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未来之婿(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两人亲热了一阵,心想赤身祼体的躺在花丛中终是不好,便起身各自穿衣,朱芷贞忽的脸色一变,心中又羞又慌,差点就要哭出声来,着急道:“臭小子,这……这里该怎么办,等一下‘鬼影子’还要送我出去哩。”

    龙霄顺着她的手摸去,却在她的裙裾的后摆处触到一片湿润滑黏的地方,以他的经验,自然知道是朱芷贞的处子落红与两人合欢后的体液,想了一想,在地上抓起一团泥土,在那片地方涂抹,对朱芷贞道:“你穿的是紫色衣裙,现在又是夜晚,这么一涂,外人一定瞧不出来的。”

    朱芷贞这才放心,想到此地不可久留,便对龙霄道:“明天不许你再住在司马琴家里了,跟我乖乖到官驿住去,我会给你安排最好的独院,平时自会来常常瞧你的。”

    龙霄想到明天一早就要进武库修习,实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出来,正在想如何起齿向她说起,却见前方灯笼晃动,原来是那风不知何时小了些,司马琴又走了过来。两人只好又藏在花丛中不敢乱动。

    司马琴在前面空地没多久便放好香鼎,并插上了三柱清香,向东而跪,嘴里自言道:“爹,自从你走后,知不知道女儿要独自支撑起门庭有多辛苦,又知不知道女儿有多想你啊,这武库的传人你不是已找到了么,还在外面干什么,莫非是留恋外间的生活了,不会的,爹,女儿知道你一定不会的,你肩上还背负着太多的责任与承诺,你是不会忘记的……”

    她说到这里,又从怀中掏出了龙霄转给她的那枚刻着独鹤的黑铁戒指,道:“爹,琴儿一生中从没背过你的意愿,可是现在……现在却实在不知如何是好。这枚清鹤戒,是我家祖传之物,你出门前曾经说过,要是谁交到我的手中,谁就是我未来的夫婿,要我好好的辅佐他成就一番事业……”

    她这一说,藏在花丛中的两个人心头皆是一震,朱芷贞更是又气又恼,暗道:“好啊,怪不得这臭小子会悄悄的溜到将军府来,原来竟和这司马琴有了婚约。”她越想越是生气,忍不住在龙霄手臂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龙霄吃痛,却不敢叫出声来,但心中却是突突跳个不停,想不到“高手”竟作出了这般的安排,实在出乎了他的意料。

    司马琴自然不知花丛中有两个人在偷听她的说话,仍然继续道:“可是爹,你知不知道,这个人……这个人,一见面就欺负琴儿,让琴儿颜面无存,我……我讨厌他。”

    龙霄听见这话,差点就要气绝当场,心道:“这真是颠倒黑白,六月也要下大雪的窦娥冤啊,明明是你一见面就赏了我几鞭子,我这里还没记仇,你倒还说被我欺负,天下那有这样的理。”

    而朱芷贞闻听到,心间却是一喜,思付:“好啊,这司马琴素来心高气傲,从不服输,这臭小子在马王大赛上胜了她,自然将她惹恼了,这门婚约瞧来还不一定能成。”一时便眉开眼笑,伸过头去,在龙霄的脖子上轻轻吻了一下。

    司马琴又道:“爹,虽然女儿的事,一向是你作主,可是我真的无法和这个人呆在一起,你说,你说我该怎么办,女儿好生为难啊……”

    龙霄听到这里,知道此事必须立马澄清,否则对自己与司马琴都没有好处,霍然间立起身来道:“司马小姐,这事你别放在心上,今后我自会给你爹说的。”

    司马琴不防忽然有人从花丛中站起来,不禁吃了一惊,等瞧清是居然是龙霄,真是又羞又急,走上去挥臂就在他脸上掴了一巴掌,厉声道:“无耻之徒,竟敢在旁边偷听。”

    其实龙霄也是个刚强的性子,但一是可怜“高手”的惨状,对司马琴很是同情,二是他男子气极重,从来没有打女人的习惯。故而虽连遭司马琴的鞭打掌搧,却也下不了狠心还手。

    但朱芷贞见到心爱的人被别的女孩子搧了耳光,那里还忍耐得住,从花丛中跳将出来尖声叫道:“司马琴,我不许你打他。”

    司马琴一眼便瞧清了她,心中更是惊诧,但只得跪下身来道:“司马琴参见三公主殿下。”

    司马府对大明朝居功至伟,朱芷贞也不敢托大,虽然心中有气,但还是叫了一声“平身。”

    司马琴站起身来,打量两人草泥沾裳,衣冠不整,虽然还没想及其它,但也知道两人定是在幽会之中,脸上不禁一红。

    龙霄与朱芷贞见到司马琴的神色,心中皆是有鬼,两人的脸霎时间也飞起了红霞。

    龙霄干咳了两声,掩饰住内心的尴尬,说道:“在下绝无偷听的意思,只是刚才与这位……三公主有要事相商,不防司马小姐过来,一时不及回避,才听到了一些话语,觉得有必要与你当面说清,这才冒昧打扰。”

    他想了想又道:“当时你爹给我这些东西并没有说起什么,我猜他是思及事关重大,怕你不信,才将你家祖传的那枚什么清鹤戒给了我,绝没有其他的意思,况且以在下这付样子,也是配不起司马小姐的。”

    朱芷贞听他出言辞婚,心下真是喜不胜收,笑盈盈道:“好啊,原来司马大将军还在人世,父皇知道了不知要高兴成什么样子,不过这臭小子说的定是实话,司马姐姐你人又美,武功又好,你爹怎么把你嫁给他,我想一定是弄错了,弄错了。”

    司马琴听她说话的口吻与对龙霄的神情,自然知道两人关系非比寻常,微微一笑,向龙霄道:“哦,原来龙公子将是本朝未来的附马爷,小女子真是走眼怠慢啦。”

    龙霄无言以对,只好又干笑了两声应付过去。

    朱芷贞性格倒是天真烂漫,敢作敢为,听司马琴称龙霄为附马爷,不仅不否定,反而笑着道:“不错,司马姐姐,我自己想嫁给这个臭小子,他自然不能再娶另外的女子啦,我瞧你和他都不喜欢对方,就不管司马大将军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大家干脆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将这件事说明好了。”

    司马琴明白她的意思,是怕自己为了遵循父亲的话而去缠着龙霄,暗道:“三公主啊三公主,你把这小子当成个宝贝,可他在我心中却是毫无分量,你怕我跟你争夫,这也太多虑了。”

    她想到这里,便冷冷一笑道:“好,我司马琴在此发誓,除非是见到太阳西出,岩石腐烂,否则我这一生绝不嫁给龙霄为妻,有违此誓,人神共诛,不得善终。”

    朱芷贞见她发了毒誓,对龙霄道:“喂,该你啦,是不是舍不得啊。”

    龙霄见状,也照着她的话道:“我龙霄在此发誓,除非是见到太阳西出,岩石腐烂,否则我这一生绝不娶司马小姐为妻,有违此誓,人神共诛,不得善终。”

    等两人都发完誓,朱芷贞拍着手道:“好,这不就完了,大家都落得轻松,司马姐姐,明天这小子就不住这里啦,免得给你添麻烦。”

    谁知她这话一出,龙霄与司马琴都异口同声道:“不行。”

    朱芷贞一愣道:“什么不行,难道你们才发了誓又后悔啦。”

    龙霄心想这事也该给她说清,便道:“三公主,不瞒你说,这次我碰到司马大将军,蒙他瞧得起,叫我来大将军府找司马小姐学些武功。”

    朱芷贞想起这臭小子似乎内力不错,喜道:“好啊,司马家的武功可高得紧,你学些去,如果司马大将军回来再保荐保荐,也能当一个带兵的将军,就算是有功名了。反正我瞧你也不爱读书,这样挺好。”

    龙霄道:“好是好,不过这次是闭关修习,时间可不短,至少要五年。”

    朱芷贞一震,急得差点要哭出来,道:“啊,要五年这么久,我岂不是这么长的时间都瞧不到你,要是父皇催我嫁人该怎么办?”

    龙霄见她清澈无邪的眼波中溢结着泪水,对自己确是情深意重,心中又是感动又是茫然,实不知日后如何了结这番情缘。

    司马琴道:“三公主,龙公子此次要学的东西精妙繁复,五年时间只能让他有所小成,你要是希望龙公子有所进益,将来能为我大明朝效功,就不要阻扰他。”

    朱芷贞自然是指望龙霄有本事,有出息,能让父皇答应下这门亲事,但要五年时间不和心爱的人见面,这又是一种何等难忍的煎熬啊。

    她默默的凝视了龙霄良久良久,明白这次机会对心爱的人万分重要,一咬牙,从怀中掏出一柄匕首,挥手割下头上的一缕青丝,含着珠泪道:“臭小子,这么长的时间,你这没良心的可别忘了我啊,你要是想我了,就瞧瞧这头发,就象我在你身边一样。”

    龙霄将她的青丝紧紧捏在手里,他本就是投桃报李的血性汉子,虽然心中念念不忘君仪,但面对朱芷贞这样的真情,心中也是热流翻滚。

    司马琴知道这惜玉公主素来顽皮傲倨,见此情景,心下真是大为吃惊,暗付:“真瞧不出龙霄这小子有些什么好,能让三公主这般死心塌地的对他,不过他闭关在即,最忌心魔浮生,可要让两人早点分开才好。”

    她想到这里,便道:“公主殿下,现已夜深,司马琴不敢久留,请启驾回宫罢。”

    朱芷贞道:“不,我不走,我要陪着臭小子,直到他闭关练武去。”

    司马琴忽然跪了下来道:“此事有违法礼,请公主三思,要是给皇上知晓了,不仅是大将军府吃罪不起,只怕公主也难逃责罚。”

    龙霄知道司马琴说得不错,便也柔声道:“三公主,你就先走罢,在下一定会想着你的。”

    谁料朱芷贞听他这么一说,一伸手就拧住了他的耳朵,带着哭腔道:“好啊,你这没良心的臭小子,是不是嫌我在这里烦你,要让我离开。”

    龙霄心想司马琴在旁瞧着,大觉难堪,但又不忍心对朱芷贞发脾气,只好笑着道:“我怎么会烦你呢,我真的想和你时时刻刻呆在一起,可是现在没法子啊。”

    司马琴见两人说得肉麻,一阵脸赤心跳,后退了几步,转过身去。

    朱芷贞是个敢恨敢爱,率性而为的女子,听见龙霄此话,立时破涕为笑,瞧着司马琴背过了娇躯,贴身便在龙霄脸上吻了一下,道:“算你还有一点儿良心。”

    她也知道“鬼影子”还在那边等着,又是眼瞧着自己与龙霄出来的,要是久久不归,只怕大是麻烦,心中虽是柔肠寸断,但只得对龙霄道:“臭小子,你既然要我走,我便走给你瞧,可是你记住,要早点出来,我等着你,一直等着你,不会嫁给别人的。”

    她说了这话,又扑在龙霄怀中哭泣了一阵,这才一步一回头的走了。

    龙霄目送着朱芷贞娇小的背影远去,心中真是波澜起伏,他觉得自己对这名时而横蛮无理时而柔情似水的少女产生了一种难言的情愫,但他又永远不会忘记君仪,在这一刻,他觉得甚是羞愧,他是个专情的男人,但绝不是个专一的男人。

    司马琴等朱芷贞走得远了,这才走过来对龙霄冷冷道:“龙公子,我劝你最好暂时忘记这些儿女情长的事,如果你在闭关练功时胡思乱想,恐怕只会走火入魔,前功尽弃,弄不好便会筯脉尽断,性命难保,你记清楚了。”说着再不管他,莲步轻移,回身走开。

    龙霄长长的吸了口气,也慢慢向东厢客房而回。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