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成长(下)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周思廉三人都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不一会儿便抱着各自的小姐喝酒唱歌去了。

    张来福瞧他们嘻嘻哈哈,左拥右抱的煞是热闹,转眸见到那边谢姐已很温顺很主动的依在了龙霄的怀里,真是心慌意乱,。而自己身边这个叫小红的小姐实在是不懂事得紧,不仅对他是不理不睬,甚至还越过界,与周思廉一堆人疯在了一块儿。张来福心里直叫屈,想到绝不能枉来这一趟,终于鼓足了勇气,趁小红在看周思廉与雪儿划拳,右手就一点一点的,慢慢的向小红祼露了半截的大腿处摸去。

    这小红也在红尘里滚了多年,早就看出自己今天陪的这个少年不是这其中的什么重要人物,偏偏张来福长得又是一付惨不忍睹的样子,便完全失去了兴趣。她正在暗骂谢姐自私,明明外面还有无数漂亮的小姐,自己却要亲自操刀和那名小帅哥卿卿我我,无意中见到张来福的禄山之爪慢慢摸来,“啪”的一声,张来福的手便给重重打了一下,他“哎哟”着大叫起来,惹来周思廉他们一阵嘲笑。

    那小红也是好笑,对张来福道:“你想玩么,好,咱们来划拳,谁输了谁喝酒。”张来福傻笑着答应了,但论到划拳,初见世面的他,怎会是小红这种专业人士的对手,两人连划了五拳,张来福便是五杯酒下肚。

    谢姐此时倒在龙霄的怀中,头靠在他的胸膛上,见他老老实实的抱也不来抱自己一下,耳中却可以听到他胸口“呯呯”的心跳声,更觉其稚嫩可爱。

    她起身倒了两杯啤酒,手里拿了一杯,递到龙霄手中道:“相见便是有缘,来,为两个有缘人干一杯。”龙霄接过酒,立即一饮而尽。谢姐也很快干了,又将酒满上。

    两人连喝了六七杯,那边胡峰正在唱歌,见龙霄与谢姐喝得亲密,不由大有妒意,他自认为歌唱得不错,而龙霄这种小县城来的人多半不会唱歌,有心瞧他笑话,便道:“龙霄,别和张来福似的只顾喝酒,你也来唱唱歌。”

    龙霄摆摆手道:“你们唱吧,我可唱不好。”胡峰见他这样说,更是认定了自己的猜测,故意很热情的道:“来,大家重在参与,唱得好不好,没什么关系嘛。”

    谢姐熟通世故,从胡峰的眼神里瞧出他不怀好意,便道:“算了吧,其实大家到这里来就是图个开心,唱不唱歌倒没什么,再说他正在陪我喝酒,我可不许他干别的。”

    龙霄已微有了醉意,胆子也似乎恢复了不少,说道:“好,唱歌就唱歌。”他想了想对谢姐说:“就先点F4的‘流星花园”与刘德华的‘中国人’吧。”

    谢姐便在旁边一台电脑上摆弄了一阵,没多久便响起了‘流星花园’的前奏音乐,龙霄也不客气,拿着话筒就开始唱起来。

    要知道,龙霄的歌是唱得很不错的,读高中时,好朋友一起出去玩,便经常在路边的小摊上花上几元钱,唱上老半天的歌,他天生带有一种有磁性的音质,对歌曲的把握也很好,常常惹得路过的行人跓足听他唱歌。后来朋友们见他模样与歌声都具有了明星风采,纷纷劝他去参加歌唱比赛什么的,但龙霄从来只是笑笑,便抛在了脑后。

    龙霄唱了没多久,那边与周思廉他们嘻笑的几名小姐便静了下来,专心的听他的歌声。在这些地方的女人,多多少少都会唱歌,这是她们的工作之一,时间一久,许多人还成为了其中的高手,因此很懂得欣赏与评价,所以当龙霄展开歌咙,竟将她们在短短的时间里打动了。

    等龙霄将“中国人”唱完,全场所有的小姐都鼓起掌来,纷纷向龙霄射来勾魂夺魄的秋波。

    周思廉三人见龙霄大出风头,心头都甚是不舒服,胡峰更是怪自己多事,他拿起话筒,想到歌声比龙霄差得太远,如果再唱,岂不是自讨没趣,便灰溜溜的又放了下来。

    谢姐听到龙霄的嗓音,心中更是喜欢他,挽着他的手道:“来,咱俩合唱一首,你会不会唱‘相思风雨中’,这可是首经典的老歌。”龙霄曾经唱过这歌,便点了点头。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唱着,谢姐的声音也非常悦耳,而且感情似乎很投入,她紧紧的依着龙霄,龙霄的手肘已可以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她胸口处柔软丰满的乳房,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想起了那个偷窥的下午,喉咙便有些发干,身体也渐渐热了起来。

    一曲歌完,小姐们又都喝起采来,周思廉他们也只好零零星星的拍了几巴掌。郑军见周思廉对雪儿挺有兴趣,便站了起来,嘻笑着对雪儿道:“和我们老大到小包间里聊聊天去,有你的好处。”

    雪儿一直对周思廉不冷不热的招呼着,此时听到郑军这么一说,面色便冷了下来,脸偏到了一边。

    周思廉倒喜欢这样有性格的女孩子,他今天虽也是有所图而来,但也不愿显得太急色,让雪儿这样的美女瞧不起,他对自己有信心,等一会儿用用温柔功夫,雪儿一定会投怀送抱,乖乖的随他进小包房里翻云覆雨一番。

    他不想郑军两人打搅自己,说道:“你们先玩去,别管我。”郑军与胡峰太了解他了,相互笑着望了一眼,带了两名小姐各自进了小包房,将门紧紧关上。

    龙霄见张来福早就被那小红灌得烂醉如泥,躺在沙发上不省人事,而小红也不知去向。大屋里只有周思廉象五阿哥似的在与雪儿温存款款的说着话。想到胡峰与郑军在小包间做些什么事,心里便不自在了。

    谢姐瞧着他的神情,低着头思考了一阵,咬了咬牙,贴在他的耳边道:“不如我们也进去吧。”龙霄本也不是那种假装正神的伪君子,何况他进来这里时便有了些思想准备,但这时谢姐提了出来,想到两人的年纪相差有十岁上下,不由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谢姐轻轻笑着,拉着他向小包房走去,龙霄却象个小媳妇初入洞房似的,又爱又怕,但不由自主的随着谢姐走入小房。

    两人真进了房间,谢姐居然也有了些紧张,她开了一下灯,跟着又关上了,但龙霄已瞧清,屋里除了一张小床,其余什么也没有。

    谢姐与龙霄在黑暗中并排坐在床上,好半天没说话。隔了一阵,谢姐才道:“肖龙,你知不知道,你象极了我大学时的初恋情人,只是你比他还帅些,歌也比他唱得好。”肖龙是龙霄刚才灵机一动编的假名,到这种地方来,日后只怕要多些麻烦,谁敢用真名实姓,况且这些小姐又何尝不是用的化名。大家以假对假,谁也不吃亏。

    龙霄听她还读过大学,心里大出所料,忍不住道:“原来你还念过大学的,怎么……怎么会,做……这种工作。”

    谢姐又沉默了一阵,龙霄在黑暗中也可以感觉到她似乎在轻轻啜泣,立时后悔说出这话,连道:“对……对不起,谢姐,都怪我乱说话,才惹得你伤心。”

    谢姐握住他的手道:“不是你的错,我平时不象这样的,只是你让我想起了许多的往事,一时忍不住才哭了起来,肖龙,你记住,在这里工作的女人有多半不是自己愿意的,有谁想过这种卖笑的生活,大家心中都有一块伤疤,只是都不想揭开它。”

    龙霄见到她哭,一时竟忘了她的年龄,很自然的就把手伸去把她抱在怀里,可以感觉到的是,谢姐的腰仍然十分纤细,身体也温温软软的抱着很舒服。

    谢姐感到他的手有力而又温柔,再也忍不住,“嗯”的轻唤了一声,就将樱唇向龙霄吻来。

    龙霄平生第一次和女人这样接触,只是觉得谢姐的嘴柔和而又细腻,在自己的嘴唇上慢慢的摩挲着,他本能的启开了嘴,谢姐滑嫩的舌头便挑了进来,两人的舌相互交缠着,吮吸着,久久不愿离开。

    龙霄在喘息中结束了他的初吻,他此时情欲已被点燃,什么也顾不得了,伸出手向谢姐的胸前摸去,入手很柔,但被两个海绵状的东西包着,他知道那一定是女人的乳罩,便用力去撕,却毫无所用。

    谢姐轻笑了一声,双手向后,从背上将乳罩的扣解开,跟着将身上的衣裙全都脱了下来,缓缓倒在床上。

    龙霄也压在了她娇小的躯体上,他只觉抱的是一块光滑的温玉,他的手向上摸着,立刻就触到了那一对自己曾经在梦里想了千百次的物事,是如此的柔软,如此圆润,如此富有弹性。他可以很肯定的是,谢姐的乳房绝对比君仪要大许多,手中的这对玉球,他完全无法掌握,而且在他不停的搓揉之下,还在渐渐涨大,而在两个乳房尖峰上的肉粒则变得硬了起来。

    龙霄用嘴噙住她右边乳房的硬粒,用力的吮裹,谢姐用手摸摩着他的头发,已微微有了些呻吟,这声音很轻,断断续续,时有时无,有几分放纵的舒畅,也有几分沉积的压抑。

    龙霄的手慢慢向下滑去,他先是感到有一丛柔软的绒毛,接着便是一块湿腻黏滑的地带,中指无意的探入一个温暖的肉洞里,谢姐“啊”的轻叫了一声,腰肢不自禁的向上挺了挺,手却向他的下体摸去。

    尽管还隔着裤子,龙霄脑里还是轰然作响,心弦乱颤,再也忍耐不住,飞快的脱去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重新扑在了谢姐的身上,谢姐很配合的张开了双腿。

    谁知龙霄初上战场,并不熟悉地形,努力搜索了半天,尖刀班还是没有插入敌人的阵地,急得汗珠直向下滴。

    谢姐此时伸出了她的纤纤玉手,握住了龙霄的下体,在那一霎间,她心中一震,这少年竟有超越年龄的本钱,竟是阅人无数的她罕有所见。

    龙霄在谢姐玉手的引导下终于攻入了目标,只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潮湿暖和的小窼,他用力的动了起来,谢姐呻吟的声音不知不觉的大了些,双手紧紧的将他的背环抱住。

    龙霄此时只觉身体里越来越热,胸口闷得难受,下腹好象有只潜伏多年的恶魔,想要冲了出来,迫使他不停的向谢姐的下体抽插。

    少年的初次是稚嫩与粗鲁的,谢姐其实已被龙霄弄得很痛,但她喜欢龙霄,不愿意破坏了他的兴致,便只有暗暗咬着嘴唇忍受着。

    和大多数人一样,龙霄的第一次并没有坚持很久,在决堤泄洪的那一瞬间,他忽然明白了色情书里经常有的那一句“飘飘欲仙,如入云端”的含意,那是一种如释重负的,全身心的放松,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

    龙霄一时感到疲倦无力,便依然压的谢姐的身上不愿下来,谢姐也没有说话,只是不停的用手抚摸着龙霄的脊梁。

    过了好一会儿,谢姐才慢慢移开龙霄的身体,站起来开了灯,取出纸巾,替龙霄与自己做事后工作。龙霄此时才瞧清了她赤裸的娇躯,那是一个雪白而匀称的身子,上下还没有一点赘肉,乳房饱满,毫无下坠的迹象,乳头虽微有些紫黑,但更添了她少妇的魅力。

    谢姐穿好衣服,从随身的一个小包里取出张小纸条和一支笔来,快疾的写了些字,递给龙霄道:“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你有空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

    龙霄接过纸条,迟疑的道:“可是我没有钱,今天也是朋友请我来玩的。”

    谢姐听他这么一说,心下很是难过,转过头去好一阵才稳住情绪,对龙霄道:“肖龙,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已经三年没和男人这样了,只是今天一见到你……见到你的模样,见到你的气质,让我仿佛回到了从前,才这么容易的给了你,我希望你不要认为我是个淫荡的女人,也不要认为我是个贪财的女人,我喜欢你,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就这么简单。你来找我,我不会要你一分钱,永远不会。”

    龙霄知道自己误会了谢姐,心中大觉歉意,正要出言陪罪,却忽地听到屋外传来周思廉的吵骂声,他与谢姐脸色同时一变。

    请看下一章小姐也贞洁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