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 绝境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祝各位兄弟,圣诞快乐,万事如意!!!)

    天色越来越明,天空中红霞万丈,将天地间染得如血涂一般,面临天煞族这倾巢而出的包围,龙霄与司马琴内心中都感到沉重无比,毋庸置疑,这就是敌人早就布置好的最后杀着,他们对每场战斗的结果都算计得十分清楚,根本上就是在避免与大明官兵的决战。而最重要的,他们似乎很了解昌明皇太子既胆小怯弱,又好大喜功的性格,无论是第一场的声东击西之战,还是后面的诱敌深入,都在让昌明皇太子作出错误的判断。龙霄想起那日素心山庄内胡云齐与李济海的对话,明白就在大明皇宫之中,果然有一个天煞族的奸细,而这个奸细,应该是皇宫中重要的人物,十分的熟悉这太子的习性才对。

    天煞族的重重包围,威远王爷的狼子野心,皇宫里的神秘奸细,一想到这些事,龙霄就有些头痛,这个大明朝,真的是千疮百孔,岌岌可危了。

    便在这时,又有人来传要司马琴与龙霄去太子所在的府第商议紧急军务,两人心知敌人一时间也不会进攻,便匆匆赶去。

    到了那里,太子已在大厅上设堂而坐,而堂下已站着数十名将军,这些人当日在太守府的冲天豪情全都不见了,一个个搭拉着头,神情沮丧,一付末日降临的模样。而那程纲程老将军此时已被五花大绑的押在堂下,太子爷一脸铁青,正在指着他痛骂道:“程纲,你这个老匹夫,老畜生,夸大其辞,谎报军情,什么经历大小十数仗才拼死攻城,天煞族军队全部仓皇逃走,完全是一派胡言,害得本王轻信了你,以至如今陷在这镇煞关中,今日饶你不得,来啊,把程纲推出去给我斩了。”

    他这话一出,立刻便有几分刀斧手凶神恶煞的走进来,把已骇成一滩烂泥的程纲推拉着带了出去,不时便有一声惨叫传来,想是已身首异处。堂上诸将听在耳中,人人心惊胆跳,兔死狐悲,当日要是换作自己为先锋,料来所禀的捷报也是八九不离十,这程纲不过是运气太霉,替自己这些人捱了一刀。

    太子杀了程纲,环视堂下,见众将已经来齐,便道:“各位将军,不是说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么,朝庭厚待你们甚久,如今强敌兵临城下,正是用人之际,你们快快献出退敌之策,本王定有重赏,便是日后封侯拜相,也是不在话下。”

    在他如此勉励之下,各位将军仍然低垂着头,你瞟一眼我,我瞥一眼你,扭扭捏捏,缩头缩脑的半天放不出屁来。

    司马琴再也忍不住,站出来对昌明皇太子一揖手道:“敌人重重包围,我军不仅水源已绝,粮草也极少,苦守在城中实属下下之策,唯今之计,只有想法子突围才是。”

    昌明皇太子道:“突围之事甚是冒险,司马大将军,你说要是安明关的守将知道本王被围,会不会起兵来援?还有威远王叔的二十万右翼兵也不知退到何处,说不定时刻在准备解救本王,是不是还等两天再说。”

    司马琴听他还在奢望威远王爷来援,冷冷一笑道:“右翼军一战即退,威远王爷只怕是用心叵测,殿下不必再想他会来解此围。敌人有备而来,茫然突围自然不智,但安明关的守军知殿下被围,定会前来救援,只一日时间便会赶到,我军应时刻注意敌军的动静,只要其阵法变乱,便可趁机开城门,向友军攻击的方向突围而出。”

    昌明皇太子闻言大喜道:“不错,司马大将军的话说得有理,威远王叔的事日后我自然处理,突围的事就照你的意思办好了,本王这几日身子不适,司马大将军,这城中所有的军队就交给你指挥了,望你不要辜负本王的期望。”说着便要人取出帅符令箭来交给司马琴,自己却走下大堂,在一侧坐着。

    司马琴见他总算有了一次自知之明,也不想这个蠢才再指挥军队,便也当仁不让,接过了帅符令箭,走上大堂端坐,指挥诸将布置明日突围之事。

    这一日在紧张的气氛过去。第二天一早,司马琴就叫上龙霄登上北门,向援军来的方向眺望,却见天煞族的军营森然有序,防御得极是严密,却那里有一个大明援军的身影。

    司马琴此时已将突围的军队部署完毕,正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推算时间,安明关的援军已该赶到了,如今却是毫无动静,心中不由得一阵焦燥。

    这一等便到了下午,仍不见有人来援,而天煞族仍是按兵不动,似乎丝毫不担心大明援军,只一心想等到城里的军队水尽粮绝。

    龙霄此时也想不通为什么安明关的守将知道太子陷入重围居然敢不领兵来救,与司马琴相对一望,皆知这局面越来越严峻了。

    此时天煞族在城外的了望台已搭建完成,这了望台每方城门各有三个,每一个都造得高出城墙十来丈,最上面有一个小台,皆有一名天煞族的士兵站上面向城内探望,并不时向下面的人摇旗传递信息。

    司马琴见状,忙令人引箭射去,却见霎时间箭羽纷飞,嗖嗖乱响,但只能射到一半距离,便无力的向下落去,那三名站在高台上的天煞族士兵,都哈哈的怪笑起来,在上面手舞足蹈,似是在嘲笑明军无能。

    司马琴气得粉面通红,抢过一名士兵的弓箭,引弓拉弦,瞄准一名笑得最凶的天煞士兵射去,那天煞士兵见这箭来势甚急,骇了一跳,正要躲在高台上的木栏之后,却见这箭到了这里,已然势尽,斜斜的向下落去,不由又是一阵怪笑。

    司马琴好生气恼,一连射了几箭,但结果都是一般,此时不仅是高台上的人在笑,列队站在下面的天煞士兵也开始哄笑起来,都在嘲笑大明官兵实在痴心妄想,这么远的距离也想将人射下来。

    龙霄见这些天煞族的士兵如此猖狂,心中也动了怒火,转身向一名士兵吩咐了两句,那人便奔跑而去,不多久又跑了回来,身后却跟着一人,肩宽臂长,身姿矫健,正是那“六臂神箭”赵如风。

    龙霄向赵如风迎去,指着了望台上的天煞士兵道:“赵统领,你能不能将他们射下来。”

    赵如风站在城墙上向那几人微一打量,测算了一下距离,便点了点头道:“可以。”

    龙霄闻他言语中甚是自信,不由一喜,笑道:“好,这几个人就交给你了,让天煞族的人也瞧瞧咱们的厉害。”

    赵如风当下也不犹豫,取下身上所负的铁胎弓,从腰下箭鞘里取出三枝白羽箭来,弓架打横,瞄准了目标,然后拉弦成满弓状,猛地一放手,那三枝箭发出厉啸之声,竟同时向三个不同的方位飞去,这箭势又疾又快,差不多同一时间射入三名高台上的天煞士兵的胸膛,只见一人惨叫着带着箭从高台上摔落下来,而另两人皆是不及哼得一声,便仰身倒在高台上而亡。

    高台下的天煞族士兵刚才还在哄笑,这时见到如此的神技,皆是目瞪口呆,哑然无声。而大明官兵见状,却是全都欢呼起来,大大的出了一口恶气。

    龙霄也笑着赞道:“赵统领,不愧是‘六臂神箭’好一个一弓三箭啊,这些天煞族的杂碎也算是开了眼啦。”

    赵如风也是少年心性,露了这一手,心下大是自豪,向龙霄一拱手道:“龙将军,要不要将另外三个城门外高台上的敌人都射死。”

    龙霄道:“如此最好,也让天煞族的指挥将领不敢再轻视咱们大明官兵。”

    赵如风点着头一揖手,便沿着城墙向其它三门而去。

    司马琴望着他远去的身影道:“龙将军,你这些手下都不错啊。”

    龙霄微微一笑道:“是啊,赵兄箭法无双,魏兄骑术精湛,白云道长搏斗经验老成,个个都是当世的英杰。”

    司马琴道:“只怕你还漏了一位,你那位顾军师,不仅精通阵法,机关之学也是天下罕有,那连珠弩依我所见,乃是大明朝避祸至此的六百年来最厉害的武器,你的军队只要造出一万架连珠弩来,便可以在这里纵横无敌啦。”

    她说到这里,又道:“龙将军,如今军队里的木匠与铁匠不在少数,不如你叫顾先生再造些连珠弩出来,自然也可解如今之围。”

    谁知龙霄听了这话,却是一脸的黯然,道:“司马大将军,这事我早与顾先生想到过了,但连珠短箭后尾中最重要的鸟羽在这城里根本没法子获得,没有箭羽,连珠弩便没有准头,只会四处乱飞,射程也会大大减弱,这一条路全然行不通。”

    司马琴闻言,不由暗地一叹,道:“那你的连珠弩还有多少枝短箭?”

    龙霄道:“我已命人清点了一下,只够一次所用。”

    司马琴点点头道:“也好,就留在突围时保护太子再用罢,若是明日安明关的援军还没到,咱们只有自己想办法了。

    龙霄听她提及突围之事,心中一动道:“司马将军,我觉得突围之事还需谨慎一些为好。”

    司马琴道:“龙将军有何见解。”

    龙霄道:“天煞族既然知道城内快要无水无粮,必要也料到突围将是咱们唯一的出路,绝不会没有防备,我看是不是先派一小部军队出城去试探一下天煞族的虚实,我们也可在城上瞧瞧他们军队间的调度配合,从中寻找出一条最合适的突围方向来。”

    司马琴此时已对龙霄的军事才能毫不怀疑,略一思索,便觉他言之有理,说道:“好,事不宜迟,我马上调派五千骑兵去城外假装突围,一但敌人出战便即刻返回,龙将军,你去叫上顾军师,等会儿咱们在这里观察敌人的阵形变化。

    她说着就走下城去安排出城的骑兵去了,龙霄站在城楼上却没有乱动,只让人将顾子通叫到了自己的身边。

    半个小时之后,司马琴便又匆匆的登上北城楼,向龙霄点点头,示意她已布置好了。

    没多时,只听得一阵战鼓声响起,北门已经大开,五千大明骑兵各持兵器,向城外疾驰而去。

    龙霄、司马琴、顾子通三人站在城楼上向下俯望,却见这五千骑军摆成个锥形阵,尘土飞扬间,很快的就奔出了天煞军与城门之间的一大块开阔地带,象利箭一般冲到了敌人的军营前。

    便在这时,令人震惊的事发生了,随着天煞族军营内的号角声响起,天煞士兵分为三十人一队,推出了数百头两人来高的铁牛,等到大明朝的骑兵离自己还有十余丈距离,也不见那些天煞士兵如何动作,那些铁牛嘴中忽然一张,喷出了一道道绚目猛烈的火焰,直射出到十丈之处,一时间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冲在前面的大明骑兵连人带马皆在一瞬间变成了一个个奔跑的火球,不一会儿便倒在了地上惨叫挣扎,直至化成一堆堆黑炭,而在后面的明军骑兵见此情况,早已骇得心胆俱丧,纷纷勒马准备后退,就在此时,天煞族军营中蓦地飞出了千万枝利箭,那些明军骑军的视线被眼前的火光与浓烟所阻,完全对这突如其来的箭雨没有提防,立刻一片一片的中箭倒在了地上,还有数百名骑军侥幸躲过了烈火与利箭,拼命的往城里跑去,天煞族的军营中又冲出了一队身跨良骏,手持硬弓的黑甲骑军,一路追赶,一路引弓猛射,这些人想是天煞族的精兵,骑术与箭术都极是精妙,明军骑军在惊慌之中,如秋风扫落叶一般,一个接着一个坠落在地,在天煞军营与城门之间的开阔地带间跑到一半距离,随着最后几声惨呼,五千大明骑兵,已是一个不剩。

    司马琴见到这种情景,心中也是好一阵惊骇,幸亏是听了龙霄的建议,派出了小部骑军前去试探,若是整个大军盲目的去突围,只怕立时便要毁灭殆尽。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却瞧了龙霄一眼,她虽生长在将门世家,熟读各种兵书战策,但这一次也是初次领兵打仗,几次差点失误,都是龙霄在旁边点醒,这个少年的才能实已在自己之上了。

    龙霄对眼前发生的事也是吃惊,转头问顾子通道:“顾先生,这是什么东西?”

    顾子通凝视前方,一脸的沉重,说道:“这东西书上并无记载,但具我推测,必定是依诸葛武侯的木牛流马改造而成,以生铁成铸,腹中注入燃油,另设有极巧妙的机关,可以将火焰喷出十丈之远,这样的设计,已可与我的连珠弩媲美,真是想不到天煞族中也有这样的奇智之士。不过这火牛的建造工序十分繁复,我瞧敌军所有应不下数千头,需要的工程十分浩大,至少花费了十年以上的工夫。唉,此次之战,咱们的处境实在堪危了。”

    龙霄也知目前困难重重,但也不想大家从此心绪消沉,更加难以找到生路,脸色一整,

    变得容光焕发,精神百倍,哈哈笑道:“天无绝人之路,我就不相信咱们就真的这样输定了,即使大家都要死在这里,我也要多拉些天煞族的人来陪葬才是。”

    司马琴与顾子通见到他神情无畏无惧,也激起了心中的斗志,脸上都现出了毅然之色。

    龙霄心中想望着破敌之法,说道:“安明关援军未到,其中必有缘故,我们只有再等两天,不过我瞧这镇煞关的城墙修得极是高厚,敌人要是来硬行攻城,必然要吃大亏,他们想逼咱们出城去打,我们则要想法子让他们来攻城才是,他们的军力也不算太多,只要被咱们消灭了一部分,突围之事,就要好办得多。”

    司马琴与顾子通听他说得大有道理,皆是点头,心下默默思索如何激得天煞族的军队前来攻城。

    便在这时,司马琴手下的一名将军急匆匆的赶了上来,向司马琴一揖手道:“禀大将军,现在军队所携进城的清水与粮草全都吃光了,该怎么办才好。”

    司马琴微一沉吟,便道:“即刻在营中挑一些劣马杀了,马血可饮,马肉可食,守城的将士与伤员各分一半,每人一天只用一餐,告诉大家,暂且忍耐,咱们的援军就快来了。”

    那将军领命而去,司马琴此时心中却是一紧,这城中还有二十四万人,其中大部分是战斗中负伤与中了泄毒仍自未愈的病员,每天需要大量的食物,即便是将所有的马杀光,也不够三天所用。而这三天之内,安明关的援军若是还不赶到,那么大明官兵便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