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 谢姐的麻烦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车子在黑夜里穿梭,没多久便重新进入了闹市区,在“皇家夜总会”一旁停下。

    龙霄向司机道了声谢,便下了车,此时虽已是凌晨,却是“皇家夜总会”

    的黄金时段,无数的高级轿车一辆接着一辆的驶进里面的停车场,不时有些大腹便便的人物从车上昂首挺胸、摇摇摆摆的走下来,向大门处走去。

    龙霄没有马上进去,瞧着门口穿着玉白色旗袍,下叉开得极高,露着修长双腿的迎宾小姐,第一次来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这里面有他太多的回忆,如今再来,真有两世为人的感觉。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龙霄走了进去,负责在大厅里带客的服务生瞧他的衣着并不光鲜,又只有一个人,是以也没过来接待。

    龙霄知道那特殊间必须要有人带不可,便走了过去,在他耳边道:“我是谢姐的朋友,快带我到九楼去。”

    那服务生这才仔细打量他,这才发现此人虽然年纪不大,但英朗轩昂,不怒而威,隐隐有一股子凛人之气,顿时不敢再小觎,恭恭敬敬的道:“好的,这位先生,请跟我来。”

    说着就领着龙霄乘电梯到了九楼,在那特殊间门外的按钮上点了几个数字,那门便开了,立刻又见到了那些衣着暴露的女郞在走廊里匆匆的穿来穿去。

    服务生到进了那候客室,没一会儿便道:“这位先生,实在对不起,谢姐陪贵宾去了,现在无法出来,你有什么熟悉的小姐,我去给你叫。”

    龙霄道:“好,我想叫雪儿小姐陪我,你快叫去。”

    那服务生脸上一愣道:“对不起先生,好几个月前我们这里是有个叫雪儿的小姐,可她早就没做了啊,你是不是很久没来了。”

    龙霄听见雪儿没在,心中却松了口气,他担心的便是雪儿如果是继续呆在这个大染缸里,迟早会身不由己的失去自己的清白,那绝对是他不愿意见到的。

    当下对那服务生道:“是啊,我有一段时间没来了,你去忙吧,我自己来挑小姐。”

    那服务生很有礼貌的向他鞠了一躬,便又下楼去了,另有一名妈咪模样的艳妇过来接待他,等瞧清了龙霄的模样,那妈咪就狂荡起来,不时用身子在他擦来挨去,龙霄此时也不是过去那个青涩的少年,微微含笑,不避不让,任由她大吃豆腐。

    那妈咪在龙霄耳边轻轻道:“小兄弟,想要什么样的小姐啊,姐姐去给你叫,包你满意。”

    龙霄哈哈一笑道:“我瞧这里的小姐都比不上你,我就要你陪好了。”

    那妈咪吃吃的笑,在他额头上一点道:“要死了你啊,真是个小色狼。”

    龙霄想要利用她去叫谢姐,自然是好话连篇,又道:“别人说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其实你这样的女人才是最懂得男人的,那些年轻的小姐谁能比得上你。”

    那妈咪听得更是开心,一个身子差点象牛皮糖似的黏在了龙霄的身上,腻声道:“小兄弟,瞧你年纪不大,倒是挺懂女人的,不过现在我要招呼客人,你先在候客室坐一坐,等一下我再来陪你,或者再晚一点你请我出去吃霄夜好了。”

    龙霄点点头道:“那没问题,不过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那妈咪笑道:“你说好了,只要我做得到,一定答应你。”

    龙霄道:“谢姐是我的远房表姐,我今天来就是有点急事想通知她,不想她抽不出空来,你能不能去找她,就说有一个叫龙霄的人在这里等她。”

    那妈咪脸上露出为难这神色,道:“今天来的客人是王总的贵宾,自从见到谢姐,眼睛就再也离不开她了,指名要她去陪,谢姐本来不愿意,但王总却冒了火,将谢姐训了一顿,非要她去不可,谢姐没有办法,只好去了,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我也不好去打扰啊。”

    龙霄立刻装出不高兴样子,冷冷道:“是么,想不到你这点小忙都不帮,我真是瞧错你了。”

    那妈咪见这小帅哥生了气,不禁心中大是不安,一咬牙道:“好,我去给她说,能不能出来就不敢打包票了,你别怪我。”

    龙霄笑道:“这个当然,真是太麻烦的你了。”

    那妈咪道:“好,你就在候客室乖乖坐着等我的消息。”说着便扭着又大又圆的屁股,向走廊深处飘然而去。

    龙霄进去候客室,里面还坐着一二十名没有台坐的小姐,见到龙霄,以为是客人来点场,全都对他露出了诱惑的笑容,这位的俊男,既能满足自己的欲望,又能挣钱,那是一举两得,难得遇到的事,谁都想轮到自己。

    龙霄见到这些小姐虽然都有些姿色,但比起雪儿与谢姐来都要差得多,更别说大明朝里对自己倾心的朱芷清、朱芷贞、司马琴、血凤等绝色了,因此只瞥了一眼,便再也不去瞧这些庸脂俗粉,惹得这群小姐纷纷对他大翻白眼。

    过了一会儿,候客室的门外急匆匆的进来一个人,容貌精致,鱼纹隐现,涂着蓝色的眼影与桃红的嘴唇,透着饱经风尘的倦怠与柔媚,正是谢姐。

    谢姐一眼就见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龙霄,脸上露出激动无限的神情,走到他面前道:“龙霄,真的是你,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龙霄站了起来,望着谢姐,想到自己第一次性经历的紧张与兴奋,及后来她让雪儿带来的两万元钱,心头不由泛起了一种难言的滋味。

    他忙道:“谢姐,我这次是专门来谢谢你对我的帮助,那两万元钱真是雪中送炭啊,不过那算是我借的,隔几天我会还给你。”

    谢姐摇摇头道:“龙霄,还钱的话你千万不要再说,你的那件事,我也是说谎者之一,知道毁了你的前途,我好长一段时间都被良心谴责,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觉,钱只是补偿的手段之一,我对你的亏欠实在太大了,永远无法算清。”

    龙霄望着这个天良未泯的风尘女子,心中从没有过怪她的感觉,他知道她不会存心害自己,和雪儿一样,只是迫于强势的淫威,不得不做出违背意愿的事来。

    他想到雪儿,便问道:“谢姐,你知不知道现在雪儿在哪里?我想找她。”

    谢姐叹了口气道:“唉,雪儿是个好姑娘,是王总威胁要杀死她在医院里的父亲,她才冤枉了你,但自从发生了那件事后,雪儿便觉得十分对不起你,经常躲在一边哭泣,还被客人打了好几次,从你家回来没多久,她的父亲便去世了,雪儿给我打了个电话,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龙霄闻谢姐也不知道雪儿的下落,心下顿时一片失望,却没有表现出来。

    谢姐凝视着龙霄,见他比起过去成熟了许多,稳重了许多,刚强中又有几分洒脱,处处透着独特的男子汉魅力,对女人更加有了吸引力,想起那日自己的随意与失态,脸上只觉一阵子发燥。

    她见屋内的小姐纷纷向自己与龙霄瞧来,想起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便道:“龙霄,你先等一等,我去说一声,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去,你将这些日子的经历给我讲讲。”

    说罢对着龙霄嫣然一笑,柔声道:“可不许跑了。”便转身向外走去,想是去给那客人辞行。

    龙霄也想找人说说话,这成熟又善解人意的谢姐自然是最好的对象了,就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等着。

    过了一阵,走廊外传来一阵争吵,龙霄仔细一听,象是谢姐的声音,便起身走了出去,刚到走廊,便见到前面三十来米远的地方,一个四十来岁,身材中等,相貌凶狠的男子正抓着谢姐纤细的手臂不放,谢姐则在高声叫他放手。

    龙霄见这男子的身后还跟着两名身材高大的青年,似乎是他的手下,心中便明白这人应该是属于黑龙一类的人物,心道:“这王总的交游挺广啊,政府官员是贵宾,政府官员的亲属是贵宾,这黑社会的人也是贵宾,三教九流他倒是一网打尽了。”

    他怕谢姐吃亏,便大步走过去对那人道:“放开她。”

    谢姐明白这些人的厉害,忙向龙霄摇头,高声道:“龙霄,你不要来,没你的事,我自己知道解决。”

    那人见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横着眼打量了他一下,又回过头对谢姐道:“哦,怪不得说不想陪我,原来是养了一个小白脸啊,好,不教训教训他,你不知道老子是钢是铁。”

    说着便向身后的两名手下做了个殴打的手势,谢姐见状,忙尖声道:“龙霄,龙霄,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快跑,快跑,不要管我。”

    龙霄瞧那两人凶巴巴的走过来,心中一阵冷笑,等到两人挥拳而来,两掌齐出,已分别拿住了两人的手腕,跟着右脚连环踢去,已将这两人蹬得在走廊的墙上弹了一下,然后重重趴在地上,他这一脚纵然没用内力,力道也并比寻常,那两人捂着肚子在地面滚来滚去,再无力爬起。

    那中年男子见手下只被对方一招就失去了反抗之力,也是大吃一惊,向谢姐道:“原来你找了个练家子做靠山,怪不得胆子这样大了,这小子挺厉害,是部队里出来的么?”

    龙霄走在中年男子面前,又道:“放开她。”此时他这句话虽与刚才一模一样,但威力却大有不同,那中年男子也是老江湖,自问不是龙霄的对手,贸然而上只会自取其辱,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脸上慢慢的笑了起来,凝视着龙霄,似乎要记住他的容貌,手中己放开了谢姐。

    谢姐揉着被他捏得发红的手臂,心下惊喜异常,实想不到龙霄竟如此厉害,轻轻的靠在他身边,挽着他的手道:“龙霄,咱们走,别呆在这里了。”

    龙霄也不想多惹麻烦,便也不去理那中年男子,径直与谢姐向特殊间的门外走去,刚才想钓龙霄的那妈咪此时也在走廊一边观望,瞧着谢姐与他如此亲热,哪里还会不明白,知道上了龙霄的当,气得瞪目咬牙,龙霄一眼瞥见,向她点头一笑,示意抱歉。

    一路无人再阻拦,谢姐与龙霄走出了“皇家夜总会”,站在街道上,正要招呼出租车离开,却见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平头青年领着十来名身着制服的保安过来。

    那平头道:“谢姐,王总请你回去,有事给你说。”

    谢姐知道是那男子给王总打了电话,此时回去绝对没什么好事,便道:“你去给王总说,就说实在对不起,我有些急事要出去,请他原谅。”

    那平头又道:“谢姐,这是王总的命令,你最好不要让我为难。”

    谢姐瞧着他身后的这么多人,也不敢违拗,便叹息了一声,对龙霄道:“我进去了,你先去罢,改天电话给我。”说着从随身携带的坤包内取出笔和纸来,匆匆写了一串数字递给龙霄。

    龙霄正要说话,那平头却过来指着他道:“小子,你得罪了王总的贵宾,也要跟我走一趟。”

    谢姐一听,连忙拦在龙霄身前道:“不行,他不能回去,有什么事我一人承担,客人那里我自然会去道歉,你们不要为难他。”

    龙霄此时怒火已起,又将谢姐拉在身后,微笑着对那平头道:“请问一下,若是我不回去,会有什么后果?”

    那平头凶狠的瞪着他道:“我会让你尝尝半年下不了床的滋味。”

    龙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道:“好啊,这种滋味我倒从没尝过,今天很想试一试。”

    平头实在没想到在关头他居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由咬牙切齿的道:“你小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啊,行,我就满足你这个愿望。”

    说罢手一挥,那些保安就围了上来,组成了一个人墙,拳打脚踢,纷纷向龙霄袭来。

    龙霄已将谢姐拉在一边,心想这些保安也是打工挣钱,身不由已,不愿过分难为他们,身子一矮,施出了一招扫蹚腿,身子横了一圈,顿时便摔倒了七八人,跟着身子闪电般的弹起,连挥四拳,将剩下的四名保安也打翻在地。等到摔在地上的保安想要爬起,只在他们腰眼上轻轻补上一脚,那些人又趟倒在地。

    平头见到龙霄的身手,真是从所未睹,一时也傻了眼,但众目睽睽之下若是逃走,便不免在王总那里无法交差,只好硬着头皮大叫一声,一掌朝着龙霄的咽喉处斜劈而来,他过去在武警部队呆过,也受过一些搏击训练,知道这咽喉是人体中柔软的部位,若是被人劈得实了,立刻便要失去反击能力。

    但龙霄怎会把这些雕虫小技放在眼里,知道这人是王总手下的头目,自然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下手也不客气,身子一幌,已绕到他的身后,抓住他的双肩一按一捏,只听“格格”的一阵骨响之声,竟是将他的肩胛骨弄得碎了,跟着右脚一扫,正中他的小腿,又听得两声脆响,双腿也顿时折断,这样的伤势,若是到医院接骨,至少半年才能下床。

    龙霄见这平头痛得倒在地上头冒着冷汗不停的呻吟,也不却管他,拉着谢姐的手走到街边,见到一辆打着空车信号的出租车过来,便招呼停下,与谢姐一起上了车。

    谢姐上车便向那司机道:“去北苑小区。”那司机点了点头,关上空车标志,便向省城的北部而去,约过了半个多钟头,车子便到一处房屋密集的地方。

    两人下了车,谢姐并不向小区里面走,而是带着龙霄在街上又拦了一辆出租车,又对那司机道:“去明珠小区。”

    龙霄见这次车行的方向却是朝西而去,不由一阵诧异,对紧紧依偎在身上的谢姐道:“这是怎么回事。”

    谢姐望了望那出租车司机一眼,嘴巴凑在他耳旁轻轻道:“现在别问,跟我走便是,到了那里,我会告诉你的。”

    龙霄也明白她一定有自己的理由,便不再说话,而谢姐也是沉默不语,但一个柔软的娇躯却从龙霄的身边慢慢滑到了他的怀中,而龙霄也很自然的将她拥在怀里,两人的年纪虽然相差十来岁,但彼此并没有感到有所隔阂,而谢姐这次见到龙霄,已觉得他的成熟与气度已超出了应有的年纪,刚才的表现,更是令人震惊,充满了让女人心仪的英雄气概,心中已没拿他再当不谙世事的少年看待,竟隐隐有了一种渴求他保护怜爱的小女人心理,感觉与第一次已是完全不同。

    出租车在省城的大街上穿行了良久,才到一个略为偏僻的小区停了下来。谢姐带着龙霄走了进去,走过一排楼房,便从其中一幢上了五楼,从坤包里的一个夹层里掏出一把钥匙来开了防盗门。

    两人打开灯脱去鞋走了进去,谢姐让龙霄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一坐,自己便去卧室换衣卸妆。

    龙霄在屋中转了转,只见这是两室一厅的格局,虽然并不十分大,但布置得十分的温馨舒适,水曲柳制成的拼花地板,淡黄色的全套沙发,墙上镶嵌着工艺精致的护墙板,桌几上放着一大簇鲜艳活泼的牡丹花,他仔细瞧了瞧,却是纸绢所造。

    正在这时,卧室的门开了,谢姐穿着一件丝织薄透的红色睡袍,长发披肩,雪肤冰肌,清水芙蓉般的走了出来,手中却拿着两杯红玫瑰般的葡萄酒。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