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初遇天煞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初次与人交手,见眼前人影叠动,黑色的光芒纵横交错,全向自己的身上招呼而来,心中也有些惊慌,匆忙间不及细想,用少林寺“素心大悲掌”中的一招“光照众生”,双掌齐出,在空中化出个圆圈,掌风尖啸之间,已将全身护住。

    天煞族的黑衣人攻得近了,只觉得对方掌劲迎面而至,胸前一阵窒闷,不敢再行攻入,纷纷撤刃退避,闪在一边。

    龙霄见自己一招奏效,心中顿时大喜过望,脑中飞快的梳理所学的招式,忽的又是一招昆仑派“破山神拳”中的一招“千山齐分”,化掌为拳,向离他最近的两名黑衣人扫去。

    这两套武功全然无关,龙霄这般一变招,更是显得生嫩无比,破绽百出,虽然一时将那两名黑衣人逼退,但其他的黑衣人却抓住了机会纵身而上,龙霄的头上,腰间,脚下,皆各有几柄天煞刃疾快的攻来,龙霄立时变得手忙脚乱,身子不住的在刃光中纵跳闪躲,一时避得慢了,给一名黑衣人欺至身旁,“哧”的一声,左肋处竟被划破了一道血口,所幸他及时拧身退开,这一击并未让他受到重创。

    此时此刻,龙霄武学上天赋的异禀便在这一霎那自然的激发出来了,他想也不想,趁那黑衣人还不及变招,用崆峒派“离忧斩云掌”,右掌斜劈,反挥而出,这一招竟用得十分的正确,结结实实的印在那人的胸前,将他震得骨裂脏碎,直飞出数丈,倒在地上连呻吟都没有一声,便魂归地府。

    其余的黑衣人见到他这一掌之威,心中皆是一阵骇惧,不敢再逼得太近。

    龙霄一掌击毙对手,也是信心大增,心中挂念着那黑衣人首领的去向,又见到城墙两边灯光闪耀,喧声震天,无数的大明官兵已闻声向这边赶至,便无意恋战,蓦地大喝一声,身子拔地而起,从所有的黑衣人头上跃过,落下那边城跺之上,略一思量,竟不用适才那黑衣人用过的绳索,身子一纵而下。

    城墙上的黑衣人见对方不用借助外物,居然直跃下这极高之墙,心下又是一惊,纷纷探出头望去,却见龙霄下坠了一会儿,在离地还有一半距离之时,忽然在空中改变了方向,向城壁斜靠过去,跟着出脚在壁上一蹬,已变直坠之力为横飞之势,身子一缓,然后飘然落在地上。

    这些黑衣人没有龙霄这样奇妙的轻功,见到官兵赶来,皆准备顺着绳索向下逃走,谁知刚有一名黑衣人抓住了绳索,向城下滑去,却听得龙霄在下面唿哨了一声,身手极快的也抓住了这根绳索,用力一阵乱晃乱摇。

    那黑衣人给他这么一弄,那里还握着住绳索,手下不由一松,身子便急速的向下坠落,龙霄也不是心慈手软之人,早就对天煞族的凶残恨之入骨,见到这黑衣人掉落下来,迎过去便是当空一掌,那人受了这两重之力,落在地上,当真是血肉模糊,成了烂泥一团。

    其余的黑衣人面面相觑,皆不敢再冒险下逃,而此时大明的官兵己经赶到,将这些人团团围住,厮杀在了一起,顿时传来一片金铁交鸣之声。

    龙霄脚步移动,将十来根下垂的绳索全都用力拉断,让城上的黑衣人无法再逃脱,这才放足向前奔去,去追踪先前的那黑衣人的下落。

    他尽展“仙鹤九变”向城外奔行了一个时辰,仍然没有见到那黑衣人的踪影,龙霄生怕是自己追错了方向,但知道事关重大,又不愿轻易放弃,再追了一会儿,却见远方露出一片光亮,并隐隐传来丝竹奏鸣之声。

    龙霄心中一奇,便对着这光亮疾奔而去,走了大约半里之远,却见到前方有一道黑影在向那光亮处快步跃行,龙霄瞧得清楚,这正是自己要追寻的那名黑衣人首领,心中不由大喜,悄悄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黑暗中又行得一阵,前方越来越亮,转过一个小山坳,眼前便出现了一个灯火通明,高墙黑瓦,青松拂檐,楼台含影的庄院来。

    龙霄见这庄院处处是张灯结彩,正门前挑着数排红灯笼组成了一付对联,左边是“大德仁翁多福多寿”,右边是“南山松柏越老越坚”,横联是“德重神钦”。院里不时传来喝酒划拳的声音,竟是有人在办通霄的寿宴。

    那黑衣人绕过庄院的正门,向后院疾行,龙霄急忙追了过去,抬头却见到那庄院正门上写着“素心山庄”几个大字,想起一事,心道:“上次我叫魏兄将我在马王大赛上赢的奖金拿去做善事,魏兄就好像提起过这‘素心山庄’,还说庄主姓胡什么云什么的,为人侠义,做了不少好事,这黑衣人跑到这里来干什么,莫非又想对胡庄主不利,我可得好生跟着,必要时通知这胡庄主,要他小心。”

    那黑衣人似乎对这庄院十分的熟悉,没多久便到了后面的一处墙下,纵身一跃,已落入院中。

    龙霄也飞身而起,小心的跟在后面,却见这是个偏僻的小花园,前面有一排房屋,黑漆漆的似乎无人居住。

    那黑衣人在一带疏篱花障中穿行一会儿,很快便推开其中的一间屋,然后紧紧的关了起来。

    龙霄见这屋里没多久便亮起了灯光,施展“仙鹤九变”,身子轻飘飘的飞起,无声无息的落在了房檐之上,蹑手蹑脚的行到那房间上方,极小心的揭开两块青瓦,露出了一个小缝,凑过眼向下望去。

    却见这屋中陈设幽雅,壁悬名画,地铺绒毡,最里厢设着一红漆床,帘幕深垂,却是一间卧室。

    那黑衣人一进屋,那红漆床上帘影一闪,便钻出一个身着白色内衫,身材瘦削,年纪在四十来岁上下的中年男子,轻声对他道:“大哥,事情办成了么?”

    只见那黑衣人一边提着布袋走到室中左侧一个极大的白锦丝缎木箱旁,一边道:“咱们在明宫里有这样的人物,事情那里有成不了的,只是半路上忽然跑出个臭小子,身手似乎不错,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我已叫追魂武士将他拦住了。”

    那中年男子道:“管这小子是谁,想必此时已死在追魂武士手下,这件事情总算完成了,我倒要瞧瞧这大明的狗皇帝,没有了这二公主,又拿什么去笼络威远王。”

    龙霄听到这“二公主”之名,想起魏建业的话,心头一震,暗付:“想不到天煞族的人竟潜到京城里,还将大明朝的脂玉公主朱芷清给掳来啦,可真是胆大包天,神通广大,他说‘咱们在明宫里有这样的人物’,皇宫里一定让他们安插了什么重要人物,这才让他们能轻易得手,三公主应该没事罢。”想到朱芷贞的情深意重,而她给割下的那缕青丝此时正揣在怀中与自己的肌肤紧紧熨帖着,龙霄心中便是一阵暖流,对此事更不敢放任疏忽,凝神继续瞧去。

    只听那黑衣人“嗯”了一声,问道:“二弟,刚才可有人过来。”

    那中年男子道:“有,是天涯孤客黄冷情与昆仑派掌门白云子来过,我都照你的吩咐与他们对了话了。”

    黑衣人道:“留下什么破绽没有,不会穿帮罢?”

    中年男子大有得色道:“大哥你放一百个心好啦,我在明朝这些年可没白呆,这区区的一点口技还应付得过去。”他说这句话时,故意变了腔调,语气中竟然与这黑衣人变得一模一样。

    两人说话间,那黑衣人已打开了白锦丝缎木箱,便弯下腰去解开那黑色袋子,顿时露出一个绝世的美女来。

    龙霄在魏建业口中早就闻听到这大明二公主的美名,此时留神而望,见她穿着淡蓝夹纱衫,系着一条浅白细罗裙,乌云般的长发挽成个鬟髻,斜插着只白玉凤头钗,虽然双眸紧合,昏迷未醒,但脸晕微红,若芙蓉之沐朝露,眉横淡绿,似柳叶之拖晓烟,樱唇含丹,颈长肩削,更皆雪肌如凝,肤泛莹光,便若清艳绝尘的世外仙子一般。

    龙霄见了这般的容貌,也暗地喝了声采,这才知魏建业所言非虚,世上确有这种让人一见难忘的女子。

    那中年男子瞧到这脂玉公主,也觉得完全愣住了,好半天才喃喃的道:“好漂亮的美人儿,好让人动心的美人儿,怪不得那威远王会三番四次的求大明皇帝将她嫁给自己的大儿子,这样的美人儿,平日便是见上一眼,也能延年益寿啊。”

    那黑衣人见到他的神情,一阵沉喝道:“二弟,难道你忘了咱们族中的仇恨,难道你忘了咱们的使命,岂可如此沉湎于美色。”

    那中年男子这才回过神来,躬身道:“大哥教训得是,小弟知错了。”说着将朱芷清轻轻抱入箱内,跟着在木箱上一拍,然后用铜锁牢牢上紧。

    龙霄见他拍那木箱,心道:“这又是干什么,莫非是在试箱子牢不牢靠么。”

    只想着,那黑衣人已迅速的脱下身上的衣裳,却是名皓首银发,身材魁梧,一脸慈祥的老者,他一边重新换上一件红色纹花长袍,一边对那中年男子道:“二弟,你还是在这屋里瞧着,我还要到外面应付应付,可不能让人起了疑心。”

    那中年男子低笑了一声道:“谁会想到江湖上有口皆碑,侠名远播的素心山庄‘慈悲刀’胡云齐胡老爷子竟是天煞族的议事长老之一,大哥,你也太小心了吧。”

    那银发老者沉声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咱们族的弟兄在大明朝隐藏了几十年,只昐能与族中的大军里应外合,一举击败大明军队,杀光所有的外人,重建我天煞族的世代圣地。现在正是关键之时,因此便是一点点的疏忽也万万不可,二弟,你记清了。”

    那中年汉子甚是怕他,连连答应着,银发老者又嘱咐了两声便开门出去了。

    龙霄在屋顶上听到两人的对话,心中是骇然而惊,实想不到天煞族竟处心积虑的安排了这么多的人在大明朝的领土里,而且这一藏就是数十年,听他的口气,似乎天煞族将会有大的行动将要展开来了。”他此时禁不住回想起在东山村瞧到的那场人间炼狱般的情景,深深意识到若是让他们成功,这所谓的“慈悲刀”胡云齐的那一句“杀光所有的外人”一语,并非虚言。

    他眼前仿佛又见到了一具具血淋淋的尸体,越想越可怕,知道绝不能让这胡云齐再隐藏下去,否则对大明百姓真是遗害无穷了。

    龙霄见他走向前院,心知那脂玉公主暂无危险,而且他自经雪儿一事后便多了个心眼,料到若是此时去救人,这胡云齐完全可以矢口否认,反咬自己一口,正所谓‘捉贼要拿脏’只要别人在他屋子里瞧见了脂玉公主,胡云齐自然无法抵赖了。

    他一念至此,便从屋顶一跃而下,悄悄的跟在他的身后,决定当众戳穿胡云齐的真面目。

    一路绕廊过栏,左拐右曲,前面渐渐的热闹明亮起来,无数的庄丁与丫环端着酒坛与菜肴在忙忙碌碌的穿行着,不时有猜拳声,谈笑声,纵歌声传来。

    那胡云齐跨过一个用篱草围成的月牙门走了进去,不时便响起了一片呼喊之声,有人道:“胡老爷子,你真不够朋友,说是要咱们通霄狂欢,自己却溜啦。”有人道“胡庄主,你来得正好,咱们再喝上几碗。”有人道:“胡大哥,来来,咱哥俩好久没见,移步过来叙叙旧罢。”

    只听那胡云齐哈哈大笑道:“老夫年老齿松,酒量也比不了以往啦,晚宴时多喝了几口就感不适,到后院的别室歇息了一阵子,各位要是不信,黄大侠与白云道长可以作证,怠慢之处,就请好朋友们多多的包涵啦。”

    跟着便有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道:“不错,刚才我与白云道长想去拉胡老爷子起来喝酒,胡老爷子还是酒后之态,在屋里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这才作罢,我说各位江湖上的好汉兄弟,别忘了咱们可是来给胡老爷子祝花甲之寿的,若是反把主人身子骨喝坏了,岂非是适得其反,大家还是别闹了,自己喝个痛快罢。”想来便是那天涯孤客黄冷情的声音。

    龙霄此时也走进了那月牙门,却见是个方圆近百丈的大院,四周灯笼如星,挂得密密麻麻,将整个大院照着如白昼一般。

    这大院正中搭着一个寿台,寿台的上方悬着老大一幅百寿图,乃用各种笔体写成的寿字组成。左右以各有一联,写的是“大德必寿,大椿不老。”一语。

    而寿台下面却摆着数十桌酒席,有三四百名年龄不一,衣裳各异,背刀负剑的江湖人士在酒桌间喧闹嘻笑,桌上已是杯盘狼藉,杂乱不堪,但人人强作精神,仍在不住的拼酒猜拳。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