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章 初见警花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汽车行驶了一阵之后,便到了港口,省城没有海,而是以长江为邻,因此万吨巨轮很少,来来去去都是些中型的货船和游船,不时在阳光下闪射出钢铁和油漆的耀眼光辉,而港口里不时穿梭着船客与各式各样的装卸车。

    汽车沿着江堤而下,在一艘三层客舱的游轮下停了,上面用红漆写着“光明号”三字。

    史光治与汤建忠带着龙霄走了上去,便可以见有船员在甲板上穿行,那些人都认识这两人,全都带着敬畏的神色笑着点头。

    史光治拉住一人道:“苏船长在那里?”那人忙向第二层船舱一指,道:“在他的休息室里。”

    史光治便领头向二层船舱走去,到了一间房,敲了敲门,便有一名身材结实,皮肤黝黑,一脸精明的中年男子来开了门,见到史光治,便高声道:“光治,黑龙大哥死得太惨了,你们可要为他报仇啊。”

    史光治点点头,向他道:“老苏,来,我给你介绍一个人。”

    说着向龙霄一指道:“这是陈总遗嘱中指定的财产监护人――龙霄,现在他已是正式出任本公司的总经理了,今后咱们都要听他的。”接着又对龙霄道:“这是‘光明号’的苏华苏船长,跟了黑龙大哥二十几年,除了负责这条游船,并不参与道上的事。”说着又对龙霄道:“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咱们的公司全名叫“宇嘉娱乐集团公司”,酒楼、夜总会、游船都属于它的子企业。”

    龙霄一颔首,率先向苏华伸出手来道:“苏船长,幸会,幸会,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关照了。”

    那苏华见龙霄年纪甚轻,过去也从没见过,想不到竟一下成了自己的老板,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见龙霄主动伸出手来,态度谦逊,连忙伸出双手来握住他道:“龙总真是年轻有为啊,今后需要关照的可是咱们这些人哩。请进,请讲,到屋里先坐一坐。”

    史光治道:“老苏,不啦,你带着咱们四处转转去,龙总也好了解了解。”

    苏华就很干脆的答应道:“那好,你们跟我来吧。”说着向龙霄一笑,便关上了房门,走在了几人的前面。”

    几个人又从一层船舱瞧起,不过是些普通的舱位,和一般的游船没有什么两样,甚至可以说还甚是陈旧,但到了第三层,走到船舱的最尾部,便见到一个破旧的铁门,上面挂着个铁锈斑斑的牌子,写着“船员俱乐部”的字样。

    苏华笑了笑,便从腰下取出一串钥匙,将那道门打了开来,龙霄随着走进去一瞧,却见里面极是宽敞,摆着二十来张华丽的桌子,却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苏华道:“这个赌场每次靠港时便收起,而出港时再摆出来,来的都是些熟客,押宝、牌九、百家乐、梭哈,赌什么的都有。”

    龙霄道:“那这个游船一个月能有多少收入?”

    苏华想了想道:“这个赌场生意倒是不错,每次出港来的人都挺多,每个月的利润在一百万上下罢,不过游船本身的生意不大好,每个月去掉各种规费与油耗、工资等要亏上二三十万,另外还要打点政府的一些相关部门,再花去二十成左右,因此这船每个月的纯利在五十万左右。”

    龙霄点了点头,心想:“这么大的一条游船,一个月赚五十万也不算多啊。”在这赌场里又巡视了一圈,便走来向苏华道:“船什么时候起航?”

    苏华道:“后天检修完毕,大概五天后装人出发。”

    龙霄其实对这船务什么的也不熟悉,今天来只是想作个大概的了解,呆了一阵,便向苏华告了辞,苏华则恭恭敬敬的送他到了游船下的车上。

    没一阵车子便出了港口,行在了省城的街道上,史光治问龙霄道:“大哥,现在咱们又到哪里去?”

    龙霄望着省城里一条条繁华热闹的街道,想起自己读书以来,虽说在这里呆了几个月,但从来没有出来好好逛过,反正夜总会要晚上才去瞧了,便一时心血来潮,想要下车去走走,随便也熟悉一下街道。

    他将这种想法对史光治说了,史光治与汤建忠要跟着他下去,但龙霄实在不习惯这种情景,便要两人先回去,自己晚一点会到大酒楼来与他们会合。两人强不过他,只好答应了,不过史光治却留下了一部手机,说是方便联系。

    龙霄下得车来,走在省城的大街上,只觉走路的滋味比坐车实在要愉快得多,他慢慢的闲逛着,瞧着鳞次栉比的商厦,琳琅满目的物品,穿流不止的人群,这个时候,才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大88必发娱乐国际的氛围与气息。

    不知不觉中走过了几条街,到了一个供给市民休闲用的小型广场,龙霄一时渴了,便在一处小摊买了瓶冰冻的矿泉水,坐在一个大理石铺就的花台边一边饮用,一边张望来来往往的红男绿女,不过,出于男人的本性,目标自然是那些身材婀娜,打扮时髦的漂亮女孩,只觉这些女孩若是与大明朝的女孩比较起来,无论是肌色的白晳还是眉目间的温柔婉约,总体上都要逊色一些,只不过她们神情间的自信与服饰间的大胆倒是大明朝的女孩无法望其项背的。

    正在胡思乱想,迎面一个身材矮小,满头白发,一脸皱纹的老奶奶,柱着拐杖颤巍巍的走来,龙霄见她衣着还算不错,但已有不少污迹,一双眼睛非常的呆滞,脑袋不住的轻微摇摆,神情甚不正常,心中便有些留意,却又见到她瞧到地上有半个别人吃剩下的被人用脚踩过的面包,慢慢的弯腰去拣,似乎要塞到嘴里。

    龙霄心中那种侠义之心便油然而起,走上前去,将那面包抢先拿在了手上,跟着道:“老奶奶,老奶奶,你是不是饿了,这个面包太脏,不能吃了,我给你买新鲜的去。”

    那白发老奶奶缓缓站起身来,望着他,脑袋仍然轻微摆动着道:“我饿,我饿啊。”

    龙霄见她似乎有好几天没有吃东西的样子,连忙慢慢的将她扶到花台边坐下,自己便匆匆跑到大街对面的一家面包坊去买食物。他一边走还一边回头瞧那老奶奶,生怕她又走了,还好她仍然呆呆的坐在那里。

    没一会儿,龙霄便买了一份最松软的蛋糕与一份纸盒装的牛奶回到了广场,递给了那老奶奶。

    那老奶奶接在手中,便急急的吃了起来,龙霄怕她咽着,就拿过了牛奶,等她吃上两口蛋糕,便喂她一口。

    过了一阵,老奶奶将蛋糕与牛奶都吃完,龙霄问她道:“老奶奶,你还饿不饿?”

    老奶奶没有回答他,只摆着头,嘴里喃喃的念道:“小碗碗,小碗碗,小碗碗……”

    龙霄一时也弄不明白这“小碗碗”到底是人还是东西,便大声道:“老奶奶,你家住那里,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老奶奶还是不答,仍在“小碗碗,小碗碗”的叫个不停。

    龙霄也是没法子,见她痴呆的样子,心中一动,便往她的衣服口装里摸去,想瞧瞧有什么线索。

    刚摸到第一个口袋,便发现了一块白色的硬纸,连忙拿了起来,却见上面写着“我的外婆有老年痴呆症,容易走失,若有好心人遇上,务必请通知我,万分感谢。”下面留着几个电话,座机与手机都有,而落款却是“柳琬”。

    龙霄心想老奶奶口中的那个“小碗碗”一定就是这个柳琬了,便拿起史光治给他的那台手机,照着纸条上的手机号码拔去,只听里面刚响了两声,便有一个娇脆而又急促的女孩子声音道:“你好,请问有什么事么?”

    龙霄道:“喂,你是不是柳小姐,你外婆是不是不见了?”

    那女孩子在电话里惊喜的“啊”了一声,忙道:“是是是,你是不是见到她啦,请问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赶过来。”

    龙霄也捣不清这是什么地方,便走过去问了一名扫地的清洁工,这才告诉她,那女孩子连忙道:“知道了,请你无论如何都要看住我外婆,让她不要再乱走,我一会儿就到。”说着便挂了电话。

    龙霄知道她正在赶过来,便坐在花台边陪着那老奶奶。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一辆出租车在广场上停下,一名身着制服的女警察匆匆开门下车,一眼就见到了那老奶奶,赶紧小跑过来。

    龙霄见她大约在二十岁上下,眉目清丽,眼大嘴小,长着一个尖削的瓜子脸儿,身姿苗条,是个十分漂亮的女孩子,但似乎才参加工作不久,透着一脸的娇稚之气,虽然穿着一身警服,但柔美之色要远远多于英武之气。

    龙霄连忙迎了上去,伸出手来道:“你就是柳琬吧。”

    那柳琬听他声音,知道他就是那个好心人,急忙伸出双手来握住他的手道:“唉呀,同志,我外婆都走失了两天了,全家人可急坏了,真是太谢谢你啦。”

    龙霄一时对“同志”这个称呼有些陌生,一时想起了初中时老师教的话,便道:“不用,不用,这叫学雷峰,树新风,咱们这是向雷峰同志学习,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柳琬一听,不由赞着:“同志,你的思想素质可真高啊,是那个单位的,我给你写封感谢信去。”

    龙霄不由道:“谁说只有单位上的才做好事,难道咱们社会青年就不能学雷峰了吗?”

    那柳琬自知失言,忙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你别见怪。”

    其实龙霄也有逗她的意思,见她这样,便一笑作罢,道:“好啦,好啦,你将你外婆快接回去,可要小心点,不要再走丢了。”

    说着便向前走去,却听到那柳琬在后面道:“哎,同志,还没请教你姓名啦。”

    龙霄头也不回,摆着手道:“雷峰同志做了好事从不留名,这一点我可要向他学习。”这话说完,已是扬长而去。

    走出了广场,龙霄在报亭去买了一张省城的地图,开始去坐公共汽车一条街一条街的参照着熟悉,要想做好这个大哥,如果连各个街道都不知道,那真是让人惭愧的事情,而坐各条路线的公共汽车,那是最实际最容易记住的方法。

    等坐了十多趟之后,已是夜幕降临,龙霄也粗略的了解了省城里的主要街道,便走进一家小饭馆里随便点了两个菜,正吃着,裤袋里的手机便响了,龙霄拿来一听,却是史光治问他在那里,说拿车来接。龙霄对周围的环境已有了解,随口就说了附近一个醒目的标志,史光治要他等在那里,跟着便挂了电话。

    龙霄不慌不忙的用过餐,便走出饭馆在与史光治约定的地方等车,没过多久,史光治与汤建忠就仍然坐着那辆皇冠过来了。

    龙霄上了车,那司机就向市区行去,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到了一幢灯红酒绿的楼房,上面竖着一个老大的灯箱招牌,闪烁着“大裂谷夜总会”这几字。

    下得车来,龙霄见门口迎宾的小姐容貌平庸,穿着特殊设计的旗袍,显得臀圆乳高,甚是肉欲,心道:“单是从这些迎宾小姐来瞧,黑龙这里就比那‘皇家夜总会’少了些档次。”

    思想间,已见到里面走出来一名衣着讲究的,戴着幅金丝眼镜,四十来岁的干瘦男子。

    那干瘦男子径直向龙霄走来,老远就堆着笑,伸出双手道:“这位就是龙总了吧,真是幸会啊,鄙人汪光正,欢迎您前来视查指点。”

    龙霄知道这汪光正一定这里的负责人,而史光治早就通知了他等在了这里,便也笑着道:“汪经理,劳你久等,真是不好意思了。”

    那汪光正一边道着不敢当,一边把龙霄等人往里面让,到了那些迎宾小姐面前,作了个手势,那些迎宾小姐便一起躬身脆声道:“龙总好。”

    龙霄不惯于此,点点头便走了进去,穿过接待厅,就到了里面的大厅,却见整个场子非常的大,中间是个高台,而四周却摆满了红色的沙发与茶几,此刻时间尚早,还没有什么客人。只有一大群浓装艳抹,勾眉画唇,衣着单薄暴露的女郞闲坐在那里,而大厅的一侧,却是一道楼梯,似乎上面还有一层。

    那汪光正见他打量,忙介绍道:“这大厅里平时里是表演节目用的,而楼上全是单独的KTV包房。”

    龙霄知道绝没有这么简单,便道:“都表演些什么节目?那些女人都是陪人唱歌的么?”

    汪光正忙道:“咱们表演的都是艳舞,客人非常喜欢,省城里弄这玩意的虽然不少,但只有咱们的生意最好,那些女人,都是做这些看客业务的小姐,一但等到他们瞧得心痒难捱,但上去招呼,大家谈好价钱,便到楼上包房里去交易,到时咱们抽成就是。”

    龙霄一听,心道:“这就是所谓的黑道生意了,完全是挂羊头卖狗肉,什么KTV包房,两个人在里面欲火燃烧,还要加个‘火’字,我瞧应该叫KTV炮房才对。”

    正想着,汪光正已在拍着掌大声的道:“各位同仁,各位同仁,现在总公司新上任的龙总到咱们这里来视查来啦,大家快来向龙总问好。”

    他这么一说,里面的领班、服务生、还有坐台小姐全都聚过来了,汪光正喊了一声,这些人全都躬身叫道:“龙总您好。”

    龙霄只得道:“大家好,大家都辛苦了。”众人抬起头,见到龙霄居然是个英俊少年,都觉得诧异,那些小姐更是瞧得心花怒放,恨不得一荐枕席,得到这个年轻老总的片刻欢心,霎时之间,搔首弄姿,乱飞媚眼,只在龙霄身上打转,若是这些目光能够聚热,只怕龙霄的衣服早就被烧了个精光。

    史光治见到这样的情景,心中也是暗笑,连忙招呼着这些人散去。

    汪光正请龙霄等人到了表演台正中的一个独立的贵宾台坐着,又吩咐人拿来啤酒与小吃,陪坐在一起闲聊。

    过了一些时候,客人渐渐多起来,其中绝大部分是男客,纵有些女客,也是跟着男客一起进来的,一瞧打扮,也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人物。

    到晚上九点半的时候,表演就开始了,随着一阵激烈的音乐声,便是主持人充满煽动的话语,一会儿,灯光闪动,节目就正式开始了。

    最初的节目倒还是正正规规,除了一些还算有水准的歌舞,便是一支时装队在表演台步,其间还有些与观众互动的小节目。

    这样持续到了十一点钟左右,周围的灯光忽然全部熄灭了,只有顶上的两根光柱直射在台上,只听主持人道:“各位朋友,俗话说‘女人不骚没有情操,女人不浪没人敢上,现在又是激情之夜的时间,大家一起疯狂起来吧。”

    随着台下观众的尖叫与口哨,激烈的迪高声响起,两名画着浓妆,穿着红色仿皮套裙,姿色不恶的女人便小跑着走到台上,一边站着一个,跟着音乐的节奏扭动着。

    过了一会儿,两个人便慢慢脱下了身上的红衣,露出了黑色紧身内衣,修长的大腿上则穿着肉色丝袜,显得十分的性感。

    又舞了一阵,那两名女子就开始脱黑色内衣与肉色丝袜,里面却是蓝色绣花乳罩及蓝色的三角裤,一时间乳沟荡漾,玉腿如雪,十分的诱人。

    台下的男人都激动起来,不停的鼓着掌,高声的呼着,要两个女人全都脱光。

    却见那两名艳舞演员两手慢慢的伸到了背后,做出了几个害羞的动作,然后忽然将乳罩打开,顿时露出两个又白又圆的球体来,只是在乳尖还分别有一块影视演员常用的那种乳贴。

    那两人脱了乳罩便不再脱什么了,只是随着音乐做出些诱惑香艳的动作,惹得台下一阵乱叫。

    这时汪光正凑在龙霄耳旁道:“过去咱们这里倒是全部要脱完,只不过前段时间警察盯得太紧,才不得不打这些擦边球。”

    龙霄点点头,转头向四周望去,却见许多男子已在与那些坐台小姐勾肩搭背的攀谈,不时有人成双结对的向楼上走。

    正在这时,却听到台下有几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青年在高声道:“脱啊,脱光啊,怎么不脱了,***,老子专门来这里消费就是要瞧女人脱光光的,这样遮遮掩掩算什么啊,把你们老板喊起来,要他给咱们解释,退钱,退钱,老子今后再也不来了。”

    见到有人起哄,台上所有的好色一族们都叫了起来,一时声势大作,那几名青年却不时的向台上的女演员弹烟头,弄得那两人花容失色,连连闪避,却又不敢下台。

    汪光正忙对龙霄道:“龙总,现在观众要求强烈,再这样下去恐怕要影响生意,而且我瞧警察也很久没来,这风头已过去,应该没什么事,是不是照原来的方法演出?”

    龙霄此时一直在凝视着那几个带头起哄,举止嚣张的青年,对史光治道:“这些人你认不认识?”

    史光治仔细瞧了瞧,摇头道:“不认识,但听口音应该是咱们这城里的人,妈的,胆子真大,竟敢到这里闹事来啦,小心老子砍了他们。”

    龙霄又道:“这夜总会是黑龙的地盘,省城道上的人知道得多不多?”

    史光治道:“这‘大裂谷’黑龙大哥已经开了好多年了,道上的人怎么不知道,这些年来从没人敢来惹事,这几个小子倒是开张来了。”

    龙霄道:“那你瞧这几个人是不是道上混的人。”

    史光治一口便道:“是,那绝错不了,这还会瞒过我的眼睛,只不过不知道是谁手下的小弟。”

    他说到这里,龙霄的脸色却是一变,沉声对汪光正道:“汪经理,你马上叫人停止演出,而且叫人通知上面包房的人马上出来回家,所有的费用全部免除,算在公司账上,这事不能耽搁,立即去办。”

    那汪光正一头雾水道:“龙总,这是为什么?”

    龙霄道:“你暂时别管,办你的事去,等一下自然就会知道了。”

    史光治见龙霄忽然发出了这样的指令,心中虽然也很诧异,但跟了龙霄一天,观察他的言谈举止,知道此人的性格很是沉稳,绝不会贸然做莫名其妙的事,便对汪光正喝道:“操你妈的,龙总吩咐的事,你只需要去办就是,多什么鸡巴嘴。”

    那汪光正甚是畏惧史光治,连忙叫人去招呼台上的演员下场,跟着自己亲自去安排楼上包房的人从后门出去。

    台下的观众这时忽然见到艳舞演员进去,跟着出场的却是一名正正经经的女歌手,全都高声叫嚷起来,其中还是那几名青年的声音最高,甚至还扔了两瓶啤酒在台上。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