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章 回家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站在崖上,已明显的感觉到气温不同,他去的时候是秋天,而下面的天气却仍然温和如春,而现在已过了八九个月,外面已是入夏时分,热气逼人,而下面却又要凉爽许多,想来是某种地势所形成的气候,这大明朝若不是与天煞族的战争,真是不折不扣的桃花源啊。

    向下俯望而去,但见崖壁如削,云海翻腾,他真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轻易的上来了,在他的心里,要找到这条上崖的路,至少得花上一天到两天的时间,却不料会发生如此的情况。

    静下心来,开始思索,那铁桩瞧模样十分的陈旧蚀破,饱经风霜,年岁绝对不浅,当然不会是血狼与司马轻鸥所钉。记得曾经听碧痕姑娘说过,天煞族过去并没有完全同外界封闭,而是有路可通,想来就是这条路了。那铁桩上面过去必然悬着绳索铁链之类的东西,而建文帝他们进来后便全数破坏掉了,并在环围大明朝的其它山壁上都植上了有毒的藤草,绝了后人出世的念头。而血狼在族中的记载中寻找到这条路的旧址,司马轻鸥则尾随而至,两人的轻功都能一跃至得五六丈高,才能借这铁桩上得崖来。

    他想通这点,心中释然,只觉这崖上崖下恍如隔世一般,若非自己亲身经历,只怕是永远不会相信。

    但这时龙霄的兴奋却是无法言喻的,他先是纵声长啸了好一阵,然后在崖上翻了好几个滚,跟着运起“天残地绝魔功”双掌挥动,对着崖上的岩石便是乱劈一气,直击得岩裂石碎,四处飞溅。

    又过了好一会儿,龙霄这才有些累意,找了个平坦光洁的巨石,四肢摊开,躺地歇息,眼睛虽然闭着,却在思索回去后要做的事,母亲的病当然是最重要,他的身上已有了三公斤黄金及司马琴送的珠宝玉器,想来治疗的费用已经是足够了。另外便是寻找君仪的下落,这事却毫无线索,实不知从何找起,但他永远不会放弃,功夫不负有心人,或许天见可怜,会指引他一条明路也未可知。

    龙霄躺了一阵,便起身向山下走去,在路过血狼的尸骨时,见已散落了许多,想是被崖上的罡风吹走了,心中微微一叹。

    这巴拉汗山别无他人,龙霄也不怕惊世骇俗,展开身法,放开脚步,疾如弹丸般的在山中跳跃,只用了两个小时,便到了那日他中了桃花瘴的地方,心中暗自戒惕,身形去势更快。

    果然,没多久,山风拂面而至,一大片粉红色的雾团如幽灵般的从丛林中涌出,直向龙霄扑来。

    但龙霄今时不同往日,已是脱胎换骨,这曾经差点儿让他送命的桃花瘴已没有放在心上。当下屏住了呼吸,双脚一蹬,身子已象支离弦的箭一般射了出去,在山石矮树间经过了数十个起落,已至半里开外,早就出了这桃花瘴的范围。

    没过一会儿便到了盘根错节,古木参天的原始森林,龙霄想到指南针早就遗失,如果从林中穿行,十分的容易迷路,不免耽搁时间,心念一动,走到一株四人合围的大树下,身子拔地而起,在树枝上点得几点,已升到了树冠的顶端。

    此刻时已过午,太阳偏西,龙霄辨明方向,向北而行,这巴拉汗山的森林茂盛密集,连绵不绝,象海浪一般高低起伏,龙霄施展“仙鹤九变”的身法在树木的枝叶上纵跃,发鬓飘舞,衣裾胡胡,直若御风飞行一般,想起过去在杂草荆棘里的穿走之苦,两相对比,方知这习武之乐,实是欢愉无穷。

    又行了三个小时,树木渐渐稀疏低矮起来,竟是已到了巴拉汗山的山下,离那古镇也不远了。

    龙霄重新落回地上,想到上山花了三天时间才能到达,而下山却不过用了几个小时,心下又是一阵振奋激动。

    眼见已到了巴拉汗山的出口,龙霄却停下了脚步,取出了司马琴给他准备的干粮就着随身携带的水囊吃了一通,然后找了一处柔软的草丛睡起觉来。要知道,他现在这一身发式装束完全是明朝人的样子,到了镇上,不被人瞧成精神病才怪。

    劳顿了数日,龙霄倒是真困了,这一觉直睡到夜深人静才醒,他估摸了一下时间,大约己过了凌晨一点,便起身继续前进。

    一路疾行,没多久便闻到狗吠之声,原来是那古镇已在眼前。

    龙霄顺着青石路走入镇子,却见全镇一片静寂,两旁的房屋都黑漆漆的没了灯光,只是偶尔有打鼾声与咳嗽声传来。

    龙霄心中牵挂的是自己的服装问题,左瞧右瞧,终于在一幢两层木楼的窗户外见到一件晒在外面的男式灰色短袖及一条黑色长裤,连忙一跃而起,落在那窗户外向前支出的木板上,伸手便将那两件衣物取了下来,想到还差一双皮鞋,向窗户里探头望去,却见里面有一张木床,沉睡着一对夫妇,而床下则放着两双皮鞋。

    龙霄无声无息的跃了进去,月光之下,见那男主人的皮鞋又旧又脏,但一时别无它选,只好穿进脚试了试,虽然略小了些,却是勉强可穿。

    他站在这对夫妇的床前,思及自己一个堂堂大明朝的护国大将军,麾下数十万人马,百姓们人人称颂的龙大侠,龙英雄,实不料复出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大展轻功,穿户入室,窃取别人的衣物,成了位不入流的小偷。心中真是又羞又愧,解下身上的包裹,从带出的金锭中取出最小的一枚来,大约也有一两有余,悄悄的放在了主人的枕下,然后再一跃而出,回到街上,猜想这两人起床后必定有一番大惊小怪的反应。

    他穿上短袖衬衫与黑色长裤,却露手露脚的也小了几分,然后再将在大明朝束着的头发解了下来,已是长至齐肩。这一身的装扮虽然不如先前那般格格不入,但仍是不伦不类的甚为滑稽。

    龙霄此时也管不了许多,将换下来的衣裳鞋子叠紧使劲塞入包裹之中,便向外面大步而行。

    离镇上一百多公里的地方是个县城,那里有车通往外面,龙霄趁着黑夜,大步流星的向县城的方向疾奔,顺着乡间公路约行了三四个小时,见前面有路牌指示离县城还有十公里,而此时天色也渐露曙光,公路上开始有了汽车与行人,龙霄不敢招人注意,便放慢了脚步,以正常人的速度向前而去。

    到了县城,已是天光大亮,城里楼宇耸立,电线如织,汽车疾驰、自行车穿棱,赶着上班的路人忙忙碌碌的行走着,龙霄见到如此生机勃勃的现代景象,心中真是亲切无比。

    没多久,他便发现自己成了行人们注目的焦点,不少人还悄悄在他背后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知道是这一套不合身的衣裳与披着的长发有些过份张扬,便是手中提着的包裹也是太过标新立异,便决定先用手中的金锭先换些钱来,一是重新买套衣服,二是也有回家的路费。

    走了一会儿,便瞧见一排房屋下有一个十来个平方米的小门面,上面挂着个“五哥金饰店”的字样,下边又支出个木牌,写着“高价收购各种金银饰品”几字。

    龙霄心中一喜,便走了进去,却见里面只有一个穿着白色背心,三十来岁,中等身材,皮肤黝黑的男子在柜台里一台仪器上捣弄着一个金戒指。

    瞧清进来的龙霄如此一付尊容,那男子理都不理他,继续做自己的事。

    龙霄走到他身前道:“老板,请问你们收购金锭没有?”

    那男子闻言抬起头来,一脸轻蔑,慢呑呑的道:“在啊,怎么,你有那东西?”

    龙霄点点头道:“对,我有一点,但不知你们这里是怎么收的,每克多少钱?”他过去听父母闲谈时讲过,黄金的价格外面卖一百元左右,不过这金店既是收购,人家也要赚钱,可以适当少点。

    那男子听他这么一说,放下手中的活计来,望着他道:“这要瞧货的成色,你拿来我看一看。”

    龙霄虽知财不露白,但这样的小店却毫无遮掩回避的地方,只好打开了那包裹,现出了数十锭大小不一的金子及司马琴给的珠宝来。

    那男子那里想到这小子竟是个大财主,这些货竟是平生未见,心中一震,眼中射出激情无限的光来,又见到里面的古人衣物,顿时便明白了什么,一脸羡慕的道:“***,你这小崽子是不是挖了什么古墓,才得了这么多的好东西,快拿给我瞧瞧,是不是真的。”

    龙霄从包裹拿了一锭金子给他,那男子在手中先掂了掂重量,跟着拿着在仪器上鼓弄察看,这越鼓弄眼中越是发亮,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瞧着龙霄的包裹道:“好,你的东西我全要了,你开个价出来。”

    龙霄急于用钱,便道:“金子八十元一克,这里的可不少,你要得完吗,我可要现钱。”

    那男子也不还价,一口答应道:“行,这没问题,不过我现在没这么多,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叫我老婆准备一下钱,咱们先称好这些金子,到时一起给你。

    说着便叫龙霄将这些金子都拿了出来,放在秤上一称,总有三千五百二十克,计二十八万一千六百元钱。

    他男子依旧让龙霄将金锭收了回去,拿出手机来走到屋外远远的打了一通电话,便回来道:“走,我老婆取钱去了,咱们先上我家等着去。”说着便去关了店铺的卷帘门,又推出了一辆摩托,要龙霄坐上去。

    龙霄此时的心智早就异于常人,见他不还价,打电话又鬼鬼祟祟的,心中便有些明白,但他义高人胆大,有心想瞧瞧他要玩什么花样,便暗笑一声,坐上了摩托。

    那男子带着他在县城里东拐西弯,走的地方渐渐愈来愈偏僻,龙霄心下再无怀疑,知道此人必然是见财生欲,起了歹心,想要找地方谋算自己,口中也不说出来,任他骑车前行。

    男子带着他到了一处尚未完工,无人施工的楼房处停了下来。龙霄站在地上左右望了望,故意道:“喂,你家在那里,你老婆取了钱没有?”

    那男子望着他狞笑了两声,伸手拍了两下巴掌,那楼房中便又闪出三个染着黄发的小青年,快步奔跑过来,霎时将他围在了中间。

    龙霄装着很害怕的样子,可怜巴巴的道:“你……你们,要干什么?”

    那男子见猎物即将到手,真是天降横财,恭喜发财,实不负自己过年时到城外的财神庙上了头柱香,如今果然灵验了,不由哈哈大笑道:“小兄弟,这还不明白么,留下你那包东西,乖乖的滚得远点儿,咱们也不来难为你。”

    龙霄将那包裹紧紧抱在胸前道:“你们这……这不是想抢人么?”

    那男子又笑起来道:“是啊,不过你盗墓抢的是死人,而我抢的是你这个活人,大家算来都是同行,自然都懂规矩,别不识趣。”说着一递眼色,那三名黄毛都露出咬牙切齿、凶神恶煞的样子,各掏出一柄匕首来对着龙霄耀武扬威。

    龙霄见了这阵势,心中一笑,口里却嚷道:“我偏不识趣,我偏不识趣,看你们这些土匪强盗要拿我怎么办。”

    那男子道:“好,我倒遇到个不怕死的,老子废了你。”说着伸出手来便来抓龙霄的包裹,谁知抓住向后一拉之下却是纹丝不动,才知这小子力气不小,大声对其他三人道:“捅了他,快捅了他。”

    那三人闻声用匕首向龙霄捅来,龙霄暗恨这男子歹毒,微一用力,包裹向回一拉,带得那男子踉踉跄跄向前扑了两步,这三柄匕首便分别插在了他的腰侧,肋下、臀上,那男子乍然吃了这几刀,身上多了几个窟窿,鲜血直溅,痛得眼泪与鼻涕齐流,血水与汗水同冒,杀猪般的叫了起来。

    那三个黄毛见捅错了人,也骇了一跳,又纷纷改变方向,朝着龙霄刺来。

    龙霄心想留下这些垃圾也是祸害,下手便不再容情,脚下移动,手掌闪电般的挥出,只听“格格”数声脆响,已将这三人的双臂全部折断了,即使日后能够接上,也无法再用力,要想抢劫,只怕是很高的难度了。

    瞧着这几人全部躺在地上打着滚痛呼,龙霄蹲下身来,在这些人的衣袋裤包里摸了一阵,倒还搜出了六百多元钱出来揣在身上。

    他用那男子的手机拔通110报了警,对这几人道:“你们这些人,成天游手好闲,只想做没本钱的买卖,但久走夜路总要闯鬼,现在只是给你们一点小小的惩诫,希望你们今后能好好做人,这一场苦头也不算白吃。”说着在几人的喉咙上各点了一点,让这些人短时间内说不出话来,以防待会儿警察到了后给自己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做了这些之后,龙霄便快步向外走去,等十多分钟后,已到了正街之上,却见一辆警车鸣着笛迎面呼啸而去。

    此时手上已有了六百多元钱,龙霄随便找了家服装店买了一套合身的衣服,跟着又买了皮鞋与提包,找到一家理发店,将长发剪成个寸头,精神抖擞的向汽车站而去。

    到了车站,没有直达家乡的车,他便买了到B省省城的车票。

    大半天之后,便到了B省省城,已是深夜,龙霄的身份证也随着自己带去的包一起遗失了,只好在车站旁的一家小旅馆随便住了一夜。

    到了第二天,他并没有立即起程,而是包了辆出租车带着他到省城各处有名的金店,因为担心这么多的金锭一次出手,引起别人的注意,他便分成四批将这些金锭以每克73元的价格卖了,等到下午三点钟,龙霄便多了一个皮箱,里面装着二十几万的现金。

    办妥这事,龙霄又松了口气,但心系父母,无意在此地耽搁,便乘坐当晚的班车向家乡而去,途中又转了三次车,到了第四天的晚上,已至合津县的境内。

    龙霄坐在汽车上,瞧着家乡熟悉的一切,心中却越来越紧,越来越害怕,母亲的病要是有所不测,那他的灵魂便会永远在地狱里沉沦,再也无法自拔。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