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意外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晚上八点来钟,汽车缓缓驶进了合津车站,一下车,龙霄就急急忙忙的坐了个出租车回家,在进入大院的一霎那,龙霄的脚步微微一顿,正常的话,这个时候父母应该收摊回家才对,他最怕见到的便是家中紧锁的情景。

    但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当龙霄一眼见到家门时,果然是紧紧的上锁闭着。他一下子便慌了神,几步冲了过去,在门窗上一摸,却是一手的灰尘,想是有许久无人居住了。

    龙霄心中呯呯一阵狂跳,瞧样子父母真的出事了,但如今他们又在那里?

    他不假思索的立即去敲邻居周二叔的门,没一会儿,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便开门出来,正是周二叔。

    那周二叔一见到龙霄,脸上顿时露出了又惊又喜的神色,高声道:“呀,是龙霄,龙霄你回来啦,这些日子你走那里去了,可真把你父母急死了。”

    龙霄没有回答他的话,忙道:“周叔叔,我父母呢,他们在那儿,屋里怎么没有人?”

    他说着这话,周二叔的脸上却是一脸的羡慕,叹着气道:“还是老龙有福气啊,有你这样的好儿子,现在两口子都享福啦。”

    龙霄一听,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道:“周叔叔,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说啊。”

    周二叔道:“龙霄,我问你,你在省城的时候是不是见义勇为,救了一个大老板?”

    龙霄更是一愣,道:“没有啊。”

    周二叔笑道:“嘿,龙霄,你就别谦虚了,自从你离家出走之后,你父母在医院可没少流泪,你妈的病更是恶化,都下病危通知书了,还欠了医院六万多元钱,幸亏是你救的这个大老板找到了你的父母,不仅缴清所有的钱,还将你妈接到省城的大医院做了手术,手术还相当成功,你妈已经好了。”

    龙霄闻到这一席话,心中实是惊异无比,这个大老板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说自己救了他,又为什么会替他的母亲做这么多的事,这一切都无法让他猜测。

    那周二叔又道:“现在你父母可没以前那么辛苦了,那个大老板在县城里的步行街开了一家最大的服装店,聘了你爸当库管,你妈做出纳,给的工资听说蛮高的,唉,老龙两口子总算苦出头了。”

    龙霄知道父母都安然无恙,心中的一块大石头顿时放了下来,这一点是最重要的,其它的只有见到父母再问了。

    他向周二叔道:“周叔叔,我父母现在那里,没回来住了么?”

    周二叔点点头道:“那大老板对你父母可真好,说他们住在这大院里离工作的地方挺远,不方便,就在县中心买了一套一百多平方米的商品房给他们居住,我去瞧过,装修得可真是高档豪华,你父母有福啊,有福啊,我家黑皮只知道成天给我惹祸,有你十分之一争气就好啦。”

    龙霄不想听他在那里自怨自艾,问道:“周叔叔,请问怎么可以找到我的父母?”

    那周二叔一拍脑门道:“瞧我,都把这事忘了,那大老板派人留了张名片在这里,要我一见到你回家便立即打电话通知他们,龙霄,来,进屋坐坐,我打电话去。”

    龙霄谢了一声,也不客气,便进了屋,坐在沙发上,见他在里屋中拿起电话拔通了一个号码,然后说了几句话,便放了下来,走到外间道:“龙霄,待会有车来接你去,你先喝喝茶,稍等一等。”说着便拿出家中最好的茶来给龙霄泡了一杯,举止甚是热情恭敬。

    两人坐下闲聊,那周二叔自然便问到了这九个来月他走那里去了,龙霄早就准备好了答案,只说到另外的城市去打工寻求发展。

    过了一阵,只听大院外传来汽车的喇叭声,跟着脚步声响起,两名三十来岁,一瘦一胖的男子匆匆的走了进来,龙霄一瞥之下,瞧得明白,却是在看守所认识的想要拜他做大哥的号称“门神”的小偷曾凡与号称“无冕影帝”的骗子刘光荣,不由得一愣。

    那曾凡见到龙霄,脸上流露出欢喜不胜的神色,十分亲热的道:“大哥大大,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可等得你好苦啊。”刘光荣也道:“是啊,是啊,黑龙大哥大也天天昐着你哩,每隔两三天便会打个电话来,问你回家没有。”

    龙霄听在耳中,顿时恍然大悟,周二叔口中那个有钱的大老板想来便是黑龙无疑了,但他为什么花这样大的心思来帮助自己的父母,其中必定有一番缘由。

    望着周二叔脸上愕然诧异的神色,龙霄不想在这里久呆,便道:“我父母在家吧,咱们快去。”

    刘光荣道:“在家,在家,我们刚才已经通知他们了,现在正盼着你过去呢。”

    龙霄心中涌起一阵激动,再不多说,起身便向屋外行去,曾凡与刘光荣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周二叔也赶紧送出门来。

    到了院外,街道上停着一辆小城休闲用的奇瑞车,刘光荣去开车,曾凡则替龙霄拉开了前面的车门,恭恭敬敬的请他坐了上去。

    车子很快的便开动了,龙霄再也忍不住,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的?”

    刘光荣一边开车一边笑着道:“大哥大大,这一切都是黑龙大哥大的意思,自从你出了看守所之后,他就挺惦记你的,自己出来之后,就要派人找你。咱俩先出来几天,在道上听说之后,便找到大哥大,说是你在看守所里收下的小弟,才接受了这个任务。到了你家之后,一打听,才知道你己经不知到那里去了,而你妈却还在医院住着,不仅欠了一大笔钱,病情也在恶化,便立马通知了大哥大……”

    他说到这里,那曾凡却在车的后排接口道:“这黑龙大哥大还真是够意思,咱们电话一打,第二天便派了手下过来,将你妈欠医院的六万多元钱付清,又要接她去省城最好的医院进行彻底治疗,并要我们告诉你妈说这一切都是你在省城读书时无意中救的一位大老板为报恩才做的。后来你妈在省城里的医院做了手术,康复得很好,回到县城,大哥大没得说的,又立刻出资在这里开了家最大的服装店,让你父母都在里面上班,又要我俩帮着管理,一有你的消息便立刻通知他。”

    龙霄听见两人的这一席话,心中已隐隐感觉到这黑龙下了这么大的功夫,绝不会那么简单,似乎是对自己有所意图,但无论怎样说,母亲的病是他出钱治好的,没有让自己遗恨终生,单凭这一点,他就欠了这黑龙一个天大的人情,日后只有想法子慢慢偿还。

    说话间,渐渐的驶入了县城里的繁华地段,到了一排新修的小区内便停了下来,两人领着他进入一幢楼房里,上了三楼,便见楼梯口第一间屋的防盗门大大的敞开着。

    曾凡将手一指道:“大哥大大,你父母就在里面了,你快些进去。”

    龙霄三步并成两步,几乎是奔跑状的冲了过去,迎面便见到母亲蒋家玉正焦急的在进门的客厅里渡来渡去,而父亲龙大海却坐在沙发上使劲的吸着烟。

    蓦然间瞧见出现在屋门里的龙霄,蒋家玉便如被电触了一般,啊的一声叫了起来,跟着几步扑到了龙霄的身前,将他一把抱住道:“霄儿,霄儿,你可回来了,可急死妈妈了。”说话间激动无比,已是满脸的泪水纵横,伸出手不住的在龙霄脸上、肩头、手臂抚摸,瞧他是不是有所变化。而龙大海见到龙霄,脸上也露出喜悦不胜的神色,从沙发上猛的站了起来向门口走了两步,但又想起了什么,脸色一沉,又坐回到了沙发上。

    龙霄见到父母,眼泪也是忍不住夺眶而出,抱着母亲清瘦的身体道:“妈,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给你和爸爸说一声就走了,害得你们受苦了……”

    蒋家玉闻言,轻轻的摸摸他的头,见他个头又长了几分,身子也结实了许多,慈祥的微笑着道:“傻孩子,能回来就好啦,别想这么多,妈妈不怪你。”忽然想起龙大海,回头见他还在沙发上埋着头抽烟,不由道:“老头子,你怎么捣的,孩子回来了,你还不过来瞧瞧。”

    龙大海哼了一声,抬起头来望着龙霄,大声骂道:“你还记得回来,你还记得有这个家,你知不知道,你妈差点在医院里死了,你出去后别说问候的信了,连电话都不打一个回来,我问你,你还有丁点儿孝心没有,我龙大海没你这样的儿子。”

    龙霄在大明朝纵然已是手握权柄,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但回到家中却依然还是父母的孩子,心中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有错,便低着头任父亲数落。

    蒋家玉见状,不禁骂龙大海道:“死老头子,你还有完没完,孩子才一回来,你就发什么疯。”

    龙霄已渐渐的成熟,其实也能体会到父亲的心情,便对蒋家玉道:“妈,没事儿,是我不对,你让爸爸说,我听着,没关系。”

    龙大海听他说话间不象过去一样与自己顶嘴,似乎在这几个月里忽然懂事了许多,脸上反而和缓起来,不再说话。

    蒋家玉却拉着龙霄向饭厅走,道:“孩子,你还没吃饭罢,你爸爸是嘴硬心软,刚才听说你回来了,特意到外面超市买了猪肚,炒了你最喜欢姜爆肚条等着你,你快去尝尝,别饿坏了。”

    忽然想起曾凡与刘光荣还站在门外,顿时不好意思起来,连忙走过去道:“曾经理,刘经理,怎么站在外面,快进屋里坐啊。”

    这两人都摇了摇头,刘光荣笑着道:“蒋姨,龙叔,你们一家人团圆,咱们留在这儿算什么,还是先告辞了,你们慢慢聊,慢慢聊。”说着便与曾凡向楼下走去。

    蒋家玉望着他们的背影,对龙霄道:“这刘经理和曾经理对咱们非常好,一有什么事都是跑上跑下的忙个不停,龙霄,这些你可都要记住啊,还有他们的那个大老板,可算是妈的救命恩人,虽然你也救过他,但这两件事不能混在一起谈,这个恩,你今后还得报啊。”龙霄默默的点点头。

    虽然吃了不少大明朝名厨精心调致的珍馐百味,但龙霄仍然感到父亲弄的这家常菜可口无比,不停的挟着菜,大口大口的狼吞虎咽,蒋家玉则喜笑颜开的在一旁瞧着儿子,只要他碗一空,便立即去盛饭,没多时,龙霄就是三大碗白米干饭下肚,桌上的菜也扫了个精光。

    等吃完饭,蒋家玉便拉着龙霄坐在沙发上,详细的问他这几个月的去向,龙霄无法实说自己这一段惊世骇俗的奇遇,只好说到西部的一个偏僻的地方掏金去了,那里与外界不通音讯,没有电话之类,因此无法通知家里面。

    这样的解释倒也合情合理,蒋家玉便没有多追问,反而吵了龙大海一气,说他不分青红皂白就冤枉儿子。

    又说了一阵子话,蒋家玉拉着龙霄的手道:“霄儿,我来问你,那个雪儿姑娘和你是什么关系?”

    龙霄一听,不知这话从何说起,愣然道:“没什么关系,只是认识罢了。”

    蒋家玉却是一脸的笑意,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说实话,不错,你这年纪就谈恋爱是早了一点儿,不过雪儿是个非常好的姑娘,我很喜欢她,你挺有眼光的,连你爸也觉得满意呢。”

    这话一说完,龙霄似乎要晕死过去,他什么时候又与雪儿扯上关系了,只是那晚差点侵犯了雪儿,他心中有了愧意后,又想到雪儿诬陷自己的行为也是被人所胁,逼不得已,便彻底的原谅了她,但父母怎么会知道她。

    便道:“妈,你说这雪儿怎么个好法。”

    蒋家玉道:“唉,你出去后自然不知道这些了,我病重的时候,这雪儿姑娘就到了我身边,说是你在省城的朋友,帮着你爸爸照顾我,我病重无法下床,她一个女孩家居然不嫌脏累,给我倒屎倒尿,陪我聊天,还拿了三千元钱给我,我瞧出她手中也并不宽裕,一直拒绝,谁知她说是你的女朋友,想替你尽一份力,非要我收下不可。后来我到省城做手术,她就再也没来了,霄儿,你一定知道她的电话吧,快打一个,说你回来了,免得人家着急,然后叫她到咱们家来玩,就说我想她。”

    龙霄没想到雪儿居然会为自己做这些,心中感激莫名,这雪儿不仅弥补了她给自己带来的伤害,反而让自己欠上她一笔不知怎样偿还的人情债了。他那里知道雪儿的地址电话,只得道:“妈,她家的电话我丢了,请她到家里来玩的事,还是隔些日子我碰到她再说吧。”

    蒋家玉脸露失望之色道:“你这孩子,真是的,连这样重要的电话也丢了,也太粗心啦,不过你别大意,象雪儿这样漂亮又善良的姑娘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也不知有多少人追,不过这个媳妇我认定了,你要好好加油才是。”

    龙霄不禁暗自苦笑,只好点头称是。

    蒋家玉说到这里,又想一件事道:“对了,霄儿,你这次去省城的时间不长,但认识的朋友倒挺多,我住院的时候,你爸爸经常收到来自省城的同一个人的汇款单,有时候三百,有时候五百,汇款人的名字也很奇怪,叫什么赵钱孙,在单上的附言上说是你的朋友,希望我早日康复,这不,前几天还寄了三百元钱到咱们过去的地址,还是周二叔通知咱们的,这个人的汇款人地址又没写全,我和你爸就无法通知他说我的病好了,叫他不要寄钱来,不过他所有的钱咱们都有记录,到时你还给人家。可要替我多说两声谢谢。”

    龙霄见怪事越来越多,这所谓的赵钱孙又是何许人也,怎么会给他的父母汇款,一时也无法猜想,便点点头,表示知道。

    龙大海一直坐在沙发上沉默着听母子俩的对话,这时忽地道:“霄儿,你是不是有些什么事瞒着我和你妈。”

    龙霄心中一跳,不知道他指的是那件事,支支吾吾道:“没……没有啊。”

    龙大海鼻孔里哼然有声,一脸的凝重,语重心长的道:“好,霄儿,我来问你一件事,你必须老老实实的回答,否则我再也不会认你这个儿子。”

    龙霄见他就得郑重无比,点头道:“爸,你说,我一定不瞒你。”

    龙大海望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我问你,刚才来接你的那两个人和他们背后的那个大老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真的救了那个大老板的命么?”

    龙霄知道父亲肯定瞧出了什么,无心再隐瞒,便将如何在看守所里结识黑龙及刘光荣、曾凡的过程说了一遍。

    蒋家玉听了,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而龙大海则点点头道:“刘光荣与曾凡这两个人虽然对我和你妈不错,但说话举止间常常流里流气的,不象是正经人,我早瞧出有些不对,但又无法印证,想不到果然不是好人,霄儿,这个黑龙对我家这样好,一定有他的居心与图谋,你可不要上当啊。”

    蒋家玉这时连忙道:“他是不是想咱们霄儿参加黑社会,这可不行,这可不行,霄儿,你干什么都好,绝不能走这条不归路啊。”

    龙大海道:“不错,霄儿,咱们明天就找他们辞职办理移交,搬出这间房子,还是守我们的小摊去,别让黑龙拿这些来利用你。”蒋家玉也担心儿子误入歧途,急忙点头赞同。

    龙霄忙道:“爸妈,我这次带了二十几万元钱回来,不过你们放心,儿子对天发誓,这些钱都来得干干净净,是我辛辛苦苦挣来的,够你们做个象样的生意了。”

    龙大海与蒋家玉听到龙霄竟在短短九个来月的时间内赚到了二十几万,心中都大是意外,甚至是不敢相信,又闻他发誓这钱来自正途,这才放下心来。

    龙大海道:“不行,这些钱先要还给人家,我算了一笔帐,他们来将咱们欠医院的钱还清,到你妈到省城医院做大手术,一共是花了十七万左右,你拿十八万还给这黑龙,其余的钱,再在县城里做个什么生意,我听人家讲起过到西部淘金的人,经历非常危险,象是在赌命一样,你能找着钱好好的回来,已是天大的运气,我不准你再出去了,就在家里呆着,有空将雪儿姑娘接来,大家商量一下做个什么生意,日子可能要艰苦一些,但可以安安心心的生活一辈子。”

    蒋家玉也道:“是啊,霄儿,妈妈爸爸不图你能挣多少钱,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过日子,要是今后你真的和雪儿姑娘结了婚,再生个大胖小子给妈带着,我就要高兴死了。”

    龙霄想到大明朝潜伏的危机及自己对司马琴的承诺,心中一阵为难,实不知如何回答父母。

    这一晚,龙霄终于舒舒服服,放放心心的睡了个安稳觉。第二天刚一起床,便听到一阵敲门声,打开门一瞧,却是胖胖的刘光荣一脸焦急,满头大汗的站在外面。

    见到龙霄,刘光荣连忙道:“大哥大大,是不是昨天咱们兄弟有什么做错的地方,你父母今天辞职来了,还说要搬回去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龙霄一听是为这事,便笑着道:“刘哥,这不关你们的事,是我父母的决定,他们还要我多谢你们这段时间来无微不至的照顾呢。”

    刘光荣闻他语气中似乎已无回转的余地,急忙道:“不行啊,大哥大大,你要是这样,我怎么给黑龙大哥大交代啊,要是他发起火来,我和曾凡的小命都要玩完。”

    龙霄又笑道:“这没关系,你们不是说黑龙想见我么,你打个电话,就说我明天就到省城里去谢他,到时自然会给解释这些事,绝不会让你们为难的。”

    刘光荣一时也没法子,只得道:“好,我这就给大哥大打电话,到时让他来给你说些事。”

    说着仍然恭恭敬敬的给龙霄道了辞,一边向楼下走去,一边却掏出手机来按通号码,向对方说着什么。

    龙霄见他走远了,便回屋略作梳洗,然后关上门走出小区,叫了辆出租车,直向司马轻鸥栖身的小桥驶去。

    没多久就到了那里,龙霄下了车,顺坡而下,很快就到了桥洞,便见到了那个窝棚,里面似乎正睡着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乞丐。

    龙霄心中一喜,走到窝棚旁,瞧那人侧身朝着里面而睡,臭哄哄的极是难闻,也不在意,便在他身上一推道:“卑职龙霄参见司马大将军。”

    说话间那个人转过身来,龙霄顿时愕然,原来这乞丐头发蓬乱,衣裳褴褛,一张脸又黑又脏,却不是司马轻鸥。

    龙霄忙道:“我问你,原来住在这里的人到哪儿去了?”那乞丐半眯着眼睛懒洋洋的瞧了他一下道:“谁知道,我两个月前找到这里的,除了这个棚子,没别的人。”

    龙霄心中一空,司马轻鸥竟不等他回来便失踪了,他内力传给了自己,身子虚弱,千万不要有什么不测发生,否则他怎样去给司马琴交代。

    龙霄一路小跑,四处去寻问这里认识“高手”的人,但大家都说好几个月没见到他了。

    龙霄仍不死心,雇了辆出租车满城的寻找司马轻鸥的下落,但了走遍了县城的每个角落,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又找了半天,还是无任何发现,龙霄只好无奈的回到父母暂居的小区,龙大海与蒋家玉已办好的移交,正在家里收拾东西,所幸这里的家具电器等物都是黑龙吩咐人新置的,过去大院家里的东西并没有搬来,要拿回去只是些衣物而矣。

    刘光荣与曾凡垂头丧气的站在一边,见龙霄回屋,便立即过来劝说他还是留在这里居住,但龙霄婉言谢绝了。

    下午三点来钟,龙霄一家已经重新回到了大院,三个人分工将屋里收拾打扫得十分的整洁干净。

    这一夜,龙霄睡在陪伴了自己十九年的硬木床上,心中却别有一番熟悉亲切的滋味。

    翌日上午,龙霄刚起床吃完早饭,刘光荣与曾凡便开车来接龙霄到省城里去,龙大海与蒋家玉又是好一阵语重心长的嘱咐。

    汽车在群山之中蜿蜒而行,到日暮之时,灯光如织,车流如棱,高楼林立,行人匆匆,已是到了省城。

    在进入城区的那一霎那,龙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里,曾经有他的梦想与追求,更有的是屈辱与仇恨,他永远不会忘记在离开省城时发的誓言,他已经不是过去的龙霄,他会让周思廉、胡峰、郑军、张来福这几个人为自己卑鄙无耻的行为付出昂贵的代价。而现在他要杀死这几个人便如掐死几只蚂蚁一般容易,但那样实在太便宜他们了,他要想法慢慢的彻底的全方位的打击羞辱这些人,让他们永远无法翻身。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