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 未来之婿(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打开了房门,眼前却是一亮,只见外面的院子里是月光如水,一地的清辉之下,站着一男一女的两个人,前面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眼横秋水,眉扫春山,头上高绾着宝髻儿,穿着一身紫色衣裳,绣裙上的翠带随风飘拂,杨柳为腰,桃花为面,直如琼楼玉树,雪艳花浓一般,容貌明丽之极。而后面一人年纪在四十岁以上,又瘦又高,象根竹杆般当风而立。

    龙霄认清这正是那惜玉公主朱芷贞,但不料她换回了女装,而且如此的美丽动人,一时竟愣住了。

    朱芷贞凝望着龙霄,眼中有几分幽怨,也有几分恨意,咬着牙道:“不要脸的臭小子,怎么一声不吭的就跑到人家姑娘府里来啦,说,是不是你色胆包天,瞧司马琴长得漂亮,就想打她的主意。对啦,一定是的,怪不得今天在马场上她明明搧了你一巴掌,你也不还手。”说着大是气苦。

    龙霄回过神来,实在想不到她如此神通广大,居然能找到自己,而且还亲自前来,干咳了两下道:“黄公……这个黄小姐,这可是大将军府啊,防备极严,你是怎么进来的?”

    朱芷贞面有得色,向身后一指道:“这是我的一名家仆,过去行走江湖时有个绰号叫‘鬼影子’,咱们大明朝之内,没有他去不了的地方,这大将军府虽不是寻常之地,不过也难不到他。”

    龙霄又道:“那你又来找我干什么?”

    朱芷贞撅了撅嘴,气乎乎的道:“干什么,找你这个臭小子,自然是算帐了,否则还能干什么。”

    龙霄心中叫苦连天,心想自己与这小公主之间的这笔烂帐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结算清楚,不由叹了口气道:“好,好,算我怕了你,今天你就开出个价钱,我要怎么,你才满意。”

    朱芷贞刚要张嘴,忽然想到身后有人,便转身向那“鬼影子”道:“你在这时等我,我和这个臭小子有笔帐还要算,过一会儿回来。”跟着又对龙霄道:“你跟我来。”说着向院外走去,龙霄无奈之下,只好跟着她走。

    这朱芷贞似乎对大将军府很是熟悉,出院后便带着他避过府中巡逻的官兵,穿过一大片葡萄架,向一块花圃行去。

    到了花圃之中,朱芷贞闻见香风吹拂,沁人心脾,便停下步回过身子来。银色朦胧的月光下但见四周花蕊吐绽,枝繁叶茂,一名英俊挺拔的少年郞君正默默的立在自己身后。如此良辰美景,浪漫气氛,让她少女的芳心禁不住一颤,心肠再也硬不起来,用轻柔的眼波深深的注视着龙霄。

    龙霄很不习惯面对她这样的眼神,勉强笑了笑道:“黄小姐,你有什么吩咐有请交待罢,只要在下能办到的,一定给你做好。”

    朱芷贞犹豫了好一阵,才开口道:“臭小子,我也不想再瞒你,你可知道我的身份么,告诉你,我就是大明朝文德皇帝的三女儿惜玉公主朱芷贞。”

    她说了这话,本以为龙霄要大是惊骇,甚至跪下来磕头请罪,谁知龙霄却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望着自己,脸上毫不动容。

    朱芷贞心中一动,立即反应过来,一顿足道:“我早该知道官驿里的那些爱嚼舌头的要给你说闲话,原来你什么都知道了。”

    龙霄老老实实道:“是,不过和你认识的那一天我确实是不知的。”

    朱芷贞听他提起那一日,脸颊处立时一阵滚烫,也不知红了多少,所幸黑夜里不会被龙霄察觉。

    她紧紧的咬了咬嘴唇道:“好,我来问你,那天的事,你说该怎么办吧。”

    龙霄一时没反应过来,道:“什么该怎么办?”

    朱芷贞一急,心中又娇羞无比,期期艾艾的道:“你别……别想装傻,你对我……对我做了什么事,心里应该……应该清楚得很。”

    龙霄也不是傻子,心里直叫道:“糟糕,糟糕,这个娇蛮的小公主似乎想叫我负责,但如此一来我岂不是更加麻烦,不知要在这里呆到猴年马月啦。”只好沉默不语,装着没听懂她的话

    谁知朱芷贞见龙霄不说话,还以为他碍于自己的身份,一时怕了,心中一痛,柔声道:“喂,臭小子,你也别怕,其实你这人虽然爱装疯卖傻,又似乎没读过什么书,但也不怎么逗人讨厌,我……我什么都被你瞧见了,这一生……这一生是不能再嫁别人的,你只要听我的话,好好的读一两年书,多多少少混个功名,我去求求父皇,让他招你当附马爷。父皇平时最是疼我,瞧见我不开心,一定会答应我的。”

    龙霄见她挑明了话题,心里真是不知该如何回答,不由得结结巴巴道:“这个……这个,我……我……”

    朱芷贞以堂堂大明朝公主之尊,若不是那日清白无瑕的身子被龙霄所见,这些话是断然说不出口的,此时瞧他面有难色,言语迟疑,脑中霎时闪过一个念头,脸色变得苍白起来,问道:“你……你是不是家里早有媳妇啦?”

    龙霄摇摇头道:“不是。”朱芷贞急声道:“那又是为什么?” 她肯出言下嫁一名穷小子已是万分委屈,实料不到对方居然并不一口应充。

    龙霄正无言以对,忽见不远处灯笼闪烁,跟着隐隐传来一阵轻碎的脚步声,连忙一拉朱芷贞,低声道:“快躲起来,有人来了。”

    朱芷贞想到自已身为皇室之尊,半夜三更跑到大将军府私会一名少年男子,给人瞧见实在不成体统,也急忙蹲下身子跟着他躲在一簇花丛之中。

    从花丛中枝叶的空隙向外望,那灯笼越来越近,到前面的一块空地上便停住了。龙霄借着月光瞧去,提着灯笼那人穿着身白色衫子,外盖斗锦背心,削肩细腰,瘦不露骨,娇容奇丽,丹唇似樱,有若白雪幽兰一般,却正是那司马琴,手中提着一个小香鼎儿,似乎要做祈祷什么的。

    朱芷贞此时也瞧清了来人,她与司马琴并不陌生,大将军府也来过好多次,自己虽贵为公主,但不知怎的,一直对其怀有敬畏之意,因而此时更是紧紧的靠着龙霄,大气不敢出。而龙霄与她肌肤熨贴,只觉滑腻温软,体香袭鼻,心中不禁一荡,浑身自然的发起热来。而朱芷贞是平生第一次与男子挨得这么紧,闻着龙霄身上传来浓烈的男子气息,又羞又慌,心中如乱马奔蹄,不知为何,一个身子软软的全倒在了龙霄肩头。

    龙霄也是一阵阵心跳,刚想换个姿式,谁知一回头,正好吻在朱芷贞光滑如玉的脸颊上,月光朦朦胧胧的透入花丛,只见她一双温柔如水的眼波痴痴的望着自己,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柳下惠之类的人物,此时顿时意乱情迷起来,伸过脸便朝着朱芷贞柔软鲜红的樱唇上吻去。

    朱芷贞给他这么一吻,只感到快要昏迷一般,但一双玉臂却不由自主的紧紧怀住了他。

    两人生怕司马琴会发现,双唇厮麿,根本不敢发出半点声来,也是合该这两人有缘,那司马琴刚要焚香,忽然院子里刮起了一阵怪风,树伏草低,哗哗乱响,吹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来,她匆匆收拾起香鼎,到前边一个亭子里避风去了。

    龙霄虽有过人的毅力,但一生中对于美女,却极少有所定力,他见司马琴走得远了,想起那一日瞧见过的朱芷贞雪玉般的身子,腹下情欲高涨,手下便放肆了起来,他一边吻着朱芷贞,一边向她的胸前抚去,隔着薄薄的一层衣裳,只觉柔软中又带有少女特有的弹性。

    朱芷贞“嘤咛”一声娇弱无力的微哼,下意识的推了推龙霄,但此时她的力道太小了,或许说是已无力推开龙霄,只是柔弱的抓住了龙霄的手,似乎推了推,似乎又没有。

    龙霄已完全无法控制自己,他的手又缓缓的向朱芷贞腰下系的衣带伸去,暗中摸索了一会儿,便解开了她的衣裙,然后自己脱去衣裳,身子一翻,已压在了朱芷贞雪白而又尊贵的娇躯之上。

    朱芷贞轻轻“啊”了一声,想要挣脱着起来,但给龙霄紧紧的吻住了香唇,她在动了几下,只觉浑身无力,完全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此时的龙霄已有了些性经验,他并不急于进攻,而是不停的在朱芷贞身上吻着,抚摸着,直到朱芷贞象冰雪一般的在他身下化了溶了,他才慢慢打开她的玉腿,轻轻的攻了进去,处女的禁地是紧箍的,它收缩着,痉挛着,拒绝着,但一切都无法回避了,一切都发生了。

    当龙霄退出朱芷贞的身体时,他感觉到了她的哭泣,这时龙霄才意识自己又犯了男人的一个通病,在还没有想到如何安排对方时,却做出了自己似乎该必须做出安排的事。

    朱芷贞哭了一会儿,忽然一张樱唇,在龙霄光着的右肩上又狠狠的咬了一口,龙霄大是疼痛,心想上次左肩曾被她咬过,这小公主怎么这般喜欢咬人,但此时此刻,又岂会忍心推开她。

    朱芷贞松开了口,又凑在他左右双肩上的牙痕上轻轻吻了两下,喃喃道:“臭小子,这一生中要是你敢负我,我就一剑杀了你,跟着自己再抹脖子,然后到了阴曹地府到阎罗王老爷那里告你一状,要你死了也不得安宁。”

    龙霄听了这话,不由苦笑道:“喂,不用这么狠吧,到了下面还不放过我。”

    朱芷贞拧了拧他的耳朵,轻轻道:“我就这么狠,就这么狠,只要你敢负我,瞧我怎么收拾你。”

    龙霄道:“可是我是个穷小子,又不爱读书,要是一生都混不上一个功名,那又怎么办,你父皇一定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

    朱芷贞在他身下想了想,抬头吻了他一下额头,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低沉而又坚定的道:“我不管,就是绝食、上吊我也要让父王答应,要是他真的铁了心嫌弃你的出身,我就和你私奔,不做这大明公主啦,到你家喂鸡喂鸭去。”

    龙霄不想她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胸臆中满是感动,实不知这段情缘日后如何做个了局,无言以对,只好吻住了她柔滑的樱唇,此时两人情感更进了一步,热吻起来,又另是一个境界。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