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三章 皇后的诱惑(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到了里面,血凤又在壁上一按,那小门轻响着关上。黑暗之中,她不知在什么地方摸出个火折子,向空中晃了几晃,便燃了起来。龙霄虽然虽然无法动弹,眼睛却瞧得清楚,这是个数丈大小的小室,室中右壁墙上悬着一柄天煞刃,而最里面却铺着个简易的床榻,似乎是这血凤为打座练功所建的密室。

    血凤将龙霄的鞋子除了下来,然后轻轻的将他平放在床上,莲步移动间,密室中的各个角落,已亮起了四盏油灯,光线颇是明亮。

    只一会儿,她就回到床榻之上,侧躺在龙霄身旁伸指在龙霄身上点了几下,便解开了他的穴道。

    龙霄穴道一解,神情中既不慌张也不愤怒,脸上只是对着血凤微微而笑,仿佛两人相熟了很久一般。此时他知道自己内力尽失,已非对方敌手,胡乱反抗只有自取其辱,倒不如顺其自然,先稳住血凤,再设法摆脱如今的困境。

    他感觉到身旁血凤轻薄的衣裳下,肌肤渐渐炽热,身子一翻,己将她压在了身下,额头对着额头,鼻尖对着鼻尖的对着血凤柔声道:‘其实你又何必对我大费周折呢,象皇后娘娘这样的美人儿,天下间怎会有男人拒绝。‘

    血凤忽然启唇,一吐丁香,在龙霄贴近的下颌微微一舔一卷,腻声道:‘龙将军,你也不用骗我,奴家知道现在你的心里定然在防我厌我,说不定恨不得杀死我才甘心,不过奴家实在太倾慕龙将军的容貌风度,暗暗发过誓,总有一天,要让你喜欢上我,也不知道这般的想法能不能实现。‘她嘴中如此说着,心中却是信心百倍,以自己无双的美色,及一身媚功,是世上所有的男子的温柔乡、销魂窝。这少年一但尝到其中滋味之后,必然再也离不开自己,到时便为云为雨,任其驱策了。

    龙霄如何不知这血凤在设法诱惑于己,想让他沉湎于美色之中无法自拔,但此时此际,最好的方法便是虚与委蛇,静中求变。况且这血凤确实是让人心动的尤物,既然对方送上了门来,自己又何必推辞。

    血凤数年间一直陪着文德皇帝这样昏庸体弱的老者,早就厌烦不堪,此时与一名年少青春,英气勃发,身材健壮的男子一同躺在床上,已是脸生红晕,欲火如焚。

    只见她轻轻一笑,一个柔滑温软的身子已滑出了龙霄身下,伸出葱葱玉手指,灵巧娴熟的在他身上抚动,已将他的衣裳一件件的缓缓剥落下来,只留下了一条底裤未除,跟着星眼朦胧的对着他风情无限的娇媚一笑,身子一俯,便在龙霄的右耳垂轻柔的舔弄含吸起来。

    只这一下,龙霄身上便是一阵战栗酥麻,尽管他也曾经与几名不同的女子有过不寻常的关系,但这种滋味确实他从来没有感受到的,新鲜而又兴奋。

    血凤亲吻了他的耳垂后,樱唇并不停止,从他的脖子、肩上、胸前、肚脐一路而下的舔吸,到了龙霄的底裤,便见到了他高高顶起的亢奋,眼中闪出一丝异色,嘴里却吃吃一笑,伸出手去隔着布帛轻轻抚弄。

    龙霄只觉一个身子便如要爆裂一般,热血顿时涌上头脑,伸出手去就要解她的薄衣。血凤却将他的手轻轻一推,身子一移,已缩到床榻的另一端,双手环护身前,似嗔非嗔的道:‘龙将军,你好坏,不许你来解奴家的衣裳。‘

    龙霄明白是她在故意掉自己的胃口,但这样的手段无疑是非常成功的,他此时心跳越来越厉害,只想一把抓住这天魔般的女子,将她压在自己的身下,用力的蹂躏一番,才能渲泄出内心极速膨胀的兽欲。

    两人在床上猫捉老鼠般的戏耍了一阵,血凤见火候已到,才故意让龙霄抓到自己。

    龙霄对她只有欲念而无爱意,当下也毫不客气,双手迭动之下,已将她的衣裳、抹胸尽数撕裂,露出个雪白光滑的身子来,只见她秀发蓬松,肤胜羊脂,身姿修长,骨肉匀称,增一分嫌胖,减一分嫌瘦,更绝的是明明腰肢间只是盈盈一握,但胸乳高耸圆润,浑如玉球,而乳尖一点嫣红,粉红娇艳处却与其他的女子有异,似乎是药物涂染养成。下身体毛整洁,微现赤沟。

    龙霄见到她樱唇微微开启,一双桃花略带红丝,勾魂荡魄的望着自己,比花花解语,比玉玉生香,,真是千般绮艳,万种风情,只觉得意马心猿,浑身燥热,再也忍不住,抚下身去,便吻住了她红润的嘴唇。血凤‘嗯嘤‘的发了一声轻哼,一条软滑柔腻的丁香便迎了上来,向龙霄纠缠吮吸,唇舌之间甘甜清香,让人愈加狂荡。

    龙霄欲念更深,嘴唇间便去吻她的胸乳之间,血凤如水蛇般的扭曲轻摆,嘴里发出了难忍的喘息之声,一只玉手却滑入了龙霄底裤之内,轻轻的握住了他勃然之物。

    龙霄喉里低呼一声,伸手除去了底裤,将血凤修长光滑的双腿一分,便要侵袭而入。在他的心中,这血凤风骚撩人,又入宫多年,得到文德皇帝的宠爱,谷道常常被人驰骋纵横,应该极易攻入才对,谁知这一顶之下,竟不得其门而入,心中不由一愣。

    原来天煞族的枯罗大王也曾读过大明史籍,知道吴越之时西施与郑旦的故事,早就有心在大明皇帝身边安插一名绝色女子作为奸细,这样一来,大明朝的事便尽在掌握之中了。这血凤自小便在天煞族中出落得聪慧美丽,被选为执行此次任务的人选,自八岁起,便开始学习大明朝的礼仪闺范、琴棋书画诸技,又得血魔收其为弟子,习练武学,已备不时之需。

    到了血凤十四岁之时,枯罗大王便在族中选出十名风骚善媚的妇人,共同教她狐惑男子之道,等一年后,血凤外表上已是十分的妩媚风情,族中的男子见之无不失魂落魄。枯罗大王便又令这十名妇人授与其房中之技。这十名妇人得令之后,便在族中又选了无数精壮男子,分别与之交合淫乱,叫血凤在一旁观看,并指出其中如何让男子欢愉的关键之处。这般又过了一年,枯罗大王见血凤的媚功已成,便叫人秘密将她送入大明地界,通过早就潜伏在民间的一名天煞族奸细借选秀之机将她送入宫中。

    血凤入宫之后,果然极轻松的便得到文德皇帝的欢心,但此时她才知道,这文德皇帝早年纵欲过度,已是身虚力乏,不能正常人道,便装着不通男女之事,仿佛对文德皇帝的无能毫无所知,却变着花样满足他的欲望,更是令文德皇帝再也离之不开自己。后来她又想法连害了德容与正慈两位皇后,终于登上后宫之主的宝座。

    她虽为讨文德皇帝欢心,与之在床第之间姿情纵性,无所不为,但依然还是处子之身。

    龙霄自然不知这一节故事,仍然粗野的想寻门而入,血凤暗咬银牙,感觉到对方那物触及花谷,便将身子向上一迎,已将其纳入玉户,进入之初,只觉裂痛难当,便如体下被忽然刺入了柄鱼肠宝剑般,身子为之一颤。

    龙霄虽感到血凤下体紧闭收缩,宛若处子,那里还会顾惜她,便如五丁开山一般,大加伐达、曲尽钻研起来。

    血凤在他身下娇啼宛转,媚态动人,香汗吁吁的哀求道:‘好弟弟,你慢些儿,姐姐的花心要被你揉碎了。‘

    龙霄想起过去见过古书,上面记载着皇宫里的嫔妃许多都会内媚缩阴之术,还以为是这血凤故意装着娇弱之态,心中只思:‘这贱人让我内力尽失,手里上的功夫我现在比不过她,难道床上也要输她么。‘

    思想间奋起精神,又如冻蛇入窟般的一阵猛刺,痛得血凤春眉紧蹙,呻吟不止。

    好一阵子,龙霄才兴尽意罢,琼浆倾泻,软软的趴在血凤柔软的身上。

    这血凤果然是经过训练,善知男子的心理,虽然自己下体裂痛火辣,却强忍着不去管它,任由龙霄趴在自己身上,一双玉臂却抱住了他的后背,不住的轻轻抚摸,隔了会儿,才慢慢从龙霄身下滑了出来,让他好好躺好,从床枕之后取出两方雪白的汗巾来,先用一张替龙霄擦拭干净,跟着又擦拭自己。

    龙霄斜眼瞥去,见她那方汗巾之上鲜血浸湿,桃花点点,便如君仪、朱芷贞与自己初次相交之时一般无二,心中顿时大奇。

    血凤回过玉首,见到龙霄惊奇的眼神,嫣然一笑间,躺在了他的怀中,微微喘息的道:‘玉户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好弟弟,姐姐虽入宫多年,但那老家伙早就不成啦,身子虽然算不上干净,但处子红铅却一直留着,现在给了你,你开不开心。‘

    龙霄环抱她,只觉如同软柔的温玉一般,抚摸胸前玉球,更是滑不留手,盈盈丰润,真是舒适异常,才知天下果然有这种可以在肉体上让男人无比欢愉的绝世尤物。

    血凤也在注意着龙霄的表情,知道他对自己的身子已是十分满意,心中不禁得意,暗道:‘这龙的也与那文德皇帝一般无二,只要一沾着我的身子,便要化了熔了,好,我再下下功夫,定然要他时时想着我,念着我,再也离不开我,族中吩咐我的事自然便成了。‘

    当下也不提如何让龙霄归降的事,只是道:‘好弟弟,你知不知道,其实姐姐今天好快活,文德那个老家伙,我每次一见到他就恶心得想吐,可是又不得不应付他,现在好啦,有你给我做伴,我就可以把这些不开心的事全部抛过一边去。‘

    龙霄道:‘能和皇后娘娘这样的女子在一起,可是天下间所有男子的愿望,我现在也恍如在梦中,实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血凤一嗔道:‘不是说不许你叫我皇后娘娘么,你叫我一声云姐姐,成不成?‘龙霄道:‘不成。‘见血凤神情一愕,微微一笑道:‘一声自然不成,不过可以多叫几声。‘说着柔声轻呼道:‘云姐姐,云姐姐,云姐姐。‘

    血凤见他知情识趣,心中更为高兴,樱唇一张,便又向了吻去。

    这一吻之下,龙霄兴致又高,血凤感觉出来,妩媚一笑,与他调了一阵子情,娇躯一翻,竟坐在了他的腹上,引导着那物进入玉户,细腰松而圆臀沉,已是缓缓尽根而没,等稍稍适应了一会儿,便柳摇花颤般的自行提纵起来,脸上却作出娇弱不堪的神情。

    龙霄只觉血凤玉户中紧实锁固,密不容针,上下之间酥麻难当,这样的姿式滋味真是从所未有,一时真是如坠青云,不知天下人间。

    如此这般,当晚两人在密室中交合了三回,到第二天凌晨,血凤怕宫中之人发现,便又点了龙霄的穴道,给他盖上被子,出了密室,依旧回到外面睡去。

    龙霄等她一走,便开始凝集内气,他这‘天残地绝魔功‘本就与天下间其它的运功法门有异,血液可以逆转,通过汗水将体内的毒素慢慢化解出体外。

    当他运气到四五个小时之后,原本空荡的丹田竟缓缓流出了一缕暖流,心中不由一喜,更是加劲摧运内力,又不知过了多少个小时,丹田下的‘会阴‘、‘尾闾‘诸穴竟有了热胀之意,竟是气息已通。

    龙霄这才感到疲倦,一时汗如雨下,便停止了运气,闭目养神,但心中已有了底,照这般的进度,不出十天,那‘百日散功散‘便会被他尽数逼出体外。

    密室内无日夜,血凤一有空便进来与龙霄欢会,将在族中所学到的媚功床技逐一施用在他的身上,见龙霄身上汗味与体味渐增,又叫人将洗浴的大澡桶抬入寝宫,令心腹宫女守在屋外,自己与龙霄相裸共浴,其中自有一番销魂之处,便是文德皇帝也无法得此佳境。

    这一日血凤封住了龙霄的穴道出去之后,龙霄真气运转,只觉内力已复,血气逆冲,穴道便立时解开。他在屋中转了一阵,练了两趟拳脚,便又回到床上盘膝运功,静待血凤进来。

    过了好半天,只听密室的小门发出响动,他便翻身仍旧趟在床上。闻得衣帛摆动之声,血凤已巧笑盈盈的走了过来,伸手解开他的穴道。

    龙霄故意伸了伸手脚,埋怨道:‘云姐姐,今天怎么才来,你不知道穴道封得太久,筋骨会有损伤么。‘

    血凤的元红是他所破,又做了这么多天的夫妻,又岂会对他没有感情,闻他言语不快,忙在他脸颊上亲了亲道:‘好弟弟,真对不住,今天那老家伙缠得特别厉害,又要给他弹琴,又要陪他赏花,若不是我推说这几日身子不适,需要独自静养,他还不会放过我哩。‘

    龙霄装着醋意大作的道:‘嘿,这老家伙还真是讨厌,下回你别理他。‘

    血凤听到他的口气酸溜溜的,心中一阵喜欢,只觉龙霄已是自己的裙下不二之臣,正是该趁热打铁之时,眼波一转,一脸的凄宛委曲道:‘我被枯罗大王选中送入宫中,便是要取得这老家伙的欢心,伺机完成大王的复族大业,纵是每日恶心难受,却也不得不强颜欢笑,真是度日如年,唉,要想结束这样的日子,除非是……除非是……‘

    龙霄闻她转入正题,便做出愤然难抑之态,握紧拳头道:‘除非是杀了这老家伙,灭了他大明的江山,咱们就可以正大光明、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了,是不是。‘

    血凤点了点头,小鸟依人般的轻轻偎在了他的怀中道:‘只怕唯有这条路了,好弟弟,你说如今咱们该怎么办才好啊。‘

    龙霄知道她要自己表态,便又怒气冲冲的道:‘你给我将内力恢复了,我立刻杀了那老家伙去。‘

    血凤道:‘不成啊,这老家伙要杀他容易得紧,但大王给我的任务却是要消灭整个大明朝,他就是死了,咱们还是不能在一起。‘

    龙霄道:‘行,那你说,我该如何是好,云姐姐,我听你的便是。‘

    血凤轻轻道:‘这点枯罗大王早想好啦,改天我先设法恢复你的兵权,然后你回到安明与镇煞关去把那里的军心笼络好,过不了多久,就找个借口起兵造反,直杀入京城,你手中兵强马壮,在大明朝百姓之中声誉正浓,而大明朝的将军之中更没有人是你的对手,相信不出两个月便会灭了大明朝,到时候咱们自然会在一起了。‘

    龙霄道:‘这办法倒是不错,不过你们天煞族不出兵参战么?‘

    血凤道:‘大明朝的人都恨咱们天煞族,若是咱们出面助你,你手下的士兵便不会再听你的指挥,百姓们也会组织起来抵抗你,到时候这反就造不成啦。‘

    龙霄闻言,不由哈哈一笑道:‘我越来越佩服你们这枯罗大王了,真要如此,天煞族不费一兵一卒便可以利用我来颠覆大明江山,说不定最后还要趁我与文德皇帝打得不可开交,两败俱伤之时,忽然挥兵而出,来个渔翁得利,将我与文德皇帝一网打尽,彻彻底底的灭了大明朝。‘

    血凤嫣然一笑道:‘好弟弟,你怎地这么多疑啊,枯罗大王绝不会言而无信,一定会封你大明半壁江山的,你千万不要担心。‘

    龙霄微微一笑,装傻应付了过去,转言道:‘云姐姐,我求你一件事,成不成?‘

    血凤抬起脸来,温柔的凝视着他道:‘我现在整个人都是你的了,还有什么成不成的,你说罢。‘

    龙霄道:‘你说的一切我都答应,不过三公主与此事无关,你不如先将她身上的毒解了。‘

    他说了这话,以为血凤会一口答应,谁知却见她将脸一沉道:‘不行。‘

    龙霄顿时一震,问道:‘为什么不行?‘

    血凤见他着急,心中一凉,脸上更冷了,望着道:‘你说喜欢我,想和我在一起,难道都是假的,好,你若是真心想归顺咱们天煞族,就不要管这三公主是死是活。‘

    龙霄怎能眼睁睁的瞧着三公主因为自己中毒而亡,此时怒火已炽,厉声道:‘这解药你是给与不给。‘

    血凤瞧龙霄声音与脸色不对,推开他的身子,冷冷的笑道:‘姓龙的,这几天你说的话果然是在骗我,我告诉你,别说是三公主,就是你,若是不识时务,也只有死路一条。‘

    龙霄有心激她,出言道:‘以你这样的庸脂俗粉,天下间处处可见,我岂会放在心上,你只怕将自己瞧得太高了。‘

    血凤气得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喝了一声便一掌向他当胸劈来,龙霄早料到她有这一招,身子一幌,已侧身避过,右臂闪电般的递出,已抓在了她的咽喉之上。

    血凤不想龙霄功力已复,自己竟被一招制住,骇然之下,脸色大变。

    龙霄抓住她的咽喉,一步一步的将之逼到靠壁之处,这娇艳妩媚的尤物确然给他肉体上带来了从所未有的快乐,但他是一名真情至性的男子,绝不会贪图一时的痛快而忘记对自己情深意重的姑娘。

    血凤此时已恢复冷静,在龙霄这一随时可以致命的抓下风情万种的媚笑起来,道:‘好弟弟,我知道你舍不得杀我,我若死了,你那三公主的毒怎么办?‘

    龙霄含笑道:‘云姐姐,我劝你还是将解药交出来,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血凤闻言荡笑道:‘生不如死,你早就让我生不如死啦,不过我很喜欢,不如你再来试试。‘

    龙霄知道不给她点厉害,是无法让她乖乖交出解药,忽的一撤右抓,双掌齐出,在她身上疾拍了十数掌。

    血凤只觉咽喉一松,正要跃起与敌人厮斗,忽然四肢筯脉一阵抽搐,跟着剧烈的痛疼传来,便如千百根钢针一起钻入骨里四处游走,到了后来,青筯骇人的凸起收缩,全身肌肉痉挛扭曲。珠泪便不由自主的涌出眼眶,人如羊癲疯发作似的踡成一团,在地面不停的翻滚。

    龙霄见血凤如此痛苦,心中却是一叹,原来这是武库中的一种奇门手法,叫做‘阎罗抽筯手‘。江湖上别的门派折磨审问敌人多半是点对方的十二经脉或奇经八脉,但这些经脉连接人身的五脏、六腑、三焦,被受者常常不多久便给弄死。这‘阎罗抽筯手‘则专点人体的十二经筯,这十二经筯多行于人身的四肢、肌肤、胸廓、腹壁,而不入脏腑,具有连缀四肢百骸及筯骨的作用,被施的对象头脑清醒的来受这无穷无尽的抽筋之苦,当真是如阎罗行刑,痛苦至极,生不如死。这种狠毒的手法他本来也不想施用在女子身上,但此时也别无它法了。

    他见血凤已不堪忍受,便道:‘云姐姐,这解药你到底还给不给?‘

    血凤奇痛难当,连连点头。

    龙霄也不忙解这手法,追问道:‘那解药现在何处?‘

    血凤在地上滚来滚去,断断续续的道:‘这解药……解药,并没有……没有现成的,必须现……配现制……才成。‘

    龙霄冷冷笑道:‘你说这话认为我会相信么?‘

    血凤此时已痛得汗湿衣裳,又道:‘好……弟弟,一日……一日夫妻百日恩,我真的…真的没有骗……你,这解药中……有一种药叫……回魂花,天……天下只有咱们……咱们枯罗大王才……才有一盆,每年……每年只开一朵,用在药中,只过一……一个月便失效了,因此只有现……现配,三个月……后这花就开了,枯罗……枯罗大王自会配制,到时……到时我想法……想法要他送来便是。‘

    龙霄一时也不知她的话是真是假,但又无其它选择,弯腰在血凤身上疾快的拍了几拍,解了这‘阎罗抽筋手‘,但双掌不停,在血凤丹田之处重重一击,已将她全身的内力震得尽散。

    血凤一口鲜血喷出,用怨毒的眼神望着他道:‘姓龙的,你好狠的心。‘

    龙霄摇摇头道:‘彼此彼此,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刚才不也说过我若是不答应你们的条件,下场会很惨么。皇后娘娘,你好好听着,我龙霄对天发誓,要是在三公主毒发之前你没弄来解药,我一定会让你尝遍世上所有的折磨,容貌尽毁,不得好死,你若不信,尽可一试。‘

    血凤见他说这话时的眼神坚定无比,大有一言九鼎,说到做到的气概,心中不由一凛,对朱芷贞是又恨又妒。

    龙霄知道多说无益,一切只有等到数月后那枯罗大王将解药配制出来再说了,望也不望躺在地上的血凤一眼,打开密室之门,便向外面走去。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