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看守所里的大哥大大(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是在当天下午转入石坪看守所的,在那里,等着他的将是法院的起诉。

    在看守所里他被安排进了19号房,龙霄此时已如行尸走肉般的跟在狱警身后走了进去。

    房里的环境很差,十来平方米的地方挤满了高低床,中间留着一个过道,显得又是阴湿又是狭窄,屋中约有十多名高矮胖瘦不一的人坐在各自的床上闲聊着。

    那狱警指着最角落里的一间床道:“你就睡在这里,明天我们会通知你的家人,叫他们给你带一些日常用品来。记住,这里是看守所,一切要遵守所里的纪律,不得有任何违犯,否则你将受到惩处,明白没有。”说着转身便出去了。

    龙霄软软的躺在了床上,他浑身无力,脑里全然是一片空白,周思廉用张来福与雪儿这两个人彻底的摧毁了他对整个世界的认知,一个黑白颠倒,恩将仇报的世界,一个强权横行,清白莫辩的世界,已经不值得他再去想,再去思考。

    屋里有个三十来岁,满脸横肉,秃着头顶的男子一直在瞧着他,等到狱警一走,他“哼哼”了两声,旁边的几名男子便如接到了命令一般,随着他纷纷从床上一跃下地。

    秃顶男子带着这几个人摇大摆的走到龙霄跟前,一伸腿便在龙霄的身上踩了两踩,凶狠狠的道:“小子,犯什么事了,给老子说说。”

    见龙霄一动不动,秃顶男子又伸手在他脸上戳了几下,道:“你***装傻啊,敢不跟我说说话,知道我是谁吗,剑龙,浑身长刺的剑龙,全城没有不知道我名号的,你小子混那片儿的,大哥是谁,要是认识的熟人,老子也不怎么来难为你。”

    龙霄还是没有反应,那叫剑龙的秃顶男子向屋子里的人大声叫道:“都准备好,开始表演节目了。”屋子里所有的人都闻声站了起来,许多人脸上还带着兴灾乐祸的笑意。

    原来所谓的“表演节目”是看守所里的犯人中的一条不成文的惯例,就是每一个新到的犯人都要让老犯人揍一顿,不得反抗,不得向狱警上报,并还要向每间房里各自的老大交纳贡品,而揍人的轻重就要瞧这位老大的心情来定。

    剑龙一把抓住龙霄的胸口,将他从床上揪了起来,很用力的撞在了墙壁上,然后在龙霄的脸上吐了一口浓痰,见他眼神空洞的望着自己,既没有害怕,也没有愤怒,更是气急败坏,双手一松,做了个很酷很老大的样子,向龙霄潇洒的一指,道:“给我打。”

    他这么一说,所有的犯人都涌到了龙霄的身前对他拳打脚踢,其中有下手狠的,专向他的脸与小腹招呼,也有老实心善一点的,只象征性的打了几下就闪在一边。

    龙霄仍然承受着这一切,有时候肉体上的疼痛是可以减轻心灵上的苦楚的,他此时甚至渴望有人打自己,越重越好。

    众犯人都打得差不多了,便闪在一边。剑龙很优雅的点了一根烟,一只脚踏在已躺倒在地的龙霄流着血,高高肿起的脸上,摇着头道:“小子,你是我进来后见到的最不识像,也是被修理最惨的一个,你就是哑巴,喉咙里也要发两声响啊。”

    见到龙霄还是看也不看他,剑龙的面子更挂不住了,冷笑着道:“好,好,你小子是吃了称砣铁了心了是吧,一点不怕我是吧,行啊,我瞧你会有多了不起。”

    他一边说着,一边竟弯下身用点燃的烟头去烫龙霄的颈子,龙霄颈上的皮肤发着“哧哧”的微响,一些年老点,胆小点的犯人都不忍再瞧下去。

    剑龙也玩累了,凑在他耳旁慢慢道:“臭小子,你记住,老子就是这屋里的老大,凡是这屋子里的人都要听我的,听清楚没有,这里我是老大……”

    谁知龙霄忽然听到“老大”这两个字,死海一般的心中,竟霎时间激起了万丈波涛,他一下子就想起了周思廉,仿佛听到了他瞧着自己如今的狼狈而得意洋洋的笑声,不,他不能就这样轻易的屈服,他面前展现着两条道路,要么在沉沦中自暴自弃,要么在沉默中暴发新的力量。

    龙霄选择了后者,和所有的传奇人物一样,他心中依然潜伏着生生不灭的自强与不服,能够在掉下悬崖的瞬间回过头来。

    此刻他只想的是,如果这个世界的人要是无情,那么他会更无情,要是这个世界的人要比狠,那么他比谁都狠。

    剑龙就这样的不幸做了龙霄88必发娱乐官网后的第一个祭品。只见他如弹簧一般的从地上跳了起来,飞起一脚便将剑龙踹了出去。

    剑龙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龙霄不等他反应过来,又对着他的小腹踢了一脚。

    剑龙在顷刻间便失去了反抗之力,只知道踡缩在地上叫疼。龙霄并不停歇,将他一把拉在了墙角,抓住后颈,用力的将他的脑袋向壁上一阵乱撞,直到剑龙的额头鲜血纷飞,人也奄奄一息,这才住了手。

    原先几个与剑龙要好的犯人,见到龙霄发狂的样子,出手如此的又快又狠,心中都发起虚来,只知道傻傻的站在原地瞧着。

    正在此时,外面的狱警听到了19号房有动静,踏踏的响起一阵脚步,龙霄默默又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三名狱警走了进来,一眼就瞧到躺在地上处于昏迷中的剑龙,连忙掏出对讲机向领导汇报,又通知医务室来抬人。

    没一会儿,一名领导模样,五十来岁的警察走了进来,瞧了瞧情形道:“是怎么回事,这名犯人是谁打的?”他一连叫了屋里几名犯人的名字,这些人都摇头说刚才睡得太死没瞧到。原来这也是狱中犯人中的一个规矩,犯人之间打架,无论被对方打得多惨,都不得向警察说,事后大家或单挑或找人,再自行解决。

    那警察走到龙霄面前,见他也是满脸伤痕,便厉声道:“是不是你干的?你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龙霄已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神智,回答道:“我没打人,这伤是我自己在墙上撞的。”

    这老警察在这间看守所呆了数十年,那里会不知道这些犯人之间的规矩,只是过去被抬出去治伤的常常是新犯人,没想到今天向来凶横的剑龙竟给人收拾了。

    老警察心知肚明,也不愿多追究,倒还略用一种欣赏的目光瞧了他几眼,训了几句话就叫人抬着剑龙出去了。

    此时所有的犯人都离龙霄远远的站着嘀咕,龙霄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句“这事看来剑龙要找大哥大才摆得平了,唉,这新犯人不知天高地厚,要是惊动了大哥大,那才是真的要倒大霉,说不定他的小命都要搭在这里面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