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章 决战(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两日之后,安明关三十里外,大明官兵布成了一字长蛇阵势严阵以待,蛇头为威远王爷的二十万右翼军,蛇身为昌明皇太子了三十万中军,而蛇尾则是司马琴的十五万左翼军。安明关内另有二十万守军,以备防御之用。

    司马琴的左翼军在一带平原之地布防,以前锋营、中军营、后备营分三层而列,而龙霄的无畏军便随在后备军中。

    龙霄扎营完毕,便带了顾子通纵马前进,登上离天煞族军队不远的一个山丘察看敌情,却见一里之外,天煞族的黑色旌旗四处飞扬,营房首尾相接,前后左右,共分出八个军营,整整齐齐的无一丝紊乱。

    龙霄见了,向顾子通道:“顾先生,你瞧对方摆的是什么阵势?”

    顾子通凝视了一阵,才道:“这是四正四奇阵,前面的是天、地、风、云四阵,后面的是龙、虎、鸟、蛇四阵,这阵法一奇附于一正,天阵为不动的阵眼,负责指挥各阵,其余的七阵,大营之中又藏有无数的小营,可以临机变化,甚是厉害。”

    龙霄道:“这阵法是否可破?”

    顾子通又想了想道:“咱们的兵力远远超过敌人,这四正四奇阵虽然设得也算精妙,但要破之,倒也不难。”

    龙霄听罢又道:“顾先生,我有一件事一直想不通,还想请你指点?”

    顾子通道:“龙将军请讲。”

    龙霄道:“这天煞族在此地布置已久,下来战书要在这里与我军决战,这是以逸待劳之策,本是不错,但双方兵力相差如此悬殊,天煞族的上策本应是处处设伏,逐个击破才是,而如今却要与咱们硬碰硬的决战,实属不智之极,正是犯了兵家的大忌啊。”

    顾子通也是一脸忧色的点了点头道:“龙将军所虑极是,瞧这天煞族的排兵布阵之法,为帅者也必是精通兵书之人,绝计不会疏忽这一点,这其中必然有诈。”

    两人都想到这一点,又无法猜到答案,心中不由大是沉重。

    龙霄又道:“顾先生,这几日忙于军务,倒忘了问你,你久居湖州,离天煞族的领地也不算远,不知对他们知道多少?”

    顾子通沉吟了一会儿道:“天煞族的领地,数百年来大明朝没有人能进去,我知道得也不多,他们本是此处的一个野蛮的原始部落,自从建文先祖率众迁来之后,两方面的人无法和睦相处,血战了十多年,才将他们赶到了西边的山野之地。天煞族的人吃了大亏,便不断的学习咱们的文化语言,外表与生活习俗己和咱们差不了多少,只不过族中男子从懂事起便要练习打仗杀人,到了成年后就变得冷酷残忍,毫无人性。如今他们的族长叫做枯罗大王,听说虽然是生来就体弱多病,但极是聪明,天煞族的人都敬他为天神似的。至于其余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龙霄暗忖:“其实从某种意义来讲,这桃花源本是天煞族的地盘,大明朝反倒是侵略者,只是这天煞族的人太过野蛮凶残,让人无法同情起来。”又想起胡云齐等潜伏在大明朝多年的奸细,倒也佩服这位枯罗大王的老谋深算,又道:“那这次带兵的是谁,是枯罗大王本人么?”

    顾子通摇摇头道:“不知道,天煞族对这些军机隐藏得极深。”

    龙霄道:“他们是故作神秘,让别人害怕,自己便多了几分胜算。我瞧大明朝的探子实在是太差劲儿了。”

    两人说着话,又在山丘上瞧了良久,这才回到营中。

    到了军营,龙霄只觉心头如大石压胸般的沉闷,令无畏军的将士战袍不卸,手不离刃,宿夜待命。

    到了深夜时分,忽听得千百个战鼓蓦然间擂响,跟着地面抖动,轰声如雷,又有千万匹战马在平原上奔驰,喊杀之声,响彻于天地之间。

    龙霄从大帐中一钻而出,顾子通与魏建业、赵如风、白云道长都集到了帐前,只有马策实带了粮草营的人到城里向各军运粮,还未回转。

    大家仔细聆听了一阵,只觉这喊杀声与马蹄声都向昌明皇太子的中军而去,左翼军这边竟是静悄悄的毫无响动。

    龙霄暗道:“天煞族的攻击方向好生奇怪,左中右三军之中,以昌明皇太子的兵力最多,装备最齐,而以左翼军的兵力最弱,他们不来偷袭咱们,却直接去攻中军,似乎于理不合。”

    想到这里,却瞧顾子通,见他也是一脸的疑惑,便道:“顾先生有何高见?”

    顾子通闭目沉思了一会儿,睁开眼来道:“这是敌人的声东击西之计,咱们左翼军实力虽弱,但司马大将军布下的阵势甚是严密,易守难攻,敌人少有空隙可钻,若要硬攻,伤亡必然不少,唯今之计,只有将咱们调动开来,自乱阵脚,再用奇兵设伏冲击,以最小的代价,一举先吃掉左翼军。”

    龙霄也是担心这一点,怕司马琴救主心切,一时上了当,连忙骑上黑煞,急冲冲的向司马琴设在一个小山丘上的大营而去。

    到了中军大营通禀之后,龙霄便走匆匆走到司马琴的大帐,却见她满脸焦急,在堂上渡来渡去,似乎正在为难,下面数十位将军站得笔直。

    见到龙霄,司马琴停下步来道:“龙将军,你不在营中待命,到这里来干什么?”

    龙霄急忙将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司马琴望着他道:“你所想的,本将也知道,但太子已叫人来传命,说敌人来势凶猛,要我们火速赶去增援,你说怎么办才好?”

    龙霄道:“此事关系着本军十五万人马的性命,还望大将军三思而行。”

    司马琴听了这话,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叫来一名传令官,道:“即刻去禀报太子,就说深夜之中不知虚实,只怕中了敌人的声东击西之计,本将军还要观望一阵,要太子体恤本将的难处。”

    那传令官匆匆的去了,司马琴靠在大椅上,凤眸微闭,也不知在想什么。却听得中军之处喊杀之声、兵器交鸣之声,战鼓擂击之声皆是越来越急,越来越高,似乎是敌人在倾其全部的兵力攻击中军。

    没有多久,那传令官满头是汗的跑了进来,跪禀道:“敌人来势凶猛,太子殿下的前锋营已被攻破,已令后备营全部支援中军大帐了,要我来告诉大将军立即起兵增援。”

    司马琴道:“威远王爷的右翼军如何,前去增援了么?”

    那传令官道:“也没有,太子已传了两次,威远王爷还是按兵不动。”

    司马琴闻言,霍然而立,想来威远王爷的思虑也和自己差不多,但大家若是都判断错误,而敌人又算准了左右两军的顾虑,那太子殿下就果真陷入敌人的重击之中,后果不堪设想。

    她心中已摇摆不定,正在这时,一名身着黄衣的太子传令官飞奔而到,手握着一枝令箭,高声呼道:“太子口喻,司马琴听令,命你立即尽起左翼军,从侧翼向天煞族的发起进攻,不得耽搁,违令者军法从容。”

    就在这时,又有一名着黄衣的太子传令官手握令箭进来,说的也是相同的话。这人刚说完,又有一名黄衣传令官进来重复。如此而来,极短的时间内,司马琴竟一连接到七次催促起兵的命令。

    司马琴帐下的数十名将军也生怕太子殿下出事,自己等人可是吃罪不起,纷纷向司马琴请战。

    龙霄见到这太子传令官走马观灯似的一个接一个而来,心中却思忖:“这昌明太子的中军也有三十万人,即使敌人倾尽兵力,也不可能很快的就将他们吃掉,这太子一时之间,派这么多的人来传令,正是遇敌进攻,惊慌失措的表现,他一个人慌了神不要紧,要是让左翼军撤阵前进,给了敌人可乘之机,那么就很有可能要让这十五万人白白失去性命。”

    他正想着,见到司马琴重新坐上了大椅,手中已拿起了令箭,似乎就要诸将率领本部起兵增援太子,连忙道:“司马大将军且慢起兵。”

    司马琴瞧着是他,说道:“龙将军,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龙霄抱拳道:“战场之上,一个错误的命令,很有可能会改变整个战争的结局,不如让我到前面去侦查一番,确定一下敌人并无伏兵,以黑煞的脚程,应该很快就回来,到时再发兵也不迟。”

    司马琴凝望着他道:“你能前去自然是最好,本军派出去的探子至今全部未回,敌人在前方埋伏了人马那是肯定的事,但不知是小股疑军,还是主力人马,你千万要小心了。”

    龙霄已无心耽搁,匆匆一拱手道:“司马大将军,请你叫人去我的营地通知顾先生带无畏军到前方来,敌人若有埋伏,也可接应。”说罢掉头便向大帐外走去,翻身骑上黑煞,将插在马背上的方天画戟取下提在手中,出营而去。

    出得左翼军的前锋营,龙霄纵马向前疾驰,天空中此时星月隐没,荒野外漆黑一团,可以见到两里外昌明太子的营中火光冲天,厮杀之声清晰的可传出耳中,战况仍然非常激烈。

    龙霄暗思:“我要是天煞族的统帅,要是想用声东击西,三十万人马中,以十万人马去诱攻太子的中军,剩下的二十万人马应全部用来对付最弱的左翼军,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其歼灭,以防对方友军的增援,这才是上上之策啊。”

    他想到此处,瞧着漫漫平原,那里还藏得住什么人,敌人若是有二十万的大军,又应该隐在何处。

    他骑着黑煞片刻间已向前走了三四里路,还是没见到什么可疑的地方,也不由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但心中仍不死心,向前又走了一里路,忽见得好大的一块齐人高的杂蒿地,夜风吹动,草叶哗啦啦的一阵乱响,也不知有人无人。

    龙霄纵马而去,运足内力,用手中的方天画戟向前左右一扫,只闻得风声厉响,一丈之内的杂蒿立时倒了一片,他如法炮制,一连将方天画戟舞了三次,就要开出一条路来,便在此时,忽听得一声唿哨,草丛中蓦然间暴雨似的射出上百枝羽箭来。

    龙霄此时已不及回避,何况黑煞的身躯也在这些羽箭的范围内,只听得他大喝一声,方天画戟已插在了地上,双掌齐递,已打出一道气墙,将这些迎面而至的羽箭激得倒飞而回,没入杂蒿之中,只听得传出一片惨叫之声。

    就在这时,杂蒿之中又跳出了十数名穿着黑盔黑甲的天煞族士兵,手持着钩镰枪向黑煞的腿弯勾来,竟是要龙霄马翻人落。

    只见龙霄一曲身,已拨起了刚才插在地上的方天画戟,抬手一刺,已将当先的一人挑在了戟尖,然后用力一抡,又把离这人最近的两人撞得飞落在杂蒿之中,跟着左右互刺,这十数名天煞族的士兵顷刻之间便死在了他的戟下。

    龙霄一时也不知埋伏在杂蒿中的到底还有多少人,心中豪气大起,舞着方天画戟,雪团一般的护住了自己与黑煞,冲入了杂蒿中。

    进到里面,龙霄并不恋战,只是一路冲杀,想瞧瞧这只队伍到底有多长,但刚进得数十丈,却听到几声号角,整个杂蒿林成片成片的倒了下来,黑黑压压,密密集集,无数的人马连绵不绝般的冲了出来,竟是直朝左翼军的大营而去。

    龙霄一惊,知道对方决心已下,要吃掉司马琴的军队,连忙掉倒马头,想要回去先行示警,但此时他的身边又钻出许多拿着长枪的骑兵来,纷纷怪叫着向他刺来。

    龙霄不及细思,施展出自己揣摩出的“灭杀戟法”,或枪招,或刀式,毫不留情的向周围的天煞骑兵招呼而去,不过眨眼工夫,便有五人被他刺穿了胸膛,又有三人被锋利的戟刃拦腰砍成两段。

    其余的骑兵见到来人如此厉害,进攻间都不由缓了一缓,龙霄得此空隙,已纵马腾空而起,挥戟狂舞,片刻之间便杀出一条血路来,避开天煞族的大队人马,绕道向前方追去。

    黑煞如何之快,虽然是绕了一个弯,但在两里地之后,便赶在了天煞族当头的队伍前面,他一路疾奔,远远的便见到顾子通带着无畏军的将士在离大营外半里列阵而待,心知此时若率部硬拼,无异于螳臂挡车,忙呼道:“顾先生,天煞族的主力向咱们左翼军杀过来啦,你快带着兄弟们退到左侧去,到时再伺机攻击他的后部。”

    他说完这话,知道顾子通自会去领军设伏,然后见机而动,因此并不停歇,一边向前急驰,一边运足内力高声呼道:“天煞族袭营来啦,天煞族袭营来啦。”

    他如此吼了十来声,军营内便响起了一阵战鼓擂击之声,接着又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喊。

    龙霄刚冲入营中,迎面便碰到司马琴便带着几名将军赶了过来,问道:“龙将军,是怎么回事?”

    龙霄道:“天煞族果然在咱们左翼设了重兵,如今已杀过来啦。”

    他刚说完,便听到如雷的马蹄声,跟着是震耳欲聋的怪叫吆喝声,天煞族的黑甲骑士如奔腾的潮水般的向左翼军营涌至。

    司马琴一声令下,前锋营忽然推出了上百架抛石机,推动机关,百余块磨盘大的石头便向前方呼啸而去,落在了马队之中,立时有无数的黑甲骑士被打得人仰马翻,坠地而亡。

    但剩下的黑甲骑士对此完全视若不见,仍然亡命的放蹄奔来。

    左翼军的数千名弓箭手已列阵引弦站好,等敌人离军营还有数十丈,纷纷开弓射去,成千上万枝羽箭尖啸交织在一起,当真是壮观无比。

    冲在前面的许多黑甲骑士身上都中了数箭,秋风扫落叶般了滚落在地,攻势略为一缓,便在这时,黑甲骑士手中也拿出弓箭来,扣弦引弓,向大明的弓箭手回射,这些人的箭法奇准,几乎是箭无虚发,不一刻便有上千名大明弓箭手中箭而亡,队形微见混乱,射出的箭己无先前密集。

    黑甲骑士得此机会,冒着箭雨,已闪电般的冲入营中,与大明官兵混战在一起。

    司马琴与龙霄已退至中军所在的小山丘,向下而视,见这些黑甲骑士大约在七万人左右,在前锋营里左冲右突,已将前锋营的阵势破坏殆尽。

    龙霄斜瞥司马琴,见她神情沉冷,面临恶战,镇定自若,心中也甚是佩服她胆量。暗忖:“司马小姐不急于令中军与后备军出战,似乎是在等待敌人的步兵出击。”

    果然,没过得多久,天煞族的步兵已经赶到,微暗的夜色之中,人头乱攒,兵刃闪动,吼叫之声响彻天地,瞧来不下于十万人。

    司马琴见敌军主力已全部赶至,吩咐了一声,只听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鸣金之声,前锋营的将士纷纷向中军撤来,司马琴再次下令,原本密实的中军队列忽然闪出一道口子,让后退的前锋营将士进去后,并不马上合拢,任由天煞族的军队全部冲进,再叫人擂鼓施令,已将那道口子封上,竟把所有的敌人都围在了中央。

    龙霄瞧了这样的阵势,又看到跟在司马琴身边的数名传令官不见了,立即猜到了她的意图,思道:“以咱们左翼军的实力,想要围歼这些天煞族的军队自然不行,但此时他们在太子的中军与咱们的左翼军同时作战,威远王爷便再无顾忌,太子那里还能支持,他自然要先来增援咱们,只要二十万右翼军一赶到,这天煞族的主力便是瓮中之鳖。司马小姐定已派人通知威远王爷去了。”

    想到这一战就能消灭天煞族的大部分军力,龙霄心中不由一阵兴奋,若是天煞族再不足为患,他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回到外面的世界。

    两军激战了一个小时后,情况已是大变,天煞族士兵果然凶猛善战,打起仗来人人拼命无惧,战斗力明显强于大明官兵,而此时人数又占有优劣,渐渐从中央向外杀出,竟有将左翼军反包围之势。

    【新作之家】倾力推荐!!!

    第2期作品:

    《蛇魅》http://www.wanshulou.com/showwww.asp?bl_id=44534

    《欲望人生之回到2008》http://www.wanshulou.com/showwww.asp?bl_id=45475

    《大同》http://www.wanshulou.com/showwww.asp?Bl_id=43267

    相关简介:

    一只可爱小蛇引起的一场浩天大劫难。 他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年轻人,正要走出校门踏向人生之路。 他不想出名不想经历大风大浪,不过想平平安安过活。 天不从人愿,一场意外让他与一条通体白蛇相遇,结下难解之缘。——《蛇魅》

    一个家喻户晓的功夫巨星,一个私生活糜烂之极的男人,在2008这个特殊的年份,在如云的美女,数不清的金钱,一个个的阴谋之间大展拳脚,游走自如,最后达到人生的顶峰的故事!——《欲望人生之回到2008》

    一个平凡的小人物在南宋末年的奋斗历程,他希望用古儒的大同之道来构建一个理想的国度,观天镜、青红砖、祝融火…………改变历史的,到底是现代的科技还是古代的思想?论万世不论一生,喜欢看架空历史的,进来看看。——《大同》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