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走火入魔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各们书友,虽然已经向网站争取到了解禁,但由于本书已由网站代理在台湾地区出版,网站要求的解禁速度会很慢,前期几乎是每周一章,后面由网站通知,很遗憾,兄弟已经尽力了。不过唯一可以向书友们承诺的是,本书不会太监,最终会全部解禁。)

    胡、李二人见这树木来势猛烈,皆不敢硬接,胡云齐九环刀一挥,巳劈断了攻向自己的两根树枝,气沉丹田,身子疾落在地。而李济海却用那铁骨扇在柳树上一搭,借力在空中翻出两个筋斗,落回原地。

    龙霄逼退两人,并不歇息,抢步拦在出院的游廊之外,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抱着柳树左挥右舞,将那些追魂武士一时弄得鸡飞狗跳,无法去追魏建业等人。

    胡云齐老谋深算,自然知道这少年纵是内力惊人,但拿着这样笨重的柳树,绝不会支持多久,是以提着刀不停的在龙霄面前呼呼虚劈,待他举树扫至,便跃到一边。

    如此又来回舞了数十个回合,龙霄自感内力已有枯竭之象,手臂处也渐渐酸软无力,动作缓慢了下来。

    胡云齐见时机已至,趁龙霄右扫向几名追魂武士,一时不及回收,身子忽然疾射而出,大刀高举,直向他左臂砍去。

    他欺身已近,龙霄自然无法再行将其逼退,匆忙间只好放下柳树,跃身侧避,刚一落地,所有的追魂武士便围了过来,手中的天煞刃发出了满天的黑光,向龙霄或劈或刺,或削或砍,刃风尖啸,每一招都要制他于死地。

    龙霄此时确实已成了强弩之末,每劈出一掌,似乎都要耗费比平时多十倍的力道,他知道今日生还之机已微乎其微,竭力支撑着,心中却是一阵黯然,默默念道:“别了,爸爸妈妈。别了,君仪。别了,小公主。你们对我的情意,到了九泉之下,我也会记得的,今世无法报答,只有等待来世了。”

    绝望之中,龙霄内心深处隐藏着的狂性又再次暴发了,就是死,他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

    此刻的他,身上已被追魂武士划破了四五处伤口,而拼死相斗之中,也有三名追魂武士被他击杀。

    就在这时,胡云齐与李济海相互一递眼色,两人脚步移动,一前一后的站在了龙霄的身边,见他刚出掌扫退两名追魂武士,身形一时无法变化,忽然一齐纵身疾起,胡云齐在前,李济海在后,一刀一扇,直奔龙霄而去。

    龙霄已来不及施展任何的身法拳掌,匆忙之间,大喝一声,双手齐出,右手竟生生的将胡云齐的厚背九环刀的刀身捏住,而左手却握住了李济海的铁骨扇。

    他双手各有一物,胸前背后己全然是空门尽露,胡、李二人岂会放过这个一举击毙对方的良机,脸上都现出了狰狞的笑容,各自用剩下的那只手,运足了内力,向龙霄狠狠击去。

    两只手掌几乎是同时重重的印在了龙霄身上,龙霄躯体内运行的“天残地绝魔功”虽然而然的生出防御之力,但这两股力道实在是太大了,他只觉这被击处的内脏骨骼巨痛难当,喉口一甜,双手松开了两人的兵刃,仰天便是数口鲜血喷出,直溅到了胡云齐的身上。

    胡、李二人见到这小子连中两掌,那是势必再难成活了,各自缩手退后两步,想瞧他怎生萎顿倒地。

    就在龙霄即将昏迷之中,他丹田处运转的真气也渐渐失去了控制,一股汹涌的热流冲将出来,至阴跷库到达尾闾时,由“尾闾关”而上,在脊梁督脉各穴流走。要知这督脉不仅统领人体一身阳气,更是关带足太阳膀胱经,正是五脏六腑之转输处[各脏腑的俞穴皆在背部],这些热流到了“至阳穴”竟如遇见了千斤之闸,再也停滞不前,渐渐凝集在一起,便要将他的身躯从中爆裂一般。

    胡、李二人见龙霄受了重击,明明喷出了鲜血,显见内脏已伤,脸上也露出了极痛苦的神情,正是将死之状,但偏偏支撑着倒不下去,心中皆是惊骇。

    李济海忍不住道:“大哥,不如咱们再给这小子一掌,瞧他还爬不爬下。”

    胡云齐也道:“好,二弟,咱们同时出掌,让这小子一命归西。”说话间,两人又各自运掌,一前一后的拍在龙霄胸间背心之上,这两掌尽起二人数十年的内功修为,当真是有开碑裂石之功,此时结结实实打在人的身上,只怕要将其的内脏血脉齐齐震碎。

    这两掌打中别人身上自然难以活命,但此时龙霄的前胸后背真气受阻鼓涨,胡、李二人的掌力便如打在了一个气囊里,他的“至阳穴”却猛地一震,淤集成团的真气忽然象是找寻到了河道,一路顺着“百会”、“神藏”诸穴奔流,最终而返回丹田。

    龙霄只觉气劲瞬时布满四肢百骸,畅通无阻,身上的肌肤越来越红,返神回照,隐约可内视到内脏骨骼,正是第六层“天残地绝魔功”练成的征兆。

    原来司马轻鸥虽然已练成了第六层的“天残地绝魔功”,但他有玄门正宗内功为辅,勉强压抑住了这功法中的魔性,后来全部将内力传给龙霄,龙霄的丹田内便如一下子积存了数年的食物,需要一点一滴的去消化运用。而练到第五层的“天残地绝魔功”,本来便是他目前的极限,要想更上一楼,还非得数年之功不可,谁知刚才第一次被胡、李二人所伤,气息混乱中,竟将他丹田中所有的内力散入经脉自行流窜,并受阻于背心“至阳穴”。而胡、李二人再次掌击,正好是劈在了他“至阳穴”的前后,不仅没伤着他,反而替他打通了周围的穴道,身躯中的大小周天瞬间全通,机缘巧合,竟让他提前将这第六层练成了,但这魔功凶烈无伦,龙霄未能循序渐进,也给自己日后种下了极大的隐患。

    龙霄只觉全身烫热无比,体内如有一道奔腾欲泄的洪流要脱体而出,直欲发狂一般,大吼一声,忽然一拳向胡云齐攻去。

    胡云齐先前见他全身通红,还自诩掌力雄劲,竟将此人的周身血管震破了,正想瞧瞧他毙命时的惨状,那里会想到对方会忽然一拳挥出,而且如山崩海啸,万马狂奔般的向自己涌来,便是周围丈余也尽罩在了这拳风之中,这样的气劲他不仅是本生未睹,就连想也没想过凡人能够修练到如此的境界。

    胡云齐此时反应虽快,但也来只得及将九环大刀刚举过腰,龙霄的拳风已到了他的胸前,将他手中的九环刀的刀刃反卷着弹向自己,血光一闪,竟将他从中砍成两段,上边的身子飞出老远,下边的身子却还犹自站在地上。

    李济海素知胡云齐的武功虽然不是绝顶,但在天煞族中也只在血魔的十名弟子之下,却不料竟被这个打不死的少年一拳击毙,死状奇惨无比,一时手脚都骇得软了,连声叫道:“魔鬼,魔鬼,这人是魔鬼附身了,快快杀了他。”

    龙霄此时眼中与浑身的肌肤皆是血红,心中充满着杀人的欲望,他吼叫着,嘶喊着,拳掌乱舞,向周围的敌人攻去,所用的是何门何派的武功,心中根本毫无思考,只要是最直接,最能给人杀伤的招式,他都在无意识中用了出来,一时场上拳风纵横,掌劲尖啸,追魂武士的天煞刃跟本就近不到他的身前一丈之内,顷刻之间,便有十来名追魂武士被他凌历无匹的劲道扫中,丧命当场。

    纵跃之间,龙霄忽然欺身抓住了身边一名追魂武士,高高举过头顶,然后双手各捉住他的双腿,向外一分,竟将此人活生生的从中撕裂成两截,鲜血与内脏顿时淋在了他的头顶、脸脖各处,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血人。

    他此时已完全失去了理智,根本不知自己在做什么,将这两截尸体提在手中,有如铜锤一般的向剩下的追魂武士劈头盖脸的打去,又有几人躲闪不及,给他打在身上,震飞而亡。

    但令人吃惊的是,包括李济海在内的这些天煞族的人,面对龙霄血淋淋的疯狂年杀,虽然脸上皆有恐惧害怕之色,却无一人抽身而逃,仍然如飞蛾扑火般的围着龙霄进攻。

    但这时的龙霄太可怕了,只见他忽地一纵身跃到两名紧挨着的追魂武士身旁,五指一骈,双掌齐递,竟如利刃般的从两人的胸膛直穿了过去,跟着反身一脚,又踢飞了一名呐喊着攻来的追魂武士。

    没多久,三十名天煞族的追魂武士让他杀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了李济海一人,他心胆惧寒之下,手中的铁骨扇已挥舞着毫无章法,却仍不设法逃生。龙霄连劈数掌,终于扫在了他的臂上,铁骨扇向天激飞而出。

    李济海正在惊慌之际,龙霄已幌身到了他的跟前,一掌当空拍至,正中他的头顶,顿时头开血迸,脑浆齐流,仆倒在地。

    龙霄杀光了所有的人,拳掌仍然不停,在庭院里乱舞乱挥了好一阵,直到内力耗尽,体内透支之下,浑身肌肤的血红这才渐渐消退,脑中轰然一黑,倒在了地上。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