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马王决赛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这天清晨,官驿里所有的参赛选手都起了个绝早,各自活动腰身,检查马具,然后陆陆续续的向马场走去。

    龙霄与魏建业一起前行,魏建业道:“龙兄,以在下所料,这次的马王大赛的桂冠一定是你摘了去,但你那天也瞧到了,司马姑娘的性子不怎么好,要是真是一时惹恼了她,你可要提防点。”龙霄点头称是。

    一路上便看见成群结队的百姓向马场方向走去,刚到马场边便瞧见整个周边地方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大约数万人,龙霄暗道:“古代人没什么娱乐项目,这样一个马王大赛大概就和咱们的全运会差不多热闹了。”

    在众人震天的欢呼声中,三十名骑士缓缓进场,龙霄见司马琴已换了一袭白裳,冷艳如旧,骑在红马之上便如一堆雪玉一般,心道:“这司马姑娘美是美了,可是如此的厉害,也不知日后那一个男子倒了大霉娶她回家,不成河东狮吼才怪。”

    他在这边想,脑袋却被一枚小石头打了一下,回头一瞧,却是那惜玉公主朱芷贞骑着一匹白马在不远个恨恨的瞪着自己,纤手一伸,指了指他的衣裳。

    龙霄明白她是在生气自己不去穿她带来的新衣,而今天却换了另一身,心中颇有些歉意,便对她微微一笑。

    谁知他这一回过头来,朱芷贞这才将他瞧了个仔细,没料到这个臭小子竟是如此的气宇轩昂,英挺俊逸,和先前大有天壤之别,心中不由一愣,又见到他对着自己微笑,眼神便有些轻柔了,脸上莫名的红了起来,

    龙霄先前给朱芷贞臭小子来臭小子去的乱骂,此时瞥到她意外而又羞涩的神色,与一身的公子打扮格格不入,心中大是得意,有心逗逗她,便在马上摆出一付玉树临风的姿态,用一种很专情很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她。

    朱芷贞自从消了杀龙霄的念头后,心中便渐渐有了他的影子,但皇家之女,对他穷破困顿的样子总有些不太习惯,谁知今日却目睹了他如此的神采,少女的心中真是又惊又喜,这时见他似乎在含情脉脉的望着自己,她自小到大,那里会有男子敢这般死盯着她瞧,不禁大是意外情迷,手足也开始无措起来。

    龙霄见到朱芷贞慌乱的神色,心道:“原来这个娇蛮的小公主倒是好对付啊,我只需摆摆造型就能压得住她,嘿,容易,真是太容易了。”

    朱芷贞果然不敢再去瞧他,绯红着脸骑马过去了,龙霄暗地一笑,也跟着入了场。

    到了场上,由一名衙差照参赛号码安排各个马道,但情况仍与初赛时一般,除了司马琴的超影飞虹,所有的马全都向后畏缩着,任马主与衙差们如何鞭策吆喝,都不敢与黑煞并排而立,魏建业知道其中缘故,只是端坐在马上静观其变。

    主持马赛的官员见此情况,也没了办法,只好宣布比赛开始,谁在场上跑完十圈,谁就获胜。

    只听得一声令下,一黑一红两匹马便如离弦之箭般的扬蹄而去,黑煞与龙霄这两日训练已熟,奔跑起来再无顾忌,四蹄展动,如不沾尘土一般,当真是疾如闪电,快捷绝伦。

    司马琴自那日与见识过黑煞的脚程之后,心中便是震惊异常,实在想不到天下竟然有比超影飞虹还要快速的马匹,而且对方这个骑手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少年,自己要是在数万观众的注视下输了这一场,今后真是颜面无存,因此一开始就拼命的用鞭子在超影飞虹身上抽打,要它全力向奔驰。

    场外观看的百姓开始见到只有两匹马参赛,不禁失望得纷纷喝起倒彩来,但比赛一起,瞧到这黑红二马的神骏快疾,全都是目驰神眩,发出了吼天震地的叫好声。

    黑煞不愧是万马之王,跑到第一圈时便领先了超影飞虹数十丈有余,一路狂奔,到了第十圈,超影飞虹正好才跑到第九圈上,场上所有的人一生中都没有见到这样的速度,竟全然屏住了呼吸,变得鸦雀无声起来。

    司马琴见龙霄从身后追了上来,又要超过自己,一时恼羞成怒,忽然纵马斜刺刺的挡在龙霄前面,不让他冲了过去。

    黑煞几次想要超越,司马琴却自持骑术精湛,驾御超影飞虹从一侧向它腰身上撞来,龙霄一时不防,被这撞击之力震动,差点要摔下马来。

    司马琴凤目圆瞪,狠狠的道:“臭小子,我说过,这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了。”

    正所谓是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龙霄本来瞧着“高手”的面上,不想和她计较,但如今忍无可忍,缰绳一拉道:“好,黑煞,你就和她的马比一比力。”

    其实此时已用不着他说,黑煞也被超影飞虹激发出了原始的野性,蓦地一声低嘶,四蹄发力,侧身回撞了过去。

    周围的观众见到两匹马在飞驰中居然争斗起来,不由得目瞪口呆,场上更是寂静。

    但黑煞是何等的神勇,只一撞,那超影飞虹便给它冲得腿软蹄乱,直向一旁闪避,黑煞那里会放过它,跟上去又是一撞,超影飞虹便再也无法承受这样巨大的力道,发出一声凄鸣,向前踉踉跄跄勉强支撑了几步,便轰然倒在了地下。

    司马琴一时不防,在数万观众的惊呼声中,娇小的身躯重重的滚落在地,沾染了一头一脸的尘土。

    龙霄驰过她的身旁,见司马琴此时极是狼狈,一时也忘了被她鞭打之苦,喝住了黑煞,匆匆跳下马来,不假思索的扶住了司马琴的一只玉臂,关切的问道:“司马小姐,你没事罢?”

    谁知这司马琴自打出了娘胎,从来没受过这样大的委屈,只觉身上是又痛又脏,周围这数万双眼睛瞧着,实在是颜面无存,尊言尽扫,美眸一热,差点要掉下泪来,见龙霄伸手来扶,不仅不领情,反而忽然一掌搧在他的脸上道:“恶贼,谁要你来碰我。”

    龙霄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疼痛,顿时也是悖然大怒,也不管她是不是女孩子,就要举掌回搧,便在这一瞬间中,他脑中蓦地闪出“高手”双腿尽失的惨状,心中不由得一软,将手缓缓放了下来,沉声道:“司马小姐,瞧在你父亲的面上,我不还手,你也不要太得意。”

    司马琴武功甚高,此时虽然狼狈,却也没受什么伤,她冷冷的瞧着龙霄,只要此人敢回手,就要狠狠教训其一顿,也好出出自己这番奇耻大辱,但突地听到他人竟提及失踪多年的父亲,整个人便愣住了,跟着站起来一把抓住龙霄的衣襟,急切的道:“你怎么认识我爹?你是不是有他的消息”

    龙霄心想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便低声道:“要想知道你父亲的下落,今晚就在府里等着,我自会前来。”

    司马琴一时愣愣无语,望着他缓缓松开了手,龙霄也再不理她,翻身骑上黑煞,直冲到终点。

    场上的观众见到龙霄赢了比赛,重新欢呼起来,龙霄被人簇涌着到了一个高台,所有的骑士都跳下马来向他躬身行礼,这本是马王大赛的一条规定,而骑士们见识到了黑煞的威风,全都是自叹不如,幸好没有上场丢脸,躬身之间都不由得甚是恭敬佩服,只有朱芷贞站在那里不动,对龙霄做了一个鬼脸。

    主持比赛的官员当众将一张银票交到龙霄手上,龙霄瞧了瞧,见上面印着“仁乾”的年号,下面写着“天铁一万两”的字样,他一时也弄不清这“天铁”是什么东西,便把它揣在了怀中。

    下得台来,魏建业纵马过来连声道贺,龙霄便问道:“魏兄,在下常居偏野之地,没见过什么钱,不明白这天铁一万两到底有多少,你给我讲讲。”

    魏建业望了望他,不知此人是否真是这般少见寡闻,只得道:“这天铁可是本朝的罕有之物,质地比凡铁要坚硬数十倍,开采极是不易,一两天铁就抵得到二十两黄金,这一万两天铁可就足够龙兄你用上好几代了。”

    龙霄心道:“原来这马王比赛的奖金如此的高,怪不得满城钻只要半成就行了。”他这边正想着,那满城钻就从人群中挤了过来,点头哈腰的对着他连连恭喜。

    龙霄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思索了一阵,对魏建业一揖道:“魏兄,我拜托你一事。”

    魏建业道:“龙兄,你我之间还有什么客气的,有什么吩咐,只管开口便是。”

    龙霄从怀中掏出银票递到魏建业手中,指着满城钻道:“我参赛前曾答应过这个人,一共给他一成奖金,另外给我留出几个月的生活费来,其余的就请魏兄瞧瞧百姓们有什么苦处难处,去帮帮他们好了。”

    魏建业手中拿着银票,实想不到此人竟将这么大笔钱随意的托负给自己,忍不住叹道:“龙兄啊龙兄,其实你得了马王之称,我并不十分敬佩,那是因为是你福缘深厚,得了骅骝马王之助,而如此轻财重义,万金易手,毫无留恋之处,侠义之行,普天罕有,在下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龙霄笑道:“这钱可是好东西,在下是深受其苦,自然便希望这里的百姓能快乐一些。借花献佛,做做好事,也是痛快啊。”

    魏建业一揖手,正色道:“既然龙兄信任魏某,在下绝不会有负所托,听说京城西郊外的‘素心山庄’庄主‘慈悲刀’胡云齐在号召江湖好汉们举行善捐,准备重建那些被天煞族毁灭的村庄,此人数十年来侠名不衰,与我曾有数面之交,为人很是豪爽无私,我打算便把这剩下的钱全部拿给他分配好了。至于龙兄的生活用度,我自然会派人送来。”

    龙霄想起曾在那东山村见到的惨状,不禁连连点头,喜道:“好啊,重建被毁的村庄,这位胡老前辈真是大仁大义之人,魏兄,这钱咱们可是一定要捐的。”

    正说着话,龙霄的背后被人戳了一下,回身一瞧,又是那个娇蛮的小公主朱芷贞。

    朱芷贞见到龙霄得了桂冠,实是比自己胜了还要高兴,巧笑盈盈的道:“喂,臭小子,瞧不出还有两下子啊,不过这马王之名的,在朝庭里没什么份量,书还是要读的,明天我就给你找先生来,不过现在你得了那么多的钱,快摆一桌上好的酒席请客。”

    魏建业知道这位当朝小公主的厉害,此时见她对着龙霄笑靥如花,态度甚是亲热,禁不住心中是暗暗称异。

    龙霄一直弄不明白朱芷贞为何要自己读书,也不想再招惹她,哈哈大笑道:“你来晚了半步,赢的钱早花光啦,现在我可又成了穷得叮铛响的臭小子,好酒好菜么,我是招待不起的。”说着也不等朱芷贞发话,便纵马跑了开去。

    他骑了一阵,眼见朱芷贞没有追来,就放慢了黑煞的脚法,心中却是今夜与司马琴相约之事,“高手”嘱咐的事终于要完成了,但司马琴会不会相信自己的话,而当她得知父亲近况如此之惨,又会怎么反应,这一切,他要怎生对司马琴启齿谈起啊。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