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章 灭门惨案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谢姐见到他死死的盯着报纸瞧了好一阵,脸上露出无比激愤之色,牙齿也咬得格格作响,吃了一惊,接过他手中的报纸,瞧了下去,却见上面赫然写着“本省富翁陈炳惨遭灭门,凶徒手段令人发指”一排大字,旁边附着那陈炳的头像。

    谢姐在夜总会呆了不少时间,省城里三教九流的人物认识十之八九,如何不知道这人,不由失声道:“这是大名鼎鼎的黑龙啊,怎么,你认识他。”说话间又去瞧下面的小字,却说的是黑龙一家连带保镖保姆共十人昨夜让人在别墅中凶残枪杀,女主人惨遭轮奸,被人从下体中刺入匕首致死,而其三岁的儿子虽幸免于难,但却被凶徒残忍的挖去了双眼。

    谢姐见到这报道,也是骇然心惊,望着龙霄低头不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便不敢去打扰他,过了一会儿,龙霄才红着眼抬起头来道:“谢姐,对不起,我要走了。”

    谢姐见到他的神情便知不对,顿时一脸的黯然,却没有说话,静静的等龙霄解释。

    龙霄长长吸了口气,又道:“这个黑龙,我的确认识,虽然交情并不深,但他对我妈有救命之恩,便是我最大的恩人,现在他出事了,而且还如此之惨,我绝不能袖手旁观,无论如何也要去瞧一瞧。”

    谢姐实在想不到龙霄的妈怎么会是黑龙所救,但也不便多问,她是个聪明人,深知龙霄是那种得人点滴之恩就要涌泉相报的热血之人,如果此时再纠缠挽留他,反而要引起反感,那就得不偿失了,当下道:“好,龙霄,你快去吧,瞧瞧有什么要帮的,不过你可要小心,黑龙身前的仇家不少,现在他倒了,只怕还不会轻易罢休。”

    龙霄点点头,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小峰,一个三岁大的男孩,被人挖去了双眼,是多少悲惨的事,他曾经答应过黑龙,如果他出事,就要照顾他的妻儿,但莫玲也已经惨死,他唯一能报答黑龙的便是将小峰好好的抚养长大了。

    想到这里,转身便要走,却听得谢姐在他背后轻轻的叫了声“龙霄。”

    他回过头来,却瞧到谢姐眼中隐然有泪花闪烁,痴痴的望来道:“你办完了事,我在家里等你回来。”龙霄见她的口吻便如妻子对丈夫的嘱咐一般,心中也掠过一丝柔意,但很快便被满腔的仇恨淹没了,就又点了一下头道:“你在家不要乱走,当心王总的人碰见,我忙完了,会来告诉你的。”说着做了个再见的手势,已是大步走开。

    到了大街上,他打了个出租车,对司机道:“‘客来香大酒楼’找不找得到。”那司机一点头,车子便开了起来,他一边驾驶一边道:“这‘客来香大酒楼’过去的生意倒是好得出奇,在省城里非常有名,但这几个月却常常在报纸上暴光,说是厨房环境与餐具清洁都过不了关,生意就一落千丈了,真是可惜,可惜啊。”

    约过了半个小时,出租车便在“客来香大酒楼”门口停住了,龙霄走了下去,却见大门外站的已不是酒楼的迎宾小姐,而是一群戴着墨镜,穿着黑色衬衫,面带杀气的青年。门外则贴着一张告示,上写着“本酒楼自今日起休业”的字样。

    龙霄走了前去,一名青年便过来伸手拦住,无理的道:“你没瞧见门口挂着牌子么,这里不做生意了,快走,快走。”

    龙霄道:“我是黑龙的朋友,今天在报纸上见到他出事的,赶过来瞧瞧,你们现在主事的人是谁?”

    那青年打量了一下他的年纪,冷笑道:“你会是大哥大的朋友,妈的,你小子真会吹啊,老子还是你爷爷……”

    话音还未落,只听得“啪”的一声,脸上已被龙霄搧了一耳光,顿时肿起老高。

    那人一下子就被搧得懵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叫了声:“兄弟们,这人存心来砸咱们场子,快来教训他。”跟着气急败坏的挥拳击来。

    龙霄的心情本来就极坏,听到此人出言不逊,怒火已炽,一抬脚就将他踢到地上痛得满头大汗的挣扎,再也爬不起来。

    其余的一些人也围了上来,纷纷向他攻来,龙霄冷着脸,三拳两脚,轻描淡写的就将这些青年放倒在地,跟着抓住一人的胸口,将他提了起来道:“我问你,现在谁在主事。”

    那人瞧他如此厉害,哪里敢乱说,忙道:“是带大哥大出道的黄老爷子,他们正在楼上开会,商量大哥大的事。”

    龙霄一把将他摔在地上,迈着大步就向二楼走去,到了那天与黑龙见面的包房外面,却见又站着几人。

    那些人不认识他,见有人过来,便磨掌擦拳的迎了上来,龙霄也不想和他们多说,单掌一推最前面的那人,那人就不由自主的向后飞出,霎时将余下的人都撞翻在地。

    他望也不望这些人一眼,推门便进,却见里面的情景与人物与自己来的那天基本相似,只是少了一些县城里的黑道人物,而在那发言台上的已不是黑龙,而是一位五十多岁,头发微白的干瘦男子,想来便是那黄老爷子

    瞧见龙霄闯了进来,所有的黑道人物都是一愣,便有一人走到台前,在那黄老爷子的耳旁说着什么。

    那黄老爷子听那人说完,点了点头,望着龙霄凝神而视,好一阵才道:“咱们这个会本来是不准外人参加的,但这位龙兄弟既然和黑龙有些交情,就请他在一边旁听好了。”

    龙霄哪里稀罕听他们这劳什子的会,出口便道:“小峰呢?小峰在哪里?”

    那黄老爷子闻他问这话,忙道:“小峰目前正在省军医一院做眼科手术,我们已派人去了。”

    龙霄对其它的事并不关心,听到这话,转身就要走,人群中却走出一个人道:“龙大哥,你先别走,这里的事,你最好在场听一下。”

    龙霄回过头来,见这人三十岁左右,一头短发,双眼微小,鼻大唇厚,记得那日黑龙曾介绍过他,说是自己最得力的手下,姓史名光治,两人还喝过酒。

    龙霄摇摇头道:“这里的事和我没什么关系,我要去瞧瞧小峰。”

    那史光治有些急了,高声道:“龙大哥,谁说没你的事,你等一会儿就知道了,小峰那里有我们的人,手术一完就会打电话来,你去早了也没什么用,还会被警察问来问去。你就留下来一会儿,不会耽搁多少时间。”

    龙霄听他话中似乎还有些意思没有表达出来,心中一动,就停下了脚步,史光治便拉着他和自己坐在了一起。

    那黄老爷子等龙霄坐下,便又开始发言道:“各位兄弟,我刚才已将黑龙的事给大家说了,从目前瞧来,下手的必定是他过去的仇家,咱们要是查出来了,可不能放过这些人。不过现在黑龙一死,道上的弟兄是群龙无首,一遇上争端,只怕又要象原来那样厮杀流血,最后变得四分五裂,如今的当务之急是推举一名大家都心服口服的新大哥出来主持大局才是。”

    他话音一落,便有一名手臂上纹着青龙的光头站了出来道:“不错,这新大哥是必须选出来的,我瞧别人干不了这事,只有东城的孙兴全孙大哥才能行。”他这话一出,立刻有二三十来人附和起来。

    就在这时,人群中又站起一人道:“我推举北城的唐春林唐大哥出来主持大局,他为人义薄云天,做事公正,兄弟们没有不服的,正是接替黑龙大哥的最佳人选。”说了这话,人群中又有人高叫着出言支持。

    但南城和西城的人却不服了,一个人站起来道:“你们说的人都不成,还是咱们南城的文伟大哥最好。”又有人起来道:“不行,不行,这些人我都不服,只有西城的刘从宇刘大哥才是兄弟们最崇拜的人,选他准没错。”

    一时之间,大家各自推举自己那一片的大哥来取代黑龙的位子。

    有说:“唐春林大哥当年灭了从外省窜来的被全国通辑的‘青龙帮’残余分子,给大家减少了许多麻烦,可是功劳不小。”立刻有人道:“算了罢,人家‘青龙帮’拿姓唐的当朋友才躲到他那里去,谁知姓唐的怕事,只过了几天,就向公安告发了,惹得外省的兄弟到现在都说咱们省的人没有江湖道义,丢脸丢到家了,还自夸什么义薄云天哩,有屁个功劳。”

    有道:“文伟大哥有胆有识,最不怕警察,今年上半年被一个派出所的所长带着人封了地下赌场,一气之下,便领着手下的弟兄把派出所包围起来,将里面的警察打了一顿,这事轰动了全省,大家不会不知道吧。”立刻又有人道:“这事大家谁不知道,当时是晚上,派出所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留下几个人值班,要打他们一顿还不容易,不过后来可惨了,惹毛了公安,全城封锁来捉人,要不是文老大找了几个手下的弟兄顶了缸,只怕现在还在监狱里唱《狱中曲》哩,什么有胆有识,完全是猪头一个。”

    争着争着,这些人也不知谁先动起手来,混战在一起,打得桌翻椅飞,乱成一片。

    那黄老爷子连忙高声阻止,但谁也不卖帐,依旧各自找目标拳来脚往的厮斗,顿时气得他面红耳赤,喘息如牛。

    正在这时,与龙霄在一起的史光治,向二十余名过去黑龙的贴心手下做了个手势,只见得雪光闪闪,这些人全都从背后抽出亮晃晃的砍刀来。史光治大声道:“住手,全***跟我住手,要是谁再动手,老子就要不客气了。”

    那些打架的人见有人亮了刀,都是一惊,纷纷停下手来。

    史光治环视了一下全场,道:“大家都不要争了,我来推举一人,一定称职,这也是黑龙大哥的意思。”

    大家便静了下来,听他说的是谁。

    史光治向龙霄一指道:“我要推举的便是他,龙霄,那天的情景大家都瞧见了,黑龙大哥非常尊敬他,早就有心要他做自己的接班人,希望大家都不要反对。”

    他这话一说,人群中又立即开了锅,有人道:“姓龙的仗着有点拳脚,在看守所里打服了黑龙,但他年纪轻轻,无功无劳,又不是咱们道上的弟兄,凭什么要他一下子就当老大。”有人道:“不错,你说这是黑龙的意思,但谁有可以证明,那天他来,咱们也是给黑龙面子,喊了他一声大哥,但你问问在座的兄弟,有几个人心服。”

    龙霄也不料这史光治要推举自己接替黑龙,忙对他道:“史大哥,这话你千万不要再提,黑龙大哥曾经给我说过这事,但我已经谢绝了,这并不是我想走的路。”

    谁知史光治却道:“不行,黑龙大哥给我讲过好多次,说现在咱们道上需要一个下得了狠心,又有知识,能与现在这个社会接轨的年轻人来统领大局,还说你是最佳人选,过去黑龙大哥还在,你自然可以拒绝,但现在他去了,如果换上一个笨蛋来带领众多兄弟,只怕用不了多久,大家就要为争地盘拼个你死我活,到时惹来了公安的注意,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说着眼中凶光毕露,对着满屋的人道:“今天你们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没得选择。”

    这些黑道上的人自然也有不怕事的,有人高声道:“姓史的,不要以为这是市中区,是你们的地盘,咱们四个城区的人加起来,难道还怕你们么。”这人一说,四个城区的人纷纷附和起来,许多人开始拿出手机,招呼手下的兄弟带着家伙赶过来。

    正在这时,门忽然被人推开了,四名气势威严的中年男子拥着一名三十来岁,戴着眼镜、白白净净,提着一个密码箱的男子进来。

    包房里的黑道人物见到这些人,顿时变得静悄悄的鸦雀无声了。

    龙霄见到这般情景,不禁低声问史光治道:“这几个是什么人?”

    史光治也轻声道:“后面那四个是过去道上最出名的老前辈,虽然现在都金盆洗手去做自己的生意去了,但如今道上的大哥好多都是他们带出来的,他们的话还是很有分量。”

    龙霄道:“那黄老爷子啦,黑龙不是他带出来的么,怎地大家不怕他。”

    史光治道:“这个老家伙,只带过大哥一个月,大哥见他只会吹牛,没什么实力,就自己出来闯了,只不过后来念着旧情,对他仍然尊敬有加,而今天的大会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来主持,只好将他从洗头屋里拉出来了。”

    龙霄点点头道:“那前面的那人是谁,瞧来不象道上的人啊。”

    史光治道:“这是杨律师,和咱们关系非常密切,道上的兄弟出了大事,都是请他出来给自己打官司,总能减轻些刑罚的。”

    两人说着话,那五人已走到发言台上,黄老爷子便站到了一边。

    见到屋里桌椅狼籍这样子,那四名黑道前辈都沉下的脸,一名身材微胖的男子不禁骂道:“***,你们这些小兔崽子,黑龙一死,就要翻天了,是不是。还有没有个规矩,窝里斗,是不是想公安瞧笑话啊。”

    瞧着没有人敢搭话,另一名高大健壮的男子则大声道:“我们这次来,是请杨律师宣布黑龙的遗嘱,你们都好好给我听着,要是谁敢不遵,那就是跟我们这几个老家伙过不去。”

    他说了这话,示意杨律师可以开始了,那杨律师就不慌不忙的打开了手中的密码箱,然后从里面了取出一份装订得很好的文件来。

    他清了清嗓声,道:“这份遗嘱是黑龙昨天到我那里来立的,没想到他当天晚上便出事了,为尊重死者遗愿,我特地赶过来向大家宣布。”

    他接着道:“黑龙的遗嘱是由他口述,由我代笔,最后再由他签字完成的。上面是这样写的:本人陈炳,外号‘黑龙’,从小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吃尽千辛万苦,得到众多朋友兄弟抬爱,才有了一定的地位金钱,但由于过去恩怨太多,结下不少仇家,难免有不测的一天,因此提前对我的身后之事做个交代,第一,我的财产全部归我的妻子,儿子共同所有。第二,这些财产十年之内由我的朋友龙霄进行支配,但每月必须支付不低于二十万元的生活费给我的妻儿。第三,我在社会上的地位由龙霄代替,望过去支持我的兄弟朋友们便如对待我一样对待他,如果我没瞧错,只有此人才会让兄弟们团结起来过更好的生活。第四,凡我黑龙的兄弟朋友,终生不得碰任何毒品,若有违背,大家共诛之。立嘱人,陈炳,持笔,杨开华。”

    这杨律师一气念完,下面顿时一片哗然,实想不到黑龙不仅将自己的江湖地位传给了龙霄,还将财产的支配权给了他,这就意味着龙霄成为了他名下的这个大酒楼及一个夜总会、两艘赌船事实上的老板。

    而龙霄听到黑龙的遗嘱也是一震,实在想不到他会作出这样的安排,他隐隐感觉到,那天黑龙找他谈话,肯定是已有了什么不祥的预感,才在第二天急急的去立了遗嘱。但他对自己的信任与期望又实在太大,甚至将所有的财产全部交到了他的手中,而不怕会被随意的挥霍掉,这是一种知已般的寄托与信赖,确实让他感动莫名。但是,他对父母有过承诺,永远不会加入黑社会,而且自己真的无意于此,黑龙这份遗嘱完全是在为难他啊。

    瞧着此时纷纷望来的无数双充满嫉妒与不服的眼睛,龙霄一时陷入了迷惑之中。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