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章 决战(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推算时间,威远王爷的右翼军早该赶到了,但此时却不见一兵一卒前来,心中不由一紧。

    便在这时,天煞族的队伍中冲出两名三十多岁的壮年汉子,各持一柄天煞刃,砍瓜切菜般的将挡在身前的大明官兵杀翻在地,直奔司马琴的中军大帐而来。

    这两名汉子好生厉害,相互配合着,在司马琴的护卫军中忽跃忽蹿,人走在那里,那里便是血光一片,没过多久,已离司马琴站立之处不足三十丈。

    司马琴见到这两人的出手武功,心中一震,轻声道:“这两人是应该是血魔的弟子了。”

    龙霄知道这两名血魔弟子必是冲着司马琴而来,忙道:“大将军请放心指挥军队,这两个人交给我了。”说着手持方天画戟,身子一纵而出,几个起落,已至那两人身旁,横地里一扫,便向那两人腰间劈去,他这一招用劲极大,风声呼啸中,竟将地面卷得尘土飞扬。

    那两人见了这等威势,那里敢去硬挡,不约而同的拔地而起,避了过去。此时周围的护卫军士兵已全数闪开,让出了一块空地,让三人厮斗。

    那两人落在地上,却见一人方头大脸,身材魁梧,另一人虽略矮一些,但身材均匀结实,两眼凶光毕露,瞪着龙霄,便如要将他生生的呑入腹中。

    那方头大脸的汉子见了这一招之势,上下仔细打量了龙霄一眼道:“大明朝还有你这样的少年高手,想来你就是在素心山庄杀死本族议事长老及众多追魂武士的人了。”

    龙霄也不急于进攻,微微一笑道:“不错,这些人都是死在我的手中,不过今天又要增添两人了,先报上名来罢。”

    那方头大脸的汉子哈哈大笑道:“臭小子,好大的口气,你听清楚了,我便是血虎,这位是血豹,今日要取你项上人头,为咱们天煞族的人报仇。”

    说着高举天煞刃,飞身而起,直向龙霄当头劈来,而那血豹则快步冲上前,右臂陡伸,黑光乍现,攻的却是心脏之处,这两招刃法,并不华丽,变化也不多,但奇快无比,似乎要龙霄一举毙命。

    龙霄见到如此简明快捷的招式,心中也不敢大意,虽然素心山庄的那些追魂武士用的都是这般的刃法,但出手间却比这两人慢了数倍。

    只见他忽然侧身一避,闪过了血豹当胸的一刺,方天画戟向空中一指,已到了血虎的咽喉处,血虎便再无法下劈,匆忙之间,挥刃在攻来的方天画戟上一架,身子斜落在地。

    龙霄已不会给两人喘息的机会,施展起“灭杀戟法”,戟招迭动,东攻西守,与两名血魔弟子激斗。此时的他,对武库中的所学已渐渐熟悉,出招之间,并不会去刻意想这是何门何派的武功,只要是适合当时的攻斗,他就能很自然的用了出来。

    三人在那边翻腾厮斗,整个战场的局面已变,天煞族的军队完全将左翼军形成的包围撕得粉碎,司马琴令人擂起战鼓,要剩下的将士全向自己护卫军所在的山丘聚集,跟着箭羽纷飞,射落了不少追击而来的天煞族骑兵。

    天煞族的人见左翼军已收缩到了山丘,便如疯了似的,潮水般的一层又一层向山丘上扑来,但司马琴用的是背水圆阵,在最小的地方,布置最大的兵力,将所有的力量紧紧收缩在一起,让敌人难以一口吃下。

    果不其然,片刻间,两军交接之处已层层叠叠的堆满了尸首,但天煞军队向山丘上推进的速度却缓慢了许多。

    司马琴实在想不通右翼军为何至今还未来增援,但知道若是任由天煞族的军队这么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击下去,整个左翼军便会在今天全军覆灭。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自己死不足惜,只是这场仗输得太过冤枉,一个绝好的机会,就因为友军贻误战机而丧失,更让十五万将士尽数血染黄土。左翼军一失,整个大明军队的士气必然大落,再加上昌明皇太子毫无对敌经验,难以指挥大军,只怕全部九十万军队都要逐步为天煞族鲸呑蚕食的消灭精光。

    想到这里,司马琴心中一酸,眼里流下泪来,要是此次战争失败,天煞族挥军入关,不知会有多少善良无辜的百姓会遭到残酷的杀害,大明朝这数百年的江山,司马家无数先辈的心血,都将毁灭一旦。

    只一会儿,她就抹干了眼泪,转眼去瞧龙霄,却见他正赤手空拳的与两名血魔弟子生死搏杀。

    原来血虎与血豹手中的天煞刃极是坚硬锋利,龙霄的方天画戟与之数度碰击之后却被削为两段,他兵器一失,并不慌张,立即拳冲掌劈,挟杂着“天残地绝魔功”的强霸内力,向两人狂卷而去。

    要知血魔的十大弟子,依次为血狼、血狐、血虎、血狮、血豹、血熊、血象、血猴、血蛇、血凤,自从血魔受伤闭关之后,他收下的弟子,便是由血狼代师传艺,其中以血狐与血凤悟性最高,武功也练得最好,其余的皆是平庸之辈,虽说在本族也算高手,但比起血魔本人来,却有天壤之别,便是与武功日渐娴熟的龙霄相较,也差了老长一截。

    两名血魔弟子见到敌人这般的内力,心下也是骇然,刃招展动,竟递不到龙霄身前三尺以内,而龙霄若是面对两人其中一名,要胜之倒也绰绰有余,但要同时应付两人,一时半会儿却无法攻下,刃挥掌劈之间,三人又斗了数十招。

    酣斗之中,龙霄忽地一掌逼退血豹,然后变掌为爪,在空中划出个弧形,斜地里向血虎的左肩抓去。却是“少林十三抓”中的一招“苍鹰搏兔”。

    那血虎见到这一招,心中却是大喜,要知此招式龙霄适才已对他用过,算准他攻来的方位,已将天煞刃横在左肩之上,便要让龙霄削断自己的五指。

    谁知就在他窃喜之际,已忘了下身空门尽露,龙霄招式并不用全,在空中一收,大喝一声,蓦地一脚踢出,正中血虎小腹,血虎吃了这一脚,惨叫一声,身子不由自主的飞在了半空中,轰然落在地下,已是口血乱迸,再不得活了。

    原来龙霄知道与这两人硬拼下去,不知何时是个头,心念转动,见这血虎憨头憨脑,是个愚笨之人,刚才故意将这招式使得很慢,让他瞧得清楚,料到自己再使出,他便要先横刃护肩,故而早就准备好了刚才那一脚,果然要了血虎的性命。这也是武学的微妙之处,与敌相搏固然要真才实学,但应对间的机变灵智却是至关重要,一味的硬拼,实属不智之举。

    那血豹见血虎已死,喉咙里格格的乱叫,赤红着眼,狂舞着天煞刃,向龙霄拼命攻来,但他这般失去理智,已毫无进退法度,招式间破绽百出,十数招后,龙霄一掌击在他的手腕处,将天煞刃拍落在地,跟着欺身到了他的跟前,右掌自空拍下,正击在他的天灵盖上,顿时脑裂而亡。

    龙霄击杀了两名血魔弟子,一幌身到了司马琴身旁,向山丘下望去,却见天煞族的军队仍如黑蚁般前赴后继的向大帐攻来,大明官兵剩不到三万人,在这连绵不绝的冲击下,巳支持不了多久。

    司马琴心知败局已定,望着龙霄道:“龙将军,真对不住,连累你也要死在此地了,早知如此,当时你的伤痊愈了之后,就该让你回到外面去,好好的照顾我爹,让他也别回来,大明朝就快完了。”

    龙霄也知道如此多的敌军包围之下,要想突围而出,也是不可能的事,自己还有许多的事需要完成,但如今也无可奈何了,反而哈哈大笑道:“司马小姐,何必愁眉苦眼的,笑着死也是死,哭着死也是死,大家还是开心点儿好。”

    司马琴瞪了他一眼道:“你倒想得通。”

    龙霄又笑道:“这样的情况之下,还有什么想不通的,不过要是等会敌人杀上来了,我可要离你远一点儿。”

    司马琴奇道:“这是为何?”

    龙霄道:“你过去不是常骂我是个臭小子,等一会儿乱刃加身,身上的血啊、脑汁啊什么的飞溅出来,一定其臭无比,会熏死几个天煞族的士兵捞本儿,可不能让你闻见了。”

    司马琴知道他在逗自己开心,心中也是感激,反正片刻之后大家都要同赴黄泉,便也不再拿平日的架子,嫣然一笑,柔声道:“胡说八道,过去那是你气着我啦,我一时着恼,乱说的,当不得真。”

    龙霄见到她的笑容,只觉若这山丘上顿时百花齐放一般,说不出的艳丽动人,不由微微一愣,跟着一叹道:“司马小姐,你笑起来真的很美,要是你永远这样就好啦,平时总是凶巴巴的,谁也不敢亲近。”

    司马琴在这生命将逝之际,听到一名英俊的少年赞美自己,已恢复了少女的本性,心中也是一甜,又微微笑道:“我平时总是凶巴巴的么,怎么我自己没有发觉,你想瞧我笑,我就笑给你看好啦。”说着又甜甜的笑了起来,梨涡浅现,如花似玉,分明还是位天真无邪的妙龄少女,那里还有半分手握权柄,喝令众将的大将军模样。

    龙霄见了,心中只觉一颤,就算自己战死,他也不忍见到这样美丽的少女死在乱军之中。

    就在这时,山丘之下忽然响起了一阵号角之声,说也奇怪,这声音一起,天煞族的士兵竟忽然停止了进攻,又潮水般的向后退去,没用多久,整个战场已撤得干干净净,只留下了遍地堆满的尸首。

    龙霄与司马琴见敌军撤得如此突然快捷,皆是大出意外,相互望了一眼,司马琴问龙霄道:“龙将军,你说敌人这是什么原因。”

    龙霄侧耳凝神而听,不仅是左翼军这边,昌明皇太子的所在的中军处也是静悄悄的,而天边已是曙色渐明,心中立刻就明白了,向司马琴苦笑了一声道:“我想是咱们的援军终于就要到啦,敌人一是怕陷入包围,难以脱身,二是已重创了咱们左翼军,目的已经达到。故而先行撤走了。”

    司马琴也是聪明之人,知道他说得不错,鼻里哼了一声,脸上又带了煞气,恨声道:“威远王贻误战机,让我左翼军大部亡于敌手,我倒要听听,他有什么好的解释。”

    正说着,前方不远处忽然又响起了一片厮杀之声,龙霄觅声观位,正是自己要无畏军设伏之处,脸上不由一变,道:“一定是无畏军截住了撤在后面的敌人,如今交上手啦”

    话音未落,身子已跃到了黑煞身上,从一名士兵手中取过一柄长枪,纵马便向山丘下奔去。

    走了没多久,就见前方刀光剑影,马嘶人仰,战斗正烈,他凝眸细观,却见自已的四千无畏军分为七营,作七星之状,在外圈围住了天煞族无数的人马,他大约估摸了一下,敌人的兵力超出八千以上,竟是已方的两倍。

    曙光之中,他见顾子通站在一辆战车里,正用各色旌旗指挥阵法,知道他绝不会打无把握的仗,一时也不去干扰,只想瞧他如何来以少胜多。

    只见无畏军七营渐渐连成圆形,每营各依五方之位,内有通路,外无阵门,如太极之势,围若连环,有混元一气之象,在强敌亡命的冲击之下,时而向收缩,时而向外延伸,并不与敌人正面接触,而一但敌人逼进,营中便有无数的箭羽飞出,将当先的敌人射死,纵有些厉害骁勇的天煞骑兵冒箭想冲进各营,营中又有无数飞矢射出,这些飞矢极是厉害强劲,不仅能射穿敌人的铠甲,更是透胸而出,再射入跟在后面的敌人的身体之中。这些飞矢,便是顾子通引以为豪的连珠弩了,虽然匆忙间只造了两百来架,但一矢十二发,便如多了两三千膂力惊人的弓箭手一般。

    阵势游走之间,天煞族这八千多马步兵只剩下了一半,而无畏军的羽箭飞矢也耗费得差不多了。顾子通摇动旌旗,阵法间又起了变化,士兵分为前、中、后三军,如长蛇盘旋环绕,通身灵活,敌军触处皆可援应,若前军遇敌,则后军救之,中军便阻击敌军后援,若后军遇敌,自有前军救之,仍由中军截断敌军,而若是中军遇敌,则前后两军夹围敌军,整个阵势竟是首尾衔接,滴水不漏。

    而每军之中,弓箭手此时全退至最后,敌人的骑兵一至,便有刀斧手矬身削断其座骑的马蹄,等这些骑兵滚落在地,长枪手又跳将出去,对着就是一阵乱刺,让敌人无法站起来反抗。若是敌人的步兵冲来,勇锐营的江湖好汉们就一跃而出,刀挥剑展间,便有大片敌人倒在地上。而敌人若是向后撤退,各军的骑兵便一纵而出,将走到后面的敌人一一斩杀,引得敌人转身回袭,却并不恋战,依旧返回营中,由步军接着应战。如此往复循环,不出一个小时,天煞族的士兵已剩下不足二百人,被无畏军围在中间,紧紧的靠在一起。

    龙霄见无畏军的伤亡最多不过才三四百人,不禁又是欣慰又是喜悦,他组建的军队已经是大明朝第一流的精兵了。

    他有心捉些俘虏探听一下天煞族的虚实,见状忙叫道:“顾先生且慢动手,留一些活口。”便在这时,只听得那些天煞士兵中响起了一声怪叫,跟着所有的人举起了手中的兵器,或抹脖子,或刺心脏,一时之间,全部自杀而亡。

    无畏军的将士见这些人死得如此惨烈,虽是敌人,也不由肃然起敬。

    顾子通这时才见到龙霄,走了过来道:“这些天煞族的人历来如此,宁愿自杀,也不会让人俘虏。

    龙霄跳下马来,一把握住顾子通的手道:“顾先生,你真是诸葛亮再世啊,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将军队训练得这样,了不起,了不起啊。”

    顾子通摇头道:“我有什么功劳,要多亏诸位统领了。”

    龙霄见到魏建业、赵如风、白云道长都纷纷向这边赶来,哈哈大笑,走过去将他们的手都拉在一起,道:“布阵打仗,顾先生的功劳最大,士兵之间的配合,三位统领的功劳最大,你们谁都不要谦虚啦。”

    魏建业也笑道:“错,错,还有一人比我们的功劳都要大得多。”

    龙霄奇道:“哦,还有谁,我怎么不知道?”

    魏建业大笑道:“便是龙将军你啊,若不是你将咱们这些人聚在一起来,那里还有无畏军,那里还有今日的胜利啊。”

    他说着这话,所有的人都连连点头。

    龙霄闻言,一击掌笑道:“好啊,这马屁拍得我挺舒服,人人加官三级。”

    大家都轰笑起来,皆觉今日此战,大是爽快。

    便在此时,又听得马蹄声如雷,旌旗招展中,成千上万的骑兵疾驰而来,龙霄见旗上的徽记,却正是威远王爷的右翼军,不由恨得暗暗咬牙。

    那些骑兵见到满地的天煞族士兵的尸体,纷纷停了下来,不一会儿,从中闪出一名身披铠甲战袍,气势威猛的中年汉子来,正是威远王爷。

    那威远王爷先仔细瞧了一下战场上的情景,眼中骇然之色一闪而逝,过来对着龙霄道:“本王要恭喜龙将军了,这一仗可打得干净漂亮,咱们大明官军与天煞族的交战向来是以多胜少,而龙将军却是以少胜多,真是数百年来的奇迹了,单是这一仗,龙将军你加官进爵自不待说,更能够威震天下,名传四方。”

    龙霄想到左翼军十余万人就因此人而平白血溅沙场,心中便是一阵酸楚,冷笑了两声道:“我那有王爷你说的这么厉害,这些天煞族的士兵,想是听说王爷你马上就要赶到,全都吓破了胆,跑得比兔子还要快,到了这里,胆汁便流光了,全都支持不住,倒在地上死翘翘啦,我的军队不过刚巧碰上,所以这功劳还应该算在王爷你的头上。”

    这威远王爷如何听不出他的讽嘲,也明白他何以为此,微微一笑道:“龙将军,我知道你在怪我救援来迟,但太子殿下曾连传七道军令要我增援中军,殿下是大明未来之主,又是三军的统帅,我虽有心救援左翼军,但殿下的军令是不敢不从啊,左翼军现在如何?司马大将军安然无恙罢?。”

    他这句话说得冠冕堂皇,将一切责任都推在了昌明皇太子的身上,似乎很有道理,让龙霄一时无法反驳,只得强压怒火道:“左翼军如何,你到中军大帐问问司马大将军便知道了。”

    威远王爷见龙霄对自己冷淡,也不便再说什么,点了点头,领着军队就朝着左翼军的大营而去。

    龙霄见他走远,令人清点无畏军具体的伤亡人数,共计死亡一百三十人,重伤二百人,轻伤一百二十六人。

    龙霄令人救助伤员,又要人登记死亡人员的姓名籍贯,以作日后厚恤之用。然后吩咐士兵挖下深坑,将这些人各自埋葬。

    当一个个坟墓堆砌好之后,龙霄满怀悲痛之心,率无畏军全体将士向这数百个新坟跪拜祭奠,良久方罢。

    一切毕后,龙霄率无畏军归营,放眼所见,只瞧到一层层,一排排,死状各异的尸体,血流成河,尸积如山,处处是残腿断臂,五腑六脏,便如人间地狱一般,让人触目心惊。而大明官兵却在挖着无数的大坑,一堆堆的将这些尸首扔在里面填土埋上,而天煞族士兵的尸首便任他暴尸荒野。

    龙霄想到连天煞族的人在内,有近二十万本来还活生生的人在一夜之间失去了生命,几年之后便将化为一堆白骨,世上又将添数十万失去儿子的父母,失去丈夫的妻子,失去父亲的儿女,不由一阵恻然心酸,战争带给人类的永远是毁灭与痛苦,但人类却偏偏永远无法避免这个恶魔。

    龙霄令无畏军在山丘下布防,踏着厚厚叠叠的尸首到了司马琴的大帐,却见司马琴血红着脸,怒气冲冲的与威远王爷相背而立,似乎才与他吵过架。

    见到龙霄上来,司马琴便走了过来道:“龙将军,听说你的无畏军立了奇功,很好,你总算为咱们左翼军死去的将士报了仇。”

    龙霄斜眼瞥见威远王爷正站在一边沉着脸不知在想什么,轻声道:“司马将军,你觉不觉得这威远王爷有问题,太子虽然下令要他增援中军,但我听说他过去经常与天煞族的人交战,战场经验还在你我之上,绝不会不懂用兵的虚实缓急,现在才领兵前来,实是令人怀疑他的动机。”

    司马琴咬着银牙道:“不错,我也想到这点,但这老贼却总用太子之令来推托干净。”

    龙霄道:“这太子也真是个窝囊废,外表瞧起来好象还英明神武,谁知却是胆小如鼠。”

    司马琴叹了口气道:“一个人的能力胆量只能在危急之时显露出来,我也没料到太子殿下如此无用。”

    两人正说着,忽然有一名黄衣传令官跑到了山丘高声道:“太子殿下宣威远王爷与司马大将军到中军大帐议事。”跟着又道:“那位是龙霄龙将军?”

    龙霄一抱拳道:“我就是。”那传令官道:“太子殿下接到战报,听说你建了奇功,要你随同司马大将军前往。”

    龙霄也不料自己的事这么快就传到昌明皇太子那里去了,虽然极是厌恶这太子,当下也只得答应。

    三人奔走间,不多时便到了太子的中军大帐,却见堂下已站了数十员战将,昌明皇太子满脸笑容,神采飞扬的坐在堂上,似乎是打了个大大的胜仗。

    见到三人进来,昌明皇太子立刻叫人端来两根大椅,笑道:“昨夜能击退强敌,威远王叔与司马将军都辛苦啦,先坐下说话。”

    等两人都落了座,昌明皇太子又望着龙霄道:“龙将军。”

    龙霄只得低头拱拳道:“末将在。”

    昌明皇太子微笑道:“听说你的四千无畏军竟歼灭了天煞族的八千人马,真是很不错,很不错,怪不得当日司马大将军要极力向本王举荐你,果然是少年英雄,智勇双全啊。”

    龙霄道:“末将并无功劳,全凭无畏军将士上下齐心,人人效勇,这才有些战绩。”

    昌明皇太子点点头道:“你的无畏军我自然也要犒赏,不过现在我先封你为虎勇将军,授三品衔,另赏黄金万两,此已是破例了,望你能不负朝庭之恩,日后多多杀敌立功。”

    龙霄那里希罕他的封赏,但也不得不谢恩退到一边。

    司马琴这时再也忍不住了,霍地站起来道:“太子殿下,昨日敌军主力袭我左翼军,本将军多次派人向威远王爷求援,但他坐视不理,至使左翼军十余万大军丧于敌手,还请太子殿下治威远王爷贻误军机之罪。”

    那威远王爷听她自己的状,脸上却是微微带笑,甚是轻松,丝毫没放在心上。

    果然,太子闻听司马琴的话,脸上现出了一片尴尬之色,干笑了两声道:“这个么……这个么,昨日黑夜之中一时难辩敌军的虚实,偶有失误也是再所难免的。”

    司马琴愤然道:“偶有失误再所难免,左翼军十几万人就在这偶有失误里没了性命,谁来为他们负责。”

    昌明皇太子听司马琴口气不善,忙打叉道:“司马大将军,此事日后再议好了,今日本王招你们前来,就是探讨下一步的进军计划。”

    说着便侧身问威远王爷道:“王叔,你怎么瞧如今的情形?”

    威远王爷沉吟了半晌道:“这次决战,敌军已被我完全击溃,为今之计,正该挥戈直下,一举夺回镇煞关才是,这也才能显示太子殿下的龙威。”

    司马琴立即道:“不行,我瞧敌人并没有被我军击溃,而是有计划的撤退,其中必有更大的阴谋,殿下千万要三思而行。”

    威远王爷冷冷笑道:“司马大将军,你只怕是对昨夜一战还心有余悸罢,哎,要是你爹在这里就好啦,他一定会赞同我的意见。”

    司马琴柳眉一竖道:“威远王爷,你这是什么意思,敢情说我是女流之辈,没有胆量,打了一仗便开始害怕了,是不是?”

    威远王爷含笑不语,神情间却是默认。

    司马琴大怒,又待再语,却见昌明皇太子极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好啦,好啦,你们两都不要吵了,本王自有道理,大家听令便是。”

    说着手中又拿起了令箭道:“程纲听令。”

    帐下闪出一人,五六十岁上下,白白胖胖,正是在太守府里大拍太子马屁的那个程老将军,此时脸上一头污渍,想是昨夜所染,还来不及擦拭。

    昌明皇太子将令箭摔下堂道:“令你带五万人马作本军的开路先锋,现在就直奔镇煞关,若遇敌人散兵,立时歼灭,或遇敌军主力,不得应战,即刻赶回通知大军,我另有道理。”

    那程纲听太子叫他为开路先锋,不由骇了一跳,暗暗叫苦,但却无法推辞,只得硬着头皮应道:“末将遵命。”

    昌明皇太子又拿出一支令箭来,对威远王爷道:“王叔,就请你点起本部人马跟在程老将军之后,随时接应。”威远王爷也领了令箭。

    昌明皇太子又柔声对司马琴道:“司马大将军,你的左翼军损失惨重,这次行动便跟在本王之后罢,也能好好修养歇息。”

    司马琴见他令箭都下了,自己还有什么话说,只得冷着脸一揖,算是听令。

    昌明皇太子瞧着大家都领了令,不由哈哈大笑,一拍桌道:“好,事不宜迟,大家立即回去准备,明日一早拔营,咱们兵进镇煞关,收复大明失地。”

    龙霄在下面冷眼旁观,见他眉飞色动,豪气冲天,一付还我河山的英雄气概,那里瞧得出半分的胆小懦弱,心中却是一黯,他赞同司马琴的话,天煞族为这次的作战,已准备了数十年时间,绝不会轻易的撤走,肯定还有一个更大的陷井等着大明官兵,而这个陷井,便很有可能要将大明整个军队都呑食掉。

    推荐起点精品

    白开水:《黑暗学徒》http://www.wanshulou.com/showwww.asp?Bl_id=29617

    孤傲流星:《异域88必发娱乐官网》http://www.wanshulou.com/showwww.asp?Bl_id=44660

    弧光:《箭定天下》http://www.wanshulou.com/showwww.asp?bl_id=38581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