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七章 患难真情(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新年之初,抗命提前更新一章,祝各位快乐幸福。)

    当下龙霄找人拿来笔墨纸砚,照顾子通所说的话写了一张纸条并附上再次联系的方法,又令人去叫赵如风来,将大约意思给他说了,要他将信射到敌人的了望台上去。

    赵如风将纸条卷绑好在一枝箭上,并将前面的箭尖折断,取下背上的铁胎硬弓,搭箭向一个了望台上瞄准,却一时不见有人。原来这些天来,了望台上的天煞士兵被他射死了不少,不敢再大摇大摆的抛头露面,在高台的木栏内都隐藏得极好,只是不定时的探出头来窥视城中的动静。

    好不容易等到一名天煞士兵从木栏中探出头来,赵如风立刻引弦射去,那箭流星赶月般的正中这人的胸口,那人“啊”的叫了一声,习惯性的向后仰倒,没多久,又见人影幌动,那人从木栏中站了起来,对着下面接应的天煞士兵摇旗示意了一阵,跟着就将那枝箭扔下,一名天煞士兵接住了,飞身上马,向军营中疾驰而去。

    龙霄等人都站在原地没有离去,那纸条上约定一个小时后天煞族向此射来回信,也不知对方是否有所反应。

    这一个小时似乎等了很久,好不容易才见到天煞族军营中忽然间冲出了数百名手挽硬弓的骑兵,飞快的向城墙奔来,要到城边,蓦地作扇形状分散,各自引弓向城内射出箭羽,似乎又是劝降书之类,而在龙霄约定联系的城段,只有一名骑兵奔了过来,仰首引弓,一箭射入城内,跟着便转身而回。

    龙霄叫一名士兵将那箭拾了过来,果然见上面也绑着一个小纸卷,龙霄一打开,大家凑眼望去,却见上面写着“若有诚意,派要人至我营祥谈。”的字迹。

    司马琴见了,首先道:“这些天煞狗贼,好生狡猾,竟要咱们到他的军营里去。”

    顾子通道:“敌人有所顾忌,也是正常的反应,只是派去的这人言语中稍有破绽,处境就十分危险,能安然返回的机率便不太大。”

    龙霄早就打定了主意,说道:“管他是龙潭虎穴,我都要去闯一闯,好,今晚一入暮,我就到天煞军营去一趟。

    顾子通道:“不行,你是无畏军的首领,不能以身犯险,还是我去走一趟好了。”

    龙霄微微一笑道:“顾先生,你就别和我争了,论起计谋策略,你比我高得多,在城里的用处自然也要大些。况且论起条件来,一则我是无畏军的首领,若是亲自前去,定会增添几分敌人对咱们的信任,二则我身负武功,万一事情败露后,厮斗起来也多了几分生还的机会。行了,顾先生,你就别和我争啦。”

    司马琴见两人争着要去敌营,心中顿时波澜起伏,论起条件来,龙霄的确是不二人选,但她芳心之中却不知怎的十分不愿意他去冒险,甚至可以说极为害怕他陷身敌营,无法再回,但这样的想法此时她又如何说得出口,一时只有沉默不语。

    在龙霄的一再坚持之下,顾子通也只好顺从了他的意思,两人又不停的猜测在敌营可能要面对的事乃应对之法,司马琴还是一直没有说话。

    等到天黑,天空中月隐星沉,视线甚微,只见得天煞族的军营里灯火如织,灯影下不时可见一群群的士兵在穿梭幌动。

    龙霄已整装完毕,就要下城而去,司马琴与顾子通前来送行,两人皆知他此行危险重重,一颗心都是高高的悬着。

    龙霄与顾子通说了一阵子话,见司马琴沉着脸不发一言,便向两人一拱手道:“司马大将军、顾先生,你们多多保重了,龙某这就去啦。”

    说着这话,已站在了城墙之上,就要施展轻功向下跃去,正在此时,司马琴再也忍不住了,脱口叫了一声道:“龙将军。”

    龙霄回过头来,昏矇的夜色之中,却见到一双充满着关切与不舍的眼睛。

    司马琴凝视着这张英俊的并渐渐成熟起来的脸庞,这段时间来,两人每日都要见上好几面,她己经习惯了这个人的相貌身形与言语举动,睡梦里也不知何时起有了他的影子,过去的厌恶与轻视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想起龙霄与朱芷贞在一起的情景,她心中便是又酸又痛。这样的感觉,是她从未经历过的,是令她迷茫的,也是令她牵挂的。

    司马琴走到他的身边,也不知要说什么,好半天才轻轻说道:“你自己小心些,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龙霄想不到竟听见她所说出如此温柔的语言,这短短一句话,却让他全身温暖无比,不由对她微微一笑,接着便转过头去,身形一起,直向城下纵落。

    这镇煞关城墙的高度与京城差不了多少,落到离地面还有一半的距离时,龙霄施展“仙鹤九变”身子一折,脚已蹬在了城墙上,身子横飞而出,飘舞之间,已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他展开身形向天煞族军营疾奔,没多时便到了军营之前,天煞族的士兵瞧见有人独自前来,号角吹起,军营里立刻便轰然冲上来数十名黑甲骑兵,各持武器,将他团团围住。

    龙霄见状,高声呼道:“无畏军首领龙霄依约前来,快通知你们的统帅。”

    天煞族虽然有自己的族语,但近百年来,大明朝的语言文化却是天煞族的人从小必修的功课,这些天煞族骑兵听了,立时便有一人纵马向营中飞奔而去。没过一会儿,又有一队骑兵驰了出来,其中一人牵着匹空马,有人道:“血狐大头领有请,大明来人速速上马随我等前去中军大帐。”

    龙霄听了血狐的名字,暗道:“只怕这也是血魔的弟子之一了,这大头领也不知是他们的什么官职,想来也不会低罢。”

    思想间已纵身上马,在那些天煞骑兵前后夹围之下,向军营中驰去。一路只见这天煞军营一个紧接一个,连绵不绝,法度森然,巡逻的士兵们人人精神抖擞,丝毫不见疲倦之色,军营中的种种装备摆放得都极是有序。此时还未至深夜,各帐蓬之间除巡逻士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外,也听不到任何的言语声响,军纪严明之处,确实在大明官兵之上。

    龙霄仔细观察着天煞军营的布防情景,当瞧到第十二个军营时,却见这里的帐蓬与巡逻的士兵都比别的军营要多,不时有许多身着铠装战袍的天煞族的将领在营里驰来奔去,似乎在禀报日常军务。

    那些天煞族的骑兵带着龙霄在这军营前下了马并走进营中,大约行走了一百来丈,便见到一个极大的帐蓬,比周围其它的帐蓬要大上数倍,外面站着不少的天煞族士兵,里面则是灯火通明,隐约间闪着不少的人影。

    走到这大帐之外,一名骑兵便进去通禀,不一会儿便出来对龙霄道:“血狐大头领叫你进去。”

    龙霄随着他走了进去,眼前顿时一亮,却见这大帐方圆在五十丈以上,地面上都铺着华丽而柔软的兽皮,正前方的台阶之上放有一张白虎皮大椅,似乎是天煞族的统帅之位,但此时却无人上坐。而在这台阶之下的右侧,又安着一张普通虎皮大椅,一名年纪在三四十岁上下,脸尖头小,身子清瘦,身着花斑锦衣的中年男子端坐其上,料来必是那血狐了。而他的下面,则整整齐齐的站着两排黑盔黑铠的天煞将领,瞧来职位比那人要低许多。

    那血狐见到龙霄,冷冷一笑,跟着猛地大喝一声:“来啊,将这姓龙的大明奸细给我绑下,推出去斩了。”

    他这声音一出,帐外立即涌进十来名高大壮实的天煞士兵,其中一人拿着根两指来粗的绳索,就要向龙霄套来。

    龙霄实不想才进大帐,一句话都还没说就遇到这样的情况,一时间心如电闪,第一个反应便是要出手击毙这几名天煞士兵,然后再飞身去制住那血狐,把他当做人质,冲出天煞军营。但这念头是一闪而过,此次之行事关重大,若是因自己的一时不忍而全盘尽毁,那么无疑是封死大明官兵的生路。

    他飞速的猜测着血狐的用意,身子却并不抵抗,脸上更是毫无惧色,等这些天煞士兵将自己绑了个结实,这才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那血狐站了起来,走到龙霄面前,眼中射出锐利的光芒道:“你这小子,死到临头,倒笑得开心啊。”

    龙霄笑容不减,昂首挺胸道:“谁说我要死了,只怕阁下会舍不得杀我。”

    他这话一出,那血狐却又大笑起来延:“我会舍不得杀你,龙霄啊龙霄,你可不是无名之辈,先是在素心山庄杀我天煞族的议事长老,而后又搏杀了我血虎与血豹两名师弟,跟着你的无畏军还消灭了我军后撤中的八千士兵。哼,这些事无论是那一样便足够你死上一百次,要是以为今日我会相信你真心前来投降,哈哈,那真是太小瞧我血狐了。”

    龙霄没料到这血狐会对自己的事如此清楚,心思转动,转身一边向帐外走去,一边道:“好,算姓龙的信错了你们的劝降书,我死不足惜,但只怕日后你们再用这样的信劝降,对大明官兵就没有什么效果。”

    血狐的一直默默的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见他一付大失所望的样子,神情间不似有伪,这才叫了声“且慢。”

    龙霄听他呼了这一声,心中顿时一松,知道对方只是在对自己猜疑试探,并无杀己之心,这诈降之事,已经是成功了一半。

    他慢慢转过身来,对血狐道:“龙某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若非不想见到手下的弟兄被渴死饿死,也绝不会前来忍辱偷生。你们要杀要剐,龙某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血狐眼光闪烁间,向一名天煞士兵做了个手势,那人便过来给龙霄松了绑。他跟着又道:“来啊,给龙将军送些食物与清水上来。”

    没多久,帐外便有人端着一个盘子进来,盘子上面却放着一大碟粗饼与一碗清水。

    龙霄故意道:“血狐,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血狐道:“刚才我或许有误会龙将军的地方,知道城中缺食少水,将军你一定受了些苦,现令人送些来,以偿得罪之处。”

    龙霄这些天来与城中士兵所得的食物配额皆是一样,早就是口裂唇破,饥肠漉漉,如今得此良机那里还会放过,先猛的将那清水喝光,然后再狼呑虎咽的把那粗饼呑入腹中,等到碟空碗清,又向那士兵毫不客气的道:“还有没有,再取些来。”

    那士兵向血狐望去,见他点了头,这才又走出帐去,不一会儿端盘进来,依旧是那两般物品,龙霄手动嘴张,将这些清水与粗饼一古脑的又呑入腹中,只觉是重未有的舒适,还破天荒的打出了两个这段时间来几乎都要遗忘了的饱嗝。

    血狐见到龙霄一付心满意足的模样,这才道:“龙将军,可用够了,不够的话,还可以叫些上来。”

    龙霄摇摇手道:“不用啦,不用啦,这些天饿得太惨,要是吃得太饱,只怕肠子要被撑断了。”

    血狐微微一笑,脸色和缓的道:“龙将军,你要是真的诚心投降的话,就再也不会受无水无粮之苦了。”

    龙霄连连点头道:“是,是,这饱肚子的滋味比饿着肚子真是强上了万倍,我可再也不想过那样的日子啦。”

    血狐道:“好,龙将军,我来问你,你的无畏军投降了我天煞族之后,要是本族令你率军与大明官兵作战,你可做得到。”

    龙霄暗忖:“这血狐瞧来狡猾得紧,我装假可不能装得太过了。”当下便摇头道:“不行,咱们无畏军都是大明朝的人,绝不能自己人打自己人,这一点我是绝不会答应你的。”

    血狐冷冷一笑,脸色一沉道:“什么绝不能自己人打自己人,龙将军,你若是开门求降,引我天煞族军队杀进城去,城里所有的大明官兵都是因你而死,这又是什么?哼,你这小子说话前言不搭后语,果然是来诈降的。”

    龙霄早料到他要说这样的话,不慌不忙道:“你这话就错了,这城里的大明官兵,我便是不投降,也是一般的要饿死渴死,我这样做,只是给我手下的弟兄放出一条生路来,可惜,若不是怕事情败露,我定要多叫些人投降,便能多救些人的命。”

    血狐思索他的话,微一点头道:“就算你的话有理,但既然知道城内的大明官兵迟早难免一死,我又何必提早进城,多增士兵的死伤。”

    龙霄哈哈一笑道:“如果我没猜错,你们的军队越境作战,所带的粮草也未必有很多,在这里呆久了自然不利,况且安明关的援兵迟迟未到,一定是被你们用什么法子拖住了,但相信这法子拖得住一时,却拖不住一世,大明朝的援军迟早会赶到,到时你们便要腹背受敌,处境也未必会比咱们现在好到那里去。所以能早一天彻底击败城里的明军,想来必然是这段时间来让你们绞尽脑汁的问题。血狐大人,我说得不知对与不对?”

    血狐听着这话,凝视着龙霄,好一阵才道:“龙将军,你果然是个智勇双全的人才,若是为我族所用,我可以向你保证,来日的荣华富贵,绝计要比你在大明朝要多上百倍千倍。”

    龙霄道:“先不要说那么多,我还有个问题,天煞族向来与大明官兵交战不留活口,我又凭什么相信你,在我开门投降后,你怎能保证无畏军全体将士的性命。”

    血狐傲然道:“我是天煞军队的大头领,总管天煞三军,这里除了枯罗大王之外,便是我最大了,我说的话,自然不会有假。”

    龙霄暗道:“这次天煞族果然是倾巢而出,连他们的大王也出动了。”心中有意一窥这位大王的庐山真面目,便道:“我要面见枯罗大王,要是他老人家金口玉牙一开,我就放心啦。”

    血狐断然道:“不行,大王除了本族的重要头领,其他的人一概不见,你若是不相信我的话,那也没办法。”

    龙霄故意表示出疑虑,正是以进为退之计,让血狐更相信自己率军投降的事不假,如今见他一口拒绝自己要面见枯罗大王,也不再坚持,脸上露出犹豫之色道:“好吧,我就相信你了,血狐大头领,你说,要我什么时候打开城门。”

    血狐道:“那就定在明日入夜之后,你听以三声号角,便打开北城门,我自会领兵前来,你将无畏军的士兵的胳膊上都绑一根白布,他们自然会留得性命。”

    龙霄将他的话重复了一遍,道:“好,我记住了,到时你们进来便是,那我就先回去啦。”血狐微一点头,表示知道了。

    龙霄依然在几名天煞士兵的带领下,穿出了那些军营,直向镇煞关的城墙而去,到了他跃下来的地方,仰首学了几声布谷叫,城上便垂下一条绳索来。

    他腾身而起,十数丈的高度,只在绳索上拉得两下便到了城墙之上,首先瞧到的便是司马琴一张烟清月淡的脸,此时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微笑之间,宛如桃花般的艳丽。而顾子通便站在她的旁边。

    等龙霄刚一站好,顾子通便迎上前来道:“怎么样,龙将军,敌人相信咱们了么?”

    龙霄道:“还有些怀疑,不过已经约好明日一天黑,以三声号角为令,大开北城门,放他们的军队进城。”

    顾子通一喜道:“好,只要他们的军队一进城,咱们就有机会了。我料他们第一次进城的军队必定不多,司马将军,你带着一些人装着非常惊慌的样子,一见到敌人便四散而逃,把他们诱入城中。这些敌人见到没有中伏,自然会发出信号,让后备的大批敌军入城,等这些敌军进到一半,咱们埋伏在城楼上的士兵便向城门下丢擂木滚石,并让勇锐军的江湖好汉们冲下去关上城门,将敌军截为两段,在外面的敌军必定会想法攻城来救被关在里面的敌军,咱们就再消灭他一部分人,等敌人也感到筋疲力尽之时,再率军突围,这样成功的把握便要多几分。”

    司马琴思索着他的话,点点头道:“顾军师这法子不错,龙将军,你就负责关闭城门截断敌军,我便负责将进入城内的敌人歼灭干净。”

    三人商议罢,便分头前去布置准备。

    到了第二天,司马琴吩咐将城中所有的食物都取了出来,让士兵们尽量充饥,又在城中各处安排好了伏兵,这一切都是瞒着城外敌人的了望台在暗中进行,外表上瞧去,城中的情势依然与平日无二。

    夜晚终于降临了,天空中半轮月钩在云中时隐时现,天地间一片清光朦胧,龙霄率一千多勇锐军胳膊上绑了白布,站在北城门之下,只听得正北方呜呜的三声号角,便沉声道:“打开城门。”

    不一会儿,只听“嘎吱吱”的巨响,厚重的城门已是大开,跟着前方乱来一阵急促的马蹄之声,数千名天煞族的黑甲骑兵很快便出现在眼前。

    龙霄见顾子通所料不错,血狐对自己还有疑心,只派了小部军队前来探试城中虚实,忙向那些黑甲骑兵连连招手,要他们快快冲进城去。

    那些黑甲骑兵见到了龙霄等人胳膊上的白布,也并不理会他们,手持兵器,轰然间便冲进了城去。没一会儿,城中响起了厮杀喧杂之声,不时便有人惊慌的高喊道:“天煞族的人进城了,大家快逃命啊。”这声音此起彼伏,兵器交击之声也是零零星星,寥寥无几,仿佛城中的士兵根本就无心抵抗,与敌人一遇即散。

    龙霄知道这是司马琴布置好的诱兵之计,当下沉住气,耐心等待敌人的后备援军。

    果然没过多久,城中便又有一长一短的号角声传出,又隔了一阵,却见得人头攒动,马蹄如林,密密集集的压过来好大一片,骑兵与步军皆有,龙霄大约推测,当在六万人以上。

    这支军队很快就潮水涌动般的开始入城,龙霄估量其已行进了一半,忽地纵声长啸,霎那之间,那城楼上早就准备好的大明官兵各自发出呐喊,扔下了无数的滚石擂木,又有利箭如雨点般的射下,刚走到城门之下的天煞士兵乍受此袭,顿时间人仰马翻,惨叫声响成一片,城门内也是一阵大乱。

    龙霄早就等待此机,运足内力,大声呼喊了一声,一千多勇锐军的士兵各自拔出兵器来,对着还在城下门洞之内的敌人便是一阵乱刺乱劈,立刻便有一大片的敌人倒了下来。

    跟着又有些勇锐军的士兵抢到城门后,将那门又推过去紧紧闭上,并放下了三道门闩。

    刚进城的这三万多天煞士兵见到后队遭袭,怪叫着向勇锐军的士兵杀来。龙霄对此早有准备,又尖啸一声,城楼之上立时垂下了数百根绳索,勇锐军的士兵纷纷顺着绳索向上爬去,这些人的身手都甚是不错,在城楼上的士兵利箭与滚石檑木的掩护下,片刻之间便全部登上了城楼。

    龙霄等全部的勇锐士兵都上了城楼,双掌连环挥动,将几名攻到身边的天煞骑兵击得倒飞而出,接着身形一动,已跃起六丈有余,势尽之际,伸手在绳索上一拉,身形又起,瞬间便落在了城上。

    他居高望下,见司马琴在城内安排的伏兵此时已从两侧杀出,一部分立时便封住了城门,不让进来的敌人开门脱逃,而另一部分则与天煞族的士兵在街头巷尾间激战,一时难分胜负。

    龙霄匆匆走到城楼另一边向城外瞧去,却见剩下的那些天煞军队已后退到了大明官兵的攻击范围之外,正在等待着什么。

    便在这时,只听到东南西北四门都响起了号角之声,没过多久,城外响起了一片震耳欲聋的呐喊之声,月光之下,十数万天煞族的士兵如蚁群般的全部涌到了城外,用各种攻城器械,开始向各门进攻。

    龙霄守在北门,见敌人推出了三辆装着巨木的冲车向城门而去,一声令下,一阵箭雨滚石,将那些推车的天煞士兵击杀了不少,但又有一些士兵冒死而上,终于推到了城下,不停的向城门撞击。城上又是一阵利箭对准射去,这些士兵又倒下了大半。

    几乎在同一时间,天煞族的队伍中推出了无数高大突兀的木台,竟似高出了城墙,每上木台上都站有上百名天煞士兵。这些木台很快便推到城下,上面的士兵象是要直接跳入城内。

    大明官兵防范备战已久,等到这些木台快要临近之时,忽的从城中伸出了一根大木头,头上设置了铁钩,钩住木台使其不得退去,又从城中伸出一根大木,顶住这木台使其不得前进,跟着又有一根大木伸了出去,头上却是一个铁笼,笼中正燃着熊熊大火,对着木台的中间便开始焚烧,没过多久,那木台便被引燃,浓烟滚滚中,一些天煞族士兵忍受不住,开始向城下跳,摔在地上,筯骨倶折而亡,而其余的等到那木台被从中烧断,一般的也跌了下去。

    敌军见冲车与木台全部失利,又抬出了数百架云梯,搭在了城墙之上,成千上万的天煞步军开始咬着兵器向上攀爬,而后面便是天煞族的弓箭手,纷纷引弓向城上射来,有不少的大明官兵躲避不及,中箭倒在了地上。

    此时整个镇煞关的内外都是一片刀光剑影,城内的三万名天煞士兵甚是骁勇,虽然落入大明官兵的包围之中,却毫不畏惧,人人拼死相搏,竟在城内杀出一条血路,直向北城楼攻来。

    如此一来,北城楼便被敌人形成了夹击之势,龙霄只好指挥无畏军与其他一些大明官兵分成两部,分别防守于两面城墙,但这样兵力分散,城外的敌军便有了可乘之机,不时有人从云梯上爬进城中。

    龙霄在城楼之上身形如电,那里冲上来的敌军最多,那里的情势最危急,他就出现在那里,记忆中最直接、最凶猛的招式都施了出来,出手间便是一招毙命,极是干净利落,但饶是如此,冲上城的敌人却越来越多,许多的无畏军士兵都在与敌人的厮杀中战死。

    激战之中,前方又有三名天煞士兵登上城楼,龙霄正要移步过去,闻得两声惨呼,却是身边两名守城的无畏军士兵被城下的敌军射中,倒地而亡,几名天煞士兵从他们防守的地方冲了上来,立即扑身过去,出手便抓住一人,高高举起,将他扔到了城下,跟着一掌劈在另一人的胸前,这人受了这一掌,重重的撞在了城墙上,再反弹到地面,已是胸骨尽碎,剩下了还有两人,见他如此厉害,一人手持钢刀,一人手持长枪,怪叫着发力向他攻来,龙霄不避不让,双手一递,已抓住了两人的兵器,用力一拗,那一刀一枪竟从中折断,他的双手各拿着半截兵器,向前一欺身,已深深的插入了两人的腹中。

    他一举击毙这几人,转身去瞧先前登上来那三人,却见已有一名身高体壮的无畏军士兵手持两只板斧与他们斗到一起,却正是碧痕的哥哥大牛。

    龙霄正要上去助他,眼前又有几名天煞士兵攻了上来,便一时无法顾及,向这几人攻去。

    正在这时,只听身后的大牛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连忙一拳将当前的一名敌军击飞,回头望去,却见大牛已劈翻了两人,却被最后一人用长枪在胸前刺穿了一个血窟窿,他蛮性发作,不等敌人拨枪,身子竟从枪杆上扑上去,到了那人的身边,一斧将他的头颅削飞,自己也缓缓的侧身倒在地上。

    龙霄想到过去大牛的憨态,及他手举军旗的威风,心中奇痛无比,大喝一声,一脚飞出,将眼前的最后一名敌人击毙,一掠而至大牛身边,扶起他,含着泪道:“大牛,大牛,你给我撑住,你要是死了,我怎么给你妹妹交待啊。”

    大牛身上依然插着那柄长枪,鲜血顺着枪杆潸潸而流,脸色苍白,断断续续的道:“龙……龙将军,我知道……知道,碧痕妹子心里……心里挺喜欢……你,你去……找她,好……好好待她,算……大牛……求你……”这个“了”字还没说出来,大牛手脚一软,脑袋一偏,已是气绝而亡。

    龙霄泪珠盈眶,默默将他放在地上,这大牛,憨厚纯朴,不仅是碧痕的好哥哥,也是他手下的好士兵,想不到这么快就走了。

    想到今日一战,不知还会有多少无畏军的士兵会因此丧生,龙霄心中便涌起无比的悲愤,抹了抹泪,口中高吼着,双掌狂舞,向不停从城墙外爬上来的天煞士兵击去。

    苦苦的坚守血战之中,黑夜已尽,天边已泛起了鱼白,城内的厮杀之声却渐渐小了下来,防守城内的大明官兵纷纷掉头过来支援,城外天煞士兵也开始出现疲劳,攻势已没有夜间猛烈,龙霄终于缓出手来,走到另一边向下望去,却见那进入城中的天煞士兵此时不过还剩下千余人,已被逼到了城中的一个死角,正在拼死抵挡大明官兵的进攻,但已支持不了多久。

    一转眼,却见司马琴正坐在超影飞虹之上指挥军队进攻,胸前却插着一支箭羽。龙霄心中一跳,暗道:“原来司马小姐受了箭伤,也不知伤势重不重。”再瞧了一会儿,却见她在马上指挥自若,似乎并没伤得有多厉害,这才放下心来。

    一个小时之后,天色已是大亮,城内的天煞士兵已被司马琴全数消灭,而城外的天煞军队也停止了进攻,龙霄此时却是精神一振,依先前的计划,只要天煞族的军队再发动进攻,他们就要趁机开门突围了。

    正想着,顾子通已走了过来,昨夜他一直在龙霄安排的藏身之所里聆听外面的动静,待到外面安静,便急忙走了出来。

    见到城内城外皆是尸横遍野,血流如河,顾子通心中暗凛,对龙霄道:“昨夜一战,敌人的元气已伤,如今全部聚于城下,阵势已乱,只要他们再攻,咱们就忽然弃城冲出,必然会打乱敌人的部署。”

    龙霄点点头道:“好,我这就去找司马大将军,准备突围。”说着便向城下走去,却没见到司马琴,瞧到他手下的一名将军正在清理战场,便过去问道:“司马大将军到那里去了,我找她有要事相商。”

    那将军一脸忧郁之色,叹了口气道:“大将军刚才受了箭伤,但一直坚持指挥作战,等敌人一全部消灭,便再也撑不住,从马上摔下来晕了过去,已被送回到了住所,军中的大夫也赶去了。”

    龙霄心下立时一震,正要向司马琴的住所奔去,却听见城楼之上顾子通高声叫道:“龙将军,你快上来,不好了。”

    龙霄一时也不及细想,飞速的登上北城楼,顾子通指着城外道:“你快瞧。”

    他几步走了过去,却见天煞族的军队正在有序的撤退,大部分已返回了原地,并将那些火牛又推了出来,一颗心不由直向下坠,如此一来,大明官兵突围的计划又要泡汤了。

    顾子通也是一脸黯然,道:“这天煞族的人好生聪明,前面虽然上了当,但此时想来已算到了咱们的计划,重新开始防守,日后要想突围,只怕更加困难了。”

    龙霄愣愣的望着天煞族的军营,只觉心里又苦又涩,这就是战争,残酷莫测的战争,当你去算计敌人,认为事情就要成功之时,敌人也在推测你的意图,抢先一步,让你的全盘计划落空。

    此时多想也没用,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龙霄叹了口气,对顾子通吩咐了两句,便向司马琴的住所赶去。

    没多久便到了一处宅院,正是司马琴的暂居之地,龙霄匆匆而进,却见里面站着无数的将军。

    龙霄见到其中有一名是司马府的家将,便走了过去道:“司马大将军的伤怎么样?大夫是如何说的?”

    那人抬头认得是他,面带悲伤的摇摇头道:“箭头有毒,大夫说大将军的伤很重,军中现在又没有疗伤之药,只怕拖不了几天。”

    龙霄心中便如被什么东西抽打了一下,失声道:“这怎么会,大夫是不是瞧错了。”

    正在这时,一名司马琴的贴身女兵走到院中道:“龙霄龙将军来了没有,大将军有请。”

    龙霄连忙越众而出道:“我在这里,请姑娘前面带路。”

    跟着这女兵穿过了几间房屋,到了一个幽静的院落,里面建着一排雅致木屋,外面还有二十来名身着戎装的女兵,个个神情悲郁,有的还红着眼睛,似乎流过泪。

    那女兵推开一间屋的房门道:“龙将军,大将军就在里面,她要你单独进去,不过你少让她说话,她……她精神不好。”说着竟捂嘴差点要哭出声来。

    龙霄见了这些情景,心中也知司马琴情况不妙,心中如压着万斤巨石,跨步走进屋去,却见里面布置得十分雅净,中间有一张楠木床,挂着个月色秋罗帐,配着锦带黄金钩,一名面色苍白,容光憔悴的女子正盖着一床蓝绫洒花薄被睡在那里,正是司马琴。

    龙霄知道她有话要对自己说,走到床边轻轻唤道:“司马大将军,司马大将军……”

    司马琴在朦朦胧胧中听到有人呼唤,慢慢的睁开眼来,无力的道:“是龙将军来了么?”

    龙霄见她声音极是衰弱,鼻下也觉发酸,忙道:“是我,大夫说要你好生休息,没事的话就少说话。”

    司马琴道:“突围的事安排好了么?天煞族什么时候再攻城?”

    龙霄听她还在牵挂着军务,又想起她带伤指挥作战的镇定,心中不禁对这名与自己年纪相当的少女敬佩无比,花木兰穆桂英什么的只是传闻,但他面前的这司马琴却是个真真实实,不折不扣的巾帼英雄。

    龙霄不想瞒她,便道:“敌人已经撤退重新开始防御,咱们要想突围可能还要另寻法子了。”

    司马琴听到此话,眼睛猛的一张,跟着又闭上眼,脸上露出极度失望的神色,没多久,再次睁开眼来,用微弱的声音对龙霄道:“龙将军,我求你一件事,成不成?”

    龙霄连忙道:“大将军有什么事,请吩咐便是。”

    司马琴道:“我是不行了,太子又没有用,其他的将军也多半是庸碌之辈,龙将军,唯一能救咱们城中这么多大明官兵的人就是你了,我爹叫你到这里来,自然有他的道理,你一定有别人不具备的能力,便是我自己,也有个预感,只有你会让大家绝处逢生。你答应我……答应我,要想法救这……这全城的人。”

    龙霄见她一口气说了这么的话,胸口已开始喘息,心中虽然毫无把握,但也只得道:“好,好,我答应你便是,现在你好生休息。”

    司马琴听他说了这话,神情渐渐恍惚起来,眼眸微闭,口中却喃喃的道:“水,好渴,我要喝水。”

    龙霄见她过去红红润润的樱桃小嘴此时已裂出了好几道口子,心中又是一酸,向门外高声道:“来啊,司马大将军口渴,快弄些马血来。”

    立刻便有一名女兵走进来道:“龙将军,我们也知道大将军口渴,可大夫说过,马血是大燥之物,与司马大将军所受的毒相克,不能给她喝啊。”

    龙霄一听,只得作罢,待那女兵出去,转眼见到司马琴嘴里仍在叫着水喝,但声音却喊不出来了,神情中甚是痛苦,他本是热血之人,与司马琴这些日子又常常相处,已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当下毫不犹豫,伸出左臂,用右手中指在左腕脉上一划,一道血流便迸了出来,他急忙走到床前,右手捏开司马琴的下颌,将左腕的血滴在了她的嘴里。

    不知有多久,司马琴得了人血的滋润,口渴的感觉渐渐消失了,神智也慢慢清醒过来,觉着自己嘴中有异,睁眼便见到龙霄正在给自己滴血,芳心顿时一震,便要挣扎着起来。

    龙霄见她苏醒,连忙松开了手,右手疾快的在左腕“阳谷”、“外关”诸穴上一点,那血便止住了。

    司马琴身子难以动弹,眼睛中却溢出了珠泪,顺着雪白的脸颊向耳鬓之后流去,她轻轻的道:“龙大哥,过去我那么的任性,得罪了你许多次,为什么你还对我这么好。”

    龙霄听她忽然间改变了称谓,心中也有些意外,微微一笑道:“过去的事我早就忘了,司马大将军,大夫叫你少说话,要好好的休息,有什么话咱们今后再说罢,我先出去了。”

    转身正要离去,司马琴却在他身后道:“龙大哥,你别走。”

    龙霄听她语气间甚是可怜无助,只好又走到她床边道:“司马大将军还有什么吩咐?”

    司马琴凝视了龙霄一会儿,说道:“龙大哥,你不要再叫我什么大将军了,我不爱听,你就和我爹一样,叫我琴儿好啦,你叫我一声试试。”

    龙霄便轻柔的叫道:“琴儿。”司马琴微弱的应了一声,又道:“龙大哥,你知不知道,自从我爹到外面去了之后,就再也没人这样叫我了,其实我真的很讨厌别人叫我司马大将军,可是又没办法。”

    龙霄想到她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每日里要和无数粗鲁男子打交道,只怕是违心之极,暗自一叹,道:“琴儿,你这名字真好听,今后没别人的时候,我就这样叫你罢。”

    司马琴却是一脸的黯然,呓语般的道:“今后,今后,龙大哥,我知道自己的伤,拖不了几天,只怕没有今后了。”

    龙霄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跟着又强颜欢笑道:“怎么会,你很快就要好起来的,别乱说话。”

    司马琴微微的摇了摇头,道:“龙大哥,你别伤心,你不是最喜欢看我笑么,那现在我再笑给你瞧瞧,日后便记住我这个样子好啦。”说着嘴角微翘,很勉强的笑了起来,却是一脸的凄艳。

    龙霄见到她这个样子,只觉心中难受无比,很自然的伸出手摸着她的头上的长发道:“不错,你笑起来真的很美,天底下的女子没人能比过你了。”

    司马琴微微闭眸,似乎在感受着他的抚摸,一会儿又流下泪来道:“不对,不对,龙大哥,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难看,你还是记住我原来的样子罢。”

    龙霄此时只想让司马琴开心,便柔声道:“不管是现在与原来,琴儿在我心中都是一样的漂亮,而且是永远那么漂亮。”

    司马琴果然又微露出笑容,但立刻又道:“龙大哥,那在你心里是我漂亮一些,还是三公主漂亮一些。”

    龙霄自然不明白女孩子这些细微的心思,见她如此伤重还关心这样的问题,便道:“自然是你漂亮一些。”

    司马琴神情更是高兴,痴痴的望着龙霄,原本苍白的脸上忽然现出一阵红晕,轻声道:“龙大哥,你亲过三公主没有?”

    龙霄不愿骗她,便点了点头。

    司马琴脸上红得更加厉害,好半天才鼓足勇气道:“龙大哥,你能不能也象亲三公主那样的亲亲我,我就快要死啦,可从来还没有人来亲过我,我……我想试一试。”

    她说了这话,胸口已起伏得极是剧烈,这样的话,要是在平时听到别人说出口,她必定要怒叱一番,不想今天却由自己的嘴中说了出来。

    龙霄望着这可怜而又美丽的少女,这样的要求他又怎会拒绝,俯下身子便在她雪白滑腻的脸上轻柔的吻了一下。

    司马琴给他这一亲,心情激荡,连连喘息,脸上已是红霞遍布。

    龙霄又陪她说了一阵子话,见她渐渐睡去,这才走了出去。

    到了屋外,一阵凉风迎面而来,龙霄心中柔情渐去,豪情骤生,他绝不会忘记自己对司马琴的承诺,这城内的二十万大明官兵,或许真的只有由他来拯救了,无论自己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