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三章 修习神功(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回到屋中,龙霄心中有事,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不觉一夜匆匆而过,窗外曙色渐明,不时可闻早起的鸟儿在树上的啾鸣之声。

    院外传来人声道:“龙公子起来了么,小姐有请。”

    龙霄翻身而起,略略整理衣裳,打开门去,正是昨晚带他来的婢女菊儿,便随着她向院外走去。

    刚出院子,却见到司马琴身着一身素裳,在外面负手而立,望着他道:“龙公了,你都准备好了罢?”

    龙霄点点头道:“一切全听司马小姐吩咐。”

    司马琴呼退菊儿,也不说话,起步向南而行,龙霄紧紧跟随着。

    一路穿院过庭,度水行林,绕过了许多亭阁假山,来到了一道绝高的粉墙之下,却是一个幽静的独院,一个月牙铁门紧紧锁着,上面写着“南院”二字。

    司马琴从怀中掏出钥匙,将那铁门打开,龙霄走了进去,却见这院子是依着一座小山而建,里面老树成群,蕉叶如扇,杂草丛生,白石隐没,密密层层的甚是潦乱,似乎是好久没人来料理了。

    司马琴带着龙霄钻入一大片茂盛的蕉叶之中,穿行得一会儿,便到了一块岩壁之下。

    龙霄见这些岩石上都厚厚的覆盖着一层藤葛绿苔,想到那纸条上写着要司马琴将南院山洞打开,想来便是武库所在,但如今那里瞧得见此处有什么山洞。

    他正在纳闷之中,却见司马琴蹲下身子,在一丛杂草中找到一块向上凸起的岩石,向左扭了三转后又向右扭了四转,只听得“豁豁”一阵轰响,那石壁竟露出一条缝来,刚够一人侧身进入。

    龙霄心道:“原来这武库如此的隐密,若非司马家的人亲自带路,外人想要找到这个山洞,只怕比登天还难。”

    司马琴打开武库,起身对龙霄道:“龙公子,这武库之门虽然是为你而开,但修行习练却全靠你自己的领悟了,至于说饮食照明,里面一切皆备,你不用担心,这石门内虽也有开启的机括,但若非你练功将要走火入魔或身染重病,急需到外间找丹药调息,切切不要打开,到了五年后的今天,我自会来接你出去,就请多多保重了。”

    龙霄心中藏着一事道:“司马小姐,我那匹黑煞就要烦给照料了,只不过它的性子烈得紧,见不到我,也不知肯不肯听话。”

    司马琴冷冷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然会照顾好你的宝贝马儿,等你出来,绝不会见到它少了一斤肉。”

    龙霄知道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候到了,再不犹豫,向司马琴一揖手道:“一切就有劳司马小姐啦,龙霄绝不会有负司马大叔与你的厚爱。”说罢头也不回,侧身钻入了那石壁之中,他刚一进去,司马琴便转动了藏在草丛中的机括,那石壁便又发出“豁豁”的声响,轰然关闭了。

    龙霄呆在石洞之中,见前面隐隐发出光线,便摸索着向前走去,大约行了百十来步,眼前却猛是一亮。

    原来他来到的是一个石室,室顶上镶嵌着十数枚鸡蛋大小的夜明珠正吐露出柔和的光芒。龙霄借着这亮光,仔细打量这石室,却见里面修凿得极是整齐,大约二十丈有余,东面是一大排书架,上面堆满了数百本书卷,想来便是那些武学秘籍。南面是一个石榻,料是给修习者打坐歇息之用。西面壁上则凿着一道水槽,那水顺着岩壁潺潺流下,注入一个石缸之中。石缸的旁边,放着一个甚大的兵器架子,上面密密麻麻的摆满了长剑、大刀、朴刀、铁枪、护手斧、鸳鸯钺、木棍、禅杖、双鞭、软鞭、流星锤、八愣锤、盾牌之类的兵刃。而自己进来的北面石壁上却长满了厚厚的一层苔藓般的物事,不过有所不同的是,这些苔藓全呈着纯白色,还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清香。

    龙霄直奔那书架而去,见全是檀香木做成,共有四层,书架上刻着无数的门派名字。龙霄大约一瞧,见上面有自己熟悉知道的“少林”、“武当”、“峨嵋”、“青城”、“昆仑”、“泰山”等诸多门派,也有什么“铁拳门”、“七丁地虎派”、“河南花家”、“西域横刀门”、“藏宗红衣教”等从没听说过的门派。

    龙霄心道:“都说天下武功源自少林,我先学少林寺的武功好了。”

    他一边想一边移步走到了刻着少林字样的书架前,见里面整整齐齐堆着数十本书卷,上面用楷书写着“梅花拳”、“长锤拳”、“太祖长拳”、“少林十三抓”、“达摩剑法”、“十八路疯魔杖法”等各种武功,龙霄一卷卷书名看过去,只觉得是脑涨头昏,全然不知该从何入手。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想道:“不是说少林寺的‘易筯经’挺厉害的,还是先学它罢。”

    在书卷里找了一阵之后,终于瞧见了写着“易筯经”字样的经书,他拿起打了开来,却是上好的绸帛所书,第一篇便画着一个赤身的和尚在闭目打坐,身上各个穴位上写满了无数的黑色的小字,却是一幅运功经脉图。

    龙霄见这图下面写着几排红色小字,仔细辨读,写着“易筯经,本为少林诸功之首,天下至刚至阳之内功心法,非三十年之功不能练成,修习者当以少林初级吐纳之法入门,若有心急者犯险而修,不出二月,必会走火入魔,绝无幸理,切记,切记。”后面落着司马明渊四字,想是司马家的先祖怕后辈之人愚顿无知,误入歧途,才写下了这般的批注。

    龙霄瞧到“非三十年之功不能练成”的这一句,心中立时凉了大半,连忙将这书放了回去。他接下来又挨着去翻“武当”、“峨嵋”、“青城”等派的秘籍,那司马明渊果然都有批注,除了武功招式没有写明修练时间,但凡内功心法都全数注明其修习的禁忌与时长,龙霄匆匆翻动,见短的也在五六年以上,长的却要数十年之功,才知道自己欲待要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就有所成就,实是全凭臆想,天真得紧,也怪不得司马琴说自己至少要五年时间才能出关。

    五年时间虽然也不是太长,但对龙霄来说,却是无法耽搁。要是自己五年杳无音讯,父母不知道要伤心成什么样子,而这段时间里,莫名失踪君仪又会发生什么变化,她会不会结婚生子。一想到君仪要成为别人的妻子,龙霄心中便是一阵阵的绞痛酸楚,要是有一天这种猜测真的发生了,他实在没有任何勇气去面对。

    龙霄呆呆的坐在石室的地上,一阵心灰意冷,“高手”并没有骗他,这里确实有可以让他强大的东西,只是需要的时间对他来说太长了,但如果没有高绝的武功,他又如何去攀越那高险陡峭,飞鸟难渡的天神崖。

    他正想着,无意间向书架望去,却见在最上方的书架正中放着一个鎏金方匣,却不知里面放着什么。龙霄心中大是奇怪,暗付:“这方匣子怎会跟这些书放在一起。”便站起身来走过去踮脚将那鎏金方匣拿到手中。

    他见这匣子并没上锁,便揭了开来,入眼便瞧见一封信,下面却是两本薄薄的小册子。

    龙霄见信封上面写着“司马轻鸥字喻来人”,心中不禁一动,暗道:“这司马轻鸥便是‘高手’了,原来他在这里还留了一封信,不知道写了些什么?

    想着便打开来瞧,里面密密麻麻写着“呜呼,轻鸥不孝于先祖,成年以来膝下唯有一女琴儿,并无继宗之人,以至武库传人竟缺,大明江山少一绝顶高手,其罪甚大。轻鸥深愧无颜之下,唯有择一奇才,入此修练,望学成之后,能为社稷百姓行善谋福,方不负吾之殷望期昐。

    据吾所查,天煞余逆自血狼重伤后,进犯我朝的次数虽有所减少,但杀我百姓,灭我江山之心不死,仍在暗中积聚力量,伺机大举进攻我朝,又闻血魔所收以血狼为首的十名弟子武功渐成,人人凶残酷杀,不在血魔之下,我大明武功好手虽多,只怕难以抵挡。而吾最担心的却是血魔,此人虽在数年前受了重创,但以他的功力,不出十年,必痊愈复出,到时只恐更加厉害,大明朝将无人可敌。

    吾心知大劫将至,每日竭思化解之法,想及先祖曾遗有一秘匣,嘱咐后世之人不到最危急的关头不可动用。吾思索再三,已别无他法,只好取出先祖秘匣。打开之后,才知秘匣里竟藏着唐末时一位顶天立地、叱咤风云的英雄大侠周鼎的两种绝世神功,一为修练内力的‘天残地绝魔功’,一为修练轻功的‘仙鹤九变’,乃我司马家祖上费了千辛万苦才得到的武林至宝。但因这两种武功皆是十分难练,且司马家本身的武功江湖上已罕逢敌手,故而数百年来还没有人打开修练过。

    吾大喜之下,逐重入武库修练这两种神功。到此之后,细阅秘籍,才知‘天残地绝魔功’本是邪派中至高无上的内功心法。此心法共有六层,不仅霸道刚烈,其运功的法门更是别辟奇径,奥妙无穷,可以让修习者在短时间之内便有所成,但正因此功与其它正宗内功循序渐进的修行法则有异,其中有个极大的凶险,修习者内力越高,这凶险便越是容易发生。而那‘仙鹤九变’却是天下轻功中的绝顶,练到最高处可在空中一连九折,让敌人无从防起,但无深厚的内力基础却无法练成。

    吾已无它路可择,决定开始修习这‘天残地绝魔功’,以我三十年的内功修为,其间仍然数度遇险,差点走火入魔,筯脉尽毁,但终于还是在第四个年头将这神功练到了第六层,然而到了此时我才知道,想是当年写这册子的人并未将心法写得完全,将最后一层的心法口诀隐而未书,使此神功不能练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实是天大的遗憾。

    吾出关后再在府中修那‘仙鹤九变’,但竭尽所能,却只能在空中连续七折,无法至达极顶之境。

    吾学成这两种神功之后,与血魔座下的大弟子多次血狼交手,只在伯仲之间,却悉血魔在受伤后苦思冥想,竟创出‘毁世三式’,已至武学巅峰,心中更是焦急,唯盼日后能找到一个悟性超强的天纵奇才,自行将这‘天残地绝魔功’的第七层悟出,方可与血魔一搏高下。

    龙霄见到这里,心道:“怪不得‘高手’会被弄得双腿齐断,想来便是给那‘血狼’的‘毁世三式’所伤,这等的招式要是血魔本人施展起来,又不知有多大的威力,只怕天下间没有人能够接住了。”

    他瞧下面还有一排字,上面写道:“修习者切记,‘天残地绝魔功’未练至第五层,万万不可冒然出关,否则与血魔弟子相遇,定然丧命当场,绝无幸理。另室中壁上植有天下罕有的灵松菌,对修习者的内功有所进益,可摘食之。轻鸥于仁乾二十三年正月留书。

    龙霄看完信,想起碧痕说过现在是大明朝仁乾二十六年,如此推算起来,“高手”这封信是在跟踪血狼上天神崖的前昔写的。他记忆最深的便是那句“可以让修习者在短时间之内便有所成”,心道:“瞧来这‘天残地绝魔功’便是这武库中最容易练,也最厉害的武功了,以‘高手’当年的功力,练到第六层也用了四年时间,我自然是更不成啦,就勉勉强强练过三四层就好了,再学会那‘仙鹤九变’,管它能在空中三折也成,七折也罢,想来要攀越那天神崖也够了,回去后给爸爸妈妈安置妥当,想法找到君仪,再回来专心对付天煞族好了。”

    龙霄的心中,一直忘不了在东山村瞧到的那场惨绝人寰的一幕,‘高手’既然将这样重大而又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他,他自然也不能当没胆子的懦夫。无论有多困难,一定要消灭天煞族的那些杀人不眨眼的畜生王八蛋,替那些死去的百姓报仇雪恨。。

    龙霄觉得腹中有些饥饿,便到北壁上摘了些灵松菌放入嘴中,他连吃了几口,只觉唇齿余香,精神不由得为之一振,便开始到南壁石榻上练那“天残地绝魔功”。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