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血战倾心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这时朱芷清的脸上、脖上全流淌着龙霄的臂上的鲜血,她虽然骇然心惊,但明白这少年是在为自己拼命,心中大是感激,眼里却流下泪来,悲声道:“这位公子,你放下我独自逃走罢,不要为了我平白丢了你自己的性命。”

    龙霄听她如此说,顿时纵声大笑道:“二公主,你太小瞧在下了,天下什么都可以当,但这贪生怕死的脓包却万万当不得,你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你落在恶人手中。”

    三人又斗得十数招,龙霄刚一掌逼退胡云齐的九环刀,李济海却趁机用铁骨扇向朱芷清的腰间插来。

    龙霄知道他这扇梢尖薄得如利刃一般,要是插在朱芷清身上,只怕她立即便要香消玉殒,但匆忙间已不及将对方击退,一时别无他想,电光火石间转过身子,竟是用后背去硬捱了这一扇,那扇尖顿时刺入他的皮肉之中,虽然没击中要穴,但也痛彻入骨,血流如注。

    朱芷清感觉到龙霄又受了伤,珠泪更是潸潸而下,只道:“求求你不要再打了,他们要的是我,和你没什么关系,再打你就没命啦。”

    龙霄并非莽撞愚笨之人,听见她的话,并不回答,脑里却在思索着脱身之计,忽然连续几掌狂劈而出,逼得两人退了几步,跟着蓦地抱着朱芷清向山庄外的方向跃身而起。胡、李两人那里会放过他,大声喝着,身形向天拔起,向他将要落地的方位追去。

    就在半空之中,龙霄收腹吸气,施展“仙鹤九变”,身子忽然向后折回,竟又从他刚才撞破的屋洞里一跃而下。

    那胡、李二人飞身落在数丈之外,却乍失敌踪,这才明白上了那小子的当,骂得一声,又匆匆的从那屋洞追了下去。

    但这么一下,两人已失了先机,龙霄抱着朱芷清,施展着绝顶轻功片刻便掠出了屋,落在了院外,几名追魂武士挥着天煞刃想要来拦截,龙霄却不愿与他们纠缠,身子东折西拐,全都摆脱开来。

    胡、李二人落入屋里,还待要追,那边昆仑派的白云道长刚用长剑刺死一名与他厮杀的追魂武士,见此情况,大喝一声:“恶贼,那里走。”身形暴起,抖剑如雨,同时向两人罩去。

    胡云齐见到是他,素知此人平日的手段,不敢轻敌,举刀匆匆便是向上一撩,火星交迸中,两人手臂皆是一震。

    胡云齐一边挥刀挡住白云道长,一边向李济海高呼道:“二弟,快追,不要那小子带着二公主逃走了,若是坏了族中的大事,咱们也别想活啦。”

    那李济海答应一声,匆匆赶出屋去,但见一院子的刀光剑影,血肉横飞,那里还有龙霄的影子。

    话说龙霄抱着朱芷清一路狂奔,没一会儿便出了素心山庄,他心中稍安,但不敢有任何停留,展开脚法,直向京师方向飞跃,过了约半个时辰,龙霄因连番拼斗狂奔,鲜血也流了不少,此时内力已有了枯竭之象,喘息之声渐响,胸口剧烈的起伏不定。

    朱芷清踡伏在龙霄的胸前,可以清晰的听到他激烈的心跳,本来羞得不敢说话,但此时也感觉到了他的劳累,忍不住轻声道:“这位公子,你停下来歇一会儿好啦,我想不会有人追来啦。”

    龙霄也快支撑不住,见前面有棵大松树,便抱着她走了过去,刚想放手,这才发现左手竟变得毫无知觉似的不听使唤。原来他刚才手臂被胡云齐所伤,却一直不肯放下朱芷清,久而久之竟麻木僵硬了。

    他苦笑了一下,用右手将左手掰开,这才将朱芷清放下。

    朱芷清见到此景,一时也忘记了羞涩,“啊”的一声扑了过来,扶着他的左臂察看伤势,却见仍在溢出丝丝的鲜血,又去瞧他的背心,那道创口也是血流不止,所幸龙霄所学的这门“天残地绝魔功”端的是冠绝天下的神功之首,气血的运行法门与常人不同,伤口处虽有血流出,却在气息调理中己渐渐收缩减少。

    朱芷清眼中泛起泪光,咬了咬樱唇,向龙霄道:“请问这位公子,你姓甚名谁,家住何方,这次救了本宫,本宫一定要父皇好好的重赏你。”

    龙霄一不想再惹麻烦,二也不在乎什么重赏,便随意杜撰道:“小人叫做吴明,从小便是个孤儿,四处为家,这次意外救了公主,也是咱们当百姓的份内的事,二公主你别放在心上。”

    朱芷清想不到这少年如此淡泊名利,凝视了他一会儿,忽然指着自己穿的浅白细罗裙柔声道:“好,吴公子,请你在这里撕一块布下来,好么。”

    龙霄一时没想到她的用意,答应了一声,弯下腰在朱芷清裙摆的无关紧要处撕下一块条来递给她。

    朱芷清接过那布条,莲步轻移,伸手就向龙霄的左臂而去,似是想给他包扎伤口。

    龙霄大觉不妥,闪身避开道:“公主乃万金之躯,做这样的事岂不是有污尊手。”

    朱芷清含着泪道:“吴公子,你为我差点连命都丢了,难道还不让我给你做这点小事么。”说着又走向前来。

    龙霄不便再行拒绝,只好默默的让她包扎。

    朱芷清对于包扎伤口也甚是生疏,但她心灵手巧,不一会儿就摸索出大要,很轻很柔的给龙霄包扎着,生怕弄痛了他一点儿。

    龙霄见朱芷清正专心致致的做事,虽然以她这种轻柔的手法来给自己包扎全然起不到效果,但内心却是感激莫名,忍不住低头向她瞧去,却见淡淡的月光下,站着一名绝色的仙女,眉弯似月钩,目清若水流,唇不涂而如丹,齿乍启而如玉,秀发拖云,雪肌如脂,真如海棠带露,芙蕖出水一般,一付自然天成的温柔婉约之态让人一见难忘。

    龙霄瞧到这里,胸中莫名一阵狂跳,连忙压抑住心神,心道:“这也难怪魏兄要对她朝思暮想了,这确也是我一生中见到的最美丽的女子,三公主朱芷贞也算是美女了,但比起她姐姐来,无论是在容貌还是在气质上都要略逊一分,便是君仪……君仪也比不上她,不过适才听那胡云齐说,皇帝已要将她嫁给那个什么威远王爷的儿子,这小子的祖上倒真是积了十几二十代的阴德,才有这么大的艳福。”

    那朱芷清自然不知龙霄心中所想,她将这少年的手臂包扎好之后,想起他背后也受了伤,但要包扎这种伤口,那一定要其赤裸上身不可,她如此尊贵的身份,又怎么能见到一名少年男子赤胸露背的模样。

    龙霄也是极聪明之人,见她春眉微蹙,樱唇轻咬,秋水无尘般的眼眸游离不定,已经猜到了她的用意,岂会让之为难,连忙道:“二公主,你别担心,这点伤对我来说没关系的,呆一会儿就没事了。”

    谁知朱芷清听到他这么一说,心中却想道:“我若不是这少年相救,此时还落在天煞族的手中,只怕要受尽凌辱,生不如死,圣贤有云:‘受人点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 常言也道‘马报恩于垂缰,犬还义于涅草’,人家舍命救我受了伤,而我却还因为顾忌自己的名节,眼睁睁的瞧着坐视不管,岂不是连禽兽都不如了。”

    她想到这里,心中已拿定了主意,道:“吴公子,你再在我的裙下撕下条布来,要大一点长一点儿。”

    龙霄仍道:“二公主,真是多谢你的好意啦,这伤在下会自行包扎的。”

    朱芷清微一皱眉,指着他的背道:“这样的伤口,你自己怎么包扎,听话,快撕。”

    龙霄听她的语气虽然温婉柔和,却隐藏着一股坚定不移的意味,一时也不便再执拗,便道:“那撕我自己衣裳好了。”

    朱芷清瞧了瞧他身上的衣裳,摇摇头道:“不行,你这件衣裳太脏,对伤口没有好处,还是用我的好一点儿。”

    其实龙霄如今穿在身上的还是那套魏建业送的黑裳,他虽然也曾在司马府的南院石洞里用洞里的岩水洗过几次,但最后一次也是在一个月前了,出来后便乍遇此事,还没来得及换,确是脏臭不堪,朱芷清在他怀中甚久,早就闻见了,只是事非得已,不便说出来。

    龙霄一时无法,只好在她裙裾之下又撕下一条布,不过朱芷清里面还穿着薄薄的一层春裤,还不至于太狼狈。

    朱芷清手中拿着布条,忽然掉过头闭上眼眸道:“吴公子,请你坐下将上衣脱下来。”她说了这话,雪玉般的脸上竟如要渗出血来,热得发烫。

    龙霄生长于现代社会,男子赤露上身,那是正常不过的事,倒没想到许多,答应了一声,便坐在地上一块小腿高的岩石上,用右手将上衣解了开来,露出了结实强悍的身躯。

    朱芷清知道这少年已除去了上衣,想要闭眸不瞧,却又无法裹伤,心中挣扎犹豫了一阵,这才鼓起勇气张开双眼,入眸的便是一个少年男子健美的背肩,右肩一侧有一个伤口在缓缓的流着血。

    朱芷清便如犯了天大的罪过一般,一颗心快要迸出了胸膛,两只纤手不住的颤抖着,将布条绕过龙霄的胸前,准备围上两圈,谁知她实在太娇小了,而龙霄的双肩又宽阔厚实,朱芷清的双手通过龙霄的胸口时便如紧紧搂住了他一般,两人肌肤相贴,都觉得全身如落入火山之口般滚热难当,龙霄生怕羞急了她,更是一动不动的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好不容易,朱芷清在慌乱里将龙霄肩背的伤褱好,一眼却瞥到龙霄的身上还有无数的伤痕,其形态大小各自不同,心中一惊,朱唇轻启道:“吴公子,你身上这些伤疤是怎么回事。”

    龙霄身上的伤疤甚多,其中有些是在看守所里与人拼斗留下的,有些是在通过桃花瘴时自己刺下的,有些却是在山中帮助黑煞时与雄狮相搏时余下的,此时他听朱芷清来问,便淡淡一笑道:“浪迹江湖,谁没个伤疤什么的,早就不痛啦。”

    朱芷清闻他说得轻松,却明白这少年定是经历过许多的磨难,莫名一酸,只觉又怜又惜,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

    龙霄此时已站起身穿好衣裳,微一运气,只觉内息已定,而左臂的麻木也解了开来,对行动的影响不大,他心中一直牵挂着魏建业与白云道长等陷在素心山庄的江湖中人,想要立即返回拼死救援,但又担心留下朱芷清一人,她难免再落魔掌,一时不由分说,蓦地又抱起了朱芷清,大步流星的向出来的城门奔去。

    朱芷清此时已毫无惊慌之情,在这少年怀中听到耳旁风声呼啸,心中平和无比,这少年便如一棵高大茂密的树,给她这样柔弱的小草遮挡了所有的风雨,她深深的感到,只要和这少年在一起,天下间是没有人能给自己伤害的,这少年似乎就是上天赐给她的保护之神。

    她想着想着脸上便又红了起来,幸亏龙霄只顾着赶路没有低头瞧她。

    龙霄大步奔行着,想起一事,问道:“二公主,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给掳来素心山庄的?”

    朱芷清听他问及此事,脸上也是一片茫然,道:“啊,原来这里叫素心山庄,我明明是睡在鸾凤宫里的,真是不知是如何到的这里。”

    龙霄道:“二公主,刚才我听掳你的那人讲,似乎皇宫里还有他们很厉害的奸细,你回去后一定要当心了。”

    朱芷清骇然心惊道:“什……什么,宫里还有坏人,这可糟糕啦,吴公子,你说该怎么办。”

    龙霄并不熟悉宫中的情况,也想不出什么主意,便道:“会去将这些事给你父皇说说,每天要多找些人保护你才行。”

    朱芷清越想越觉害怕,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离城门约还有一里来路,黑夜里泼剌剌的冲出一队骑兵,约在百人上下,人人披着黄金铠甲,在月夜里闪闪发光。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