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章 立威(中)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等到第二天,龙霄醒了过来,见到外面天色己明,便打开冰箱,见里面有面包与牛奶,就取出来吃了,然后就到浴室里冲了一个凉,进入卧室打开那衣柜,见里面挂着五件不同颜色的短袖衬衫,又有两白两黑四条长裤。

    他微一思索,便拿起了一件黑色的短袖衬衫,只觉入手柔滑,质地极好,一看标志,倒也认得,却是“花花公子”的印记。

    将衬衫穿在身上,大小非常合身,接着又选了一条米白色的长裤相配,长短也相差不多,他明白定是这些手下估摸自己的身材所买,只怕是花费不少,心中不由道:“我如今的身份不同,再象过去那种随意的少年打扮恐怕是不行了。”

    想起柯杰曾说门口鞋架上还有新买的皮鞋,便走出去,却见到的是三双同一款式油亮发光的黑色皮鞋,只不过大小微有不同。龙霄瞧了瞧鞋内的码数,就选了一双套在脚上,软软的甚是舒服。

    一切弄好,走入浴室,面对着镜子,龙霄差点要认不出自己了,镜中的这人,黑衣白裤,一身名牌,神采飞扬间,又显得稳重而又成熟,竟仿佛在一夜之间长大了三四岁一般,这才知道“佛要金装,人要衣装”这句话是半点不错。

    反正四下无人,龙霄也忍不住站在镜前欣赏了自己好一阵,实在觉得自己真是不一般的帅,是啊,谁没有虚荣心,只是多与少罢了。

    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阵,就听到门玲之声,开了门,史光治已站在了外面。

    见到打扮一新的龙霄,史光治眼前也是一亮,忍不住又瞧了瞧他,这才感慨道:“老大,真有型啊,这下只怕要迷死天下所有的女人了。”

    龙霄听在耳中,其实也有沾沾自喜的感觉,嘴中却道:“史大哥,不要乱说,哪有那么夸张的。”

    史光治哈哈笑着摇头道:“夸张,一点不会,老大,你今后就会明白了。”说罢也不再提此事,道:“老大,现在咱们就到你的办公室去,我叫会计将所有子公司的帐本都拿来给你瞧瞧。”

    龙霄也很想了解一下公司目前的经营状况,就点头应是,史光治又道:“另外,大酒楼今天要不要开张,老大,你还是拿一个决定。”

    龙霄思索了一阵,道:“暂时不要,大酒楼的生意太差,开了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不如大家想想法子再说。”

    说话间已下了电梯,进入了“客来香大酒楼”,酒楼虽然还没有开始营业,但所有的员工都在大堂里坐着待命,男男女女的大约在八九十人以上。

    两人一走进去,便有人道:“龙总来啦,大家快起立欢迎。”话间一落,所有的酒楼员工都围了过来,躬下身子高声道:“龙总您好。”

    龙霄见这样的情景和昨晚在“大裂谷夜总会”的时候差不多,便笑着点头道:“大家好,大家好,各位这些日子辛苦了。”

    那些酒楼的员工都没有见过新老总,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一个帅气年轻的男子,全都非常诧异,那些女服务员见到意气风发,英气逼人的龙霄,更是心中狂跳,有的害羞的回避着他的眼神,有的却直勾勾盯着他瞧。

    龙霄装着没看见这一切,回头对史光治道:“这几天咱们要想恢复生意的法子,没什么事,就放大家回家休息一个星期好了,工资照发。”

    史光治点点头,便依着龙霄的意思宣布了此事,但奇怪的是,这些酒楼员工并没有露出什么高兴的神情,有的甚至还显得非常沮丧。

    龙霄瞧在眼里,头脑微动,便知道是什么原因,立刻纵声道:“大家请放心好了,咱们这个大酒楼是绝对不会垮的,现在只是停业整顿,公司将考虑新的经营方式,请大家相信公司的能力和决心,我可以向大家承诺的是,一但酒楼重新开张,各位的收入将只会增加而不会减少,各种福利也会更多,这几天只管好好的休息就是。”

    他说话间自有一种威严与力度,所有人的心中皆是一稳,只觉这位年轻老总的话不由让人信任。

    员工们开始露出笑容散去,只有一名四十多岁,中等身材,一脸憨厚,穿着朴实的中年男子还站在那里,史光治便引着龙霄走了过去介绍道:“这是大酒楼的罗清荣罗经理,也是跟了黑龙大哥十几二十年的老员工了,做事非常踏实,黑龙大哥经常夸他。”

    龙霄点点头,伸出了手去道:“罗经理,幸会。”那罗清荣连忙双手握住他道:“龙总啊,你刚才说了话太好了,我听了心中都是一暖啊,这大酒楼这么好的位置,这么好的地方,可是陈总多年的心血,就这样荒着,咱们这些人无事可做,还白拿工资,我心里真是焦急啊。”

    龙霄打量他的模样神态,倒和父亲有几分相似,知道是个能够吃苦受累的人,便也有几分尊敬,宽慰道:“没关系,我们很快就会重新开张的,罗经理,到时就够你忙活了。”

    粗略的聊了几句,史光治才带着龙霄到了二楼,穿过大堂与雅间,就到了一排挂着“业务洽谈室”、“财务室”、“经理室”、“总经理室”等等的房间。

    总经理室的门开着,里面甚是宽大,最醒目的便是一个红木做成的老板桌,旁边又有一个小桌子,上面安着一台电脑。周围则是一些书橱、文件柜之类。此时有一名身姿修长婀娜,长发披肩,身着淡绿色连衣裙的女孩子正在里面整理房间,史光治就喊了一声:“小周。”

    那女孩子闻声回过头来,只见她一脸清秀,二十一二岁上下,虽算不上一个完全的美女,但肤色细白,眉宇温柔,也有中上之姿。

    史光治一指龙霄道:“小周,这就是龙总,今后你可要好好配合他的工作。”

    又对龙霄道:“老大,这是周云娜,过去陈总的秘书,现在仍由她来协助你的工作,公司里有什么事,你就问她好了。”

    龙霄便伸出手来道:“你好。”那周云娜也没想到新来的老总会如此青春帅气,实在是个罕见的美男子,见他双眸射来,不由愣了愣,脸上一阵滚烫,但立即回过神来,也伸出纤手握住他,柔声道:“龙总好。”龙霄只觉对方的手甚是柔软滑腻,一握之下便立即松开。

    史光治给两人引荐完,就挥手要周云娜先去做别的事。周云娜知道两人要商量事情,便走了出去,然后将门轻轻的带上。

    史光治和龙霄在总经理室待客用的沙发上坐了,史光治脸上现出了岔岔之色道:“老大,文伟那小子真是太嚣张了。”

    龙霄道:“是怎么回事?”

    史光治道:“昨晚咱们两人一走,汤建忠便给文伟打了电话。文伟接到电话后,没多久就带着一中巴车的人赶来了,一付气势汹汹的样子,倒象是咱们平白无故的抓了他们的人似的。汤建忠将人交给他,问他如何处置这些人,要他给你一个交代。谁知这狗杂种竟拽得很,反而说咱们将他的人打得狠了,要咱们给他一个交代。汤建忠当时便火了,就要和他干仗,但汪光正也在场,见他们人多,怕汤建忠吃亏,就上前劝阻了,文伟那狗杂种才骂骂咧咧离开。”

    他说到这里,怒火已是不打一处来,道:“***,文伟这狗杂种三四年前还是一头见人就点头弯腰的哈巴狗,是黑龙大哥将他扶起来当的南城老大,这几年仗着自己收了些小弟,便飞扬跋扈起来,黑龙大哥在的时候还不敢怎样,现在大哥一死,他就想翻天了,老大,你说怎么办?”

    龙霄暂时没有回答,一切事情都不能盲目的决定,他必须明白省城里黑社会的具体情况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他向史光治问道:“史大哥,汤大哥他们到那里去了,平时都不在这里么?”

    史光治摇摇头道:“这里平时全是做的正规生意,除了开会之外,兄弟们都很少来。”

    龙霄道“那他们平时又在那里?手里下的兄弟又有什么用?”

    史光治也知道他在了解情况,便道:“其实黑龙大哥过去在没有成立这几个公司之前,在这一带开过许多的地下赌场、洗脚城、美容厅之类的生意,还放过高利贷,不过后来公司正常运转了之后,首先便停止了高利贷,将名下这些生意统统都转让了出去,而且和市区这一片的所有的色情场所与赌场都定下了协议,我们只负责外场管理,若是有人闹事或是警察查封,都要由咱们来搞定,不过每个月要照比例付给我们一笔酬金。汤建忠他们就各带着人罩着一块,就象派出所一样,不过他们管的是明的,咱们却管着暗的。”

    龙霄又道:“那么文伟他们啦,也是这样么?”

    史光治道:“各个城区过去倒是那样,不过现在都开始自己开店了,好一点的还能和其它场子并存,象文伟这两年却是不停的扩张,将地盘上能赚钱的场子都想法挤走或者强行入干股,如今除了几个有政府官员作后台的他不敢惹,南城上所有的场子都和他有了关系,大家都是怨声载道,敢怒而不敢言。”

    龙霄点点头道:“史大哥,这个文伟瞧来咱们迟早要将他除掉,不过现在却不能动手,你想想,我才接手这个位子,文伟再怎么说名义上还是我手下的兄弟,若是立即对他下手,在道义上绝对说不过去,不如咱们再等等,找个机会好好的收拾他一顿。”

    史光治听他说得有理,不由道:“老大,你果然不愧是念过大学的人,到底比咱们这些大老粗考虑得周全些,行,就这么办,咱们让文伟这个狗杂种再笑上两天。”

    龙霄又道:“那个‘尖叫迪吧’的事办了没有?”

    史光治道:“办了,昨天晚上我就打了电话,叫了两个脑筋会拐弯的手下去暗中打听那个张老板的底细,这几天就会回话。”

    龙霄道:“这个姓张的不会那么简单,不要去催他们,而且要他们多多注意自己的安全。”

    史光治连声答应着,想起今天来的目的,忙道:“老大,你还是瞧瞧公司的帐本罢。”见龙霄点头,便扯着嗓门叫道:“小周,小周。”

    只听外面有人娇脆的答应了一声,只一会儿,周云娜便推门进来道:“史大哥,有事么?”

    史光治道:“去财务室将各子公司的帐本拿来给龙总瞧。”

    周云娜应了声是,便又走了出去,过了一阵,便捧着一叠厚厚的账本进来放在龙霄的老板桌上。

    史光治见帐本拿来了,便站起身对龙霄道:“老大,这些账我也不懂,就先出去办事了,你有什么问题就叫小周或者财会上的李会计好啦。”见龙霄点头,他就走了出去。

    龙霄走到老板桌后,坐在又宽又软的黑皮沙发上,不知不觉的便涌出一种成就感,这种成就感却与他刚初当上无畏军的首领时的滋味又大不一样,这外面的世界,毕竟是他生活了将近二十年的环境。

    他清静下来,便开始拿起那些账本瞧起来,周云娜不敢打扰他,便轻手轻脚的给他泡了一杯茶来,然后坐在旁边的电脑桌后敲打着一份文件,但按鍵的声音却极小极小。

    龙霄很仔细的瞧着帐本,他虽然没有学过会计,但每个月的支出盈余却还瞧得懂,而那个李会计将各个子公司的帐都做得很细,看起来倒并不费力。

    他最先瞧的便是大酒楼的帐,见上面显示过去每个月除去所有的开支外,大酒楼都还有四十万到六十万的纯利,而到三个月前,账面上的利润便飞转直下,从第一个月二十万,到第二个月的三万,然后上个月便出现了红字,亏损了七万,这个月的帐还没有做出来,但想来情况更糟。

    他叹了口气,放下了酒楼的帐本,又拿起夜总会的来瞧,见上面显示每月有六七十万的利润,后面几个月也受到了些影响,但波动并不大,基本上还算正常。

    第三本便是赌船的账,两只赌船一艘叫“光明号”,另一艘叫“顺远号”,是分别做的账,那天“光明号”的苏船长倒也说得不错,游轮本身的生意确实不好,每个月的耗费都挺大,严重影响了利润率,而两条船相比较,费用都差不多,但最终的盈余“光明号”又要比“顺远号”好许多。

    他忍不住向周云娜问道:“这‘顺远号’的船长是谁,为什么利润要比‘光明号’要少这么多?”

    周云娜听他来问,就停下了手中的活儿,转过头来对他微笑着道:“‘顺远号’现在的船长叫古涛,不过才上任一个多月,过去陈总对‘顺远号’的生意也不很满意,一年中已换了三个船长啦,不过生意似乎也没什么起色。”

    龙霄想起那苏华的样子,心道:“这姓苏的瞧来很是精明,应该有些本领,今后要好好留意才是。”

    见龙霄不再问,周云娜便过来给他的茶杯添了开水,又去忙自己的去了。

    龙霄拿起最后一本账,却是史光治他们收上来的监场费记录,大大小小的算起来也有三四十来万。

    瞧到这么多帐本,龙霄眼睛也涩了,正在闭眸休息,却见罗清荣带着一名留守的女服务员端着菜盘进来,然后一碟一碟的放在客座沙发前面的茶几上,原来不知不觉的已到了中午。

    罗清荣笑着招呼了龙霄一声,便带着那女服务员离开了。

    龙霄也有些饿了,便站了起来,见茶几上放着四菜一汤,都非常精致,而旁边是一小盆白米饭及两付碗筷。

    龙霄对周云娜道:“小……周,快来一起吃饭。”他见周云娜的年纪似乎比自己大,却不愿喊她周姐,但如果是叫云娜的话,仿佛又唐突了些,只好跟着史光治称呼了。

    周云娜低声的应着走过来,她过去也经常跟着黑龙这样吃饭,但不知怎的,和这位年轻老总单独相处,却让自己特别紧张。

    两人各端了碗筷先吃菜,龙霄见周云娜小心翼翼的吃着,似乎唯恐发出声音,他是随便惯了的人,也不愿意身旁的人这么拘束,便道:“小周,你到这里工作了有多久了?”

    周云娜放下碗来,道:“我是招聘来的,有一年多了罢。”

    龙霄道:“哦,那你是那所大学毕业的。”

    周云娜脸上顿时红了起来,道:“我没念过大学,是职高毕业的,学的文秘。”

    龙霄见她神色有异,忙道:“嗨,其实读不读大学有什么,做人全靠自己的本领。”

    周云娜抬头望了望他道:“不会啊,读过大学的人瞧起来就是不一样,龙总,你一定是那个名牌大学毕业的罢。”

    龙霄哈哈一笑道:“我可不是大学毕业的,不过我是一学出来的。”

    周云娜奇道:“一学,那是什么,是研究生或是博士生的别称么?”

    龙霄又笑道:“错,大错特错,这一学么,就是说我在大学里曾经呆过两个月,好孬那个大学的‘大’字前面那一横,我还是够资格的。”

    周云娜听他这么一说,忍不住抿嘴偷笑,道:“龙总,你这一定是开玩笑吧,你这么年轻就能当总经理,肯定有什么了不起的本领。”

    龙霄故作神秘状,向外面瞧了一眼,然后捂着嘴凑近周云娜,悄悄的道:“实话告诉你说,我是陈总的亲威,他们才找我来当这个总经理的,不过你别给别人说,否则他们就没这么瞧得起我了。”

    周云娜顿时恍然大悟,连忙点头道:“好,我不说,龙总你放心好啦。”

    龙霄又装出愁眉苦眼的样子道:“不过我什么也不懂,你可要帮我啊。”

    周云娜又点头道:“我也懂得不多,不过有什么我一定提醒你。”

    龙霄就是想缓和一下自己与周云娜之间的气氛,见她神色间舒展了许多,不如先前那么紧张了,随意的便将碗递给她道:“来,给我添饭。”

    周云娜就接过来给他添了,只觉和这个年轻老总的距离近了不少。而龙霄见她进食间虽然不再拘束,但动作仍然很斯文温柔,却是天然养成,心中暗道:“这女孩儿虽然没有读多少书,但素质却挺高啊。”

    吃了饭,依旧继续工作,龙霄便将那负责财务部的李会计找来,了解公司运作中的更具体的情况,而公司各个环节上的负责人就问周云娜,周云娜总是很详尽的从名字到性格给他解说。

    一个下午过去,到下班的时候,龙霄想起谢姐还在家中等着他的消息,自己不能丢下她不管,就给史光治打了个电话,问他晚上还有什么事没有,史光治则回答没事。

    龙霄向周云娜说了一声,便走下了大酒楼,也不用安排给他的专车,而是招呼了一辆出租车直向谢姐居住的明珠小区驶去。

    下车进楼走到谢姐的屋外,刚按了两下铃,就见到谢姐脸上露出欣喜之色出来开门,一见到龙霄,便如小女孩一般的扑到他的怀中,喃喃道:“霄,我知道你不会忘记我,一定会回来的,我在家里一直等着你,一直想着你。”

    龙霄也知道谢姐遭到亲人的误解,实际上自己就是她现在唯一可以依赖的人了,也紧紧的将她怀着,不住抚摸着她的背部。

    好一阵两人在分开,谢姐这才瞧清龙霄的穿着打扮,不禁“啊”的叫了起来道:“霄,你这个样子真是好帅,发生了什么事了。”她知道龙霄性格随意,并不讲究穿着,现在如此模样,必然有其缘故。

    龙霄住在黑龙那间大屋里总觉空荡荡的冷清,到了谢姐这里才有家的感觉,一时不去回答她,便如上班回家的丈夫一般对谢姐道:“快去弄点吃的来,我等一下给你解释。”

    谢姐听了他的话,家庭主妇似的进厨房炒弄起来,不一会儿就端着热腾腾的菜肴放在了桌上。

    龙霄上了桌,也不隐瞒,一边吃着菜,一边将自己这两天来发生的事简约的给她说了一遍。

    谢姐闻他在短短两天不仅当了黑社会的老大,还成了三个公司的老总,便如听到一步登天的神话故事一样,一时之间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龙霄讲完,对谢姐道:“你们那个王总应该也与道上有些关系,明天我就出面通知他,说你在我这里,瞧他还会玩什么花样。”

    谢姐渐渐回过神来,却黯然摇摇头道:“没用的,王总神通广大,过去连黑龙都不会怕,现在自然不会怕你。”

    龙霄眼眸一沉道:“哦,那我倒想试试他有多大的本领。”

    谢姐听到他这么说,一把抓住他的手道:“霄,你答应我不要去惹王总,你绝对不是他的对手,答应我,好不好。”

    龙霄知道她害怕王总,也不再提此事,便笑了笑,专心吃饭。

    这一晚,龙霄与谢姐没有再作爱,而是坐在床上相拥着聊天,等到都有些疲倦,这才睡下。

    睡梦之中,两人忽然被一阵急促的玲声惊醒,却是龙霄的手机响了,他拿起一看来电显示,却是史光治的手机,顿时坐了起来,这个时候,他打来电话,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