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章 黑道新老大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这时史光治等黑龙的贴心手下一涌而上,将龙霄推上了发言台。

    那四名黑道前辈打量着龙霄,见他虽然身材彪悍,气宇轩昂,但年纪甚轻,都不由闪过一丝疑虑之色。

    而这时龙霄也在急速的思考之中,黑龙对自己有大恩,他在遗嘱中也对自己寄托了极大的希望,而现在的情况则是,如果自己不答应,那么这些人就会为争位而大打出手,从而严重影响省城里百姓的日常生活,况且要想查出谁是杀害黑龙全家的凶手,替他报仇,单凭自己一个的力量是不行的,而君仪、雪儿、司马轻鸥的下落,都可以通过这些黑道人物来寻找,那样成功的机率就要大许多。黑龙过去虽然一定有不少不光彩的历史,但他至少坚持了一个原则,那就是不碰毒品,这也是一个黑道人物难能可贵的地方,而如果现在换了另外一个人,在巨额利益的引诱下,就很难保能够坚持了。

    思及此处,龙霄忽然间有了一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心理,与其让这省城的黑道更加沉沦,还不如自己将它重新挑起来,这样虽然违背了对父母的承诺,但他相信父母最终会明白自己的苦心的,这个黑道,他必须走一趟,为了黑龙,为了省城的平凡百姓,也为了自己。

    正在这时,那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已走了过来道:“小兄弟,你意下如何?黑龙这个位子,你是接还是不接?”

    龙霄此时权衡利弊,已想得很清楚了,暗道:“大丈夫做事当机立断,也不必再婆婆妈妈。”当下道:“既然黑龙大哥对我这样抬爱,我就却之不恭了。”

    史光治等人本来还在担心龙霄会不应允,却不料听到他这样干脆的回答,不由顿时欢呼起来。而其他四个城区的人则流露出了悻悻不服之色。

    那微胖的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道:“好,这个位子咱们就替黑龙交给你了,不过丑话要说在前面,这本来应由兄弟们共同推举的,一来是大家一时意见不齐,二来是为了尊重黑龙的意思,因此暂时由你来主持大局,但若是你无法胜任,让道上的兄弟们都不能心服,那就另有一说了,过时会由咱们四个老家伙出面来请你离位。”

    龙霄微微一笑道:“那是自然,真要是做得不好,我也没脸再呆下去。”

    那中年男子转眸去望其他三人,见他们都在点头,便道:“好,这事今天就定下来了,大家还是按老规矩办罢。”

    说话间,便有人吩咐外面的手下去找来香案,厨房端了七八十个碗来,每个碗中都盛着小半碗白酒,大家纷纷上前去端了,史光治怕龙霄不懂规矩,便上去端了两碗,递了一碗给龙霄。

    大家端起碗,聚在发言台下,史光治等便将手中的刀拿了出来,大家轮流接着,划破了左手中指,将鲜血滴在了碗中,龙霄见状,也接过一柄刀,依样划破了手指。

    那黄老爷子知道龙霄不懂这些,趁大家都还没有停下来,便将龙霄拉在一旁悄声传授他上位规矩,龙霄记忆力甚好,听他说了一遍便点头表示行了。

    等到有人拿来了香案,摆在了发言台的正中,跟着便递给了龙霄点燃的九柱香。

    龙霄依着黄老爷子所教,将酒碗先放在一边,接住那九柱清香,双手合拿,对着香案在空中连举了三次,道:“黄天厚土,关二爷在上,我龙霄现与在场的各位兄弟歃血为盟,发誓处事公正,不藏私心,祸福共之,始终不渝,若有异心,愿受万刀穿心,滚锅油煎之苦。”说罢将香插入案上的炉里,然后端起酒碗,回过头来。

    台下的众人听他发了誓,也跟着道:“兄弟们誓死跟着大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若有异心,愿受万刀穿心,滚锅油煎之苦。”

    龙霄等他们说完,便双手举碗过胸,顿了一顿,跟着仰首将碗中的血酒一饮而尽。众人见他喝了,这才饮下。

    仪式举行完毕,黄老爷子吩咐厨房去准备酒菜,庆祝龙霄登位。龙霄心系小峰,本无意参加这个宴席,但刚刚登上大哥之位,若是就此匆匆离去,不免要背上傲慢轻视之名,更难与这些人相处,只得留了下来,与众人勉强应付。

    宴席之间,龙霄与黄老爷子及那四名黑道老前辈坐了一桌,这才知道那四人的名字分别叫郭通、李世海、张宗伟、易刚,各自拥有自己的公司或工厂,在省城的商界都还颇有名气。

    龙霄一边与这几人闲谈,一边偷眼瞧众人的神情,见除了史光治这十数人在席间脸露悲凄之色,其余四个城区的人则是比手划拳,喝得眉飞色舞,似乎黑龙的死完全和自己没有关系一般。

    龙霄也是一叹,这就是黑道上的关系,什么歃血为盟,什么兄弟情深,大多数时候是大难到头各自飞,义气只是挂在嘴上的摆设,谁又会去真正的证明。

    没过一会儿,四个城区的人纷纷过来敬龙霄的酒,龙霄见许多人都是居心不良,摆明了要灌自己的酒,要在平时,倒也可以会一会,但小峰的病情却时刻挂在心上,绝不能喝醉,向史光治等人做了个暗示,这些人立刻会意,全都举着杯过来挡驾。

    龙霄又呆了一阵,便向在场的人告辞,去医院瞧小峰的事合情合理,众人也不能多说什么闲话,但大哥要走,不管是服气的还是不服气的都得站起来送行,而史光治则与另一名叫汤建忠的壮年男子便一左一右的跟在了龙霄身后。

    到了大酒楼之下,史光治正打电话调车过来,刚才被龙霄搧了耳光的青年却不识像的捂着左脸跑过来指着龙霄对史光治道:“老大,是这小子强行进来的,他还把兄弟们都打了一顿。”

    史光治一听,双眼圆瞪,“啪”的一耳光又搧在他右脸上,恶狠狠的骂道:“你妈的,长了眼睛是干什么的,敢拦大哥的路,你们全都快跟我滚过来叫大哥大。”

    酒楼外的青年闻他这么一说,全都骇了一跳,实不知这个瞧来比自己这些人年纪还要小的少年怎么成了大哥大了,但不敢不听史光治的话,都走了过来低头恭恭敬敬的叫道:“大哥大。”不过那被搧了耳光的青年心中最是委屈,一张脸红肿如猪,又辣又痛,实在后悔当初怎么就进了这个倒霉的不尊重人格的黑社会。

    没多久,便有一辆黑车的轿车缓缓开来,却是一款流线设计极好的皇冠。

    那汤建忠便打开了轿车的后门,等龙霄与史光治坐了进去,自己才钻进前门,说了声:“去省军医一院。”那车便启动了。

    史光治对龙霄道:“黑龙大哥一共有三辆好车,一辆是他自己用的奔驰,现在还在那个别墅里,暂时不好开出来。另一辆就是给咱们用的皇冠和三菱,其余还有几辆长安,是给手下的兄弟出去办事用的。”

    龙霄知道他说的办事便是砍人什么的,心中却是一叹,若说当大明朝的护国大将军需要布阵杀敌,运筹帷幄,当这黑社会的老大却又需要做什么,对他来说,还真的是个新的课题。

    车子行驶了半个小时,便到了一个环境幽雅,地盘广阔的大型医院,史光治又打电话询问情况,被告之小峰的眼部手术己经做完,如今已被安排在了住院一部三楼。

    史光治对这里倒甚是熟悉,带着龙霄与汤建忠没一会儿便到了住院一部。

    上了三楼,便见到一间病房外站了不少人,其中既有身着制服的警察,也有几名穿着便服的青年。

    见到史光治,那几名穿着便服的青年便急忙走了过来,轻声喊道:“老大。”

    史光治瞧着警察在那里,也不好介绍龙霄,便问道:“小峰的眼睛怎么样了?”

    一名稍微沉稳点的青年道:“眼睛里的残渣都做干净了,只是受伤太重,还在昏迷之中,医生说一定是有名匪徒动了恻隐之心,留下了他一条命,但又怕让这孩子认出自己的模样来,所以挖了他的眼睛。”

    史光治不由骂道:“妈的,什么恻隐之心,这么大的孩子没了眼睛,还不如要了他的命。老子要是知道是谁干的,一定要给他开头盖骨点天灯。”

    龙霄没有说话,只是向那病房走去,刚到门口,就被一名警察拦住了,沉着脸问道:“你是什么人,到这里来干什么?”

    龙霄正要回答,那史光治却过来嚷道:“什么人,咱们都是这孩子的叔叔,听说孩子出事,过来瞧瞧,***,你们这些傻警察抓不着凶手,还管得着咱们来看孩子么?”

    那警察见他如此嚣张,气得一瞪眼道:“你说什么,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那史光治却不怕他,仍然高声道:“老子生下来嘴巴就这样,有种你咬我鸡鸡两口。”

    其余还有两名警察见状,连忙走了过来,一名警察抓住史光治的肩道:“好,现在我们怀疑你与这案子有关,请你跟我们到局里走一趟。”

    那边汤建忠与几名青年见史光治与警察冲撞起来,都一涌而至,与那三名警察推推揉揉,他们人多势重,自然占了上风,便有一名警察打起电话准备要求增援。

    龙霄其实对这种盲目的逞强与鲁莽挺反感,也不愿再增麻烦,便走了过去,在那准备打电话的警察手上一搭,他便再也抬不起来手来按鍵。

    龙霄脸上露着不卑不亢的微笑,对那警察道:“不好意思,陈总全家出事,咱们都是他公司的员工,受过恩德,一时心情不好,有得罪的地方,请你原谅原谅。”

    说着用眼向史光治一横,那史光治见到他眼光锐利,不怒而威,心中一凛,便带着人退后了两步。

    那警察等龙霄放手,也吃惊他手上的力道,连连望了他两眼。这陈炳是什么人,他们又岂会不知道,这些人摆明了是他道上的手下,但真要是抓到局里,大不了只是审问两句便要放人,也没有必要兴师劳众,龙霄这话正好给了他一个台阶,便整整面容道:“再胡闹,就不放过你们了。”

    说话间,却已让出房门,对龙霄道:“就准你一个人进去瞧瞧,不许久呆。”

    龙霄点点头走了进去,便见小峰正躺在病床上,手上还打着点滴,而眼部缠着一层厚厚的沙布,沙布之下,那红润的小脸已变得苍白无比。

    想到一个活泼可爱,享受着幸福生活的小孩,一下子变成了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加盲童,龙霄内心波澜起伏,眼眶渐渐湿润,终其一生,无论如何他都要查出凶手,替黑龙一家报仇。

    他站在那里,默默的思索着这场血案,黑龙与他的保镖身子都不弱,这些人应该是半夜想法子越过了那别墅的高压电网,而且一定是分头行动,才能将这么多人同时枪杀,而来不及躲藏或报警。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行动,但黑龙在道上混了这么久,仇家实在太多,很难肯定是谁做的。

    正在这时,龙霄忽然想起了那天晚上黑龙对他说的那席话,近段时间来,一直有人暗中找他的麻烦,而黑龙曾推测很有可能是在他地盘上贩毒的人为报复他干的,这两件事会不会有所联系?又会不会是同一帮人?

    一念至此,龙霄心中已确定了调查的目标,即使他们和黑龙之死无关,也是社会的人渣,一定要想法除掉。

    在外面警察的催促下,龙霄走了出去,对史光治道:“去找医院要求最专业最敬职的护士照顾小峰,另外找两名细心的会弄菜的大嫂来医院照料他的饮食起居。”史光治听他口吻越来越象大哥,忙点点头道:“是,这事我会办得妥妥当当的。”说着便叫来了那名沉稳点的青年,吩咐了一阵,那人便去了,其余的人仍然留在外面守着。

    走出住院楼,龙霄道:“黑龙名下不是还有一个夜总会和两艘赌船么,现在咱们去瞧瞧。”

    史光治道:“行啊,大哥,你不说今天我也要带你去,这可是黑龙大哥一生的心血啊,夜总会晚上才会热闹,两艘赌船已出航了一艘,另一艘正在港口检修,咱们先去那边。”

    说话间已到了医院外,那司机接到史光治的电话,已在那里等候,三人上了车,直向港口而去。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