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现代艳帝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章 少年护花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霄与君仪在那一天后虽然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君仪也再也没出来跟着一帮男孩子放野,但大家处在一个大院,低头不见抬头见,也不知最后是谁找谁说的话,两人都好象忘了这事儿,和平常一样的接触起来。龙霄心中当然对此是刻骨铭心,至于君仪的心里是否还有痕迹,便只有老天和她自己知晓了。

    真正让龙霄与君仪亲密起来却是一年后发生的一件事。

    渐渐成熟懂事的君仪变得越来越娴静婉约,身材也一天天的饱满丰润,无论走路说话,都能让人觉得温柔可亲,真是清如浣雪,秀若夕霞,是龙霄他们学校里公认的校花。

    但艳丽的花蕊,免不了要招惹一些浪蝶狂蜂,学校里的浪蝶还不过是找些机会和君仪说说话,找机会有意无意的碰碰她的手,便足够幻想半天。而学校外无数的狂蜂,却指名点姓的要找君仪交朋友,骇得君仪每天放学都要四五名女同学陪着才敢回家。

    可是有一天,所有的狂蜂似乎在同一时间消失了,因为蜂王出现了。

    蜂王叫做刘三娃,今年三十岁出头,绰号“拼命浪子”,在龙霄所在的合津县里,是个出名的打架不怕死的无赖地痞,已经在局子里三进三出,曾经扬言说,整个县城里没有他怕的人,谁要是惹火了他,他敢提着炸药包去灭了他的全家。就是这样的人,全县城的普通老百姓都尽量躲着。不过刘三娃却由此长了威风,手底下收罗了一批流氓,成天里在各大饭馆里白吃白喝,帮人打架收帐,俗称吃“血泡饭”。公安局接到报案后虽然后来也抓过他几次,但每次都过不了多久便放了出来,他每次出来气焰便更嚣张,逢人就说公安局是他家,若是他累了,便回家坐坐喝喝茶。

    这一年刘三娃更是无法无天,除了暗地里收取各酒店及娱乐行业的保护费,又找了几个半大不小的黄毛,要他们去县里的学校下暴收钱,并兼替他找几个漂亮女学生闲时来玩玩。君仪便是这样进入刘三娃的视线的。

    刘三娃自从见了君仪一面,立时惊为天人,把一群对君仪存心不良的社会青年撵了个干净,然后便没日没夜的纠缠她,开始还装着绅士模样的将自己收拾得油头粉面,想骗得君仪轻信。谁知君仪最是厌恶他这样的人,压根儿对他是不屑一顾,刘三娃连战连败,每次都是气急败坏的铩羽而归,最后终于失去了耐心,图穷匕现,露出了自己狰狞的面目,放出话来,要君仪在一个星期内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否则就要她知道厉害。

    而这一天就是刘三娃所说的最后期限,白天很快平平安安的过去了,晚上放夜自习时只有九点钟,街上还有无数的人在穿梭流动。君仪与几名女同学手挽着手走出校门,她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父母,怕他们为自己担心。她天真的认为,刘三娃会和过去纠缠她的那般流氓一样,只是嘴里强横,而最终不敢做出什么事来。

    离开校门走了约有六百来米,刘三娃便带着六个人从人群中闪了出来,他嘴角冷冷的笑着走近君仪道:“怎么样,君仪,考虑好没有,你跟着我可是吃香的喝辣的,全合津城,没人敢惹你,不知有多少漂亮妞想跟着老子都没那个机会,你别给脸不要脸。来,我让你先威风一下。”说着向后面喝道:“快,叫大嫂。”

    跟在他身后的几个流氓果真齐声呼道:“大嫂。”君仪当着许多人听到这样的称呼,真是羞急交加,半天说不出话来,刘三娃眼睛一瞪,骂道:“***,学猫叫春啊,声音这么小,大声点儿,诚恳点儿。”那些人又全都躬下身去,大声喊道:“大嫂。”

    君仪此时已又惊又怕,不知所措,向旁边移了几步,想要绕开这群流氓,但刘三娃立刻又拦在了她的面前,说道:“君仪,你生得漂亮,全合津城谁都比不过你,我刘三娃就瞧上你这张小脸了,今天你答应就答应,不答应也要答应,没人可以救你。”

    君仪骇得眼泪直流,但不敢哭出声来,只用可怜的眼光向旁边的大人们救助,但这时虽有数十人停着步在瞧着这里的情景,刘三娃眼神凶神恶煞的一扫,这些人便纷纷低下头来,没有一人敢挺身而出。

    与君仪一起回家的几名女同学中有个肥肥大大的女孩子叫做张艳,在学校里很是泼辣占强,谁要是惹了她,身上的衣服与书包里的课本准要倒足大霉,就连校内最调皮的男生也有些怕她,因此都背地里叫她“母老虎”。

    这张艳还有些胆量,冲上前去,对着刘三娃道:“喂,人家君仪不喜欢你,你还是去找其他的人交朋友吧。”

    刘三娃斜睨着她,冷笑着摇了摇头,忽然一口痰吐在她的脸上,跟着就是“啪啪”两耳光,搧得她两边脸高高肿起,骂道:“日你个妈,就你这丑样儿还敢管老子的事,信不信老子扒光你的衣服让大家都来瞧你全身的肥肉。”

    张艳虽在学校里威风,但那里经历过社会上这些场面,这两耳光打得她晕头转向,又听刘三娃说要扒她衣服,当时就骇得哇的哭起来,望了君仪一眼,“母老虎”变成了“母老鼠”,拔腿就溜了。

    君仪见连张艳也跑了,另几名一起的几位女同学也悄悄躲在了一边。就如失去了最后的救命稻草,纤细修长的身姿便如风中的杨柳般颤抖起来,走到刘三娃面前,断断续续的道:“叔……叔叔,求求你放过我,我还是学生,不能……不能和你交朋友。”

    刘三娃见她苦苦哀求自己,俏丽雪白的脸上泪迹纵横,一付楚楚可怜的模样,更是心痒难捱,嘻皮笑脸道:“什么叔叔,要叫我老公,君仪,别怕,你今晚陪陪我,我一定会让你开心。”

    他见四周的人越围越多,也怕惹来麻烦,向旁边的手下递了递眼神,便有两个人走上来一人抓住君仪的一只手臂,又有一人则去拦路上的出租车。

    君仪被两个成年男子一左一右的挟着,完全动弹不得,眼瞧就要被拉上出租车,只好拼命朝四周围观的人群大声喊道:“叔叔,阿姨,救我,救救我啊。”

    四周的人听到君仪凄凉的求救声,也并非无动于衷,好些人都流露出了义愤填膺的神色,但四下瞧瞧没有人敢率先挺身而出,心中便发起虚来,站在一旁静观其变,也有两三个人悄悄拿想手机想拔通报警电话。

    刘三娃已觉察到人群中的举动,陡地从腰后抽出一柄匕首,瞪目厉声道:“谁***敢坏我的好事,老子要他全家死绝。”他凶恶的模样,竟让所有的人心中一怵,不仅没人敢站出来制止罪行,连刚才想要报警的人也放下了手机。

    刘三娃见自己的话起了效果,心中大是得意,这里有至少二三十名成年男子,真要冲上来,他这几个人唯一的选择,就只有夺路而逃了,但这种情況在他刘三娃的身上从来还没发生过,至少现在还没发生过。

    这就是人性的悲剧,当大多数人们面对罪恶的时候,第一念头很有可能是想去制止,但很快会因为出于对自己安全的考虑而放弃,会想“算了,别人又没来惹自己,何必去多管闲事,搞不好还会玩掉小命”,但他们会不会想到,当自己的老婆、女儿,甚至本人在受到恶行而向他人求救时,他人对你漠然处之,你又作何感想,短视的人们啊,就某种意义讲,助人就是助己,当冷漠麻木与自私流行时,绝不仅仅是整个社会道德的颠覆,而会直接损害你个人实质的利益。古人在《增广贤文》里有一句遗臭万年的话“各人自扫门前雪,那管他人是与非”,殊不知的是,写这名话的人后来路过邻居家,被地上的积雪滑倒,最后闹了个终身残疾。(请读者不要怪笔者罗嗦,因为发生在君仪身上的遭遇,我们的身边有太多太多,作为武侠创作者,不管你是玄幻也好,艳情也罢,但侠义才是文章的精髓,亲爱的读者,为了我们自己,请一起呼唤良知、正义与勇气吧。时代需要大侠,时代需要英雄。)

    龙霄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其实自从那特殊的一天后,他就默默的留意起了君仪,她的每次笑嗔,她的每个发型,她的每件衣裳。他少年的情愫就这样一圈一圈一天一天的缠在她的身上,到了后来,他见到君仪,就有莫名的颤动,心跳便要加速。

    他从同学口中隐约知道了些君仪的事,很为她担心,于是每天放学都要偷偷的跟在她的身后,但今天班主任训话,放学晚了些,刚出校门没一会儿就瞧见前面不远处围着好些人,他心头突突的一动,快步的跑了过去,果然见到君仪出事了。

    “住手,你们这些流氓,不准带君仪走。”龙霄说这话的声音很大,此刻在他唯有一个念头,只要他在,只要他活着,没有人能够带走君仪,没有人能够伤害君仪。

    刘三娃见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竟是个十五六岁,背着书包,乳臭未干的学生,那里会把他放在眼中,瞧他扑了过来要拉住君仪,嘿嘿一笑道:“小屁眼虫,也想学英雄救美,找死啊。”说着一脚踹向他的心窝。

    龙霄此时的身材虽已超过了君仪,但比起刘三娃来还要矮上半个头,然而他喜爱体育锻炼,又是校运会百米短跑与二千米的冠军,身手与反应皆是十分的敏捷,躯体向左一闪,竟避过了他这一脚。刘三娃不料自己出腿落空,也是一愣。

    君仪瞧到龙霄,便如黑暗的世界里出现的唯一一道曙光,她高声喊道:“龙霄,救我,龙霄,救救我。”

    龙霄没有说话,将书包放在地上,只是对着君仪微微点了点头,但这点头中却包含着他万千的决心与万千的勇气,他忽然想起学校组织看革命片中常有一句话说“我在,阵地在。”而此刻他想说的则是“我在,君仪在。”

    刘三娃本还要动手,但想到亲自殴打一名高中学生对自己的威名有损,便对另三名闲着的手下道:“替我狠狠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

    那三名流氓应声气势汹汹的围了上去,只见到人影一阵幌动,跟着传来两道痛呼声,人影瞬间又分了开来,龙霄竟安然无事的站在那里,而有两个流氓却一人捂着鼻梁一人捂着捂着喉咙蹲在了地下。

    原来龙霄从小就喜欢看武术搏击之类的书,曾记得有本书说人体中鼻梁、咽喉、阴囊等部位最为脆弱,击中便能让人在短时间内失去反抗力,刚才情急之下,居然不假思索的用了出来。至于他能在三人的合围中击中对方两人,却是他自身隐藏的一种搏斗天赋。要知道常人相搏,身高与力气并不是胜负的决定因素,除了反应与敏捷外,最重要的就是狠辣,能在霎那间将人击倒。所以黑社会打架斗殴流行着一句话“屁眼不黑,不是角色”就是得此而来。

    这样的局面大出所有人的意料,刘三娃也顾不得威名不威名了,但他也颇有些打斗的经验,对蹲在地上的两人骂了句孬种,向剩下的那人及抓住君仪的两人道:“这小崽子好象会两下子,一齐贴近抱住他朝地上按,他就没办法了。”

    那三人听了他的话,当真分三面围来,贴近了龙霄的身体。龙霄一时避无可避,与这几人抓扯了好一阵,终因人小力薄被三人六只手臂按在了地上。刘三娃咬牙切齿的走来,伸出右腿对着龙霄的头部、脸颊、胸腰处雨点般的乱踢,没多久龙霄的脸上便踢得青肿,鼻梁也被踢破了,流得满脸都是血。

    君仪见到龙霄为了自己弄得如此之惨,高喊着向刘三娃扑来,伸出手臂朝他身上一边乱捶,一边尖声道:“流氓,流氓,快放开他。”但这完全无济于事,刘三娃忽然出右手抓住君仪的玉臂,他这一下极是用力,君仪虽痛得要命,却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刘三娃暂时不去踢龙霄,对着君仪狞笑道:“流氓,老子就是流氓,又怎么啦,你就要成流氓的老婆了,好,你乖乖叫我一声老公、好老公,我就放了他。”若在平时,这句话君仪本是万万不会出口的,而且她知道,只要自己说了这话,刘三娃会顺着杆子向上爬,她日后再也免不了此人的纠缠,可龙霄现在如此模样,她又怎会眼睁睁的瞧着不管。

    就在君仪要照着刘三娃的话喊的当口,龙霄在地上大声道:“君仪姐,别听他的,咱们别向这些流氓低头。”

    刘三娃见他竟还如此倔强,不由老羞成怒,将左手中的匕首扔在地面,对几名手下道:“快拿刀给我废了这小子。”那几人听了他的话,一时面面相觑。要知道这些人也算是社会上的老混混,跟着刘三娃胡吃胡喝,平时仗着人多势众争一争地盘,欺压欺压良民还可以,但是谁不知道真要捅了学校里的学生,多半会成为公安局里挂牌的大案,可不能轻易动手。

    刘三娃瞧到手下的神情,那会猜不到他们的心思,骂了句“一群废物”,伸手将君仪推倒在地,弯腰拾起匕首,举手对着龙霄的右肩上就是一刀,那刀尖约刺进去了一寸有余,鲜血霎时飞溅而出。君仪哭着来夺他的刀,又被推在了地上。

    刘三娃斜眼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这正是扬名立万的大好时机,举起匕首在龙霄眼前一晃道:“兔崽子,你叫三声,‘爷爷,饶了孙子的狗命”,这三声要是老子听得舒服,今天就过你。”

    龙霄道:“好啊,孙子,爷爷饶了你的狗命。”他连说了三次,声音又大又响。刘三娃见他被刺了一刀还敢这般说话,当真是毫无畏惧,这样的硬骨头,别说是学生中,就是社会上那些自夸所谓天下无敌的流氓堆里也罕有,他手底下更是少了这样的狠角,一时间竟对这倔强的少年起了惜才之心,

    刘三娃能在县城里有些名声,倒不是一味的好勇斗狠而来,此时他的面色不禁和蔼了些,弯身对龙霄道:“好小子,有种,是条好汉,我信你一句话,你若是答应日后跟着我混,今天我不仅放过你,连君仪我也可以不要。”

    龙霄脸上,身上已全是鲜血,感到浑身无力,这时喘息着道:“呸,跟你混,你先把二十六个字母认清了再说,跟着你这样儿的人,老子太掉份儿。”

    刘三娃心想在众目睽睽之下,竟被一个毛头学生如此羞辱,若不将他收拾下来,自己日后也不用在合津城里混了,眼中凶光毕现,说道:“小子,是你自己找死,别怪我了。”说着就要用刀去刺他的小腹。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周围的人群终于被龙霄的勇敢唤醒了内心深处的良知,先是有一人大声呼道:“不准动手,那还是个孩子。”跟着更多的人喊了起来,许多人开始摩拳擦掌,想要冲上前来,就在这时,远处已有警车声响起。

    刘三娃那里还有胆子动手,对着龙霄狠狠踢了一脚道:“小子,算你今天福大命大,咱们改天再算这笔帐。”说完便带着几名手下钻进旁边一个小巷里逃走了。

    没多久,龙霄就被人送进了医院治疗伤口,而君仪则一直在旁边陪着他。龙霄躺在病床上瞧着君仪对自己关切的眼神,心中的甜蜜早就填平了身上的伤痛,觉得这一切都太值了。

    过了几天传来消息,说因为刘三娃此人民愤极大,公安机关决定对他进行抓捕,而他事先得到了风声,已逃到了外地。

    龙霄的伤很快就痊愈了,他和君仪的感情却深了一大步,两人一起上学放学,不是你等我就是我等你,整天都频繁的见着面。龙霄也再不用去偷偷的看君仪了,他每天可以近距离的瞧清君仪弯弯淡淡的眉毛,清清亮亮的眼睛,尖尖细细的鼻梁,红红润润的嘴唇,而最让他心动的,则是君仪乌黑的长发里飘散出的幽淡清香。

    两人的关系一深,学校里就起了许多乱七糟八的传说,这自然是那些喜欢君仪而嫉妒龙霄的人造的谣诼,但那天龙霄敢与刘三娃硬干的事迹,校内校外许多人都知道,因此也不敢当着他的面说。有一天龙霄从班上最好的一位同学那里知道了这些谣言,放学时他讲给君仪听,君仪当时只是脸上一红,便笑着说:“管他的,只要我俩是纯洁的,随别人说去。”

    然而这种生活只过了半年,君仪高考落榜后便进入县城里最大的一间宾馆做起了收银小姐,而龙霄则升入高三继续念书。两人见面的时间虽然少了,但感情仍然挺好,龙霄考上重点大学,君仪还特地请他到城里的大饭店痛痛快快的吃了一顿,那天两人都喝醉了,好象君仪还哭了起来,到底为什么,龙霄已记不清了,但他后来猜想,一定是君仪姐见他考上了重点大学,在为自己落榜的不幸伤心。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