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蛮横的女人(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一时不防,但见黑煞疾速前奔,也不去控制,只是紧紧的抱住了马脖。

    那司马琴也不料天下竟有人敢跟它的超影飞虹比赛脚程,心中先前还只是冷笑,可是后来瞧见那马竟如一道黑色闪电似的越逼越近了,粉面不禁一变,大出意料之外。

    没过一阵,黑煞就追到了那超影飞虹身旁,龙霄这才瞧清了马上的司马琴。

    只见她穿着眉若远山,鬓如浓云,面赛芙蓉,肌欺腻玉,湖色的劲装上盖着一件猩红的披风,窄窄的袖儿下露出雪藕似的手腕,却是一名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只是神态极是冷艳,带着一种男子不敢靠近的英傲之气。

    这司马琴一生冷傲,除了父亲之外,视天下男子皆如粪土一般,而且为人倔强,凡事更是争强好胜不肯认输。她聪慧绝顶,武功又甚高,自己做的事还从来没有失败过,而最引以为傲的便是她精湛的骑术与超影飞虹的神骏,常常自诩是天下无双,想不到今日终于遇到了敌手。

    她斜暼龙霄,见他虽然面目俊逸不群,但衣裳破烂,头发怪异,颇是落魄穷困,而坐下的黑马虽是无辔无鞍,但速度却快得惊人,似乎就要超过自己了。

    司马琴在众目睽睽之下,那里丢得起这个面子,心中一急,将双腿用力在马身上一夹,那超影飞虹端的也非凡品,得到主人的指示,四蹄发力,奔速忽的加快,想要摆脱黑煞。

    黑煞那里会甘居其后,奋蹄扬尾,也加快了速度,但它太通灵性,感觉到龙霄搂住自己脖子的手越来越紧,生怕将他摔了下来,因此并不敢竭尽全力。但纵是如此,也与那超影飞虹追了个并驾齐驱。

    场边围观的人群见到两匹马如一黑一红的两条线般的在马场上绝尘而行,都不禁喝起采来,声音此起彼伏,不灭不绝。

    那司马琴无论如何驾御,都无法超过对方一丝半毫,此时听到场外观众的喝采,其中似乎也挟有大笑之声,她怀疑是在嘲讽自己,好胜的心中不由焦燥起来,银牙一咬,将马向龙霄靠近了些,娇叱道:“不知死活的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怪不着我了。”

    说着蓦然间挥起了手中的皮鞭,侧过身子,狠狠向龙霄夹头夹脑的打去。

    龙霄在马上不及躲避,脖上,肩上立时被她抽出了无数条血痕,火辣辣的疼痛中,一不留神,重重的摔下了马来,然而黑煞的马速极快,龙霄在地上连打了十多个滚这才止住,所幸他这时的体质已远异于常人,否则这番跌落,非得伤筯断骨不可,但一身的衣裳却东漏西露,再不能穿了。

    他痛得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黑煞见状,连忙停止了与超影飞虹的追逐,快步回来曲膝跪下,低着头在龙霄身上擦来擦去。

    龙霄吃力的伸出手摸了摸它道:“放心吧,黑煞,我没事的。”心中却是对这司马琴的行径又气又怒,暗道:“天下竟有这样狠毒无理的女人,比不过人,居然就动起武来。‘高手’啊‘高手’,你这女儿的脾性我可吃不消,真不知如何完成你的嘱咐了。”

    这时魏建业也骑着马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跳下马道:“龙兄,你要不要紧啊?”见到龙霄摇着头示意没事,魏建业又道:“哎,你怎么就无缘无故的冲出来啦,这位司马大小姐可是谁也不敢惹的人物。”

    龙霄道:“这个恶毒女人,也太厉害了,自己的马比不过黑煞竟用鞭子打人,真是太不讲道理啦,还有人说她是什么‘冷面观音’,我瞧是‘冷面罗刹’还差不多。”

    魏建业苦笑道:“其实司马姑娘虽然冷傲,但本性甚是善良,救助过许多的百姓,在本朝大有侠名,只是自从司马大将军失踪之后,她的性子就变得孤僻刚烈了些,做起事来更是不愿输于人后,刚才你与她赛马,正是犯了她的大忌,这顿鞭子自然少不了,不过幸亏你没有摔伤。”

    龙霄在魏建业的搀扶下慢慢坐回了曲伏的黑煞的背上,待黑煞起身,却见那司马琴已消失在马场之上,他平白受了这顿鞭子,心中犹自气恼,暗道:“瞧在‘高手’的份上,这顿鞭子我暂时不和你计较,但你这样的娇气横蛮,以为一付凶巴巴的样子我就怕了你,好,我不说你父亲的音讯,先在马王大赛上胜了你,挫一挫你的锐气,日后也好说话些。”

    他打定主意,再不说话,一路与魏建业回到官驿。

    魏建业一至官驿就去自己的住所取马具去了,说是下午还要教龙霄御马之术,而龙霄也不忙将黑煞关回马棚,而是到了自己的别院,将它放在院外独自吃些花草。

    龙霄躺在床上,身上的筋骨皮肤仍是一阵阵的疼痛,他瞧了瞧自己身上那个什么惜玉公主朱芷贞咬的牙痕,又摸了摸司马琴抽下的鞭痕,心中不由得大呼倒霉,自己才到这个大明朝就遇上两只野蛮刁横的母老虎,弄得是伤痕累累,真不知再呆下去,又要遭什么殃,还是早日离开此处为妙。

    他正在想着,忽听外面有个娇脆的声音道:“姓龙的臭小子,给我出来。”

    龙霄听出是那惜玉公主朱芷贞的声音,不禁暗道:“真是想曹操,曹操就到了,这个刁蛮的丫头,又来干什么。”

    他爬下床走了出去,却见朱芷贞仍是一袭贵公子打扮,身后却跟着一名十三四岁的婢女与两个身材魁梧的汉子。

    朱芷贞一眼瞧到他身上的鞭痕,杏眸蓦闪,几步抢上前来道:“喂,臭小子,给谁打成这样,快告诉我,在这里还有谁敢如此大胆。”

    龙霄见她清晨时还是一付怒气冲冲,举师问罪的样子,此时言语中却颇有关怀之意,不由大是疑惑,不知她要玩什么花样儿,便没好气的道:“谁打的管你什么事,你不是想着要惩罚我么,这样你更该高兴才是。”

    朱芷贞一时语塞,顿足道:“呸,谁要管你的事了,你这可恶的小贼便是让人打死了我也不会颇一下眉头。”说着却向身后的几人道:“把东西拿进屋。”

    那几人走进屋来,龙霄这才瞧清那婢女手中拿的是一套崭新的白色锦服,而两名大汉手中却是各捧着一叠厚厚的书籍。

    龙霄更是摸不着头脑,呆呆的瞧着朱芷贞,等她解说。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