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 皇后的诱惑(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一路直奔皇宫而去,那周三果然十分熟悉皇宫的地形,带着龙霄飞檐走壁间绕过了重重的关卡,专挑偏僻无人之处前行,没多久便到了大明后宫之中。

    两人在后宫无数楼阁大殿的屋顶上悄无声息的穿行了一阵,便到了一处两层楼的宫殿,却见底楼殿下袅袅婷婷,来来去去的穿梭着无数提着宫灯的彩装宫女,而楼上却是静悄悄的,似乎没有什么人。

    周三轻声道:“龙将军,三公主就在二楼等你,你快去罢。”

    龙霄此时无别无它路,虽知下面很有可能有个极大的陷井等着自己,但也决心要一探究竟,身子一滑,一招“倒挂珠帘”,左脚已勾住了屋檐上的一个兽头,身子复又一荡,身子已落在了二楼花台之中,落地之初,生怕敌人有伏,双掌微提,已护住了全身要害。

    但这种担心并未发生,花台之上艳卉盛绽,香气扑鼻,但空荡寂寥,那里有一个人,前面一道碧绿纱帘随风而动,隐约可见里面的烛影摇红。

    龙霄轻轻揭帘而入,却是一间极大的卧室,内中陈设幽雅,绣幕罗帏,地铺五彩锦花绒毡,四壁悬上古名画,中间设着天然楠木茶几,东壁为玳瑁石四仙书桌,玉瓶里插着几件高大的珊瑚,南壁是一架琴几,上有一柄蛇纹古琴,西壁却是一付铜镜梳妆台,台下放着一个九龙金炉,炉内清烟缭绕,一股异香袭人而至,龙霄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只觉似麝非麝,若兰非兰,当真是怡人心脾,闻之难忘。

    而在北壁,却靠着一间玛瑙为边,红木细雕的床榻,悬着粉红色床幔,此时轻纱笼罩,其中隐隐躺着一名女子。

    龙霄见这里确是女子闺房,一时又瞧不出有任何的危险,心中不由嘀咕,暗忖:“莫非是我多心了,那周三真是三公主派来的。”

    他心中如此想着,手中已禁不住去挽那轻纱床罩,里面顿时现出一个百媚千娇的睡美人儿来,秋波微阖,春黛轻颦,香晕酡颜,如一枝娇柔无力的海棠,此时她卸却了鬓钗,发拖如云,略带蓬松,只穿着一件薄纱夏衫,束着一个猩红抹胸,显露出两湾雪腻光滑的软玉,穿着一条湖色纨裤,下面现出一双细不盈掬,弯如新月的金莲。此人不是别人,竟是文德皇帝的最宠――大明朝的宣仁皇后。

    龙霄瞧得清楚,当下长长的吸了口气,心中念头飞转,思索着对方如此安排的用意。

    他放下纱罩,脚步轻移,向后退了几步,静待其变。

    正在这时,却听得那宣仁皇后微微轻呤了一声,跟着娇柔无力的唤道:“皇上,皇上,是你来了么,怎地还不上床来歇息。”

    说着一只玉臂便从纱罩里伸出,将之轻轻的挽了起来,宣仁皇后一张艳若桃李,又带着风情月意的粉脸便现了出来。

    她秋波慵转中,见到了龙霄,顿时骇得花容失色,轻叫了一声:“是你,龙……龙将军,你怎么到这里来啦?你……你好大的胆子。”

    龙霄一直在静静的观察着她,在这一瞬间,他已经发现了两个破绽,自己身手已至一流之境,以一个普通的女子的能力,在阖眸朦胧之中怎会听到屋子有人,而且这宣仁皇后一见到他,虽然脸上现出非常害怕的样子,但喝叱声并不尖厉,大异于常情。

    他此时心智己渐渐成熟,早就没了什么顾虑,脸上微微一笑,不退反进,向前走了几步,已到了宣仁皇后的床前,柔声道:“不错,在下的胆子确实不小,自从见到皇后娘娘你这天下无双的美貌之后,更是梦绕魂牵,夜不能寐,人都差点死了一半啦,今晚实在忍不住,便到皇宫里来瞧瞧你,以慰我相思之苦。”

    那宣仁皇后不想他说出这样的话,不由得微微一愣,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勾魂摄魄望着龙霄,似嗔非嗔的道:“想不到赫赫有名,堂堂的护国大将军竟会是这样的人,你就不怕我喊人么,冒犯皇后,足够你死上一千次,一万次啦。”

    龙霄对她已有疑心,又一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娘娘你艳冠天下,小人我能一亲香泽,便是死了也心甘,不过我瞧娘娘你也未必舍得我死,否则早就叫人了。”

    那宣仁皇后脸色一沉道:“想不到你这人脸皮还挺厚的,快给我滚出去,无耻之徒。”

    龙霄更是哈哈一笑道:“现在小人可不能走,若是小人踏出这个屋间,只怕娘娘你真的要叫起来啦,到时候宫里高手云集,小人这一条贱命不仅要呜乎哀哉,更要落个色胆包天的贼名,遭到大明朝所有百姓鄙夷唾骂。娘娘现在不叫,只怕是还有什么吩咐,小人一定听令便是。”

    那宣仁皇后对她凝睇良久,脸上忽然开始露出妩媚撩人的笑容,轻轻道:“龙将军,想不到你倒乖觉听话得紧啊。”

    龙霄望着她的娇柔疲惫之态,眼中却仿佛见到了一条凶毒的蛇蝎,也不想再拐弯磨角,直言道:“如果小人所料不错,娘娘应该便是天煞族安排在皇宫里的人了,这大明朝真是悲哀透顶,连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也是奸细,只怕亡国之日要不远了。”

    那宣仁皇后嫣然一笑道:“龙将军,你果然是个聪明的人,好,对聪明的人我自然不会隐瞒,我确实是天煞族的人,我师父给我取名叫血凤,不过这名字不怎么好听,我过去入宫选秀时有个闺名,唤作绮云,我瞧你年纪比我小上一两岁,便叫我云姐姐好啦。”

    龙霄实不料对方一口便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这宣仁皇后竟是血魔的弟子之一,真是骇人听闻,想到她敢说了出来,必然是有持无恐,不怕自己坏了她的事,暗自凛然,一阵不祥之感顿时袭上心头。

    血凤瞧着龙霄,只觉此人英俊年少尚是其次,但气宇轩昂,刚毅中带有几分不羁,更有一种已超越其年纪的镇定与智慧,实在让人想要去征服他,去驾驭他,让他完全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

    其实这样的想法正与她接过的任务不谋而合,前些天族里传来枯罗大王之命,要她不计一切代价先将龙霄的兵权夺下,然后尽力诱他为族中所用,若是无法成功,便务必将其毁灭,为天煞族除一大患。

    她接到命令之后,便派人在外面散布了龙霄是天煞族奸细的谣言,又对着文德皇帝有意无意的吹了些枕头风,文德皇帝果然对龙霄起了戒心,解掉了他手中的兵权。这第一步达到之后,她便开始思索如何诱降龙霄,朱芷贞过去常常去司马府找龙霄,她耳目众多,此事又如何不晓,便找人用朱芷贞的名义将龙霄先赚入皇宫,再设法诱降或除掉此人。

    血凤自负容貌娇艳绝伦,而一身专门训练过的媚术更是能让天下间的男子神魂颠倒,此时打定主意要引诱龙霄归顺天煞族,心中已是极有把握,此人虽然机智聪明,不好对付,但终归是名血气方刚的男子,绝计逃不过自己销魂蚀骨的手段。

    思想之间,她脸上又添了几分媚态,指着自己身边的床榻道:“龙将军,你站在那里不难受么,你不是想亲近奴家么,不如到这里来,咱们说一阵子话。”

    龙霄也已感觉到对方无意立刻要对自己下手,见她的神态眼神,心中一动,暗忖道“嘿,这血凤似乎要对我施美人计了。”想知道她到底还想玩什么花样,便也不拒绝,说道:“能与皇后娘娘如此亲近,小人真以为是自己做了皇帝哩,不过咱们行军打仗的人,身上共是臭哄哄的,娘娘不要厌烦小的才好。”说着已落落大方的坐了下去。

    血凤也不故意做作,娇躯微横,很自然的便偎在了他的怀里,媚波荡漾,吃吃一笑道:“要是你真的做了皇帝,那可比那个老家伙好上了千倍万倍啦。”星眸微闭,细细嗅了嗅龙霄身上的气味,却露出陶醉之色道:“龙将军,你的身上很好闻啊,虽然微微有些汗味,但这正是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息,比起那些浑身熏着香气的脂粉之辈来,更让奴家心动。”

    龙霄只觉她一个轻柔软绵的身子在自己的怀里钻来钻去,虽然隔着薄衫,但依旧可以感到她光洁玉滑的肌肤,说话间樱唇轻启,吐气若兰,脸面之上可以微感到她湿润的热气,饶他是有所准备,也忍不住心旌狂摇,汗湿衣襟,脸上却毫不改色,哈哈一笑道:“想不到皇后娘娘竟是咱们这些臭男人的知己啊,小人真是佩服万分。”

    血凤倒在他怀里,便是要掌握他的心态变化,此时已感觉到这少年的心跳已渐渐在开始猛烈加速,心中不由大是得意,决定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她将脸微微扬起,向龙霄道:“龙将军,听说你从小便是个孤儿,一定吃了不少苦罢。”

    龙霄道:“这个当然,不过后来习惯了,便也没觉得什么了。”

    血凤道:“这么说大明朝对你并没有什么恩德了,便是后来你出生入死的立了战功,救了太子殿下,救了大明江山,成了手握兵权的护国大将军,但大明皇帝年老昏庸,听信了谣言,立即又将你的兵权夺了去,你难道不恨他么?”

    龙霄一笑道:“我被夺去兵权这事,想来是娘娘的功劳罢。”

    血凤轻轻一点头道:“不错,这事确是我一手安排所成,皇上那里我也没少说你的坏话,但身为一国之君,相不相信臣子的忠诚,当然会有自己的判断与查实,若他真的是英明聪智,又岂会轻易的上我的当。”

    龙霄听她这句话倒说得不错,一时沉默不语。

    血凤见自己的话似乎起了些作用,便又道:“其实咱们天煞族的枯罗大王对龙将军你一向是敬慕有加,要奴家给你传话,要是你真心归降我族,当破例封你为大首领之职,这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官职,若是能帮助咱们破得大明朝,枯罗大王还愿赏你半壁江山,作为你日后的领地,但如大明现在的威远王爷一般,听调不听宣,自成一国,逍遥快活。”

    龙霄听罢,不由笑道:“你们这枯罗大王还真是瞧得起我龙霄,甘愿给我半壁江山,自成一国,这条件还真是让人心动啊。”

    血凤瞧他并无反对之意,心中一喜,一双柔若无骨的玉臂伸出,已环住龙霄的脖子,先是对他含情脉脉的一笑,跟着身上微起,一张粉脸贴在了龙霄的耳畔道:“枯罗大王还说,要是你归顺了咱们,除了前面的条件外,还把我也一起赐给你,一生一世的服侍你,你喜不喜欢?”

    龙霄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你们这枯罗大王还真是厉害,知道权势与美女是天下间所有男子的一道诱饵,只有傻瓜才会拒绝这样的条件。”

    血凤用纤细修长的玉指抚摸着他的胸膛道:“以你的聪明,自然不是傻瓜了。”

    龙霄道:“不错,我不是傻瓜,不过我还想明白一点的是,假如我故意答应你的条件,没多久再想法子揭穿你的真面目,你又怎样来制约我,在这一点儿上,你不可能不做防备罢。”

    血凤又是一阵媚笑,纤纤玉指渐渐的向上滑到他的脸上,慢慢的拂弄,柔声道:“龙将军,这个问题你问得很好,奴家真是越来越喜欢你啦,好罢,我正想告诉你一件事,不过你听完之后,可不许生气。”

    龙霄知道她一定还有后着,便道:“好啊,我自然不会生气的,你快告诉我怎么回事。”

    血凤凝视着他,轻语道:“龙将军,其实瞧不出你也风流得紧啊,你倒是说说,是什么时候把三公主勾搭上手的。”

    龙霄心中一震,听她的语气,似乎此事与朱芷贞有关了,言道:“你不是什么都清楚么,又何必来问我。”

    血凤微笑道:“你与三公主的事先前我倒是不知道,只是好几个月前,我手下的人给我说三公主总是有事没事的往忠勇大将军府跑,我就觉得挺纳闷,要知司马琴这个人是出了名的冷傲,三公主向来与她不和拍,怎么有这样的举动,奴家一时好奇,便派了一个人悄悄跟踪她,这才知道她去找司马府是想打听一个姓龙的少年的消息……”

    龙霄听到这里,想起司马琴提起过,说自己进入武库修习之后,朱芷贞经常到府里来询问他的情形,想不到竟落入了天煞族人的眼中,他一时不露声色,听血凤继续向下说。

    血凤又道:“我知道了这事后,倒也没放在心上,少女怀春,本就是人之常情,并没什么了不得的。只是又过了一段时间,忽然传出我天煞族在京城藏身的素心山庄被一个姓龙的少年捣毁,山庄内的两名庄主与所有的追魂武士皆在一夜之间让这少年击杀,我才开始重视起这件事来,知道迟早会有用处,所以后来她又到司马府的客舍里找你,你俩在房间里关门闭户的幽会了足足两个小时的事,我也清清楚楚。”

    龙霄听到此处,已再不怀疑,声音一沉道:“哦,三公主就这样成了你们要胁我的价码,是不是?”

    血凤微一点头道:“不错,我知道龙将军与三公主情深意重,又怕你答应我的事将来做不到,就偷偷叫了一名心腹,将我天煞族一种独有的慢性毒药“七花失魂散”放在了她的饮食之中,这种毒药无色无味,中毒后也没有什么症状,但三公主若是半年内未服解药,便真的会魂飞魄散,香消玉殒,我想龙将军你一定不想见到这样的情景罢。”

    龙霄知道她有备而来,绝非空言恫吓,朱芷贞被人施毒的事十之八九是真的,思如电闪,心中已起了杀机,便要立刻出手制住这血凤逼她或她族中的人送来解药。

    当下他望着血凤露出了个温柔的笑意,右掌暗扣,就要运气出手去抓住她的咽喉,谁知气沉丹田之时,丹田之内忽然变得空空荡荡,全然再聚不起一丝内劲来。他心中顿时一急,连连摧逼内力,结果仍是一般。不由得骇出了一身冷汗,根本不知如何中了敌人的道儿。

    血凤望着他微微失色的面容,掩嘴一笑,在他的脸颊轻轻一摸道:“龙将军,你就别费力啦,对付你这样的人,自然要多想一些特别点的事,多准备一些特别点的方法,刚才忘了告诉你,我们族中除了“七花失魂散”之外,还有一种”百日散功香”,凡是中毒之人,百日之内功力尽失,你要想制住我,逼我交出解药,这可不成。”

    龙霄听她这么一说,便知刚才从那九龙金炉里飘出来的异香必然有鬼,而这血凤也定是事先服下了解药,心中不由一叹,自己处处戒备,千防万防,却疏忽了屋中这无形的清烟,仍然陷入了敌手。而这血凤心思之慎密,准备之充分,也是令人可怖。

    血凤格格一笑,玉指伸出,蓦地封住了他胸前“缺盆”、“膻中”诸穴,让龙霄动弹不得,跟着樱唇在他脸上轻轻一印道:“龙将军,奴家真想试试能不能化你这百炼钢为绕指柔,不过这里那老家伙常来,可不怎么方便,咱们还是换换地方亲热罢。”

    说着一跃下床,纤手一伸,竟将龙霄一个七尺彪悍的身躯提在了手中,走到南壁,揭起悬在琴几之上的一幅“老君讲道图”,在藏在后面的一个圆钮上连按了三下,那南壁微微一响,竟又露出一道小门来,血凤便提着龙霄钻了进去。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