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 再见佳人(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转眼之间一日过去,翌日上午,各地二品以上的官员已齐聚皇宫等待,不久便有上喻传来,寿宴设在东华宫,文德皇帝将率皇后、太子、公主及东西二宫赴宴。

    众官员逶迤而行,不时便到了东华宫,只见这里是张灯结彩,大殿之上早就摆满了堆着美酒美食的桌案,那曾经与龙霄有过一面之缘的刘公公正带着一队小太监等候在那里,见众官进来,便叫人分文武依官位安排席位,司马琴有病未来,龙霄便代替她坐在了武将之首。

    过不了多时,只听得殿上管弦迭奏,丝竹齐鸣,有太监尖声道:“皇帝陛下驾到,众官起身接驾。”话间刚落,便见文德皇帝带着一群人从侧殿走了出来。

    所有的官员连忙站起来抖袖掀袍跪了下来道:“微臣等叩见皇上,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文德皇帝哈哈笑道:“众爱卿都辛苦了,大家都平身罢。”

    众官员又是三叩九拜,这才各自恭恭敬敬的落了座。

    龙霄虽不耐烦这一套,便也不得不随流拜了,回到座位,侧目去见台上,却见文德皇帝与那一脸媚态的皇后娘娘在后面当中而坐,下面一排坐着两名徐娘半老,颇具风韵的盛装美妇,想来便是东西二宫的娘娘,而最前一排,却是坐着三名皇子,太子居中,两位公主各在一侧。

    朱芷贞自一进来,眼中便一直瞧着龙霄,见他向上面看来,连忙嫣然一笑,向他偷偷眨了眨眼,神情间极是开心。

    龙霄悄然瞥了另一边的朱芷清一眼,见她春眉微锁,粉面含愁,神色忧淡,郁郁寡欢,慵慵懒懒的对一切仿佛都提不起兴致来,玉首微垂,美眸下视,根本无心去瞧殿下有些什么人。

    文德皇帝说了几句话,便令寿宴开始,没多久,殿下一阵丝竹之声响起,清音缭绕间,一群蛾眉轻画,娇如楚水的宫女便娉婷婀娜的走上殿来,妙舞清歌,袖飘裙扬。等演完之后,又是各地为给文德皇帝祝寿准备的节目,戏傀儡的、跳魁星的、舞狮子的、耍戏法的,各自尽显手段,此时席上便热闹起来,众官纷纷去给文德皇帝祝寿。

    龙霄见席上菜肴全是些鲤唇熊掌、鹿茸燕窝之类,用的器皿通是些玉碗金瓯,珀盏象箸,真是说不尽的奢侈豪华之处,不由得大开眼界。

    朱芷贞巧笑盈盈的望着龙霄,越瞧越是欢喜,想起和他的两度缠绵,心中又是羞涩又是酥软,暗道:“霄郞为咱们大明朝立了那么大的功劳,父皇又封他为一品护国大将军,我与他的亲事自然没什么阻碍了,不过还得找个人给父皇提一提,哼,大哥可是不成的,只有找二姐啦。”

    掉头去瞧朱芷清,却见她不吃不饮,只静静的坐在那里发呆,心中又是一叹道:“二姐从小便内向少言,自从听见那姓吴的死讯之后,更是再也没有开心过,她真的好可怜。”

    想着就吩咐一名太监将自己的锦凳移到朱芷清身边,施施然走了过去坐下,附在她耳旁悄悄道:“姐姐,我的霄郞就坐在前面,你瞧他怎么样啊?”

    朱芷清这些日子以来,不知听她口中说了千百遍龙霄的名字,便微扬起头来,顺着她的葱葱玉指望去,却见大殿右侧端坐着一名少年,英神朗照,气宇轩昂,心中蓦然间一震,差点要站了起来,观这少年的眉宇五官、神情气度,正是自己那朝思暮想,凄为人鬼殊途,天上人间的梦中之人――吴明。

    朱芷清只觉头脑中一阵眩晕,身子不由微微一晃,悲声颤抖道:“他……他便是你说的那龙霄么?”

    朱芷贞没有留意到姐姐的神色,听她来问,便使劲的点着头道:“是啊,姐,你说他长得俊不俊啊。”

    朱芷清对着龙霄凝睇而视,已确定这少年便是那吴明无疑,心中这下恍然而悟,苦涩的想到:“吴明,无名,原来当日是他随便报了个假名来骗我,我真傻,怎么就相信了他的话。”

    为之魂牵梦绕的人儿忽然成了自己妹妹的心上之人,而且闻妹妹素日言语中与他的关系已非一般,朱芷清心中真是凄绝万分,她容光艳世,生性又内向幽独,天下间的男子对于她来讲,便如草芥一般,谁知乍遇奇险,让这英俊少年舍命相救,自己又曾经与他有过肌肤相触,一颗从未绽过的芳心,早就不知不觉的缠绕在了他的身上,后来闻到他的死讯之后,更是在背地里洒尽了珠泪,还在寝宫之内悄悄给他设了灵位,每日都要独坐祭奠好一阵,想不到今日却是这般一个局面。

    朱芷贞见姐姐望着龙霄愣愣不语,便又道:“姐,你说他长得好不好看。”

    朱芷清闻她言语中极是得意,心里愈加酸痛欲绝,涩声苦笑道:“很好,很好,妹妹,你真有眼光,我瞧这位龙将军容貌人品都极好,当真配得上你。”

    朱芷贞听她夸赞情郞,一时真是笑靥如花,自得无比,又在朱芷清的耳畔悄悄道:“姐,那你改日给父皇说说,让他答应我与霄郞的亲事。”

    朱芷清望着妹妹纯洁天真,微带羞涩的粉面,心中却是一软,太子为德容皇后所生,而她姐妹两人却为正慈皇后所生,前些年德容皇后与正慈皇后都一前一后染了怪病相继而亡,父皇又破格立了一个从民间选秀而来的女子为宣仁皇后,这宣仁皇后年轻娇艳,又惯会狐媚之术,让文德皇帝成天到晚的沉迷于其美色之中,对儿女的关心便少了许多。两姐妹相互宽慰着,这才渡过了丧母之苦。如今妹妹终于有了可以令她开心的人,自己也该为她高兴才对,再者她还与威远王爷的儿子有婚约在身,虽然此次与天煞族交战,听说威远王爷有通敌嫌疑,但两人婚约至今却未取消,又怎配与妹妹去争一名男子,反而应该祝福她才是。

    她想通了这一节,心中总算好受了些,对朱芷贞微微一笑道:“好,等父皇一有空,我就给他说,希望他能答应。”

    朱芷贞听姐姐应充了自己,笑得如一朵怒绽的牡丹般,忍不住滚在姐姐怀里道:“姐,还是你最好,不过霄郎为咱们大明朝立了那么大的功劳,父皇也喜欢得紧,一定会答应我们的。”

    朱芷清瞧着她撒娇的模样可爱无比,心中长长一叹,已暗下决定要成全她与龙霄,而自己则把这段刻骨铭心的感情深埋在心里。

    一念至此,她推了推怀中的朱芷贞道:“快起来,这里可不是咱们的寝宫,让这么多的大臣见了,成什么体统。”

    朱芷贞一吐舌头道:“怕什么,他们只顾喝酒,那里会注意咱们。”说着却已坐直了起来。

    龙霄其实也知道朱芷清在瞧着自己,但此时一个三公主自己都不知如何去安置她,又怎敢再惹情缘,是以一直在回避着她的视线,见所有的大臣都分别给文德皇帝敬了酒,自己也不好强拿架子,便端了一樽酒,走到帝台之下,向文德皇帝行了个大礼,道:“为臣龙霄谨祝吾皇万岁天保九如,衍寿千秋。”

    文德皇帝见是他,脸上哈哈一笑道:“龙将军,有你这样的少年英雄,才是朕的福气啊。”说着也举起身前的酒樽一饮而尽。

    他放下酒樽来,两眼有神,凝视着龙霄道:“龙将军,前些日子战事匆匆,朕还不及询问你的家乡在何处,令尊令堂的姓名,你一一报来,朕好在你的家乡修一座功绩祠,并封你父母的功名诰命。”

    龙霄也是聪明之人,心中又早有准备,察颜观色,便知这文德皇帝一定是对那些流言耳有所闻,起了疑心,便一拱手道:“启禀皇上,为臣从小父母双亡,是个孤儿,在各地到处流浪,实也不知自己的家乡到底在何处。”

    文德皇帝沉吟了一阵,脸上微微一笑道:“哦,是么,原来龙将军的身世如此可怜。”龙霄知他未必肯信,斜瞥到昌明皇太子也在向他望来,亦是一脸的狐疑。

    文德皇帝略作思索,向龙霄道:“龙将军为国为民,出身入死,多番操劳,想来身子有所亏损之处,朕心中也是过意不去,已在京城里为你准备了一座护国大将军府,再赐丫环百人,奴仆五百人,你还是在京城里先调理一段时间身体再说罢,至于镇煞与安明两关的军务就暂时交给方靖好了,龙将军,你的意下如何?”

    龙霄心中冷冷一笑,暗道:“嘿,这就叫做怀酒释兵权了,想来这文德皇帝早就有此打算,我反正要回外面,又要你的官职与兵权有何用处,全部给你得了。”

    虽然这么想,但遭人陷害误解的滋味确实不好受,心中只觉一团堵塞,却只得道:“多谢皇上厚爱,为臣遵旨。”

    文德皇帝听他这么一说,脸上顿时又笑了起来,道:“龙将军能体恤朕的苦心,那是最好,日后朕对你一定还有封赏。”

    龙霄也是一笑,手中一揖道:“谢主龙恩。”说着便退回了座位中。而朱芷贞在龙台之上也将两人对话听得清楚,自然不明白其中的含意,但听说情郎要在京城住上一段时间,那岂不是增添了许多幽会的机会,不禁是芳心欢悦,喜不自胜。

    龙霄在座位之上,一时仍是郁郁不乐,连接喝了几樽闷酒,无意之中,眼光睨到了文德皇帝身边的那位年轻妖艳的宣仁皇后,却见她正默默的望着自己,媚波如丝,似笑非笑,充满一种无法言喻的撩人之意,心中禁不住呯然一跳,急忙收回眼来,低首便是一樽酒饮下。

    没过得多久,文德皇帝便带着各位娘娘与皇子退回到后宫,众官员也兴尽散宴。

    龙霄依旧回到忠勇大将军府,找到司马琴,将文德皇帝的意思给她说了,司马琴顿时柳眉高竖,怒火大炽,就要去皇宫找文德皇帝给龙霄争辩。

    龙霄知此事绝非她去了就会有所改变,况且心中已渐渐平衡下来,强行劝阻,司马琴这才悻悻作罢。

    这天晚上,初更时分,龙霄正在思索如何去见朱芷贞一面,然后立即动身去那天神崖寻找出路,辗转反侧之间,忽听窗外有敲击之声,开门出去,却见月影之下,立着一个中年清瘦的黑衣人。

    那黑衣人一见到他,连忙揖身道:“龙将军,小人周三有礼了。”

    龙霄道:“阁下深夜来访,不知有何贵干?”

    那周三道:“不瞒龙将军,小人实受三公主所托,请你到皇宫一会。”

    龙霄奇道:“三公主要想见我,怎么不自己前来,要我去皇宫,岂不是麻烦得紧。”

    那周三道:“三公主一时抽不开身,又十分思念龙将军,知道龙将军的身手了得,小人又对皇宫的地形十分熟悉,绝无危险之处,是以便差小人前来通知你。”

    龙霄望了他两眼,见此人一脸诚恳,不象作假,心中却是疑窦起伏,暗忖:“我和三公主的事,本就违悖这大明朝的礼仪,别说自己有欺君犯上的重罪,三公主也得背上一个淫奔无行的恶名,她虽然平日里天真纯洁,但却不是愚蠢之人,怎会轻易告诉外人,还要我去皇宫与她幽会,那里面大内高手众多,这万一被人发现,自己非身首异处不可,以三公主对他的情深义重,又岂会只想贪一时之欢,而让他来冒这杀身之险。”

    一念至此,立即想道:“外面说我是天煞族奸细,各地都没有,偏偏京城内流传得最广,定然是这里的奸细弄的鬼,当日曾听胡云齐与李济海言道皇宫里有他们的一个极重要的人物,也不知是谁,哼,这周三行迹十分可疑,八成是此人所派,想诱我上当,好,反正我正想查出此人,不如将计就计,管它是龙潭虎穴,也去闯它一闯。”

    当下对那周三点点头道:“好,既是三公主相召,咱们就快去罢,可不能让她久等。”

    周三见他一口答应,眼中掠过一丝不经意的笑意,却躬身恭恭敬敬的道:“是,那小人就在前面带路了。”说着身形一起,如一头大鸟般的,纵身上了房顶,便向司马府外跃去。

    龙霄见他身手不弱,心中暗自戒惕,脚下一蹬,也已轻飘飘的飞身上了房顶,跟着那周三而去。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