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章 立威(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史光治见到这几个青年越来越过份了,嘴里骂了两句,便站起身来要带着人过去,龙霄微微一笑,摇手制止他道:“史大哥,你先别慌,等下一定会有好戏瞧的。”

    史光治见他有令,只好恨恨的望了那几人一眼,又重新坐下。

    又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却听到门外一阵嘈杂,二十来名警察冲了进来,高声喊到:“都不许动,警察巡检。”场内观众骚动了一会儿,便各自坐在了座位上。

    龙霄示意史光治等人不要轻举乱动,沉稳的坐在那里静观其变。

    汪光正此时已将包房的嫖客与小姐全都疏散了,正在往楼下走,见到这样的情景,连忙迎了过去,见前面带队的警察面目挺熟,便笑呵呵的道:“刘所长,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咱们这里可没什么,怎敢劳你的大驾。”

    那刘所长便是管理这片区的派出所所长,平时汪光正也没少走动,得了许多好处。见到汪光正前来,就将身边的几名警察全部支走,悄悄的对他说道:“老汪啊,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只是今晚正在家里,忽然接到市局的电话,说是晚上有个行动,要我们配合一下,我刚回到所里,市局的人就过来了,这才说你这里有国家明令禁止的艳舞表演,还组织卖淫嫖娼,要我们严肃查处,这几个人象是知道什么,跟我跟得很紧,我实在没办法通知你啊,就多多谅解了。”

    汪光正知道今后还有用他的地方,也不想将脸皮拉得太僵,便笑着道:“老刘,难道说我还不知道你么,要不是上峰逼得太紧,还会来管咱们的事,上几次巡检,要不是你故意拖着时间,又打来电话,我这里的损失就惨重了。”

    那刘所长点点头,环视了一下全场,道:“老汪,我瞧你这里今晚没什么状况啊,这市局里的人情报似乎有误。”

    汪光正此时对龙霄这个年轻老总的判断力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得意洋洋的对那刘所长道:“这段时间咱们可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啊,不过老刘,下次有什么风吹草动的,可要提前跟兄弟说一声,免得引出些误会来。”

    那刘所长是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软,不由笑道:“那是,那是,老汪,这个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

    两人说着话,警察们已经将整个夜总会的楼上楼下,台前台后都查了一遍,自然找不出什么毛病来,纷纷来向刘所长汇报,而那几个市局的警察却是聚在一起悄声说着什么。

    这刘所长也怕真查出什么来,自己脱不了干系,如今终于放下心来,笑嘻嘻的过去道:“各位市局的同志,瞧来这里没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啊,现在应该怎么办。”

    这时一名三十多岁的警察沉着脸望了他一眼,似乎是怀疑他通风报信,但也没有其他法子,只好道:“刘所长,请你叫同志们收队,咱们回去再说。”

    刘所长连连点头,便高声招呼手下的人撤离。没一会儿,所有的警察都走了个干净。

    史光治实在佩服龙霄的神机妙算,不禁问道:“老大,你是怎么知道警察要来的?”

    龙霄没有马上回答,见那几个青年正混在人群中准备出门溜走,便伸手一指,对他道:“找些人出去将这几人抓起来,等一下我要问他们的话。”

    史光治应了声道:“老子亲自去,先揍他们一顿出出今天这口气,妈的,也不知是那里的小杂碎,敢到咱们的地盘上闹事,真是不想活了。”说着向汤建忠一递眼色,两人便站了起来,风风火火的去了。

    龙霄不慌不忙的独自喝着啤酒,没一会儿,汪光正就过来相陪,两人聊着天,大约在半个小时之后,史光治又匆匆走了进来,躬身在龙霄耳旁道:“老大,那些兔崽子己被我关起来了,你要不要去一趟。”

    龙霄点点头,便站起身来,跟着他了出去,一边道:“他们有没有说是什么人指使来的。”

    史光治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也问过他们了,这些兔崽子一口咬定是自己来的,酒喝多了,一时稳不住性,才这样嚣张。”

    龙霄一笑道:“史大哥,你刚才问我怎么知道警察要来,其实全是这些人做得太过了,你想一想,既然道上的人都清楚这是黑龙大哥的地盘,虽然他死了,但你们这些兄弟还在,就凭他们这几个人都敢在这里猖狂,似乎是说不过去。他们一心是想引得场内的观众起哄,让咱们叫跳舞的小姐全部脱光,这举动虽然可以用酒后乱性来解释,但瞧这些人的样子,绝对还没醉到一塌胡涂,忘记这里是什么地方的程度,背后一定是有人指使,才能让他们这么大胆。再加上黑龙大哥曾经给我说过,近段时间来,一直有人在对他的生意捣鬼,我就多了个心眼。”他说这话的时候甚是轻松,但其实这种细心谨慎,未雨绸缪的本领却是他在战场上养成的习惯,只是自己没有发觉罢了。

    史光治也不是傻瓜,一拍手道:“不错,这个人想要打垮咱们的生意,一定是与公安有勾结,要知道这里虽然有许多做业务的小姐,但名义上却不是咱们的员工,客人自己去包间玩耍,咱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他们即使查到,也没有多大的责任,只有这艳舞表演,要是被抓了个现行,可就是大事了,罚款不说,至少还要停业整顿三个月以上。这人倒狡滑得很啊,对咱们的事也十分熟悉。”

    说话间,两人己走进了夜总会旁边数十米外的一个阴暗的巷道,到了里面一幢旧的居民楼,史光治在底楼的一间房屋外敲了三下,那门便开了。

    走了进去,只见是间储物室,里面堆了些杂七杂八的烂纸箱,屋里面连汤建忠在内站着八名男子,手中都拿着各式刀具,而那几个在夜总会闹事的青年却被双手双脚的绑得结结实实扔在墙角里,一共有五人,全都鼻青脸肿的踡缩在地上。

    史光治走了过去,照着最前面的一个下巴上有颗黑痣的青年脸上就是一脚,那人的嘴唇顿时被踢破了,鲜血直流,“哎哟、哎哟”的叫唤。

    史光治跟着道:“你***快给我招,是谁叫你们来的,要是老实说了,就少吃些苦头,否则老子就将你这几个小子剁成几段。”

    那几个人互相望了一眼,却没人说话,那黑痣青年仍在叫着痛,也装着没听见。

    正在这时,人影一闪,黑痣青年忽然杀猪般的叫起来,原来是大腿上被人狠狠刺了一刀。

    下手的却是龙霄,他知道主使这几人的幕后之人,很有可能便是杀死黑龙一家的主谋,见这些人不说,怒火渐起,也不想和他们罗嗦,从汤建忠手中拿过一柄匕首,一刀就向黑痣青年刺去。黑龙果然没有瞧错龙霄,别瞧他平时甚是谦逊和气,但到了关键时刻,便狠得下心肠,在战场之上,死在他手中的天煞族士兵已数以千计,这区区的一个流氓又算得了什么。

    那黑痣因倒地的地理位置靠前,真是倒足了八辈子的大霉,眼睁睁的瞧着龙霄冷着脸拿着刀象扎豆腐一样又刺入了自己的大腿,不住的哭嚎着,鲜血已将身下打湿。

    龙霄见他的声音太大,不想让附近的人听见惹麻烦,作了个手势,便有人在周围的纸箱里找了些破布条来揉成一团,将他的嘴堵上,只听到他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却比先前听起来更惨。

    龙霄也不去再问他的话,起身便去后面拖了个似乎在里面年纪最小的人出来,右手的匕首缓缓举起,这次却是他的腹部。

    那人骇得“哇”的叫了起来,忙道:“大哥,别扎,别扎,我说,我说还不好么。”

    龙霄并不去瞧他,匕首的刃尖已抵在了他腹部的肌肤之上。

    那人一阵刺痛,惶恐至极,哪里还敢隐瞒,忙道:“咱们都是南城文伟大哥手底下才收的兄弟,经常到那边的‘尖叫迪吧’去玩,这样就结识了这迪吧的张老板,前天再去的时候,张老板就将咱们叫到一边,要我们今晚到‘大裂谷’来,无论如何要让跳艳舞的小姐将衣服全部脱掉。咱们知道这里是黑龙大哥大的地盘,说什么也不敢来,但张老板说,黑龙大哥大刚死,没人会管咱们的事,还说事成之后要给每人伍千元钱,兄弟们一时贪财,就答应了。大哥,大哥,求求你放了我,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龙霄知道他绝不敢说谎,便站起身来对史光治道:“给文伟打电话,将他的人交给他自己处置。”又指着那个被他刺了两刀,已有些奄奄一息的黑痣道:“先把他抬出去丢在巷口,然后通知医院。”

    史光治点点头,轻轻踢了黑痣一脚道:“算你拣了一条命,记住,别乱说话。”那人连忙点头。

    龙霄不想在这里久呆,便走了出去,史光治要汤建忠留在这里与文伟联系,自己便跟了出去道:“老大,‘尖叫迪吧’的张老板怎么办,要不要连夜带着人去将他收拾了?”

    龙霄摇了摇头,问道:“这个张老板你认不认识?”

    史光治道:“还不认识,不过听别人说起过,他的‘尖叫迪吧’去年才开,不过生意出奇的火爆,这个张老板虽然不是道上的人,但非常愿意与咱们这些人结识,几次邀请黑龙大哥吃饭,大哥都谢绝了。”[

    龙霄立即问道:“这是为什么?”

    史光治道:“这个‘尖叫迪吧’吃摇头丸的非常多,大哥怀疑就是这个张老板自己卖出来的,但又没什么证据,就没办法管了,不过也不想理他,莫非就是这个事情得罪了他,他一心想找黑龙大哥报复,但明里又不敢动手,就只好用这个办法。”

    龙霄一听这张老板与毒品有关系,想起那天黑龙对自己说的话,心中不由一动,对史光治道:“对这个张老板咱们先不要动,你明天派人去尽量详细的打听他的底细,我怀疑他和黑龙大哥的死有关系。”

    史光治闻言一震道:“不会吧,这姓张的手底下没什么人手,敢做这样的事,他不想要命了,要真是他,老子非活剐了他的皮不可。”

    龙霄道:“对方处心积虑已久,事情绝不会那么简单,咱们一切还要小心行事,这姓张的是自己一个人,还是背后有其他人物,这些都必须查个水落石出。”

    史光治点着头道:“好,老大,你放心,这事我亲自去办。”

    龙霄道:“不行,史大哥,你还是派些精明的手下去他那个迪吧暗中打听,你陪着我办别的事就成。”他的优点之一便是善于用人,知道史光治是个莽张飞似的人物,要是亲自操刀,不免打草惊蛇,便婉转的回绝了。

    史光治打了电话,那司机就开车过来,等两人一上车,也不用吩咐,便向大酒楼方向驶去。

    史光治道:“老大,你就暂时住在黑龙大哥在酒楼之上的住宅里吧,弟兄们都住在那里,有事也好商量。”龙霄点头表示答应。

    过了一阵,车子就到了大酒楼下,大酒楼大门紧锁着,黑漆漆的一片。

    史光治带着龙霄并不从酒楼进入,而是从旁边的一个楼道坐电梯而上,按是却是十二楼。

    史光治与龙霄出了电梯,便在一间屋子里按了按门铃,没一会儿,就有一个打着赤膊的短发男子出来开门,龙霄也记得此人是今天开会时与史光治在一起的大哥级人物之一。

    那人一见到龙霄,立即恭敬的叫了声:“老大,你过来啦。”说着就将龙霄往屋里让。

    龙霄进了屋,却见是间三室两厅的大屋,装修的格调虽然说不上豪华,但也清爽雅致,屋中的家用设备是一应俱全。

    他略转了转,就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那短发男子用纸杯泡了一杯茶递到龙霄手中,便与史光治一道坐下相陪。

    史光治指着那短发男子向龙霄介绍道:“这是柯杰,咱们道上有名的‘拼命三郞’可是个打架的好手。”

    那柯杰忙道:“好手算不上,但是有什么行动叫上我,我绝不会给老大丢脸。”

    龙霄微笑着点了点头,对史光治道:“史大哥,你们有多少人住在这里?”

    史光治道:“黑龙大哥在这层楼一共买了四间屋子,其中一间是他自己的,另外三间就给咱们这些手下带了弟兄的人,这房间就我、柯杰、汤建忠三人,其它的房屋也各住着三名兄弟。”

    龙霄又道:“今天开会的好象还有些人,他们又住在什么地方?”

    柯杰道:“咱们是单身汉,自然住在这里,那些有家有室的兄弟,黑龙大哥便给了他们一些钱,让他们在外面买房居住。”

    龙霄想到黑龙如此厚待手下的兄弟,确实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却不料身遭这样的惨死,心中不由大是感慨,一时沉默不语。

    史光治与柯杰提到黑龙,更是想起他的好处来,心下悲痛,虽然忍住没哭出声来,但已红了双眼,双拳紧紧捏着,恨不得立马找到凶徒,将他们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无语了一阵,史光治这才想起还没有带龙霄瞧他的房间,便对柯杰道:“锁已经换过了么。”

    柯杰点点头,进屋拿出一串钥匙来交到他手中。史光治对龙霄道:“黑龙大哥的房间钥匙没法子找了,咱们就另换了锁心,现在过去瞧瞧罢。”

    三人走出门去,隔了两间屋便停了下来,史光治打开了防盗门,在入门处的一个开关上一按,那屋中顿时亮了起来,格局却与史光治他们的房间差不多,只是装修得要气派豪华一些。

    史光治带着龙霄进了其中一间屋,打开灯,却见里面放着一张大床,床上是精美的被套,四周放着衣柜、沙发、茶几等物,而床头柜却是一张黑龙太太莫玲的玉照。

    龙霄思及这个高雅的女子死得其惨无比,顿时血脉贲张,牙齿紧咬,胸前一阵堵闷。

    柯杰打开其中一个衣柜道:“老大,你的换洗衣服,我们都照你的身材准备好了,还有浴室的洗漱用具也全部换了新的,你放心的用就是,另外新买的皮鞋在门口的鞋架上,有好几个码子,你瞧瞧那双合脚。”

    龙霄这才回过神来,见他们想得如此周到,不由得连声道了谢。

    过了一会儿,史光治与柯杰便告辞出去了。

    龙霄走出卧室,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瞧着这满屋的豪华摆设,想到今后这屋子就归自己居住,心中也掠过一丝新鲜与兴奋。

    但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他的思绪便纷至沓来,在那山崖之下,大明朝的三公主正在让死神悄悄走近,他在这里最多只能呆一百天的时间,就要赶着回去,而黑龙的仇,君仪、雪儿、司马轻鸥的下落,他现在这些手下弟兄的安排管理,都是必须要办的事,反而是自己的仇恨,只怕要暂时放在一边了。而明天,就是他正式上任老大兼老总的第一天,自己又该做些什么呢?这些问题在龙霄的脑海里时起时伏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倦意袭至,他竟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