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经营的创意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到了大酒楼,便瞧见罗清荣愁眉苦脸的站在大堂里。

    看到龙霄,罗清荣上前问了声好,然后道:“龙总,你说咱们这里到底什么时候才重新开张啊,我都急死了。”

    龙霄笑着道:“老罗,你先着急,这张可不能盲目的开,否则到时候又砸了锅,就再也恢复不了元气啦。”

    安慰了罗清荣两句,龙霄就到了总经理办公室,却见周云娜正在自己的电脑桌上工作,而客座沙发上却坐着两个人,一胖一瘦,面容熟悉,正是那刘光荣与曾凡。

    周云娜一见到龙霄,便站了起来道:“龙总,这两个人说是你的旧识,等你好久了。”

    刘光荣与曾凡瞧到龙霄,也立即从沙发上双双弹起,满脸是笑,恭恭敬敬的叫道:“大哥……”龙霄连忙用眼色逼了两人一眼,还是刘光荣的脑袋转得快一点,改口道:“龙总,你来啦。”

    龙霄“嗯”了一声,见周云娜在向这边瞧,便挥了挥手,让她出去。

    刘光荣见四下无人,这才一脸崇敬的道:“大哥大,文伟这么拽的人都给你收拾啦,现在你的名气可真是太大了,从昨天到今天,道上的兄弟们一碰面提到的便是你的名字,没有不佩服害怕的。咱们两人听在耳中可是乐滋滋的,谁叫你是我俩的大哥大啦,咱们也有面子啊。”

    那曾凡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咱俩过去投黑龙大哥,他虽然叫咱俩做了些事,但从来没有正式收下我们,现在你替了他的位子,可不能不要咱们啊。”

    他这样说着,与刘光荣忽然齐齐跪了下来道:“大哥大,过去你说不混黑道,不收我们,但如今你都当上老大了,就收下我们吧,要是你不答应,我们就不起来。”

    龙霄默默的瞧着他们,这是两个虽然有一些技巧,但没有大的本领,在道上不得志的小人物,瞧在他们在合津县时对父母的殷勤面上,自己完全可以收下他们,可是又能用他们来做些什么呢?

    思索起两人的本事,龙霄脑里忽然灵机一动,眼前正有一件自己抽不开身,又必须去办的事情,这两人一个是装模作样,能说会道,一个是穿墙越户,门锁无阻,要去办这事,真是再好不过。

    当下沉着脸道:“好,我要收下你们也容易,不过你们要给我办一件事,这事要是办成了,你们也不用叫我大哥大了,就和史光治、汤建忠他们一道,叫我一声老大吧。”

    刘光荣与曾凡听到能与这些道上大名鼎鼎的人物并列,心中真是欢喜不尽,没口子的道:“行,行,大哥大,有什么事,你就吩咐吧,别说一件,就是十件百件,咱们兄弟二人都要给你办得稳稳妥妥。”

    龙霄道:“好,我要你们去找三个人。”

    那两人想也没想,便道:“没问题,是那三个,大哥大,你只管说。”

    龙霄点点头道:“你们先起来,我将这三个人的名字,容貌特征,以及如何查找线索的方法写给你们。”

    见到两人站起来,龙霄就走到办公桌后坐下,取出纸和笔来,将君仪、雪儿、司马轻鸥三人的名字写了上去,跟着又祥细的描绘了三人的外貌特征,至于线索,君仪只有去查过去在学校时登记的资料了,而雪儿却只能从当年污陷他的案件中的警方记录上查起,最麻烦的是司马轻鸥,断腿的乞丐每个地方都很多,而且乞丐们脏黑的样子也都差不多,实在很难找,不过他发病的时候常常呼喊天煞族与琴儿,只有用这个作为线索了。

    他写好这些,交到刘光荣手中,道:“这三个人的下落对我非常重要,你们不管是骗也好,偷也罢,一定要给我找到,另外,你们放出风去,就说是我要你们办的,要道上的兄弟全部协助,谁要是提供了线索,我必有重酬,总之,不管是要人要钱,你们只管说就是。”

    刘光荣与曾凡瞧了一眼,心中都是一喜,这事若是做好了,不仅能达成自己两人的心愿,而且似乎还可以从中捞些好处,可是个难得的肥差啊。

    龙霄也不想听两人多说废话般的表态,摆摆手要他们先出去,每隔三天来给自己回一次话,汇报寻找的情况。刘光荣与曾凡便躬身出去了。

    没一会儿周云娜又走了进来,龙霄想到经常要她起身回避,心中有些抱歉,便点头对她笑了笑。

    周云娜知道他的意思,也对着他一笑道:“龙总,这没什么,过去陈总在的时候也是这样,咱们这样大的公司,自然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不需要我知道。”

    龙霄听她善解人意,又点了点头,这才发现她今天的打扮非常的古典,便如《花样年华》的张曼玉一般,穿着一件旧上海式的紫色绣花旗袍,下面的叉只开到大腿部,她的身材本就极好,配上这样的衣裳,更是在端丽中透出女性的妩媚与婀娜来。

    龙霄一直觉得周云娜很会打扮自己,此时见到她这般样子,忍不住赞道:“小周,你今天好漂亮啊,这件衣服也很好看。”

    周云娜听到这个帅哥老总赞美自己,心中不由窃然偷喜,口中却道:“也没什么啊,这样的衣服大家都在穿,这两年不是流行复古吗。”

    她说者无心,龙霄却是听者有意,听了她这句话,心中暮地一动,想起了一件事,忙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周云娜见他面色有异,心下甚奇,只得又重复道:“也没什么啊,这样的衣服大家都在穿,怎么,龙总,你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么?”

    龙霄道:“不对,不对,是最后面一句。”

    周云娜想了想道:“我好象说的是‘这两年不是流行复古吗’。这话也没什么啊,你瞧现在的电视电影,热播的票房好的始终是古装戏,其余的装饰品呀服装呀也有向这个方向发展的趋势,前两年的亚太会议,所有国家的领导人不是都穿着咱们中国的唐装么。”

    龙霄听着她说,猛的一拍掌,高声叫道:“是了,是了,就这样。”跟着喜笑颜开的过来握住周云娜的手连连摇动道:“哎呀,小周同志啊,小周同志啊,你现在可立了大功啦,咱们大酒楼的振兴就全在你一句话上了,有赏,重重有赏。”

    周云娜见到他欣喜若狂的样子,又是拍掌又是握手的,心中真是一头雾水,忍不住道:“龙总,我笨得很,你可要提示提示我,我怎么就立了大功了,否则我真还不知道如何来领赏。”

    龙霄放开她的手,和她一起坐在了客座沙发上道:“现在流行复古,这话不会错罢。”

    周云娜点点头道:“是啊,没错。”

    龙霄又道:“现在中国复古的影视基地,象什么桃花岛啊,横店啊,天龙八部城啊生意都不错,对不对。”

    周云娜又点头道:“是吧,报纸上说这些基地除了拍戏外,还对外开放,游客非常的多,赚了不少的钱。”

    龙霄笑道:“这就是了,你想想,现在大家在88必发娱乐国际里呆久了,全都厌倦了这种气氛,自然会兴起返古朝,我过去看小说,也发觉那种什么架空历史的书特别流行,人们想追求的是一种原始的古朴的与现实环境有所不同的氛围,咱们的酒楼为什么不向这个方向发展。”

    周云娜一听,觉得他这个想法挺不错,顿时也大感兴趣道:“好啊,龙总,你说,你说,咱们怎么做。”

    龙霄想了想,心中已经有了大慨的规划,便道:“咱们这个‘客来香大酒楼’反正招牌也砸了,正所谓不破不立,我想干脆点就将它全部推翻,照着古代酒楼的样子重新装修,然后再想法高薪请些会弄特色菜的大厨来,将菜品分为中档与高档与极品三大部分,中档的让普通的消费者都能接受,高档的仍在相当一部分消费者承受范围内,而极品菜,就将它拉到非常昂贵的价位,一定要显出最高的文化与档次来,至于价格么,这个要等新的大厨来了再定。”

    周云娜不由道:“那咱们不叫‘客来香大酒楼’又叫什么,装修又以那一个朝代为样版呢。”

    这个龙霄倒不用思考,脱口便道:“就叫‘盛明大酒楼’,照着明朝的样子装修,最好是连碗筷都仿能仿制,酒楼服务人员的服饰也要照明朝定做。”

    周云娜听完他的初步规划,也觉得新奇可行,不由大是佩服,偏着头瞧着他的头道:“龙总,你的脑袋真会使啊,只听见我这么一句话,举一反三,就能想出这么多来。”

    龙霄故作得意状的道:“那是,你不想想咱们是什么人,可是一学出来的高材生啊,正所谓‘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你以为我这个老总是白当的么。”

    他这话一说完,与周云娜相互一对视,不禁都笑了起来。

    既然主意已定,龙霄也是雷厉风行,叫周云娜马上通知酒楼里的所有的管理人员到办公室来开会。

    半个小时后,罗清荣、负责大堂的顾经理、厨师长老黄及后勤这一片的李会计、陈出纳等一共八人都到了总经理办公室,周云娜则负责会议记录。

    龙霄一等大家来齐,便将自己的想法重复了一遍,没想到却遭到了一片反对之声,其中以罗清荣与厨师长老黄的声音最大。

    罗清荣道:“龙总,你这想法太过标新立异,你瞧瞧这全省城的酒楼饭店,有谁这样做的,‘客来香大酒楼’这块招牌可是陈总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踩出来的,过去的生意也在全省的酒楼饭店里排得上前十名,龙总,这要照着古代的样子整体装修花的钱可不会少,而且还费时间,我的意见是一切还是照旧,过两天就开始营业,生意目前虽然不好,但我相信那些老顾客总要回来的,要不然咱们也学学人家,来个特价优惠,菜的份量不变,我想会有效果的。”

    那厨师长老黄也道:“我赞同罗经理的意见,这要仿照明朝,菜品的选择与烹制非常困难,全中国只怕也找不到几个,而且现在人家都已经有人请了,又怎么到这里来。”

    而那干干瘦瘦的李会计抽了抽鼻梁上的眼镜,以一种非常斯文的语气道:“龙总,这事我持保留意见,不过从财务上来瞧,这段时间几个子公司的生意都不怎么好,咱们的流动资金可不多了,要是全部都用来装修,若是生意失败,整个公司都将陷入困境,这可是十分的冒险的事啊。”

    他这话一说,那罗清荣便道:“是吧,是吧,我说这事就悬得很,年轻人做事要考虑后果,要是陈总在,绝不会同意你这样做的,龙总,你新来乍到,还是沉稳点好啊。”

    龙霄听到他如同父辈教训晚辈一般口吻,心中也觉得一阵阵的憋火,却一时又不好说什么,便转过身去,向正在电脑桌上打会议记录的周云娜道:“小周,你来说说对这事的看法。”

    周云娜不想他忽然会问自己,不由一愣,龙霄偷偷向她递了个眼色,又沉声道:“说吧,没关系,你也到咱们大酒楼有一段时间了,又常常接受陈总的熏陶,多多少少也懂得些经营之道了,不妨谈谈你的意见。”

    周云娜见到龙霄的样子,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便想了想,鼓着勇气站了起来道:“我同意龙总的想法。”

    龙霄仍然沉着脸“嗯”了一声道:“说说你的理由。”

    周云娜道:“我觉得现代的社会是个创新的社会,每一个行当的生意竞争得都非常激烈,可操作的空间与利润都非常的少,只有创新才能摆脱这一切,刚才罗经理说全省城的酒楼饭店都没这样做,我认为这就是一个商机,人有我有并不希罕,也吸引不了顾客,只有人无我有才能领导消费,创造出更多的价润。”

    龙霄不想她居然说得如此之好,短短的一席话,便抓住了其中的核心,不由微微一笑,率先拍起掌来道:“好,好,说得很好。”见到龙霄鼓掌,李会计等人都不得不举手附和了几下,只有罗清荣与老黄冷着脸不说话。

    周云娜见到大家鼓掌,粉脸顿时红了起来。

    龙霄转过头去,环视了一下众人,大声道:“你们瞧瞧,人家小姑娘都知道只有创新才能发展,我承认过去大酒楼也做得不错,但大家记住,那是过去,曾经辉煌的成绩,并不会一直保持十年二十年,世事在变,人的口味与追求在变,这生意也会变,连我都知道毛主席常说一句话叫做‘落后就要捱打’,各位与我年龄要大,不会没听说罢。”

    他说了这话,见其他的人都低下头去不言不语,只有罗清荣轻哼了一声道:“小丫头片子,她懂什么生意,满口胡说八道。”

    龙霄差点就要发怒,跟着又冷静下来,分析反对呼声最高的罗清荣与老黄的心理,罗清荣是个守旧的死脑袋,勤劳诚恳有余,而灵活机变全无,实在没法再适应这个酒楼的发展,而老黄反对,想来担心的便是他厨师长的位子和自己的薪金待遇。

    一念至此,龙霄再不犹豫,朗声道:“各位同仁,现在我宣布两条决定。第一,撤消老罗的经理职务,改任酒楼的副经理,协助经理工作。第二,老黄厨师长的职务暂时不变,但要负责选择与邀请适合本酒楼新项目的大厨,至于薪金可以由对方先提,而老黄从酒楼重新开业的第一个月起,薪金增加一成。”

    他说到这里,见罗清荣已露出了愤然失落之色,而老黄的脸上却掠过了一丝笑意,这两种反应在他意料之中,又道:“本大酒楼的经营策略已定,希望各位多多配合,允许有消极的想法,但绝不允许有消极的行动,如果有谁对大酒楼的重改做出不应当有的行为,那我将会严格的执行公司的辞退条例,绝不会容情。”

    一席话说罢,所有人的都点头应是,只有罗清荣道:“龙总,你是公司的最高决策者,要想下我,我没有话说,但我想问的是,又由谁来接替我的工作。”

    龙霄没有回答,问李会计道:“老罗一年的薪金是多少?”

    李会计道:“全部加起来,在八万元左右。”

    龙霄点点头,回头对周云娜道:“马上拟一份本酒楼招聘经理的,年薪最低二十万,高的可达五十万,在省内的各大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全部登出来,条件嘛,要么是大学本科毕业,要么是在本行业相同位子上工作了十年以上,凡是来的人都由你先接冾,然后带他们到本酒楼上下参观一下,就以‘大酒楼经营管理策略’为题,要求他们写一份十分祥尽的策划书来,交到你的手中,到时候给我瞧。”

    他这话一说,众人全都吃惊不小,罗清荣第一个嚷了起来道:“不行,不行,我跟了陈总十来年,薪金才只有八万,这新来的经理才来,就比我高了一倍甚至几倍,这太不公平了,完全是浪费,严重的浪费。”

    龙霄知道他的意思是自己慷他人之慨,随意花钱,没骂自己是败家子就算好的了,也懒得跟这种老古董解释,只沉着脸道:“罗经理,这些你就不要管了,你只管做好自己份内的事,若是有什么差错,我会按公司的制度处理的。”说着也不再管他,宣布散会。

    周云娜等到大家都走了出去,这才轻轻的对龙霄道:“龙总,二十万至五十万的年薪是不是太高了,具我所知,省城里各大酒楼饭店的经理,年薪没有超过十万的。而且老黄的工资也要长,请来的大厨还要让对方先提薪金,肯定也不少,这么多的钱,咱们能付出来吗。”

    龙霄微微一笑,向她招了招手,要她过来坐在沙发上,然后自己在旁边坐下道:“我问你,过去咱们酒楼的入座率是多少。”

    周云娜道:“淡季在百分之四十左右,旺季在百分之七十左右,龙总,那份资料我不是给你了么?”

    龙霄点点头道“不错,你给了我,我也瞧见了,但我对这个成绩并不满意,照我的想法,咱们重改后的酒楼入座率淡季应该达到百分之七十,而旺季应在百分之九十才对,你想想,就以过去每个月五十万的利润来算,一年在六百万左右,如果增加了这些入座率呢。”

    周云娜算了算道:“应该在九百万左右。”

    龙霄“嗯”了一声道:“如果我再将所有菜品的利润增加百分之二十呢?”

    周云娜道:“那就有一千万以上了。”

    龙霄又点头道:“这还只是普通菜品,如果是加上高档席与极品席,利润将是成本的十倍甚至百倍,那算下来就很惊人了,但这一切,都必须要非常高明的酒楼经营策略与非常高超的特色菜品厨艺才能做到,所以咱们太需要这两方面的人才了。”

    周云娜也是个聪明的女孩儿,立刻便领会了龙霄的意思,笑着道:“是啊,照你这样算法,咱们公司每年会多六百万甚至一千万的利润,这些薪金又算得了什么呢,公司还是挣了绝大部分的钱,这就叫做花小钱办大事吧。”

    龙霄点头道:“人才对一个公司的成长与发展是至关重要的,就是多给一点钱,只要他们愿意来,我也绝不会吝啬一分。”他说这话,却是顾子通与手下的魏建业、赵如风、白云道长、马策实四大统领给他的启发,要是没有这些人,他只是一名普通的义军首领而矣,那里会有英勇善战,威震大明的无畏军。

    周云娜一脸敬意的凝视着他道:“龙总,如果我猜得不错,你要我在省内的各大媒体上大肆宣扬咱们大酒楼用这么高的薪金招聘经理,就是想声先夺人,先引起轰动效应,让大家对咱们新开张的酒楼好奇,到时候都不免来尝尝味道。”

    龙霄含笑道:“你说对了一半,要知道我开的薪金越高,就将咱们酒楼的档次抬得越高,价位也可以高出别的酒楼饭店一截,只不过这二十万的薪金倒是真的,要到五十万么,只怕很难。”

    周云娜“扑哧”一笑道:“原来你是骗别人的。”

    龙霄正色道:“这不能说骗人,这应该归属于说话的技巧一类,主要是针对媒体,至于这个人如果真的做得很好,我自然不会亏待他。”

    周云娜道:“不过你这样诱人的条件,不知有多少人要来,可要累死我啦。”

    龙霄望着她道:“小周,这事你可别大意,这一步对咱们才最关键啊,放心,我一定给你加工资。”

    周云娜一听,不由抿嘴一笑道:“龙总,我可不是要胁你啊,是你自己说的。”

    龙霄老气横秋的笑骂了一句“机灵鬼,倒懂得顺着杆子上啊。”

    周云娜此时与他已没什么隔阂,吐着舌头做了上鬼脸道:“咱们这些打工一族,为的就的那点微薄的薪金,老板开恩加上那么一丁半点,自然不会放过了。”

    龙霄笑了笑,又道:“你知道为什么我要他们祥细的写一份酒楼管理策划书么?”

    周云娜道:“那自然是要选一个合适的经理人选来。”

    龙霄道:“还是只说对了一半,告诉你,我除了瞧了两本你给我的书外,其实对酒楼饭店经营管理的具体的事宜都弄不明白,你想想,来应聘的人可都是这方面的精英和专家啊,他们为了这个高薪职位,针对咱们这个酒楼写出来的东西绝对是一级棒加了不起,我正可以偷师学习些高招拟出其中比较实际可行的问题,然后把它们实施出来,这可不用花一分钱哩。”

    周云娜听着这一席话,望着他的眼神由敬意变成了仰慕崇敬,半天才幽幽的道:“龙总,你真是老谋深算啊,我今后再也不敢说你象学校里的孩子了。”

    龙霄立即道:“是啊,说这样的话本来就大逆不道,其罪当诛,是本老爷一向宽洪大量,原谅了你的年幼无知。”

    周云娜见他又故态复萌,不禁摇头笑了笑,忽然觉得这个年轻的老总不单单是外表俊朗帅气,而内在的气质却是那么的亲近神秘而又具有诱惑力,吸引着人总想去更多的了解他,接近他。

    她有了这个想法,与龙霄的眼眸一对视,就没有那么自然了,心中一跳,连忙低下头去,感觉脸已经在开始发烫发红,连忙站了起来,背对着龙霄,假装去收拾他的老板桌。

    龙霄没有留意到她的举动,讲了这么久的话也累了,就斜靠在客座的长沙发上看报纸,一时口渴了,便叫周云娜拿自己的茶杯来。

    周云娜无法回避,便又低着头拿了他的茶杯放在茶几上,谁知她不这样做还好,这样扭扭捏捏、遮遮掩掩的反而引起了龙霄的注意,两人相处已非一日,他那里想到对方还会为自己脸红,不由大惊小怪的道:“哎呀,小周,你的脸色不对,是不是在感冒了,早点说啊,快回去,快回去,吃了药躺一躺,或者到医院瞧瞧,我放你半天假。”

    周云娜无法明言,只好期期艾艾的道:“没……没什么,我没关系的。”龙霄见她说着话,原本雪白的脸上更是霞染彤飞,还以为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就要给自己的司机打电话,要他来接周云娜到医院。

    周云娜瞧他越闹越厉害,还真怕那司机来送自己去医院,连忙叫住他道:“好,好,我回去,我家里有特效药,吃两粒就会好,只休息休息就没事了,不必要去医院。”

    龙霄道:“那我叫司机送你回去。”

    周云娜又急忙阻止了,龙霄最后只得道:“好,那你在家休息半天,要是明天不舒服,也不用来上班,放心,绝对不扣薪金。”

    周云娜此时心中真是哭笑不得,实在没想到自己为他红了脸,居然还换来半天的病休。

    在龙霄的不住摧促下,周云娜终于回去了,他又重新坐在了沙发上看报。

    到了下午,龙霄正在瞧李会计送来的一份关于公司流动资金情况的报告,忽然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来了,他拿起一瞧,却是史光治打来的,接通了电话,就听到史光治道:“老大,你叫我派到‘尖叫迪吧’的人已经回来了,正在我房里,你要不要上来听听。”

    龙霄一听,连忙道:“好,我马上来,你在上面等着。”说着便走出了办公室。

    没多久便到了十二楼史光治他们的房间,一按门铃,史光治便来开了门,喊了声:“老大。”这时正坐在大厅沙发上的两个三十来岁的男子也急忙的站了起来,垂着手恭声的道:“大哥大。”

    史光治指着那两人道:“老大,这是我的手下倪华与蔡阳青,这几天一直呆在‘尖叫迪吧’那边。“

    龙霄摆了摆手,示意那两人坐下来,也一屁股坐在了他们对面的沙发上对那两人道:“快说,你们这些天都发现了些什么。”

    那叫倪华的道:“回大哥大,我和蔡阳青这些天一直在‘尖叫迪吧’泡着,向里面的工作人员旁敲侧击的打听他们老板的底细,但那些工作人员说这张老板一向是深居简出,并不经常到迪吧里来,连他们都说不出老板的具体情况,只知道他是个外地人,四十多岁,没有老婆孩子。”

    龙霄又道:“那毒品啦,在那里发现有人贩毒没有?”

    那倪华点点头道:“有,不过只有摇头丸,这也没什么啊,省城里许多的迪吧、酒廊都有这玩意儿,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怀疑的地方。”

    龙霄追问道:“那你们问那些卖摇头丸的人了么,他们的货是从那里来的?”

    倪华道:“问了,但过去黑龙大哥大不准咱们碰那种东西,他们都不是道上的人,问不出来不说,还怀疑咱们是公安局的,差点叫人在背后捅了咱们,要不是我和蔡阳青发现得早,恐怕早就没命了。”

    龙霄没有再问两人什么了,很明显,这个张老板隐藏得非常的好,贩毒的组织也一定很是严密,是不会轻易的给人查出的。

    他默默的坐在沙发上,心中却冒出一个念头来,今晚,他要亲自去那“尖叫迪吧”一趟,瞧一瞧到底能找到些什么线索。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