阿梅先生变成倒霉先生,总算他修养好,强行忍住,装着一付颓废的样子,在他的脸上捏了一把,道:“出去的事情等下再说,现在是不是找点刺激点的玩意儿来用用。”

    那阿梅先生被他这一捏,面颊处一阵疼痛,不由暗骂这小子不知轻重,不懂得怜香惜玉,但脸上仍作出温柔状的道:“什么刺激点的玩意啊。”

    龙霄将头甩了甩,轻声道:“摇头丸,我们县城的迪吧都有,这里不会没有吧。”

    那阿梅先生听他说出此话,脸上微微一变,但很快就恢复过来道:“没有,我在这里时间也挺久了,从没见到那种东西。”

    龙霄说话前一直在注视阿梅先生的脸色,他那细微的神情怎会瞒过自己的眼睛,心中己明白这阿梅先生绝对是知道或者接触过这东西,只是对自己还有防备与戒心。

    他不想让引起阿梅先生的疑心,便叹了口气道:“算了,没有就没有,***真是无聊啊。”

    阿梅先生又连忙道:“那让我来陪你渡过这个无聊的夜晚,好不好。”

    龙霄摇摇头道:“不好。”

    那阿梅先生一直以为龙霄对自己有兴趣,闻他此语,不由一愣道:“为什么?”

    龙霄苦着脸道:“因为妈妈告诉我,不要和陌生女人上床。”

    阿梅先生顿时笑了起来,在他肩上的推道:“你好讨厌。”

    龙霄见他纠缠,心中顿时兴起一个主意,当下又色迷迷的道:“不过咱们是一见如故,这关系又不同了,好,你说,到那里去。”

    阿梅先生道:“这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家酒店,环境不错,我们到那儿去玩好啦。”

    龙霄点点头道:“好,就听你的,咱们走。”

    说着就先站了起来,却装着被圆凳绊了一下,身子前倾,已扑在了阿梅先生的身上,跟着胳膊在他的胸前向下一挤压,阿梅先生右边乳罩里的填充物顿时脱落在连衣裙内,胸前便显出了平原与高峰迴然不同的地形差异。

    龙霄顿时惊奇的大叫起来道:“阿梅小姐,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你难道不是女人,怎么会这个样子?”

    阿梅先生这时狼狈不堪,一边捂住胸前,一边尖声的道:“难道只有女人才能爱男人吗,我会比那些女人更懂男人的。”

    龙霄却露出无比失望之色道:“哎,可是我只喜欢女人。这事……这事就算了。”

    阿梅想不到就要到手的猎物就这样的飞了,真恨不得将那圆凳劈得稀烂,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实在太丑陋,向龙霄恋恋不舍的望了一眼,便急急忙忙的去洗手间整理衣着去了。

    龙霄见他离去,心中却自有主意,这个阿梅先生必然知道一些这迪吧的贩毒内幕,但他绝对不会轻易的对外人吐露,自己若过分的去接近紧逼,只会适得其反,而是应该欲擒故纵,先与他认识,然后若即若离的与其接触,逐步消除他的戒心才对。

    他这样想着,又举步向舞池里走去,想寻找一些其它的线索,他在扭动的人群中穿行着,很快到了舞池的中心,却见这里的人群最为疯狂,在不停闪烁的激光灯下,一伙身着奇装异服的青年男女正在围着一名上身穿杏黄色露腰紧身短衫,下身着白色牛仔迷你裙,全身曲线玲珑浮凸,舞姿飘洒劲美的女孩子疯狂的大叫,不时有年轻的男子挤去与她同舞,那女孩子也是来者不拒,显得十分的随便。

    龙霄见到这些人的衣着打扮,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不由得将目光停留在了那女孩子的身上,谁知这仔细一瞧,心中却是一震,原来这女孩子虽然染着棕黄色的长发,涂抹着蓝色的眼影,桃红色的嘴唇,脸上点缀着闪闪发亮的银粉,但仍然可见其柔美精致的五官,显得十分的艳丽而又另类,这样的容貌,他肯定是在那里见过,但一时却又想不起来了。

    他站在人群里望着这名女孩子苦苦的思索着过去的记忆,这是个他并不熟悉但却又有过印象的人,而且应该才见过不久。

    想着想着,龙霄的心中跳出一个人来,但这个记忆却把他骇了一跳,他完全无法将想到的那个人与这名瞧来甚是前卫反叛的女孩子结合起来。

    这女孩儿,太像他不久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女警察――柳琬。

    这个发现实在是匪夷所思,令人不可思议了,龙霄虽然说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但记忆力却是非常的强,这些日子在大明朝不平凡的经历更是让他学会了观察入微的习惯,一名普通的人他都要留意几眼,何况是柳琬这样漂亮罕见的女警察,这个女孩儿的五官实在和她长得太一致了。

    龙霄瞧着那仍在人群中疯狂摇摆的女孩儿,霎时间已分析出了三种可能。第一,这女孩儿不是柳琬,而是与她面貌相同的人,东南电视台的‘开心明星脸’中不是常常瞧到外貌相似的人么。第二,这是柳琬,但她是魔女与天使的混合体,白天可以是一名英姿飒爽,维系治安的女警察,而晚上却变成了放纵叛逆的女孩儿。第三,这个柳琬,外表举止间做出这样的差异,与那一群奇装异服的社会青年交往,是在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而这个任务,就很有可能与自己来的目的完全一致。

    这第三个想法,顿时让龙霄兴奋起来,如果这个女孩儿真是柳琬,那么这个猜测的可能性是最大的,警方也一定掌握了这里的什么情况,在开始暗地调查了。

    这时候,场子里的音乐声已转换成了柔慢悠扬的萨克斯,正是到了休息时间,除了一些情侣随着音乐紧紧贴在一起跳起了慢舞,许多的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开始喝酒聊天,等待下一个更疯狂的时段,龙霄瞧了瞧表,此时已是凌晨一点了。

    而那个酷似柳琬的女孩子与那群社会青年也到了迪吧的一个角落,大家围成一桌嘻嘻哈哈的划拳喝酒,不是传来放纵的尖叫之声。

    龙霄心念一动,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倒满了一杯酒向那一群人走了过去,他必须和那女孩子说话,才能准确的判断她是否就是柳琬。

    一会儿就到了女孩子面前,龙霄微笑的道:“小姐,你刚才的舞跳得很好,我想敬你一杯,怎么样。”

    那群社会青年见龙霄忽然冒冒失失的蹿出来,全都愣了愣,男人们都变了脸色,几个女人却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

    那酷似柳琬的女孩子则冷冷的凝视着龙霄,半天才道:“滚开,臭男人,谁要和你喝酒,有多远滚多远去。”

    她说话的时候神色并无特异之处,但龙霄却从她的声音可以准确的认定,这个女孩子就是那女警察柳琬,只是不知道她认出自己没有。

    这时一个二十三四岁,留着F4似的长发,中间染黄了几绺,一脸青春痘男青年站了起来,一脸凶像的向龙霄身上一推道:“妈的,小子,你聋了,叫你滚开,听到没有?”

    龙霄斜斜的望了这个小瘪三一眼,没有理他,只是仍然望着柳琬,装作对她很有兴趣的样子。

    正在这时,柳琬身边一个穿着黑色低胸衫,乳沟深陷,年纪在二十七八上下,梳着齐耳日本短发,容貌不差的女人站了起来,发出几声浪笑道:“帅哥,想泡妞么,你可找错人啦,我这个九妹,是株带刺的玫瑰,眼光可高了,不会瞧上你的,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不过姐姐倒是可以陪你喝几杯,不知道你赏不赏脸?”

    她这话一出,旁边的几个女人全都交头接耳的偷偷说着什么,不时发出荡笑之声,只有柳琬低着头,毫无表情的喝着酒。

    龙霄见柳琬不理自己,有心和这些人混熟,便对那女人道:“好啊,我一个人玩真是无聊得很,不如过来和你们一起玩吧。”

    那女人笑吟吟的道:“行,没问题,你就坐在我身边好了,咱们划拳喝酒。”

    那个刚才推了龙霄一把的青春痘却大声道:“大姐,不行,这小子意图不轨,想打九妹的主意,叫他滚远些。”

    那叫“大姐”的女人微微一笑道:“七弟,我知道你喜欢九妹,不过也用不着吃这样的飞醋,大家都是出来玩,图个轻松,多认识个朋友也不错啊。说着叫自己旁边的一名女人挪了挪地儿,指了指空出来的那个位置,对龙霄道:”帅哥,来,到这儿来坐。”

    龙霄也不客气,便挨着她坐了下来,却与柳琬中间隔着三个人。

    那大姐并不给龙霄介绍其他人,只是倒满了啤酒与他连干了三杯,跟着问他的姓名住址,龙霄便将给那阿梅先生的话,又向她重复了一遍。

    跟着就是与其他的几人喝酒,龙霄这才瞧得清楚,这伙人连柳琬在内,共五男四女,男的很是高大壮实,而女的容貌都不错,其中柳琬更是年轻艳丽,出类拔萃。

    跳过柳琬,与这些人都喝了,轮到那青春痘男人,他恶狠狠的瞧着龙霄道:“小子,无聊是吧,想喝酒是吧,好,我就想看看你到底能喝多少,来,咱们比一比。”说着一挥手叫服务小姐拿了六个大的玻璃杯来,他拿起啤酒瓶一杯杯的倒,每一个玻璃杯倒满了刚好能盛一瓶啤酒。

    青春痘男人指着那六大杯啤酒道:“咱们来比酒,一次一杯,最多只能歇三口气,要是谁喝不下了,就要喊对方一声爷爷,然后围着这桌子爬一圈,边爬还要边学狗叫。”

    他这么一说,除了柳琬,所有的人都笑了起来,望着龙霄,瞧他敢不敢应战。

    龙霄知道这青春痘男子酒量上必然是有所持仗,这才敢下这样的挑战,但他早就是“酒精考验”的老战士了,岂会将对方放在眼里,便笑了笑,点头答应。

    青春痘男子瞧着他点头,眼前顿时出现了他认输后的狼狈情景,阴恻恻的一笑,便率先举起了酒杯,“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他的酒量果然甚好,这一大杯酒,中间也只是换了一口气,就全部喝了下去。

    这青春痘男子一喝完,便要洋洋得意的亮亮空杯,但一瞧龙霄,立刻就愣住了,原来他已喝完了第一杯,正举着第二杯等着自己,并很潇洒的作出了个干杯的动作。

    青春痘男子真是又气又怒,也不去理他,端起第二杯酒就开始喝,这一次他喝得更急,明显的比第一杯酒要快,但等他放下酒杯时,又傻了眼,龙霄仍然举杯等在那里,对他作出了相同的姿式。

    青春痘男子这时才不得不承认龙霄比自己喝酒的速度要快,暗地一咬牙,心道:“好,你喝得比我越快,胃部的承受力就会越小,难道还能喝得比我多,瞧我慢慢的拼死你。”

    他想到这里,喝酒的速度顿时放缓下来,每杯酒都要歇上三口才见底。

    龙霄瞧见他的样子,立刻便猜到了对方的心思,嘴角含笑,示意旁边的人将空着的酒杯继续盛满,端起来就一气喝完,没一会儿,已是连续十杯啤酒下肚。

    那青春痘男人此时才喝到第五杯,肚子已是滚圆,一杯酒要四五口才咽得下去了。等咬牙支撑到了第七杯入腹,他便只有张嘴喘气的份儿,到了第八杯,他的表情已痛苦得象在吃药,好不容易一口一口的咽完,却再也不去举杯,只是赤着脸坐在那里半天不吭声,喉咙不时动着,压抑着胃部上冲的气流,但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嘴巴一张,一道水箭便飞喷出来,跟着就再也止不住,“哇哇”的往地上直吐,连鼻孔里都在向外冒酒,惹得旁边的人纷纷站起身来捂鼻闪避。

    那招呼龙霄的大姐见状,不由得沉下脸来道:“老七,你真是丢脸,明明喝不得,还要和别人拼酒,现在输了,我瞧你怎么收回刚才的话。”

    那青春痘男人这才慢慢呕完,狼狈不堪的擦着眼睛、鼻子、嘴巴,望着龙霄,那句“爷爷”却无论如何也叫不出来。

    龙霄见到他的样子,便知道这人是不会履行约定的,就不定还要马上翻脸,他本来就是想和这伙人接触,也好查一查柳琬的意图,自然不会做得太绝,当下连忙道:“兄弟,刚才咱们说的都是玩笑话,当不得真,我想昨天你一定是受了凉,现在胃才这样难受,今天就算喝了个平手,不如下次再比罢。”

    青春痘男人见龙霄在给他下台阶,便“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那大姐却站起身来,微笑着凝视龙霄道:“小兄弟,你人长得帅,酒量好,肚量更好,我先替我这个七弟谢谢你了,好,你这个朋友,咱们兄妹几人是交定啦,不过今天就到这儿了,下次见面,咱们再喝再聊。”说罢作了个手势,其他的八个人全都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龙霄一直在注意柳琬,见她通过自己身边的一霎间,有意无意的飞快瞥了自己一眼,目光中有些失望的意味,心中便立时知道,这柳琬,也认出他来了。

    眼看再也找不到什么线索,龙霄也朝外面走去,斜眸瞧见那阿梅先生正在不远处与一名年轻男子勾勾搭搭,眼睛却不时向自己这边张望,便对着他摇了摇头,做了个遗憾的动作走了出去。

    没多久已出了地下城,走在了大街上,龙霄也微微有了些酒意,并没有马上坐车,而是享受着迎面吹来的凉风,他一边漫步走着,一边在思索。这个“尖叫迪吧”,肯定是有问题的,那个深居简出的张老板,在里面不知充当着什么角色,这一点,他会通过阿梅先生一步一步、顺藤摸瓜的查出来。而和柳琬在一起的那些人虽然不知道是干什么的,然而瞧来绝不简单,特别是那个大姐,表面上很随便和善,但他可以感觉得出来,其余的人都非常畏惧她,这个人必然有其服众的手段,而柳琬,也不知有了什么发现。

    想到这里,龙霄忽然对今天发生的这一切感到了好奇与神秘,他绝不能放弃和这些人接触,这些人中也会有他想要的答案,但要实现这个目的,他就必须扮演好一个角色――烂仔朱军。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