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浴中情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会议结束,文伟也被人抬走抢救去了,大家在惊惧畏服中陆陆续续的开始离去,龙霄却把史光治等十几名老大招集起来,商议由谁来接任文伟南城区老大的位子,要知道史光治等人与文伟的道上地位虽然名义上都差不多,但一个城区的老大,便如一个独立的国家,一切所得的利润都由这个老大来管理分配,从实权来说是一般的老大所不能比拟的,这些人谁不想当,但不好显得太明,商量了半天,还是没有得出一个结果来,最后只有让龙霄来指定。

    龙霄在众人的注视中来回渡步思索,这文伟虽然除掉了,但他手下的兄弟却并没有伤着元气,其中肯定有些与他关系密切的心腹之类的不会心服,弄不好就又要闹出什么事来,他派去的这人,必须是在道上很有威名,而且智勇双全,能想办法让文伟过去的心腹心平气和的接受现实。

    他的这些人的脸上扫了一遍,其实论起资历威望,史光治跟着黑龙出生入死,可说的打遍了省城的各个角落,道上的兄弟谁人不知,虽然他为人有些鲁莽,但经验老到,骁勇亡命,倒不失为一个最佳的人选,但自己现在对黑道上的有些事务还不懂,必须向他请教,而且数月之后,还要重返大明朝,这里的事,只能交给他处理,因此无法调派。

    龙霄最后的目光落在了柯杰身上,这也是省城黑道上知名的人物,他绰号叫做“拼命三郞”身手与胆量应该不错,最重要的是,自己曾默默观察过他,此人虽然说话不多,但做起事来相当的沉稳周到,平日里与众兄弟的关系相处得非常不错,应该也是个合适的人选。

    想到这里,他也不再犹豫,便向柯杰一指,将这决定对大家宣布了。

    众人一听,其中虽然有大是不快的,但此时龙霄威望已高,人人都有些怕他,再加上柯杰和大家都非常交好,面子上也拉不下去,于是不管是心服或是不心服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纷纷过去向柯杰道喜。

    柯杰却向龙霄走来道:“老大,你是不是另外安排人选,这里的许多大哥都比我够资格,我还是就在你身边鞍前马后的跑跑腿就是。”

    龙霄笑着道:“柯大哥,这事我已经决定了,你不必再推辞,我相信你的能力会处理好南城的事,咱们趁热打铁,明天你就过去,另外再带些能打的兄弟一起去,让南城的人不敢乱来。”

    柯杰知道龙霄是个说一是一,不会轻易改变主意的人,听他言语恳切果决,眼中流露出了感激之色,向他微微一躬,便不再多说了。

    接下来大家便坐车离开了船厂,为了不引起警方的注意,并没有大摆庆功宴,只是龙霄与十几名大哥级人物找了家不起眼的酒家,在二楼上饮酒作乐。至于手下其他的兄弟则由史光治负责明天在总公司的财务上领出一笔钱来,分发下去,各自庆祝。

    龙霄兵不血刃的除掉了在省城里不可一世的文伟,自己心中大觉痛快,饮起酒来也不节制,真是逢敬必饮,逢饮必干,也不管他是白酒或是啤酒,喝到了半夜,也不知血液里的酒精浓度达到了多少。

    酩酊之中,却听到史光治在给汪光正打电话,要他找十几名漂亮点的小姐过来,龙霄想到那些在艳舞厅里拉业务的小姐,心中觉得不爽,便要史光治不要安排自己的,史光治先劝了两句,见他的态度甚是坚决,只好作罢。

    又喝了一阵,史光治的电话响了,原来是那些小姐已到了楼下,大家便结束了饮酒,全都歪歪斜斜的走了下去,

    看到手下们都带着小姐各自坐车离去了,龙霄钻入了正等着他的皇冠车里,说了声“明珠小区”,那车立刻飞驰而去。

    没多久便到了明珠小区,龙霄要司机自行离去,然后步履微斜的到了谢姐住的楼层外,刚按了两声门铃,门就“啪啦”一声开了,露出了谢姐美丽精致的面容来。

    见到龙霄,谢姐的脸上顿时一松,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跟着笑靥如花的道:“霄,你终于回来啦。”

    龙霄此时酒意上涌,头昏脑涨,也不想说话,脱鞋便进了屋,却见客厅里的电视还开的,谢姐竟然还没有睡觉。

    他一下躺在了沙发上,昏昏欲眠,谢姐过来满脸关切的道:“霄,怎么,酒喝多了,唉,你也真是的,就不能少喝点,要小心自己的身体啊。”

    龙霄还有些神智,隐隐约约听到谢姐的话,便摆摆手,含含糊糊的道:“没……没有,我那有喝醉,没多少……多少酒。”

    谢姐又爱又怜的望着他,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柔声道:“你们这些男人啊,就爱逞强,喝得再醉,都不会承认。”

    说着又打开冰箱拿了一袋牛奶出来,到沙发上来扶龙霄道:“来,霄,喝一袋牛奶,这能解酒。”

    龙霄眼睛也不睁道:“不喝,不喝,除非你用嘴喂我。”

    谢姐见这个越来越成熟的男人竟如小孩子一般撒起娇来,抿唇一笑,在他鼻子上轻轻刮了一刮,道:“你啊,真是个小赖皮。”说着真的喝了一口牛奶,俯下身子,凑在龙霄嘴里喂去。

    龙霄以这种香艳的方式喝着牛奶,感受着她柔软的嘴唇,忍不住就将舌头伸了出去,在她嘴中一搅,谢姐“嗯”了一声,差点将嘴中未喂完的牛奶洒了出来,连忙扬起了头,在他身上打了一下,娇嗔道:“讨厌鬼,别想我再喂你啦。”

    跟着闻到他身上有浓烈的酒味与汗味,不由皱了皱鼻子道:“瞧你一身臭味,快去浴室洗洗。”

    龙霄也觉得浑身不舒服,便道:“好啊,不过要你帮我洗。”

    谢姐此时的全部身心已寄托在他的身上,况且数度春风,那里还有什么不能为的事,又打了他一下道:“好好好,你是老爷,咱们这些做丫环的自然是只有听你的吩咐的份啦。”

    说着就来搀龙霄,龙霄微一借力,便站了起来,向浴室走去,将全身脱得精光,躺在了浴缸里,谢姐则蹲在一旁他给放水,时时用手试着温度,等到水放得差不多了,便在他的身上涂抹着沐浴露,用纤纤玉指细心的给在他在身上搓擦。

    龙霄爽歪歪的躺在浴缸里,享受着谢姐的服侍,曾几何时,这样的情节在色情书上见过,当时是好生羡慕,却想不到白云苍狗,世事真的难料,如今切切实实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泡在微温的水里,他已经清醒了许多,便微微的睁开了眼来,只见面前一个成熟的艳妇正唯恐将自己惊醒,小心翼翼的在他的身上轻动。

    龙霄想起那些想要得到谢姐的高官与富豪,如果是知道她现在这个样子服侍一名男子,真不知道要气得吐几大海碗鲜血,心中顿时扬起了一种男人虚荣的自豪。

    他侧过头去,静静的望着谢姐,见她眉毛又细又弯,眼睛是那种罕见的丹凤眼,鼻子直挺,唇如樱桃,虽然眼角隐隐可见一点皱纹,但更为她增添了一种成熟女子的妩媚与诱惑。

    心中一动,龙霄禁不住向谢姐的胸前望去,却见她穿着一件开口很大的薄丝睡衣,透过领口,全然可以瞧见两个雪白圆润的乳房在随着她的手上动作如兔子般跳跃着,两颗微黑的乳头也在衣裳下时隐时现。

    瞧到这里,龙霄的腹下已开始发热,丹田三寸之下的地方顿时一柱擎天。谢姐正在洗他的下身,立刻便感觉到了,碰了一下,就要缩手,却听得龙霄轻轻道:“别动,握住它。”

    谢姐一愣,但此时已是对他百依百顺,纤手伸去,便不紧不重的握住了龙霄,嗔道:“你不是睡着了么,怎么会这样?”

    龙霄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她的眼睛,自己的左手也从浴缸里伸了出去,穿过谢姐敞开着的领口,在她两个乳球间游动,不时用手指拔弄着她的乳尖。

    谢姐已从龙霄的眼神里领会了他的意思,不由摇摇头道:“不要,霄,你才喝醉了酒,这样对你的身体不好。”

    龙霄没有说话,只是忽然从浴缸里坐了起来,谢姐一惊,怕将他弄痛,连忙松开了握住他的手,龙霄却一把将她抱进了浴缸里,跟着将她在拉在怀中,伸嘴就向她唇去。

    谢姐感受到了他的激情,心中也是意乱情迷,先还挣扎了几下,后来就不动了,而是任睡衣贴身湿着,一双玉臂紧紧的圈住了龙霄,热情的回吻着他。以她的年龄与经历,本来以为这般的激情已离自己远去,却想不到被一个正在成熟中的少年撩拔燃烧了起来。

    两人在浴缸里不停的向对方全身抚摸着亲吻着,龙霄热血沸腾,再也忍耐不住,将谢姐双手撑地的轻轻的推在了浴缸里,然后站在她的身后,伸手将她的底裤剥在了双腿弯的地方,摸了摸她浮出水面的半个浑圆丰满的臀部,找准了目标,便刺了进去,谢姐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轻哼,玉臀微微向后轻摆移动,配合着龙霄。

    这是一场充满着爱意与放纵的激情,酒后的龙霄是用力而又鲁莽的,而且时间非常的持久,谢姐用自己所有的技巧变着花样来满足着他,自己也在这激荡与放纵中高潮迭起,享受着性爱的快乐。

    龙霄折腾了谢姐好半天,这才开闸泄洪,两人在浴缸里紧紧的抱着,体会着灵与肉的余韵。

    事后,仍是由谢姐给龙霄洗了身子,让他先到床上睡去,自己这才脱下贴在身上的睡衣,重新洗浴。

    回到卧室,疲倦的龙霄已呼呼大睡了,谢姐躺在他的身边,轻柔的抚摸着他年轻而又结实的肌肉,想起刚才两人在浴室里的疯狂,心中却是甜蜜无比,是啊,这个世上,她再不会喜欢别人了,也再也没有别的男人可以带给她如此的迷乱,眼前的这个男人,已成为了她的唯一的主宰。

    但很快的,谢姐的这种甜蜜便开始消失了,她想到了两人的年龄与自己的经历,这是两条不可逾越的鸿沟,这个男人,或许现在还会迷恋自己的美貌与身体,但随着他的成熟与地位的变迁,会有更多年轻漂亮的女人纠缠着他,那时自己就会成为昨日黄花,成为他的一个年轻时荒唐的记忆,她不奢求能成为这个男人的妻子,但她怕的是今后连情妇的资格也没有,那么她这一生,就真的一无所有,毫无快乐可言了。

    想到这里,谢姐的鼻子一酸,眼泪便潸潸而落,透湿了一大片枕巾,这一切她都压抑着,强忍着,不敢发出任何声响,生怕惊醒了正在睡梦中的龙霄。

    龙霄是一夜好睡,直到第二天十点多钟才起床,谢姐已将早饭弄好了等他。

    龙霄见桌上的东西还没动过,便招呼道:“谢姐,你也一起来吃啊。”

    谢姐咬了咬嘴唇道:“霄,我今后不想听到你叫我谢姐了,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如云好了。”

    龙霄记得过去似乎听她说过自己的真名叫做谢如云,不过他“谢姐谢姐”的叫惯了,当时也没在意,却不想她现在提了出来,心中自然不知道谢姐的心事,就随意的点了点头道:“好,你喜欢我怎么叫,我就怎么叫。”

    谢如云对着他妩媚的一笑道:“好,你叫我一声。”

    龙霄便望着她笑嘻嘻的道:“如云,我的好如云,快来一起吃饭,行不行啊。”

    谢如云觉得心中似乎好受了些,欢快的答应着坐下来和他一起用餐。

    吃过饭,龙霄就要上班去,刚要换衣,却发现自己的衣裤都不见了。

    谢如云见他像个猴子似的满屋子钻,知道他在找什么,抿唇一笑,从沙发上的一个大衣袋里拿出了一件湖兰色的衬衫与一条淡灰色的西裤,递在了他的手上道:“你那一身又臭又脏的衣服怎么还穿得出去,我已经给你洗了,这是我刚才出去给你买的,你试试合不合身?”

    龙霄这才见到她双眼微微发红,眼圈也有些青,完全是没有睡好的样子,不由道:“如云,真是谢谢你为**心了。”

    谢如云温柔的一笑道:“你啊,象个半大的孩子,我不为你操心,谁为你操心。”

    龙霄一听,不由凑在她耳旁,轻轻的道:“那昨天晚上,我象不象个半大的孩子啊。”

    谢如云闻他这么一说,顿时红了脸,伸手便捶在了他的胸前,然后白了他一眼。

    龙霄哈哈大笑的道:“打是亲来骂是爱,不打不亲不痛快。”他一边说着,一边迅速的穿好谢如云给自己买了新衣,在她脸上狠狠的“叭嗒”一口,便走出了门去。

    在走出小区之前,他的头脑已从绵绵的情意中冷静下来,南城的文伟已除,但那个他怀疑是黑龙灭门惨案元凶的“尖叫迪吧”的张老板还没有浮出水面,下一步,就是要对付他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